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九〇、不同嘴脸

正文 三九〇、不同嘴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九、不同嘴脸

    在看到山丹挣扎着想要活下去的状况时,院里决定把山丹送回家里,美其名曰是:“领导要来家里慰问。”

    对此,山丹无所谓,这些人表现出来的自私和冷漠,在她看来都无所谓,按说本来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不过是灾难发生在顾海平身上,按道理感同身受或者同事之情还是有的,但是,自从出事以后,除了叶主任说过几句有些情义的话以外,其他人唯恐祸及自身,能推就推,能躲就躲。

    而与山丹来说,他们怎样的行为她都能理解,而未来的路上他们能不制造障碍和麻烦就是已经算是良知尚存吧,一切都要靠自己撑起来了。

    山丹感觉离死还有些距离,不得不强撑起身体来料理顾海平的后事。中医中心顾海平的同事们,轮流来照料山丹,山丹的饮食起居除了山丹自己的同事日夜轮流,便是她们来照顾,山丹心中很是感激,她没有气力自理,都要依靠她们来完成,甚至吃饭、上厕所、洗澡都要她们帮忙,此恩不言谢,铭刻心间。

    回来的第二天,院长带领院里的一干人等来家里“慰问”,院长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都生感沉痛和遗憾,你看看我们顾博士是多么优秀的人才?这一出事,不只是给家庭带来无限的伤害,就是对党、对军队、对国家都是一个极大的损失啊!不过,事情已经出了,我们就要积极地去把这件事情的善后工作处理好,要照顾好家属,争取到最大的赔偿,有什么事各部门都要协调一致、积极配合把事情处理好,如果出现推诿不办事的,我是要问责的啊!”

    院长手下的各部门负责人一致点头哈腰承诺要尽职尽责,山丹虽然还未恢复清明,但她明白他们的言不由衷,就顾海平出事这么多天以来,他们中间哪一个真正来关心过她?大家都巴不得绕着走,唯恐被扯上干系,山丹也能理解,毕竟非亲非故。

    一个黄姓副院长被指派来和山丹协商关于顾海平后事处理的相关事宜,也是闪烁其词、言不达意。

    联勤二分部也派专员来调查事故原因,但至始至终山丹以及顾海平的所有亲人都没有见到这位“上级领导”。

    老杰瑞所在城市与二分部在同一个城市,老杰瑞也说来的张伟部长是他的熟人,他会尽量帮助联系,给小玉争取更好的抚育费用。

    过了一天,老杰瑞来说:“联勤分部有两个张伟,这个是小张伟,而我认识的是大张伟,所以没能帮上什么忙。”

    山丹道过“感谢”,便没再说什么。

    她知道,幕后的一幕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也绝非体恤老幼、同情弱者,而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职权,而相互“照应”。

    山丹想:顾海平没了,人命没了,其他一切都是没有用的,至于孩子的抚养,也不会成为问题,父母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下能把她养大,她就能把孩子养大,她不想因着他的死来要求什么,这将有损他们的尊严。

    “人命大于天!”在她、或者在他,对这个浊世都没有什么期望了。

    她没有想过以后的日子要怎样过下去,当务之急是活下来、是在顾海平离去7天之内能为他做了超度,活着的人往后的日子有的是补偿的机会,而对于顾海平,一旦错过,他将不得进入轮回。

    放下所有的俗世繁杂之事,山丹要求师兄们多多帮忙。

    方师兄和晋师兄要返回重庆,临行前来看望山丹,说是把师弟超度之事已托刘老师办好,其他事宜都帮不上忙,医院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回去处理,只好告辞。

    言谈中山丹觉察到顾海平所在医院之作为,令几位师兄很是恼火和无奈,于是,也没跟医院打招呼,便离去了。

    临别前,问山丹医院里是否有靠得住的领导知晓相关政策、或者是否有可以帮上忙的人?

    其时周政委已经高升离开医院,政治处熟识的汪主任也已转业到地方,其他领导大部分是刚上任的新领导。汪主任倒是还住在医院大院里,是否可以请他来咨询一下?

    于是,方师兄建议还是有必要请原来的政治处汪主任来了解政策。

    汪主任接到山丹的电话,很及时赶过来。

    进门就说:“我实在是不敢相信,就在我们医院大院里出这样的事情!这是管理不力的缘故,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施工方也要负责赔偿我们顾博的损失。你不说别的,我们的一个博士,就按现在的工资待遇,乘以至少40年,这也是少算了,我们顾博的中医修为,按常理,他活到90、100岁都不成问题,就按这个基数叫他赔偿。我们的博士人才,绝不能按一般的赔偿来实行!”

    方师兄看着“义愤填膺”的汪主任,青筋暴跳、口若悬河,知道这不是个办事的人,遂轻轻点头、没有接话。

    “你们说一说,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就在自己家门口,一个博士,上下班就出了人命?我那个小孩听说顾叔叔不幸逝世,哭得连饭都不吃了。”汪主任自顾说道。

    “哦,我那个小孩今年高考,身体一直不太好,都是顾博在精心调理,才能应付下来高考。就在高考前两天,她一直敬仰的顾博士叔叔却逝世了,我是她高考完才敢告诉她的,到今天她都还没能接受。

    你说这样的事实谁能接受?山丹医生也一定要坚强,我们要对方付全责!”汪主任补充道。

    “汪主任,您原来在政治处,我们想了解一下相关的政策,给山丹和孩子多争取一点生活的保障。您看?”方师兄说道。

    “这个不要什么政策的!这个就按我们一个博士的价值来叫对方赔付就好了,我看至少几百万、上千万还是要的。”汪主任回答。

    “哦!”晋师兄讥讽地哦了一声,没有人再说话。

    山丹明白了母亲常常讲的一句话:“靠人都是假,跌倒自跋涉。”没有谁可以靠得住,往后的日子只有自己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