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二八、痛苦的旅程

正文 四二八、痛苦的旅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二八、痛苦的旅程

    三十多个小时的漫长旅程,几个人都默默相对,大家也没什么胃口,朋友们帮拿上车的水果和食物基本没人吃。

    山丹妈担心吃食坏掉,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收拾,把很多零食拿给小玉,小玉乖乖地挑拣自己喜欢的拿到床上,安静地吃喝。

    终于熬到北京,下车后,铁蛋儿去打听回呼和浩特的火车、大巴的情况。顾老大和顾老师亦步亦趋地跟着山丹一行,生怕被落下,山丹也多少照顾着这一对外强中干的父子,交代铁蛋儿买票时连顾老师的一起买了。顾老大回太原,车票自然是要他自己买了。

    不一会儿,铁蛋儿买好了回呼和浩特的大巴车票,一行人提着行李,走在北京干燥炎热、人群熙攘的大街上,老老小小的悲伤形象像极了那时候逃荒的人群,山丹不由得悲从中来,啥时候这么狼狈过?就是最穷那时候坐火车,有顾海平在身边,始终没觉得辛苦,如今

    一个穿着恶俗、衣着暴露的中年妇女跟着铁蛋儿一起回来,帮着提拿行李,一行人走过一个小酒店的后堂,坐上一辆卧铺大巴车,山丹看着脏乱的车厢,有些怀疑这辆车是黑车,于是跟铁蛋儿悄悄嘀咕,铁蛋儿告知山丹,车是运输公司的,只是客源不足开出来拉客,包车的两口子是内蒙人,老乡,山丹才算放下心来。

    安顿小玉躺好,山丹躺在小玉身旁的铺位上,一路上忧伤、一路上操劳,山丹已经撑不住了,她在嘈杂的人声中居然睡着了,直到小玉的哭声吵醒睡梦中的山丹,车已经在北京到呼和浩特的高速路上行驶,小玉晕车不舒服,哭起来。

    山丹急忙起身,在憋仄的铺位上把孩子搂在怀里,帮孩子揉搓肚子,一面安慰、亲吻着孩子的额头。

    在妈妈怀里,小玉慢慢进入梦乡,山丹疲惫地靠在铺位的栏杆上眯眼休息,再也没有人能替她操劳一点点了,以后的日子全部要自己一个人应付了。

    母亲在隔壁的铺位上也是一夜没有合眼,低声问:“娃睡着了?你也回座位上睡一会儿吧。”

    山丹轻声回:“睡着了,我还好,不累。您快闭眼休息一会儿,也不知道啥时候到呼市?”

    “快了,大概一两点到呼市。”铁蛋儿也没有睡着,黑暗中说道。

    “我要在西梁坡下车,叫三三来接我,得跟司机说一声。”顾老师也没有睡着,说道。

    铁蛋儿起身走到司机身边,低声嘱咐:到西梁坡时有一老汉下车,到时候知会一声。

    司机满口答应:“没问题!你安心睡你的,到时候我会叫醒你。”

    铁蛋儿心里烦躁也睡不着,索性在司机旁边的台阶上坐下来递一支烟给司机,一边抽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低声聊起了天。

    山丹觉得头晕目眩,她知道自己又低血糖了,半夜里、大家都在睡觉,也不好打扰母亲,只好眯着眼忍着,但愿身体能够动员储备的能量来调节血糖,不至于晕厥过去。

    可是两个月的殚精竭虑,人已经瘦得脱了型,哪还有储备的能量?恶心袭来,头晕得厉害,她不得不轻声唤不远处聊天的铁蛋儿,帮她寻一点儿吃食,她担心自己撑不到呼市就会晕厥过去。

    铁蛋儿急忙搜寻行李袋,铁蛋儿妈一直没有睡着,听到山丹的话,也起身找寻吃食给山丹。

    小玉在山丹怀里睡得不是特别安稳,一会儿就挪一挪小身体,睡梦中还是一惊一惊地打颤,山丹紧紧搂着孩子,不敢动一动。

    母亲抹黑找到一瓶饮料打开瓶盖递给山丹,山丹腾出一只手拿着,大口喝起来,她似乎从来没喝过这么香甜的冰糖雪梨水,爽口、清凉、解渴、解饿。

    走到一半路程,司机靠边停车,说是走了一半路程,已经到达内蒙古地界,进入二级公路。司机喊有方便的旅客下车去方便,山丹叫醒小玉问孩子要不要撒尿,穿好衣服,夜里的草原气温不高,铁蛋儿抱小玉下车,山丹在黑漆漆的半夜,带小玉到路旁的草丛中撒尿,天高云淡、繁星满天,草原凉爽的夏夜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美好。

    抬头望向无垠的苍穹,山丹的内心在呐喊:老天啊!我如今的天地早已不同以往,我心中的家乡就在脚下,可是我再也带不回那个亲爱的人了!他在哪儿啊?

    休息十分钟,大家放放风上车继续剩余的旅程。

    小玉安静地躺下来,山丹靠在走廊里,抓着孩子的手,轻轻拍着孩子的背,哄她入睡。

    “妈妈,你去睡觉吧。”小玉翻身抽出自己的手独自睡去。

    山丹亲亲孩子的头发,翻身上了自己的铺位,问司机:“师傅,还有多长时间到呼市?”

    “还有不到三个小时,你们安心睡觉,到了我再叫醒你们。”司机和蔼地回答。

    山丹尽管疲惫不堪,但她却没有了睡意,黑暗中睁着眼睛,身边迎面飞驰而过的车灯忽明忽暗地照着她憔悴、苍白的脸。

    她尽量不让自己的思维停留在顾海平离去这件事情上,她在回忆他们认识之后点点滴滴的美好,心中多少有些安慰。

    一个多小时候,司机靠边停车:“西梁坡到了,有下车的快点下车了。”

    顾老师拿着自己的行李箱、编织袋下车,山丹起身接应着乘务员把老人送下车。顾老师到家了,看到顾三三,似乎又有了生气,生硬地接过山丹递过来的行李,至走也没吭一声。

    顾三三已经在车下等候,山丹在皎洁的月光下看到顾三三接过顾老师的行李放在他的摩托车上,他没有和她打招呼,她也没有和他们再说话,直到乘务员提醒山丹要关门开车了,山丹才从眼前的情形中回过神来,她回身上车。

    顾海平不在了,他们之间已经不是亲人,他们对她的冷漠和淡薄她都无所谓,但是却不由得感叹人情薄如纸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