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四十五、有惊无险

章节目录 四十五、有惊无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十五、有惊无险

    粉娥进入产房,看到三张产床上有两张已经有人躺着了,两个人都在哭爹喊娘,大声喊叫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粉娥觉得特滑稽!生娃娃有这么隆重?这么可笑吗?痛就忍着。莫非还要这样不顾形象地哭爹喊娘?

    高主任没有制止那两个产妇,还告诉粉娥“痛得厉害就不要不好意思,喊出来会好受些,或者骂人都行。”

    “呵呵”粉娥笑了。她觉得生娃娃似乎成了一件万般得理的事情,还能平白无故地骂人?那骂谁?总不能骂铁蛋儿让她生娃娃吧?

    女人生娃娃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还要骂人?

    她骂不出口,也不好意思哭爹喊娘,只是手紧紧地抓住床栏,大口的呼吸来缓解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

    就听旁边一个女人喊“大夫啊,救命了!不行了!快救命了!”

    粉娥一边忍住痛一边忍住不笑出声。

    另一个女人在骂人“你个猪!你个混蛋王八蛋,你个天打五雷轰的李二旺!哎呀,疼死我了!等我出去找你算账!”

    粉娥也忍不住**起来,但她没有说话,只是大声地“哦、哦——”

    一个大夫走进来,走到喊救命的女人身边,看了看说“宫口开了有五、六公分了,马上生了!”说着大夫就走出去了。

    女人看到大夫走出去,哭着喊“不要走!救救我啊!我要死了!”

    另外一位大夫走进来看看骂人的女人,说“宫口咋这么长时间都不开?都疼成这样了,还不开?”说着走出去找来了高主任。

    高主任看过后,说“给她吃个鸡蛋。”

    粉娥在一边想“吃鸡蛋就生了?那刚才我不如多吃一个了。”她和高主任说“我也想吃鸡蛋,你让我婆婆拿一个给我吃。”

    高主任笑起来“你吃鸡蛋做甚?我给她吃蓖麻鸡蛋,催产的。”

    粉娥顾不得痛,也笑了起来。

    她说“那我也吃一个快点生吧?好疼的!”

    高主任看看告诉她“你很快了,不用吃。她是疼了一天了还生不了。”

    “哦,那我得啥时候生啊?”粉娥问。

    “快了,可能一两个钟头就生了,你的宫口都开全了。”高主任看看了粉娥说。

    产房外铁蛋儿坐卧不宁,满地溜达,走来走去。粉娥妈也紧张地手脚冰冷,铁蛋儿妈坐在一旁不停地祷告“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大人娃娃都平安!”

    “饿啊——”产房里突然传来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等在产房门口的人们都为之精神一振!个个跑到门口从门缝里往里瞅,看看是谁家的娃娃先出来了。

    一会儿一个护士抱出一个小脸皱皱红红的婴儿,问“哪个是王根柱?你媳妇生了个胖小子。”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挤到护士面前,瓮声瓮气地说“俺是!俺媳妇生儿子唻!”高兴地双手使劲搓啊搓。

    护士把孩子递到他手里,说“轻点啊,他可是软的,一团肉的,你小心捏疼了他。”

    王根柱像捧着个瓷娃娃一样看了看,急忙又放回护士怀里“还是你抱着,俺看看就行了,俺是个粗人,俺怕弄疼了他。”

    大家都挤过去看着刚出世的娃娃,个个眉开眼笑。

    产房里却并不太平,王根柱的媳妇产后大出血,高主任和几个大夫、助产士忙得团团转,护士急忙出来通知家属“产妇大出血,赶紧找A型血的人准备抽血,要给产妇输血!”

    王根柱跳起来冲到护士面前嚷“俺和俺媳妇一样的血,抽俺的就行!大夫啊,你一定要救救俺媳妇啊!”说着,满布灰尘的脸上眼泪像流过久已干涸的土地一样,一条条曲曲弯弯的小溪流淌而下。

    护士领王根柱去抽血,产房里传出好消息王根柱媳妇的出血止住了。虽然等在产房外的人都不是王根柱的亲人,大家都似乎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粉娥看到对面床上的女人的血像小河一样流淌,头突然觉得很晕!赶紧和身边的大夫说“我头好晕!”

