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一三、人情冷漠

正文 四一三、人情冷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一三、人情冷漠

    一行人到达交警支队,对方已先一步到达,看到对面坐着之前山丹见过公司的三位还有对方家属。

    一位70岁上下的老奶奶,一位年轻的女性,看样子是肇事司机的爱人,还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应该是哥哥之类人物。

    大家坐定后,陈警官就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做了剪短的陈述,山丹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看到对面似乎还怒目而视的年轻女人,山丹生不起多少恨。

    对面肇事家属的人看上去像是贫民窟出来的一样,一个个弯腰弓背,衣衫褴褛。老太太更是满面愁容、一直在哭。只有年纪稍长的哥哥似乎有点正常的气息。

    陈警官陈述完事故认定结果,例行公事地说道:“肇事司机已被刑拘,交通事故不是仇怨所致,大家尽量协商,没必要对簿公堂,下面你们可以自行协商一下。”

    看着山丹极力抑制情绪、一直克制自己哭出声而微微耸动的肩膀,陈警官露出怜悯的神情,他起身帮山丹倒了一杯热水,低声说:“喝点儿热水吧。”

    山丹还是没能克制得了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对面这些看上去也是可怜的人,是社会底层的人,但是是他们的亲人夺去了顾海平的生命,这叫她很是为难,怎么和他们“协商”?

    山丹不得不起身走出会议室,走到走廊对面的楼顶平台上,她坐在炎热的太阳底下,她尽量调整自己的情绪,头却一阵阵发晕。

    等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走回会议室,顾老师正和对方的家属吵架,对方死咬着是因为顾海平自己不小心导致车祸,说水泥搅拌车有视觉盲区,根本看不到车前3米之内的地面,所以交警队的事故认定是不全合理的。

    顾老师已经气得脸色通红,一口西北口音,对方也听不懂多少,所以更加着急。

    山丹回来坐下来,对方公司的负责人开口对山丹讲:“我们回去已经向老总也汇报了,老总基本同意我们的建议,我们就按照永城当地平均赔偿的上线来拟定赔偿金,另外,肇事司机给出他们的补偿。”

    望着对面可怜的人,山丹心生恻隐,这一家人是农村人,据说永城乡下的农民一家人一年的收入是2000块,叫他们做出赔偿,他

    们必然会心生怨恨,那对顾海平是不是又要被拉入这样的恶性循环中?再说逼得他们生机全无,会不会拆散一个家?

    山丹强忍着悲痛说道:“要是对方的生活实在困难,我同意”

    山丹的话被对方的律师打断:“肇事司机家属已经同意我们的协调,就按我们之前拟定的方案实施。公司这里我们也按照最高的赔偿来进行,您看怎么样?”

    山丹能感到对方律师已经知道她的恻隐之心,而也明白对方的毫无愧疚的状况,于是他宁可叫对方多补偿山丹。

    山丹也不好再说什么,对方的奶奶已经跪在地上磕头:“您大人大量原来了我仔吧,他不是故意的。我们一家人没有他是活不下去的呀!”

    山丹呆呆地看着对面羸弱、枯朽的老人,想到家里的婆婆,若是她知道自己亲爱的儿子早已阴阳相隔,她会痛成什么样?而旁边的顾老师仰面向天,不做声也不看对面,他恨,恨夺去他儿子生命的人,包括他的亲人!他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来解心头之恨。

    而山丹的内心明白,一命换不回一命,顾海平已经不在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如果对方的钱和命能换回顾海平,就是叫她立马下地狱,他也要争取用他们的钱和命换回他,可是一切都于事无补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对面人的动作,恍恍惚惚地弄不清他们在干什么。

    “你们起来吧,这样有什么意思?你们知道自己的儿子进去了就这么伤心,而我们的人都被你们夺去了生命,我们该怎么办?你们装可怜有什么用?”顾大哥怒道。

    “那大家要是达成一致的意见,就可以回去了,待我们把调解书拟定好,召集大家签字就行。”陈警官说。

    “回去吧。”铁蛋儿扶起山丹轻声说。

    扶着交警队破旧的楼梯扶手,山丹一步步走出来,衣衫都已湿透,但仍然感觉彻骨的冰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咋样?你不舒服?”铁蛋儿看着山丹苍白的脸问。

    “没事儿。”山丹低声回道。

    “要不哥背你下去吧?”铁蛋儿张罗着要背山丹。

    “不用,只有三层而已,我慢慢走。”山丹软软地说道。

    迎面东倒西歪地上来一个人,看到山丹问:“怎么样?就结束了?”

    原来是喝得不怎么省人事的廖处长,山丹低头没有搭理他。

    无论你是不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地球仍然不停地旋转,芸芸众生还在自己的轨道上行进,廖处长仍然在官场上应酬、喝酒吃肉。

    廖处长见山丹没理他,摇摇晃晃地走上楼,见到陈警官,醉醺醺地问:“怎么样?处理好没有?”

    陈警官嫌恶地道:“处理好了!廖大处长这是哪里歌舞升平啊?你们部队的作风真是硬气啊!”

    “陈警官见笑了!我也是不得已啊!没完没了的应酬,改天哥请你喝酒,走了啊!”廖处长歪歪斜斜下楼。

    山丹走在路上想:人本来也就是一条命,除了生命,还有什么好在乎和顾忌的?廖处长今天这样的境况,他能保证明天不出事?即使他成为院长又能怎样?喝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意识到她对医院的作为还是心生怨恨的,顾海平作为医院的员工、还是不一般的人才,却被这样对待,被这样乌七八糟、错综复杂的利益相关体所牺牲,是党、国的悲哀,说大了也是社会的悲哀。而她若为了一些赔偿大动干戈,一者她的神经和心受不了一次次回溯这样的灾难,再者也不值得。

    她看不起、藐视他们!在人格、人性上藐视他们!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