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四二、佛说

正文 三四二、佛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二、佛说

    “另外,你也放心,你给他做超度的心愿,我在他离去第四天时候就请我的师父西藏的一个活佛,叫波切多吉的给他做了超度,已经做好,你的心愿已经达成。你能在这样的状态下想到给他做超度,说明你们都是佛缘深厚的孩子。”刘老师说道。

    “谢谢您!”山丹起身作揖,满心的感激。

    “是老天爷不开眼,让这么好的人出这样的事儿。”坐在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小姑子突兀地说了这句话。

    “可不能有怨恨之心,这样对顾海平是不好的,可不能埋天怨地,一切都是自己的因果造成的,你们要是有怨恨,就是给他加深罪孽,以后可不敢再说这样的话。”刘老师及时制止。

    “就是肇事司机,你们也要选择原谅他,这样我们做的超度才有用,否则他又被各种心念拉回到世俗这个漩涡里,我们所做的就白费了。”刘老师严肃地说道。

    山丹十分相信刘老师的话,结合他们自身的经历和刘老师的威望,以及刘老师的学识、修为、他听到山丹小姑子话时的紧张神情,山丹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虽然山丹也知道这些六道轮回之说,毕竟顾海平的研究也涉及到这方面的内容,其时徐师兄也应刘老师托付,已经将净空法师的录像讲座给山丹录入电脑,山丹在来见刘老师之前,已经对净空法师所言的六道轮回有了一个了解。但是听到刘老师这么直观的、直接的说明,山丹的心灵才似乎有些轻松。毕竟,在这大千世界,人若尘埃般渺我们何德何能改变命运?

    就是像净空法师这样一生修行,一生为善的人,才得以改变自己的命数,他把自己42岁的寿命变成了80几岁,还身体健朗,到处弘扬佛法。这样的大慈悲、大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山丹的胃口似乎也有些好起来,她主动多喝了一碗汤,但是固体食物还是难以下咽,一边吃饭,刘老师一边讲一些佛法,山丹本是一个有些灵性的孩子,刘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解她都能领悟其中的奥妙,也能体会到刘老师的用心。

    就是刘老师这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安抚、教导她的恩情就是该深深感恩的,有多少人花重金都难见到他一面的。况且就顾海平超度一事是多大的恩情?

    刘老师说:“凡事都有因缘,你们两口子跟我是有些缘分的,那时候顾海平读硕士,跟我出了半年门诊,他的钻研和悟性那是没得说的,脾气性格又好,虽然不是我的弟子,但是我很喜欢他。我爱人,你们赵老师也很喜欢他,她今天有事没能来,这次我也代表她问候你。”

    “谢谢你们!我会好好的,我不想他不好,能为他做的可能也就是我好好的,把孩子好好养大成人了。我们一起艰苦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生活好起来,不再那么艰难了,他却离开了,他的一生都是在辛苦、劳累中度过的,这么多年他甚至连一个懒觉都没睡过,他是那么自律的人!从来都是别人麻烦他、指望他,人世间的福他好像都没有享受,就这样走了,我再也不能见到他了。”泪如雨下,山丹心痛得说不下去。

    “不能这么说!你们这么好的感情,你能这样一直不离不弃、全心全意地陪伴着他、辅助他,这就是用多少金钱和物质都换不来的福气呀,怎么能说他没有享福呢?他的命数如此,这样的走法虽然残忍,但是实话说应该是最好的了,如果非得离开这个世界,就不如这样走。我最近有个癌症病人,是没救了的,但是家里还在要求治疗,这就是人财两空的呀,你想想留下年幼的孩子和年老的父母,留下柔弱的妻子,为了看病欠下很多债,他们的日子将来要怎么过?虽然说每个人都是因果相随的,但是,这样就更惨啊。”刘老师说完,习惯地念一声“阿弥陀佛”。

    “可是,这样突然离去,这样只纸片言都不留下,走得这样决绝,我还愿意他能弥留一段时间,把该说的话、还能为他做的事再为他做到。”山丹哭道。

    “你错了,你如果看到他的伤痛,你会心疼,怎么忍心?你会祈祷他少受些罪的。”刘老师安慰道。

    “哪怕他残废了,我都愿意伺候他、陪伴着他的呀,他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山丹又一次泣不成声。

    “世道轮回,哪里由得了他?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或许也是他的意念所为,他那么爱你,怎么忍心让你受苦?这样的决绝、绝情,也是他做得对的,你想想看如果注定要离开,长痛不如短痛,还不如这样决绝的方式。人生在世总是不能十全十美的,总是会有遗憾,怎样的灾难降临都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刘老师安详的声音。

    “山丹,不哭了,依然如此了,保重身体要紧。”徐师兄看着山丹哭得喘不上气,担忧地说道。

    “不要紧的,让她哭吧,情绪是需要宣泄的,哭过了,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这个世界没有谁能代替得了谁。”刘老师缓缓地说。

    “是啊!除了接受现实,还能做什么?医院领导也是很自私、狭隘的,我们只能靠自己。”徐师兄说道。

    刘老师没有接徐师兄的话,自顾吃起来。

    “谢谢师兄,你们也跟着我们受委屈了。”山丹对徐师兄说。

    “我们倒是没什么,主要是帮不上忙,医院特意叫你嫂子去问是你什么亲戚,我们说是同学,医院就冷脸说我们不要添乱。”徐师兄有些气愤地说。

    “我知道,他们巴不得没有人帮我,把这件事糊弄过去,比起海平的离去,他们的仕途更重要。”山丹止住哭声,平静地说。

    “这个世界人情薄如纸!”徐师兄叹道。

    “不值得为这些人弄得自己难过,山丹,顺其自然,不要强求什么。”刘老师一副超然之态。

    “嗯,我本来也没有想要怎么样,海平不在了,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人都没了,我要其他有什么意义?我不会的,况且我的神经也接受不了在他离开这件事上做什么。我现在就是想把他平平静静地送走。”山丹平静地说。

    “可是,将来你和小玉的生活怎么办?没有保障怎么办?”徐师兄听到山丹的话很是着急。

    “不要紧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造化,你放心好了。”刘老师对身边的徐师兄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