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三四五、在天有灵

正文 三四五、在天有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五、在天有灵

    人不在了,所有世间的烦恼和艰难都与他无关,只好好地打他离开就是,也不枉他勤勤恳恳一生,山丹想到顾海平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生,到头来是个这样的结局就心痛不已。

    走了走了,就让他好好地走。

    她打电话给顾海平的同门师兄黄师兄,请师兄择一合适日子给顾海平开追悼会、确定火化的时间、安葬的时间、地址。

    师兄接到山丹的电话,便放下手头的工作,驱车来到医院招待所山丹本心以为可以跟顾老师一起就相关事宜进行沟通,有师兄在中间起到协调作用,所以她特意来到顾老师所住的医院招待所。就顾海平的后事进行协商。

    “按照师弟的出生、去世时间,和你们娘俩的八字、天干五合,我回去推算一个时间出来,既要对师弟好,也要对你们娘俩有所裨益。”师兄把他们的相关信息记在纸上。

    “师兄,我也没地方没人商量,我想问您:海平的父亲不同意先送海平走,你说我坚持按时送他走,这样做合适吗?”山丹问道。

    “他不同意?为什么?”师兄有些惊异。

    “就是他说赔偿什么的都没有结果,要是把他安葬了,可能今天邀您来也是想请您做做工作。”山丹不忍心说出口。

    “唉!人命大过天!这个时候了怎么能把他的身体作为筹码?这样不对!”师兄说:“况且,你把人放在那里,就能多要到赔偿了?人不在了,应该以他为重,其他的赔偿是很复杂、漫长的事情,你让他一直呆在殡仪馆?这不合适。不过如果可以跟老人家协商,尽量说服他更好,如果不行,也只能依你为主,你说了算。”

    “我们家的事,您是知道的,前前后后老人家的做派,我真是受不了!您说这么好的顾海平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山丹无可奈何地说道。

    “唉!他是走错了门,他就不应该是他们家的孩子,英年早逝也因为他们家祖上的德行之土贫瘠,无法滋养他这棵大树导致的。平常人们常说:积善积德,为后辈儿孙积阴德就是说:祖上要与人为善、要多行善事,多多给后代积福积德。他父亲的为人绝谈不上积德积善,对自己的儿子、孙女这样的骨肉亲人都这么凉薄,哪里还有阴德庇护儿孙?”师兄分析道。

    “是啊,人常说:十分伶俐使七分,后代儿孙留三分,十分伶俐都使尽,后代儿孙不得劲。”山丹妈说,“他们家的是非是他们的,只是苦了我们山丹!”

    “唉!都是有些渊源的,山丹可能跟师弟缘分不够深,否则,凭师弟和山丹的德行是能够留住师弟的。不过也是人各有命,这都是命中注定的。”黄师兄说道。

    “我常常想:家有贤妻夫无横祸,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或者我命中克夫,才导致他出事?”山丹自责道。

    “这跟你关系不大,你们不过是缘分深浅而已,你已经够贤惠了,能做到你这样,在现实中已经不多了。这句活说的是贤妻护家,不无事生非、不无端滋事,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再给自己增加压力,像你这样深明大义的女子已经不多了。”师兄很诚恳地说。

    “唉!想一想也是,从来没有坏心眼,没做过坏事,海平也是做着救死扶伤、积善积德的事,怎么会生这样的事情?”山丹叹气。

    “其实想一想,你们也应该有些知觉,28年师弟差一点离去其实已经是提示,或许也是平时你们积累了一些福报,才给师弟又留下两年。”黄师兄说道。

    山丹默然不言,即使有预示,她也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做。

    “既然已经生不能挽回了,就不要再多伤神在这上面,想一想以后的生活怎么安排,多多保重自己,师弟也好放心离去。”师兄神色黯然。

    “现在也没精神和时间想什么,先把他安顿好,至于以后的生活,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或许我会考虑回家乡,这里已成为我的伤心地。”山丹止不住又流泪。

    “你还得考虑孩子,小玉在这里出生长大,她能不能适应回去的生活环境?我考虑你要以孩子的成长环境为前提才好。有些事情不要急着做决定,缓一缓,等你平静、理智下来,再好好考量。”师兄耐心地说。

    “嗯,我会慎重考虑的,谢谢师兄!海平在天有灵也会感谢您的!”山丹由衷地说道。

    顾老师黑着脸走进来,没有和黄师兄打招呼,自顾进进出出。黄师兄也没有出声招呼。

    自从山丹同意了医院的提议之后,顾老师就一直黑着脸,也不说什么。山丹也没精神跟他解释什么。

    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山丹是没有这个“魄力”的,她放不下,放不下两人这么多年艰辛困苦的打拼放不下两个人这么多年的惺惺相惜放不下顾海平这样离去的疼惜。若灵魂不死,能为他做的,这一世或许就是好好把他送走了。

    她愿意拿整个世界换回他,既然换不回,但她依然愿意尽其所有为他做到最好。只有安顿好他,她才能做其他事。

    正赶上高考,毛蛋儿作为校长,学校里的事情自然多如牛毛、刻不容缓,看着山丹渐渐好起来,他多少可以放心一些,便和山丹商量给姐夫开过追悼会、安顿姐夫入土为安后,先回去处理好学生高考事宜,再过来帮忙。

    山丹很不舍,也很无助,但是她知道毛蛋儿的繁忙,虽然没有答应,但她心里是知道不该再留毛蛋儿在这里的,该处理的事情也只有她自己了。

    那段时间,山丹对时间和空间是没有感知的,似乎在她的世界里一直是黑暗的阴雨天,她记不起时间在哪里?也记不起自己在哪里?坐在家里都无法感知这是他们生活了整整五年的房子,至于时间与她更加没有知觉。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