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一〇、煎心炸肺

正文 四一〇、煎心炸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一、煎心炸肺

    永城的炎夏到来,天天都是蒸笼里的包子一样,知了在大榕树上不厌其烦地聒噪,人们在空气中弥漫着腥臭的沼气中挣扎,汗流浃背。

    山丹慢慢地缓过劲来,她明白没有她,所有的事情都会搅成一锅粥,小姑子这根搅屎棍一天都不会消停,她会撺掇这些人无事生非、落井下石。

    她不得不撑起更加孱弱的躯体,在永城几近40度的高温天气里与各方周旋,没有人帮助她。

    医院消极的态度让山丹很是感受了人情凉薄,顾海平在时,这些领导哪一个没有麻烦过他?甚至半夜里都麻烦他起来为他们撑门面、拍马屁、笼络上级首长,就是几个副院长、政委都是顾海平帮调理身体,甚至他们的亲戚朋友都来麻烦他,如今一个个躲得远远的,深怕担一点点责任。

    原来见面,很多领导都是亲热地跟山丹打招呼、拉家常,如今见着却都装作不认识。

    山丹知道,这些人已经习惯了颐养气使,他们是不会有着良知和感恩心的。他们早已在这样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体制里“磨练”成一根无孔不钻、无利不图、铁石心肠的钢针。

    山丹也不怨恨他们,毕竟各吃饭另洗锅的,大家不过是同事,他们不过是一群为着自我利益可以牺牲任何人的人物。

    没有办法,肇事方躲着不见人,山丹只好央求自己的单位领导,毕竟是市直机关,多少可以说上一些话,领导便吩咐单位的中层领导带山丹找到肇事方公司,在一间破破烂烂的会议室,山丹第一次见到肇事方的活人。

    只是在顾海平出事后,山丹清醒过来那天,公司老总跟山丹单位领导、医院政委到医院看望过她,听说是肇事方的,山丹发疯一样一头撞向公司的老总,她似乎要跟他同归于尽,之后再也没见过这些人,只是顾老师和对方在接触协商,至此没有任何结果和进展。

    一个看上去像是小领导的人接待了他们,说所有负责人都不在公司,没有办法解决任何事情,山丹一行人只好返回。

    回到家,山丹直接打电话给医院负责这件事的黄副院长:“您好,我想知道你负责这件事的思路和方案,听顾海平的父亲讲,说您是跟肇事方站在一起的?是您个人的意思还是医院的意思,都过去一个多月时间了,这件事还在拖,是怎么个意思?是医院不出面?处理不了?那是不是要我们直接找医院上级领导单位?”

    “你这样讲话就不好了,我们也在尽量协调,怎么可能和肇事方站在一起?”黄副院长语气强硬。

    “那协调到什么程度了?结果是什么?我希望尽快跟肇事方负责人见面,您看着办。”山丹此刻没有任何惧怕,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下午,院里就组织肇事方的负责人、律师、顾海平的亲人、院里负责这件事的人一起在医院的会议室见了面。

    大家刚刚坐定,黄副院长就骂上了:“你们他妈的怎么回事?出事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他妈都拿不出一个解决的方案,叫人家家属还以为是我们医院不作为。你们他妈的今天一定要给个说法!”

    对方来了工程负责人、项目负责人、公司专职律师三个人,坐在会议桌山丹对面,对方律师是个三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听到黄副院长他妈、他妈的话,立马站起来还击:“你把嘴巴放干净点,我们有事说事,你这样骂人算怎么回事?”

    “没事儿!没事儿!大家好好商量事情,我们黄副院长只是着急而已,没有什么意思。”旁边的医务处周副处长赶紧周旋道。

    黄副院长被对方的年轻人呛到,气息顿时萎靡,坐下来不再说话。

    山丹知道黄副院长在演戏,一直没作声冷眼旁观,看这些如同小丑一样的人物如何秀演技。

    “你们哪一个是负责人?”山丹平静地问道。

    “我,梁毅成,我是项目负责人,家属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讲,我回去跟老总汇报。”其中一个精干、消瘦、个不高的男人说道。

    “好!我们没有太多要求,按照顾海平的社会价值、个人学识还有他留下的老老小小需要供养的需求,你们看着办。”山丹说道。

    “情况是这样,我是工程负责人,虽然交警给出我们付全责的裁决,但是我们觉得顾医生也是有责任的,他没有观察周围的情况,贸然骑自行车过路口,也是缺考虑的。”一个男人说。

    “你要这样子说,我们就没办法协商成,不管是什么人,都是人命,人命就没有贵贱之分”对方的律师说道。

    山丹打断律师的话:“你们是肇事方的人,但是你们也是丈夫、是父亲、是儿子,对不对?如果今天坐在你们对面的是你们的妻子、父母,你们还这样说话吗?”

    山丹看到对面三个男人的脸一瞬间像被雷击了一样僵硬,在山丹纯净的目光注视下,他们都低下了头。

    “你们不要跟我说那些丧失人性的话,虽然有法律规定,但是,你们有知道,你们撞死的是个什么人吗?是我们辛辛苦苦努力奋斗了几十年刚刚读完博士的医学博士!是我们全家人的顶梁柱!是我宁愿陪上全世界也不能失去的爱人啊!”山丹不能自已、失声痛哭。

    会议室鸦雀无声,只有山丹的啼哭声和几个亲人的啜泣声。

    对方三个大男人不做声,呆呆地看着山丹痛哭。

    “要不这样,你们私下里解决,就不要上法院走程序,把那些费用给他们孤儿寡母的留下来。”铁蛋儿卑微地说道。

    “你说什么?”对方律师听不懂铁蛋儿的话,问道。

    “我不行了,我心脏难受!”顾老师抓着胸脯叫道。

    “爸,我送你回招待所休息吧?”闺女起身扶着顾老师。

    两兄妹扶着顾老师离开会议室。

    “这样吧,我们按照法律规定,能靠上绝不靠下,争取最大的补偿,好不好?”姓梁的负责人说道。

    山丹支撑不下去了,她宁可此时一头撞死也不要面对如此困苦的状况,她没再说话摇摇晃晃站起来扶着哥哥铁蛋儿的胳膊走出会议室,她宁愿什么也不要了,她受不了如此的煎心之痛!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