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二四、最后的孝心

正文 四二四、最后的孝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二四、最后的孝心

    看来刘老师请活佛大师为顾海平做的超度是成功的,这是顾海平的福分,他一生勤勤恳恳、慈悲心肠、救人无数,不能善终,如此也算是因果不虚吧。

    拿到钱之后,顾老师就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回家了。

    他到永城这么多天,第二次从招待所来到山丹的家里,说:“我想拿一点海平以前常用的、喜欢的东西,放在身边,也好有个念想。”

    山丹把她准备留下的,顾海平平时穿的从里到外一整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拿出来,递给顾老师。

    顾老师悲戚的神情,他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把一整袋衣服放入他的行李箱。

    抬起头又问:“还有他平时的用品能不能给我拿上一点儿?”

    今天的顾老师十分谦卑和温和,也就是一个失去爱子伤心欲绝的父亲。

    山丹走进书房,拿出顾海平平时打坐的蒲团:“这个吧,这是他每天打坐的蒲团,几乎每天都在用,你拿去吧。还有他的水杯你也拿去吧。”

    山丹能体会顾老师此刻的心情,虽然他常常是那么的冷酷无情,但是此刻他沉浸在失去儿子而怀念他的痛苦中,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痛啊!

    她还把顾海平生前使用的一支钢笔和一本随手记录本拿给了顾老师。

    毕竟,顾海平离开家已经十几年了,他对儿子的现状是陌生的,他只能从这些儿子曾经用过的物件中来怀念他,来体味他生前的生活。

    顾老大看着父亲似乎是在收破烂一样把顾海平生前用过的旧物件塞入自己的行李箱,生气地说:“这些破烂你要它作甚?死沉死沉的!”他甚至伸手去强夺顾老师拿在手里的蒲团想丢出来。

    “你懂个啥?你啥都不懂!”顾老师掣肘、用力地制止了大儿子的做法,叹息道。

    山丹能感受到他的伤痛,所以她把自己打算留下来的东西都拿给了他,他能有这份心,已经很是难得,这也让山丹多少有些释怀,他还是在乎这个儿子的哪怕他对自己和小玉再无情。

    “你也老了,年纪大了,估计来永城的机会也不多了,这一回离开恐怕都没机会再来了。走之前要不要去看看海平?跟他说说话、告个别?”山丹问道。

    “算了吧,我就不去看他了,看不看都没有用了,看了我怕我这身体吃不消。”顾老师坐在沙发上,老泪纵横。这时候的顾老师没有了平常的戾气和精明,他就是一个失去儿子衰老而无助的父亲,让人看着怜悯和心疼。

    “哦,海平不在了,往后的日子我恐怕连小玉都照顾不过来,就更加没有力量照顾你们二老,你们就个人多打对注意、多保养吧。”山丹也抹着眼泪说道。

    “哦,山丹,你是个好孩子,你就原谅爸爸吧,爸爸也是没办法,人老了又没本事”顾老师的话让山丹一直屈辱的心不再那么难过。

    “你咋也比山丹好过!山丹一个女人家带着个将将不吃屎的娃娃,没一个人帮一把,以后的日子咋过?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山丹妈忍不住说道。

    “唉!亲家,咋也是我对不起娃娃了,不过娃娃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和本事,不像我没几天活了!”顾老师装出一副可怜像,这个表现似乎有些做作的嫌疑。

    “你没几天活了,还拿走那么多钱?”山丹妈毫不松让。

    山丹把母亲拉回房间,示意她不要再计较:“他也可怜,您就不要再说他了。”

    “我就是看不惯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德性!他居然发儿子的死难财!”山丹妈恨恨地说。

    “妈!不要这么说!”山丹严厉地制止了母亲的话。

    好在顾老师钱拿到手后,脾气前所未有得好起来,乖顺的像一直羔羊,任凭山丹妈怎么挖苦、讽刺,他都不予计较。

    顾大哥跟山丹说:“真心谢谢你们这么多年对老人的照顾,以后有什么事找大哥,大哥会尽最大的力量帮你。”

    “谢谢大哥!我这里估计是用不上你帮忙,你要是有心就多多照料老人和孩子吧。”山丹心里明镜儿似的,但她不愿意撕破脸说什么,从此一别可能就是永不相见了,何必为冤记仇?

    “你们买了哪天的车票?我们跟你们一起回去吧,我直接回太原,老汉还得麻烦你们帮照料一下回到内蒙。”顾老大说。

    “哦,我们买明天的票,你们要一起,我就一起帮你们买到北京,再转车吧。”山丹回答。

    “好的。”顾老师接应道。

    “车票钱谁出?”山丹妈故意问。

    顾老师有些尴尬,没吱声。

    “哦,是这么个事情,我们来回的车票、机票钱都是各人出各人的,我们不花娃娃一分钱,我们家毛蛋儿回去时候,还给她姐姐留下一万两千块钱。你们这么多人来的机票钱都要我山丹出?回去的车票钱还是你们各人出各人的哇。”山丹妈还是没忍住。

    “车票、机票不是已经在赔偿金里面扣除了吗?怎么是山丹出的?”顾老大大声反驳道。

    “扣除的是你们家里来的人的机票钱,我们的人都各人出了。我们压根就没把机票和车票拿出来,更加没给了医院。是你们的给了医院,医院从赔偿金里面扣出来,难道不是山丹出了这笔钱?”铁蛋儿回复道。

    “那也是一人一半出,哪里就是山丹出了?”顾老大的算盘还是打得蛮清楚的。

    “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得跟你掰扯掰扯:我们来了五个人,我们的机票和车票可是没在赔偿金里面扣出来,你既然这么说,那就把我们的钱也扣出来再分,好不好?那就是你们还得还给山丹我们所有票钱的一半钱!”铁蛋儿回道。

    顾老大干瞪着眼没了回音。

    “你吵甚了?谁出就谁出了,你有啥好吵的?!”顾老师对着顾老大厉声喝道,以顾老师的精明他早已明白其中的吃亏、便宜,唯恐这个愣头青的儿子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

    “亲家,是这样:我呢是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山丹给的钱都存在卡上了,山丹要说不帮我们出钱买票,我们就个人去取钱买,要是山丹同意帮我们买票,我一会儿出去取了钱还给山丹,你看行不行?”顾老师的话也不为过。

    山丹不无讽刺地说道:“没多少钱,掉了河里还怕湿一只脚?票我买哇,钱你拿着花吧,估计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老花钱了,以后怕是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山丹的意思很明白:这一次告别便是永诀。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