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〇八、人心险恶

正文 四〇八、人心险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八、人心险恶

    妹妹看看大哥指望不上,遂撺掇父亲:“爸,我看咱们去找找政治处吧?他们既然告诉了咱们这笔钱,是不是就是叫咱们去分钱?他们就得做主,您说对不对?”

    “好,你陪爸去吧,爸这腿酸得走不动。”顾老师和女儿去政治处,楼梯口正好碰到叶主任,叶主任热情地问:“您老找谁?”

    “找政治处。”妹妹抢著回答。

    “哦?那来我办公室吧。”叶主任开门请进两位。

    “呜呜呜”顾老师未言先落泪。

    “您保重身体,顾博的事,我们都很难过,您有什么跟我说,我尽量给您想办法。”叶主任认得顾老师,顾老师不认得叶主任,很多事情医院委派更“得力”的李主任出面负责,而没让性格耿直的叶主任“插手”。

    “您也是领导吧?”妹妹问。

    “哦,我是政治处叶主任。”

    “那就对了,叶主任,您看我爸妈都老了,又没多少收入,之前有我二哥经常接济,现在我二哥不在了,您这里通知说有一笔钱,我二嫂已经领了,我们觉得不对劲,我爸心脏病都犯了,所以我们来问问,这笔钱有我爸妈多少?”妹妹说道。

    “哦?因为顾博的事是李主任在负责,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老人家,你先不难过,咱们聊聊天吧?”叶主任明白了顾老师此来目的,和缓地说道。

    “顾博士是我们医院的人才,出了这样的事情无论对家庭还是医院、社会都是一大损失,这些我们先不说。就说您想继承遗产这回事儿,您家里的状况我大致知道一些,顾博和山丹医生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我就说说我的看法,不对的地方您批评指正,好吧?”叶主任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顾老师面前。

    “您说。”顾老师停下哭泣说道。

    “您家里现在是两老过日子,您原来是小学校长,是老三届毕业生,老三届的毕业生那可是真正有文化的人哦!”叶主任说道。

    “哪里!”顾老师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很舒坦,谦虚道。

    “您的退休金应该还可以吧?教师的工资现在属于高收入阶层,您又是老资格、老校长,收入应该还可以吧?”叶主任不动声色地说。

    “还可以,在当地算是还可以。”顾老师说。

    “那您知道山丹医生一个月有多少工资吗?”叶主任突然问道。

    “这个”顾老师有点儿糊涂。

    “山丹医生和顾博的故事我也知道一些,为了顾博的事业,山丹医生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去机关单位做了个保健医生,这件事是我办的,所以我很清楚。当初山丹医生本来是可以到市医院和我们医院的,但是她考虑到家里没人照顾,孩子还所以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前程,支持顾博考博读书,据说他们是从一无所有奋斗到今天的,刚来医院时候,我是政治处干事,他们搬家都是我参与的,好像只有一张旧床,要什么没有什么的,这几年才慢慢好起来。两口子恩爱有加,我们都很羡慕,顾博去读博士期间,山丹医生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因为我们跟山丹医生的单位是结对子单位,所以,我也从侧面了解到山丹医生在单位工作也是兢兢业业,和同事的关系处得很好。”叶主任停顿一下,喝一口水。

    顾老师云里雾里,不知道叶主任说这些干什么,妹妹有些不耐烦,她只想知道能拿到多少钱。

    “眼看着苦日子就要熬出来了,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顾博读书期间,只有基本工资收入,山丹医生的工资我好像听说是2000多,所以他们这些年应该也没挣到多少钱。院里在盖房子,顾博也报名了,但是钱还没有交,买下来可能也得40、50万,我也在头痛顾博不在了,山丹医生买得起买不起这房子了?他们现在住的是医院的公寓楼,到时候医院会收回来,如果她买不起,可能就得租房住,就山丹医生的工资,租房显然是付不起房租的”叶主任滔滔不绝。

    “您说这么多什么意思?”妹妹问道,“她有困难,那我爸妈就没困难了?她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挣钱,我爸妈这么老了,他们怎么办?”

    叶主任斜眼瞅了顾海平妹妹一眼没答话,继续对着顾老师说道:“再说了,还有你孙女啊!她是你们顾家的血脉,是你儿子的骨肉,如果山丹医生过不好,孩子势必跟着受苦。”

    “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们农村人生活实在是艰苦,不能跟你们城里人比,山丹还她会有办法的,我老了,一年不如一年了。还是叫他们小的想办法吧,我这把老骨头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呜呜呜”顾老师又可怜地哭起来。

    “这么跟你说吧。”叶主任见晓之以情是打动不了他们了,于是换一种方式说道:“我行伍出身,是个粗人,但是我知道事情有个急缓轻重,你老是老了,但是你老的日子我看比山丹医生的日子要好过,你不是就顾海平一个孩子吧?你还有这么多子女可以依靠,但是你想想,山丹医生依靠谁?她在这里无依无靠,要一个人养大一个孩子,在城里养大一个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是顾博在,他们的日子也是不宽裕的,现在就山丹医生一个人,将来的日子可以想象得到有多艰难!你们是她的亲人,我一个外人,你们不为她考虑,谁为她考虑?”

    “我们为她考虑,谁为我们考虑?”妹妹针锋相对,“要是不是她,我二哥可能还不会出事呢!”

    “你这妹子说话有些不好听了啊!顾博出事是个意外,你怎么能这么说?而我以为,顾博的离世,最受伤的不是你们!是山丹医生!且不论他们的感情怎么样?就未来的生活,你们没有了他该怎么活还是怎么活,而山丹医生一个女人带个孩子,在这个大城市里,收入又不高,她很难!”叶主任叹道。

    “那是她该!她命硬克夫!”妹妹翻翻白眼道。

    “唉!你们的遭遇值得人同情,但你这妹子的话却让人很恼火!有成几个钱?你们值得这么不近人情?连亲情也不要了?毕竟孩子是你们顾家的啊!你们一点也不考虑?”叶主任有些恼火了。

    “我们是来找您解决问题,不是听你训斥的,你解决得了就解决,解决不了我们再找政委和院长。”妹妹也当仁不让。

    “你们可以去找!但是我今天还真是想把话说一说,您老人家是教师,教师是什么?是教育人是什么?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就是教书育人了,而是教孩子们做人的道理!儿子意外去世,你们应该想到怎样齐心协力来面对灾难,而不是互相算计!你们这样很容易被人利用,你们知道吗?再说,您老人家因为几个钱还心脏病犯了?这说出去不被人笑话?儿子去世了,你还有心思争钱?到底是人重要还是钱重要?”叶主任站起来激动地说。

    这些天他也很郁闷,本来他想帮着顾博多得到一些补偿,积极动员医院各科室捐个款,能多争取就多争取一些,这对于山丹医生和孩子的将来生活可以多一点点保障,但是医院的意思是尽快完结此事,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因此,架开他由李副主任全权负责。

    看着捐款是不可能了,再有的赔偿,山丹医生也不去争取,医院便顺水推舟,顾博的家里人不跟医院争取,却在医院故意转嫁矛盾的时候被人利用,心思都花在了顾海平那一点点住房公积金上。他是干着急没有用,本来想苦口婆心地点醒老人家,但是看样子是不可能了,都是窝里横的角色。

    “人在人重要,人不在钱重要!”妹妹桀骜地说道。

    “好好好!你们去找院长、政委吧,我这儿接待不了你们!请!”叶主任打开门,做出请的姿势。

    “找就找!谁怕谁?!”妹妹搀扶着顾老师气咻咻地出来。

    “唉!”叶主任坐下来长叹一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