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〇七、余殃不空

正文 四〇七、余殃不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七、余殃不空

    “以后要是再犯病,直接找医院、医生,不要来找我,找我没用。”山丹狠心地说。

    “你是大哥,我敬重你,今天你来也看到了,我们十多年过的日子是怎么样的?你看到:我们住的是医院的公房,家里的东西你也看到了,除了刚刚买的这些家具,你看到客厅连窗帘都没装,为什么?因为我们想省点钱,区区几百块钱也不想乱花。结婚十年,我们一直在省吃俭用,如今还是要房没房要车没车,你也看到楼下的小汽车都放满了,人家都是跟海平一样的医生。而就是这样,我宁可吃苦受累,也每年把我两个月的工资寄回去给你的父母。不用跟别人比,跟你比!你是家里的长子,你是大哥,和你相比,我们做得够不够?”山丹问道。

    “老爷子不止生了海平一个孩子,还有大哥你,还有老三,还有小妹,你们为老人家做了些什么?今天你这么冲地来质问我关于遗产的事儿,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唤醒你的良知,问问自己的心,你这样做,你们这样的父亲,你们心里过得去吗?别说海平在世时,我们都在竭尽全力地供养父母,就是我们做得不是那么好,他也是你们的骨肉亲人啊!你们怎么忍心在他尸骨未寒时来逼问我遗产的事?你们咋就那么铁石心肠?难道在你们眼里、心里,一个活生生的亲人去世,你们想到的还只是钱吗?人都没了,要钱做什么?如果之前我在考虑给他一些养老费用,哪怕我少花不花,为海平尽一份孝心,现在!我不这么想了!该给他的我一分不少,不该给的我连根鸡毛都不会再给他,他休想拿走一分一毫!你给我记着,我山丹说一不二!以前是有海平,我一让再让,我不想给海平在中间难为,如今他妈他还死性不改,我丝毫不让!你回去告诉他:老人得做得像个老人,才把他作为老人孝敬,做得猪狗不如,我他妈还理他个球!我他妈上一辈子是做了什么缺德事,要有这样的境遇?要遇到你们这样的畜生?!你们他妈还是人吗?你们就是一群牲口!”山丹骂道。

    被山丹骂了一顿的顾大哥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尴尬地坐了一下就起身回招待所去了。

    “丹儿,你不气,不值得为这样的人生气。往后我们跟他没有多少关系了,他的下场由他个人来承担,我们把这档子事处理好,妈就带你回家。”山丹妈怕又把孩子气着,遂说道。

    “妈,你说,你活这么大,你见过这样的父母吗?我也真是服了!这么好的儿子平白无故没了,人家不伤心,人家不犯心脏病,为了争钱人家犯心脏病了。”山丹无奈地说。

    “唉!就是这样的父母才福泽不了这样好的娃娃,海平才会好端端的就这么去了,只是苦了你。不过你还年轻,往后的路还很长,说不定还会有好日子的。”母亲也无奈地说道。

    “好日子是不敢期望了,只是这口气在就得活下去啊,把小玉好好养大,把你跟我大养老送终,我这一辈子也算功德圆满了。”山丹说道。

    “可不敢这么说,你的路还很长,老天爷不会那么狠心的,我这么好的闺女一定还有好日子在等着你的。”山丹妈安慰道。

    顾大哥被山丹一顿臭骂,憋了一肚子气,回到招待所,气冲冲地问父亲:“山丹说,他们结婚后就一直每年寄几千块钱给你?”

    “嗯”顾老师眼光闪烁,小声应了一个字。

    “那我一直没听你说过?还成天说你没钱?你自己的退休金一个月几千块,住在乡下又没啥花销,你要这么多钱干啥?我也是服了!像你这样的老人也真是确实不多见!人家山丹说了,是你的一分不少,不是你的,你也不要惦记了,人家连一根鸡毛都不会给你!再说了,你也不想想?海平刚刚去世,她们孤儿寡母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不要活?咋说小玉也是海平的骨肉,那是你的亲孙女啊。再说,我觉得人家山丹无论对海平还是对你名下,人家都够意思了!哦,我问你,海平他们来永城时候的口粮钱是怎么回事?”顾老大斜眼看向顾老师。

    “扯这些干啥?我生了养了你们,你们还不该养我老?”顾老师生气了。

    “养你老?我们拿什么养你老?除了海平有些本事外,我们自己都自顾不暇,我们拿什么养你?你自己倒是收入比我们还多,要我们养你?”顾老大也生气了。

    “我没有叫你养我!现在海平不在了,我还能指望谁?不趁现在要点养老钱,我和你妈老了咋办?”顾老师说道。

    “饿不死你!你就想着你自个儿?你就不想想山丹和小玉咋办?你就不想想海平要是泉下有知,他咋办?你一辈子就都只想着自个儿!”顾老大颓废地坐下来。

    “都是我命不好!一个也指望不上,本来还有海平指望,这一下子啥都没有了!”顾老师哭起来。

    “你哭啥?有啥好哭的?你一个月几千块退休金都活不下去,我们一家子吃低保还不活了?我儿子的淋巴瘤还没看好,一个月上千块的治疗费,我们咋活?你倒是给我指条明路。”顾老大气呼呼地说。

    “大哥,你干啥?我觉得爸做得对,现在我二哥不在了,眼看这一门亲就没了,我二嫂那么年轻,人家肯定会改嫁,到时候爸是一分钱都指望不上了,还不如趁现在多要点儿,爸妈老了有钱就不怕了。至于小玉,一个闺女家家,有什么指望?现在那么长大了连自个儿姓啥都不知道了,算个啥?”听到大哥训斥父亲,小妹似乎义正言辞地说道。

    “做人要有良心,人家那么对你们,你们这么干,心里过得去吗?”

    “有啥过不去的?天远地远的,这一走开,一辈子可能都不再见面了,有啥担心的?”小妹冷酷地说。

    “你不怕你二哥泉下有知,怪罪你们?”顾大哥看着眼前近似丧失人性的妹妹。

    “算了吧!还泉下有知?活着时候也没亲过谁!我们是指望不上他多少的,父母生他养他,就是死了也不能白死。”妹妹对顾海平对她的任性看不惯、还对没有借钱给她一直耿耿于怀。

    “你们真够可以的!我不管了,我家里头还有事,过两天我也回去了,你们自个儿去争吧。”顾老大垂头不再说话。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