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五三、唯钱是命

正文 四五三、唯钱是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三、唯钱是命

    听到山丹的抽泣和叹气声,黄师兄心里也十分难过,这个孩子实在太苦了,之前跟着师弟过一穷二白的日子,好不容易好一点儿了,却……

    那一次山丹跟顾海平因为顾老师闹矛盾,他跟老师都参与了调解,山丹也把他们结婚那么多年顾家的做派讲出来给他们听,师弟也是很无奈,但他也从中了解了山丹的为人,心中暗暗赞赏和佩服。

    这一回师弟出事,老师一再嘱托他全力帮助山丹处理好师弟的后事,顾家的做法他这一回算是亲眼所见了。

    顾家争夺完遗产之后,师弟的丧葬都是山丹一个人来完成,顾家没人过问。记得山丹跟他讲过和顾老师商量给师弟买墓地入土为安的事,顾父以老迈为由不予参与。还是他开车陪山丹跑来跑地寻找合适的墓地、选择合适的日子和时辰,帮山丹把师弟下葬了。自始至终顾家没有一个人过问过。

    几年来,他也一直在关心山丹和玉的生活,也听山丹顾家没有人跟他们联系过。就是老人家伤心不想联系,而师弟的兄弟姐妹们也应该关心一下师弟的亲生女儿啊。

    况且,那一次山丹所述结婚以来的种种,师弟就在一边听着,每一件事情出来,他和老师都觉得山丹做得很是仁义了。他一度以为山丹和顾海平的结合是父母所不认可的,所以才会出现那样的很多事,但师弟又矢口否认。那么究其原因就只能是顾家人的薄情。

    他突然想起来要叮嘱山丹一件事。

    他拿起刚刚放下的电话打给山丹,电话那头传来山丹浓重的鼻音,山丹还在哭泣伤心。

    “山丹,师兄想到一件事。”黄师兄道。

    “您。”山丹接应道。

    “就是你要把师弟这件事情顾家人的种种作为写下来,趁着现在你还记得,我是担心玉长大以后他们会跌倒黑白、混淆视听。虽然师兄和其他人都是可以给你做个证人的,但是将来有谁没谁还不懂,也可能会忘记了,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记下来,别到时候你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受到人家的蛊惑。”黄师兄不无忧虑地。

    “不会吧?他们现在甚至连这个孩子一个电话都不打,可能根本没想到还有玉,他们怎么蛊惑?”山丹觉得没必要。

    “你还是涉世不深,现在孩子,无利可图,他们也不想付出一点点所以不联系,到时候你养大有出息了,他们想指望她的时候他们或许就来了。到时候,他们就会出一堆编排的故事,你估计都想不到。再,你一个人养大孩子,多多少少两个人会有些不可避免的磕碰,到时候别被人一蛊惑,玉就信以为真,那就不好了。”黄师兄言简意赅地。

    “哦,我有时间记一下吧。”山丹答道。

    “毕竟不管师弟再仁义,玉还是顾家的孩子,她的身上流着顾家的血脉,防患于未然还是要的。”黄师兄委婉地。

    “好的,谢谢您!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山丹听出了黄师兄话里的意思,若玉长大继承了顾家人的凉薄,那么山丹就应该有些准备,起码不能被跌倒黑白而诬陷。

    一直以来以真面目示人,不喜欢算计、勾心斗角的山丹觉得活着好累。就是一天提防时时可能出现的被算计就要费尽心思,哪里还有心思做正经事?人这样活着难道不累吗?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只得日日心行事。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顾妈妈的病,黄师兄的顾虑不无道理,以顾家人一贯的做法,黄师兄的分析是对的,可是她又怎么能坐视不管?是应该听黄师兄的话,给钱也要在后面一些确诊疾病、治疗费用明朗时。

    山丹有了主意后,打电话给毛蛋儿,把师兄的分析和嘱咐讲给毛蛋儿听,毛蛋儿觉得山丹有些多虑了“不会哇?一家人哪能那么算计?”

    “你不了解内情,姐也一直没跟你过,你也不用知道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你就给姐准备好两万块钱,姐问好玉爷爷的账号,告诉你叫你转账时候你再转就行了。”山丹知道以他们姐弟的为人和做人原则,怎么能想象得出顾老师的为人?再以毛蛋儿的厚道他怎么会有防人之心?

    历经世事,山丹对人心和人性有所了解,也慢慢地有所提防,就顾老师一家就足够她应付的了。

    钱准备好,必要时候再拿出来可能会好一些。

    下班回家,顾老师的电话又打来了“山丹,你的钱准备好了吗?这可是救命的钱啊!”

    “现在是什么情况?转院了吗?”山丹问。

    “转院了,但是入院就要交块押金,真是愁死人啊!”顾老师句句话不离钱。

    “转到哪个医院了?我有很多同学在呼市各大医院,你看要不要我联系我同学照顾一下?”山丹问。

    “这个不用,住院了自然有大夫管,主要是没钱啊!”顾老师担心山丹通过同学了解到真正的病情,那么他的打算就会落空。

    “押金现在交了吗?”山丹克制着反感问。

    “就是押金交不了住不了院啊!”顾老师的话里带着几分诡诈和犹豫。

    “你不是已经入院了吗?块,你们一大家子人都拿不出来?那之后的治疗费,你们怎么办?”山丹有些愤然,“如果是大病,需要的钱何止是几千块、几万块?你们连块都拿不出来,那还看什么病?”

    “你知道,我们都是穷人啊!没钱也得治啊,你没钱就等死啊?”顾老师居然生起气来了。

    “我没要你等死,我是要有思想准备,这么多孩子都想想办法,不要因为钱耽搁了老人家的病。”山丹耐心解释。

    “大家都在想办法啊!三三已经把从工地预支的一千块钱拿来了,妹也拿来一千块,可是还不够啊!”顾老师可怜兮兮地。

    “哦,那我先给你一千块吧。”山丹觉得真是滑稽!一个人一千块顾老师已经感恩戴德了,那好!我也一千块。

    “山丹,爸爸求你了!他们是没钱只给一千块,你替爸爸多分担点儿,好不好?”

    “他们没钱?我有钱?”山丹反问。

    “你总是比他们要强一点儿。”顾老师有点儿不那么气势汹汹了。

    “哦,他们全老子齐娘(父母双全)都穷得要死拿不出钱?我们孤儿寡母的倒是成了有办法、有钱人?我真是奇了怪了!海平难道不是你亲生的?是她奶奶偷-人生下的?你在他无论活着还是死之后都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山丹的怒火始终没忍住。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