    大夫量血压、测体温、数呼吸,一切检查正常,告诉粉娥一切正常,不用担心。

    对面床上的女人的状况也吓坏了骂人的产妇,她也忘记了自己的痛和骂人,紧张地注视着一群大夫护士忙碌。

    虽然出血止住了,但产妇因为出血过多晕过去了,一边王根柱的400cc血已经送到,护士马上又开辟一个输液通道把血袋吊上。

    高主任下达口头医嘱“配备生理液体同时输入,准备心电监护。”

    粉娥感觉自己身下有一股热热的液体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冲出去,她喊道“娃娃出来了!”

    高主任扭头过来一看,羊水破了,马上吩咐助产士“这一个马上生了,赶紧消毒,注意保护会阴。”

    高主任换过隔离衣,马上来到粉娥床边,她很温柔地和粉娥说“你个子大,孩子又小,不用怕,按肚子痛的规律用力,应该很好生的。”

    粉娥按照高主任教的方法,配合高主任有节奏的“用力、休息、用力、休息……”的指导,她感觉娃娃就要出来了,只听高主任说“再用一点力,娃娃头快出来了,加油!好!出来了!”

    “哇!”一声并不响亮的啼哭传出来!粉娥欣慰地笑了!

    她问“小子还是闺女?”

    高主任逗粉娥“是个闺女,你喜欢闺女还是小子?”

    “闺女?我喜欢闺女。”粉娥说。

    高主任把孩子放在婴儿称上量过,可怜的娃只有四斤三两!

    高主任把孩子包好,给粉娥看看,说“是儿子!只是小了点,出来好好给吃奶就好了。”

    折腾了一夜,一家人都没有休息。

    铁蛋儿听到产房里面不太响亮的啼哭声,他认定一定是自己的儿子出生了!他兴奋的同时又在担心媳妇的身体和儿子的发育。

    媳妇一怀孕,铁蛋儿就认定一定是儿子,他从未动摇过这个信念。果然是个儿子,铁蛋儿常说其实一切都是天注定的,他也奇怪他怎么会一直认定就是个儿子。

    护士把娃娃抱出来,铁蛋儿看到皱的一团的儿子,像一只没有生气的小猫,铁蛋儿妈问“小子,闺女?”

    “肯定是小子!”铁蛋儿接过话说。

    护士看着铁蛋儿笑了“你咋知道是小子?”

    铁蛋儿说“我就知道!”

    铁蛋儿妈心里乐开了花“小子好!小子好!”她只有铁蛋儿一个儿子,早盼着媳妇生个孙子呢!

    铁蛋儿问“我媳妇咋样?出血多不?”

    护士回答“一切顺利,出血少,也好生,一会儿就出来了。”

    铁蛋儿妈把孙子接过来,先亲了亲那皱巴巴的小脸。姥姥也凑过来看小外孙,一家人兴高采烈。

    铁蛋儿妈先把孙子抱回病房,铁蛋儿和外母娘等媳妇出来。

    粉娥在护士的搀扶下走出产房,铁蛋儿忙上前扶住。铁蛋儿看看媳妇的肚子也没见小多少,就说“咋还像没生呢?肚子还这么大?”

    外母娘说“哪那么快?要几天才下得去。”

    粉娥说“你们看到娃娃了?是小子!才四斤多。好小!”

    铁蛋儿高兴地说“看到了,是小点儿,出来再长呗!你好好吃东西,多点奶喂他,小娃娃不用甚就长大了。”

    上楼梯时,铁蛋儿蹲下了来要背粉娥上楼,粉娥不肯,怕被人笑话,也担心铁蛋儿前不久才刚刚抽了那么多血给她输,怕他受不了。

    铁蛋儿看着媳妇、儿子都平安,喜悦万分,坚持要背粉娥上楼,粉娥拗不过就只好要铁蛋儿背着。

    来到病房,山丹已经晌午下学也过来了,铁蛋儿妈和山丹正在给孙子清洗屁股了,黑黑的黏糊糊的胶屎很难擦,铁蛋儿妈用温水沾湿尿布轻轻地擦拭。

    山丹用手提着婴儿的两只脚,只见两只脚只有成人大拇指大小,腿像成人手指粗,一根根肋骨随着孩子的呼吸清清楚楚的一上一下,山丹小心翼翼地提着腿,她担心用一点点力就会把这细细的腿扯断。

    铁蛋儿把媳妇安顿躺好,过来问“这么快就拉屎了?”

    铁蛋儿妈说“这说明这娃娃健康唻!拉出来就上下通气了,一通百通!一切顺顺利利!”

    粉娥在一边疲累得很,都睡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