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七九、草菅人命

正文 三七九、草菅人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七九、草菅人命

    没想到李医生年纪轻轻却成为第一个承包医院科室的牺牲品。

    平时兢兢业业的李医生,在同事眼中是个认真、严谨、敬业的好医生,在病人中口碑也极好,他对病人的耐心、和蔼,以及慈悲心都是他执业的习惯。

    如今,同事们看着李医生一分分走向死亡,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愤恨,而该愤恨谁?愤恨行凶的病人家属?而病人的死亡一例简单的急性阑尾炎却付出生命愤恨承包商?承包商摆明了就是要投资医院来赚钱的,似乎也无可厚非那愤恨……要愤恨就愤恨医院吧,愤恨医院把科室承包出去,不顾病人的死活。而医院又由得了自己说了算吗?

    为此他们都糊涂了。平时病人不多,工作压力不大,收入却增加,他们也不太会那么认真“计较”,如今李医生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才开始思考:科室承包出去,到底其中的奥妙在哪里?

    医护人员收入增加了,医院、医院领导、承包商都鼔了荷包,那这些钱从哪里来?

    一直以来不太敢深究的收入问题、收费问题,第一次明白地进入这些人的脑海。

    一例简单的手术,要了一个人的命而为此李医生也丢了性命。这看上去只是一件常见的医患矛盾,而作为身处其中的他们难道能不明白其中真正的缘由?

    李医生终究没能保住自己的生命,离开了这个他热爱着的世界,也离开了这个他痛恨着的世界。

    大家茶余饭后都会谈及此事,谈及正直、敬业、热情的李医生却这样为他热爱的事业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善后事宜自然是承包商的事儿,安抚了自己人,再赔偿了病人家属,再几十万安抚李医生的家属。

    可怜李医生的孩子刚刚一岁多,连“爸爸”都还叫不利索,却永远都再见不到爸爸了,一生都失去了爸爸的庇护,医院给李医生报了“因公牺牲”,孩子多少能得到一点抚养费。

    李医生是独子,乡下的父母来处理后事,痛不欲生。从此,他们的晚年也失去了颜色和希望。

    出了这样一件事后,包括传统中医科研诊疗中心和其他几个非核心科室的承包便被搁置了。

    顾海平回家说的一句话是:非得舍出自己人的性命,这些人才会收敛一点。

    “唉!这么大一件事情,就这么被压下去了?上面也不过问?”山丹觉得有些触目惊心、不可思议。

    “胳膊永远扭不过大腿,李医生的父母是乡下的农民,大字不识几个,叫他们去上诉是不可能的,李医生的媳妇是医院一个外聘的护士,自己的饭碗都还不保,怎么去讨回公道?况且医院相关人员,我估计早已统一口径,按医疗纠纷来处理。没有人上诉,上面来人也是走走过场,你想想:医院和承包商还不是拿钱消灾?上面也早已打点好了。李医生的家人有多大本事能对抗得了这样的势力?”顾海平无奈地说。

    “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连自己人都这样,真叫人寒心呐!”

    “现在已经不同从前,唯利是图的人多了,大家以钱本位论成败,钱权交易必然产生,小老百姓只能祈祷上天护佑,灾难不出在自己身上,否则哪怕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也是没人来主张正义、主持公道的。这个社会的黑暗已经是你我都想象不到的了。”顾海平的脸色很不好。

    “唉!人心坏了、社会的基本良心都丧失了,这样的社会制度能走多远?连国家武装力量的部门都如此黑暗和溃烂,我们还能寄希望与其他地方吗?”山丹心中也充满失望。

    他们接受的教育远远不是这样啊!**的远大理想是什么?他们苦苦奋斗的是什么?如果用钱可以买得人命,这和旧社会还有什么区别?

    “是啊!这样的生存状况,所有的人都只能自求多福。大家追求财富的**空前地膨胀,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你想想可怕不可怕?原来以为部队这么神圣的地方,应该是多少单纯一些的,毕竟是专政的保障,**和肮脏还不至于深入肌血,现在看来,比之地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性之贪婪和丑恶暴露无遗。我是越来越失望了。我想一旦政策有所松动,我就离开部队,出来自己搞,不用在这个泥潭里打滚,在这里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成了某些人谋利的牺牲品。”顾海平无可奈何地说。

    “他们赚钱就赚钱、谋利就谋利,没必要牺牲谁啊?谁给了他们那么大胆子,敢这么胡作非为?”

    “你一旦主张正义,一旦影响了某些人的暴利,就必将成为被牺牲的对象,官官勾结不是现在才有的,也是几千年的传统啊!我们的文化传承,你别看精华部分没人愿意担当起重任,这些歪门邪道、为官敛财之道是越来越发扬光大了耶。”顾海平极其讽刺的语调。

    “真是民族的悲哀!我觉得这样下去,未来真是有点恐怖了。你不给人家承包,人家会不会怨恨你、报复你、打压你?要不你就同意人家承包吧,我们只求平安度日。好不好?”山丹越想越心悸。

    “唉!我也没有敢强硬地抗争,明摆着的事儿,我何必牺牲自己?况且承包出去给我的待遇还好过现在,我也想清楚了,不挡人家的财路,不危害病人的利益,我就在这样的夹缝中求生存吧。”顾海平习惯性地遇到不快的事情就搓搓双手。

    “也是,人家要是打压你、报复你,你也过得不开心,万一人家要为难你,我们哪有力量跟人家抗争?再说,事在人为,临床的事儿还是你多周旋,虽然难一些,还是屈服这样的势力吧,我们的幸福生活来不得半点闪失。”山丹黯然说道,她能感受到顾海平的沮丧和无力,她心疼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