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八〇、情不自禁

正文 三八〇、情不自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八、情不自禁

    那么多年的相濡以沫、惺惺相惜,让他们在这异地他乡拥有着自己难得的幸福。无论外面世事如何不堪,回到家都会有一个挚爱的人一起面对。

    两个人心无芥蒂地相扶相持,走过了人生中最美好也是最困难的时光。

    面对外面世界的繁杂,他们始终能保持一份初心,来自蒙古高原的厚道、朴实、善良一直跟随着他们。

    但他们也深深被这个世界所胁迫,这与他们的成长环境和所受的教育、根植于内心的价值观有了巨大的冲突。

    在狼群中保持羔羊的圣洁,似乎是不可能的。

    他们美丽的梦想被现实一次次摧残,而根立于世,必将置身红尘中。

    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亦适应于人类社会,他们心中都明白这一点,但面对残酷现实的阵痛还是那么强烈,两个人都能感受到彼此内心的痛苦而不说破,只默默相陪、执手相持。

    在山丹心中,她始终渴望的是一份实实在在的感情,一个温馨、快乐、幸福的家,为此她不懈地努力着。她以为,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一个温暖幸福的家,一个体贴、温柔的爱人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内容。无论他在外面怎样的拼搏、疲惫,回到家,有着两情相悦的爱人、有着温暖的笑脸相迎、有着热乎乎的饭菜,爱人递过来的一杯热茶、一个关切的眼神、一句轻声细语的“累不累?”,都是一个男人在外奋拼该得的奖赏。

    她深爱着他,为他,她愿意倾其所有、一生相随,用她的柔情蜜意伴他一生。如基督徒结婚时的誓言:无论贫穷、疾病都不离不弃,相爱一生。

    而他亦倾情相爱,舍不得她受一点点委屈,万不得已时,他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从相识到相爱他都有一个一生不变的信念和坚持:爱她一生、陪伴她一生,到迟暮之年,仍然把她放在手心里护着,他要用他满满一生来呵护她,她的好值得他费尽一生来对她好。

    那一次回老家,山丹旅途劳累,不是很强壮的她便没有力气做完一大家子的饭后再收拾残局,出嫁了的小姑子颇有微词,顾海平知道山丹的体力其实已经透支,他很严肃地告诫自己的妹妹:“这个家里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歇着,我自然会收拾、整理。”

    山丹趴在热炕头上,看着顾海平愠怒的脸想:这个平日里对她百般呵护、从不生气的人,会因为小姑子一句对她看似不敬、不屑的话而如此针锋相对,她虽有些过意不去,但觉得很是温暖和幸福。

    “我们在家,山丹从来没做过这么多事儿,她身体一直弱,人家回到娘家都不做多少事,来咱家把这么一大家子的饭都做好了,她已经累得够呛了,你看不到她的努力,不心疼她,我还心疼了!一个人把孩子带这么大,一天都没有闲歇过,回来还受你这没来由的气?”顾海平瞪着眼睛训斥妹妹。

    “我也没说啥呀,你大老远回来瞪着个眼珠子吓唬谁了?你就是个妻管严!”妹妹有点想哭的样子。

    “哎哟,没啥,她说她的,我歇我的,我把脸皮再弄厚一点儿就是了,你快收拾饭场吧。”山丹想打个圆场,她不想回来不几天搞得大家不开心。

    “一个妻管严、一个不要脸。你们真是绝配啊!”妹妹话音刚落,已经被顾海平一把推得撞在身后的大红柜上。

    “你再说一遍,看一看我敢不敢揍你!”顾海平抡起了巴掌。

    “你想干啥?你护媳妇儿就护媳妇儿,你还要打人啊?你先打我吧。”顾海平的母亲拦在了女儿身前。

    “妈!你干啥?!你听听她那说得叫话吗?还不该打?”顾海平很生气,把手里的几双筷子扔在饭桌上,一屁股坐下来。

    “小姑子、嫂子开个玩笑,你也当真?你这么多年不在家,你妹妹照顾我们两老,她就是说错一句话,也不至于你一个当哥的大老远回来打吧?”母亲的话很是严厉。

    “不要吵了,都是我的错!我起来收拾饭场、洗锅涮碗伺候你们,谁叫我是你们家媳妇儿呢?我应该的。”山丹也赌气起身下地准备收拾饭场。

    顾海平也不再说话,一只手抓住山丹的胳膊,低声说道:“对不起!”

    “没事儿,我们回来没几天,我撑得下来,你不用担心。”山丹很平静的语气,她不想给他为难,他对她的心她明了。

    顾海平的父亲一直冷眼旁观,没有出声。

    小叔子一家三口在饭做好时候回来,吃完饭抹抹嘴起身告辞回家,小姑子一直抱着双臂参观,婆婆年纪大了,山丹想在她回来这几天就不给她多操劳,自己便一个人猫在厨房忙乱,顾海平只能帮一些无关痛痒的活儿,一顿饭做下来,山丹的小身子板真是受不了。本来想顾海平收拾饭场,自己多少缓一缓、歇一歇,不想……

    两个人把一家人的杯盘碗盏收拾到厨房,一个人在大锅里清洗,一个人在清水里淘洗,气氛有点压抑。

    “我们少住几天吧?这样下去,我有点儿吃不消。”山丹低声说道。

    “好的,我待会儿跟他们说一声,咱们最迟后天离家。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顾海平轻声回答。

    “没事儿!我又不是小姑娘,我没那么脆弱了啦。其实每个人所站的立场不同,看事物的方向自然不同,她们也有她们的道理。咱们一年不回来一次,回来伺候伺候老人是应该的,只是我的身体吃不消,是我应该抱歉才对。”山丹不想顾海平心里难受,开导道。

    “谢谢你!”顾海平深情地注视着山丹,一切尽在不言中。

    “傻子!这有什么好谢的?我还不懂你的心?为了你,我愿意的。”山丹甜甜一笑。

    顾海平用沾满泡沫的手轻轻刮刮山丹的小鼻子,两人相视而笑,低头干活儿。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