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八七、向死求生

正文 三八七、向死求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八七、向死求生

    一直看护的护士几天来都处于焦急、束手无策中,看到山丹被侄子劝说努力想要好起来,便有些开心起来,急忙往营养食堂跑去。

    一会儿,一碗温热的白粥拿回来,侄子认真地用调羹撩着粥晾凉一点儿,然后再用调羹把米粒鼓捣细碎,再把吸管放入碗中,给山丹吸食。

    这孩子长大会照顾人了,一如顾海平一样细心、体贴。

    山丹努力地想多进食一点儿,好快一点儿好起来,她知道顾海平的后事还要她来处理啊。

    随着进入胃里的粥触及胃壁,山丹突然恶心起来,来不及做出反应,山丹把吃进去的一点儿粥跟水全部吐了出来,她知道:这么多天没有进食、加上极度悲伤之后身体机能的衰减,消化系统已经进入一个衰弱的境地。

    所以人在极度忧伤、兴奋之际,身体器官瞬间衰竭是可能的,猝死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侄子放下碗,扶着一身冷汗、脸色蜡黄的山丹躺好,他一边仔仔细细把婶子身上、被单上和自己身上的呕吐物擦干净,一边口里说着:“婶儿,不要紧的,我们慢慢来,一次我们就吃一口,等你不恶心再吃下一口,你的身体没毛病,只是太虚弱了。”

    山丹抱歉地看着孩子,这个从小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却是个懂得感恩、照顾人的孩子。

    突然病房的门被粗鲁地推开,随着一声男人的嚎哭声进来一个男人,他埋脸爬在山丹的病床边,一边使劲捶着床沿一边大声质问:“山丹!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海平怎么就没了?”

    山丹涣散的神经才分辨出来,来人是顾海平的大哥。

    这一出在山丹看来像似拙劣表演的嚎哭和质问令山丹刚刚恢复的一点儿气力瞬间土崩瓦解,她闭上眼睛把头扭向另一边,不想看到这个应该在此时顶天立地却刻意表演的大哥。

    大哥的身后跟着政治处的人,看到如此情形,把大哥强行拉出病房,大哥在被拖拉过程中叫道:“山丹,你得给我个说法,海平是怎么没的?”

    山丹紧闭着眼睛,她听着这样的话,如万箭穿心,对呀!海平是怎么没的?他怎么就没了?昨天他们还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她还一边煎鳕鱼,一边因为他动作缓慢,嬉闹着踹了他的屁股,他站在洗菜池边一点儿都不躲闪,他担心她踹空再摔了自己。

    昨天他还体贴地因为她大姨妈到访身体不适,早早起来为她煮了参汤,端在床边哄她喝下,那么他是哪里去了呢?今天为什么他就不见了?她是永远都见不到他了吗?

    她混沌的思绪像被针刺了一样突然清明起来,顾海平不见了,他没了。

    他不是说:没有婚礼的结婚和生孩子的窘迫、父亲的无情、她为他放弃的事业,很多事情上都亏欠了她,他要用一辈子的呵护和照顾来补偿她吗?他不是说要120岁还把她捧在手心里当宝吗?他不是说要一心一意发如雪都要走遍天涯海角吗?他不是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老天的安排,要好好珍惜吗?他不是还说就是失去整个世界都不能没有她吗?他不是说一辈子都要守护着她,不会让她把他找不见、不会再让她受委屈、不会让她着急吗?明明话音还没落啊!他怎么就会不见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不守信用?他许她的一生呢?他怎么可以这样无情?他怎么舍得丢下她和孩子?他是怎么了?

    忽然间,山丹又有些自责,她想到他一个人冰冷冷地躺在冷库里,他害怕吗?他冷吗?他的灵魂还在那具冰凉的身体里吗?他现在在哪里?她怎么舍得责备他?她还能为他做点儿什么?

    对,她应该为他擦洗身体,给他洗个澡,为他穿戴好衣帽,体体面面地送他走,一如他一直以来的整洁干净。

    她撑起身体,看到床头的护士,低声说:“你来,你去弄个轮椅,把我推到太平间,我要去给顾海平洗个澡,穿好衣服,否则他会冷、会感冒的。”

    护士眼里充满泪花,低声说:“您不要这样,他已经不在太平间了,他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了。”

    “不要紧的,你去告诉领导,我要去给他洗个澡、穿好衣服,我要体体面面送他走。”山丹坚持道。

    “好的,我这就去,您先不要动,不要从床上下来,我马上去报告。”护士一再叮嘱之后出门去了。

    山丹试图撑起身体,可是,四肢像不是自己的一样,那么僵硬而沉重,她顿一顿,使尽全身力气坐起来,头晕得厉害,只好把头靠在立起的膝盖上歇一歇,她要去看他。

    过了一会儿,叶主任走进来,看到山丹蜷缩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眼凹陷没有生气。

    叶主任在山丹的床边凳子上坐下来,说道:“山丹医生,顾博的身体已经清洗好了,衣服也已经穿好了,你已经昏迷了4、5天,这4、5天里我们已经把该替你操的心、该替你做的事都做好了,现在是晚上十点钟了,殡仪馆也不好去,你要想去看看他,明天,明天白天我带你去看。现在关键的是你要保重身体,开始吃点儿东西,养好身体你才能走出病房去看他,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是不敢把你带出病房的。”

    “没事儿的,我还死不了,我要去看看他,陪他说说话,我没事儿。”山丹的身体不听话地抽搐起来。

    “你看看这样怎么行?快去叫医生来。”叶主任急忙吩咐护士。

    医生来了诚惶诚恐地解释道:“叶主任好,这个是病人一直未曾进食导致的电解质有些紊乱,如果病人已经清醒,我还是建议病人能进食,哪怕一口白粥都是有用的。”

    “山丹医生,你也是医生,你应该明白吃饭对身体的重要性,你想做什么事情,你首先得有个好身体,对不对?你得多少吃点东西啊。”叶主任听了医生的话,劝道。

    “今天下午有吃一点儿白粥,可是……”护士结结巴巴地说。

    “可是什么?”叶主任问道。

    “可是山丹医生吃进去的都吐出来了。”护士怯生生地回答。

    “吐了?怎么回事?”行武出身的叶主任不懂医学,抬头问值班医生。

    “可能是病人长期没有进食,加上情绪低落,消化系统的功能有些弱,不过不要紧的,吃进去的就是吐也吐不干净的,至少有13还留在胃里的。”医生解释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