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正文 四六五、承受生命之痛

正文 四六五、承受生命之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六五、承受生命之痛

    “我们尽说些与己无关的话,你过得怎么样了啊?”刘阿姨笑一笑问山丹。

    “还好,慢慢地适应了现在的状况,习惯了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去办去打理。想一想那会儿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人,现在大事小情都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想都不敢想。世事逼人,活着就好好活着吧。”山丹苦笑道。

    “人都是逼出来的,你那么能干,有知识有文化的,啥事儿能难倒你?只是难为你、辛苦你了。”刘阿姨怜惜地拍拍山丹放在桌面的手。

    “唉!这就是命,不能干怎么办?总不能我们两个也跟着他一起死了吧?死不了就得好好活着了不是?”山丹心里的苦溢了又溢,但她已能克制自己的情绪,不再为一句暖心的话泪流满面,她知道要克服的还是自怜自艾。

    “你真的很能干,命运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在这么大的宇宙空间里,就是一只小小的蚂蚁,都是微不足道的,你想一想人生短短几十年,也就好比是一趟有来无回的旅程,在这趟旅程中,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有人跟你关系亲密,有人跟你别别扭扭,这些人不管跟你关系怎么样,始终他们还是他们自己,他们有自己特定的旅程,他们陪不了你一路,父母陪你的年轻,孩子陪你的老年,伴侣陪你一段儿路,他们会按照自己的旅途选择下车的地点和时刻,我们都是无能为力的,我们能做的只是把自己的旅程走好。我儿子去世,我想了很多,我的心像是被掏空了,日夜不宁、寝食难安,后来一个人打劝一个人:我就是愁死、哭死,也换不回他,那他希望的一定是我和他爸都好好的,对不对?后来,我睡不着就起来干活儿,我坐不住就出去走走,我能体会你在顾医生去世后的心情,人就像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慢慢地,我也想通了,他们就是来陪我们一段路的,我们应该感恩,感恩老天给了那么好的他们来陪我们,你说对不对?”刘阿姨一边劝慰自己、一边抹眼泪。

    “对的!我们是应该感恩上苍对我们的厚待,给了我们那么好的人来陪伴我们一程。”山丹也禁不住流下眼泪来。

    “他们走了,一定也是不得不走的,叫他们自己一定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离开我们的,既然是不得不走、不得不离开,我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的事情,我们就学着放手吧,让他们放心地走,让我们自己也不那么难过,虽然这说起来是那么容易,做起来那么难,但是,除了这样,我们还能怎样?”山丹哭道。

    “是啊!阿姨一直不敢来见你,两个伤心人在一起会更伤心,但是阿姨忍不住想来看看你,我们一起慢慢好起来吧,你说得对:让他们放心地走。”刘阿姨哭出声来。

    山丹陪着刘阿姨一起流眼泪,各自的心都在碎裂、都在滴血啊。她知道应该让她好好哭一场,释放身体积蓄的忧伤毒素,这样对她的身体有好处,所以她并未劝阻刘阿姨,却想到顾妈妈要是知道海平不在了,一定也是这样肝肠寸断吧?

    唉,也不知道顾妈妈的病好了没有?这些天顾老师再未打电话。她决定回家就打电话给顾家,要到账号把钱打过去。

    两个人再慢慢缓解情绪,多少吃喝一点儿。

    走出餐厅,已经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刘阿姨挥挥手告别,山丹抱一抱刘阿姨,不到七十岁的刘阿姨这几年明显苍老很多,整个人的精神头都是萎靡的。

    抱着瘦弱矮小的刘阿姨,山丹的眼泪咽了又咽,这世上有多少这样的不幸让我们赶上了?

    她心疼地抚摸着刘阿姨突出的、几乎有些割手的肩胛骨,在耳边轻声说:“好好的,儿子一定希望您健康长寿的。”

    “嗯,你也好好的,我们一起努力。”刘阿姨哽咽着说。

    告别了刘阿姨,山丹目送她慢慢走远,看着单薄、苍老、瘦弱的母亲在失去儿子后的忧伤,山丹又忍不住想到婆婆。

    忧伤可能一辈子都难驱赶了,她慢慢地走着想着:世事无常啊,曾经刘阿姨是单位里那么风光的人物,正处级干部、大儿子在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女儿在澳洲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小儿子在中央电视台做编导,刘阿姨走起路来都是脚底生风、精神抖擞的,如今短短两年光景,大儿子的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已经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而自家的婆婆可能还不知道她一直引以为荣的儿子早已不在人世,想一想都叫人肝肠寸断啊。

    慢慢走回办公室,山丹坐下来,平复自己的心境,她拿起电话打给顾老师。人都没了,还有什么计较的?给钱给婆婆治病,也算是为海平尽一点孝心吧。他们要是还是不愿意告诉她病情,她也就不问了,要是他们还那么气势咄咄,她也不计较了,她只要一个账号打钱给婆婆治病就好。

    她在给自己打好气,做好再迎接一顿没来由的委屈之后,她拨通了顾老师的电话,电话响了很多声后被接起:“喂,找谁?”电话里传来顾大哥的声音。

    “我是山丹,老人家怎么样了?”山丹问道。

    “已经做了手术,是个囊泡一样的东西堵住胆管了,大夫说不严重的。”顾大哥回答。

    “哦,那就好,爷爷不在啊?我想要个账号,给他打点儿钱,给奶奶治病。”山丹简单说明自己的意思。

    “哦,不用了吧?手术用钱不多,我们想办法吧,你也不容易,多费心把孩子带好。”顾大哥说了一句让山丹心暖的话。

    “哦,我已经跟我弟借好两万块钱,你叫爷爷给我个账号,我叫我弟直接打过去,也算是替海平尽一点孝心吧,多了我也没有了。”山丹听到顾大哥的话,几乎落泪。

    “山丹,我是大哥,我说句公道话: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你不用再给钱了,你一个人带个孩子也不容易,咋说也不能总是在你一个人身上盘剥,就是再大的困难也是我们来想办法了。你也不用再打电话了,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就好了。”顾大哥说道。

    “啊?”听了顾大哥的话,山丹感觉有点儿意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