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五十四、苦中作乐

章节目录 五十四、苦中作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五十四、苦中作乐

    日子在紧张中按部就班地过着,山丹丝毫没有感到上大学与高中生活的不同,反倒更加累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英语的学习耗掉了山丹更多的精力。

    和皇普阳一起去买了一个小单放机来听英语提高听力水平,九十年代的电子产品还很落后,国产的单放机质量真的不敢恭维。

    日货又贵得离谱!对于像山丹和皇普阳这样的穷学生来说,只要买一个能放音的单放机就可以了。

    两人到呼市当时百货齐全价格偏低的满达商场去,经过货比三家,终于买到一款打着松下的牌子,质量却对松下望尘莫及的单放机,他们旨在能发出声音,英语过了国家四级即可,这个单放机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机子32块,充电电池一对15块,还要买充电器才行。皇普阳大方地说“我买!你到我那儿充电就行了,没必要两人都买。”

    山丹本不想似乎是占人家便宜一样,但无奈口袋扁扁,只好先借皇普阳的充电器用了。

    皇普阳的宿舍在山丹宿舍的右手边,对面最里面的一间。宿舍是一个楼梯上来,面对面两排,山丹的宿舍面南朝北,能进阳光,对面的宿舍一年四季都没有阳光,显得阴暗潮湿。

    皇普阳就住在对面黑暗的宿舍里。

    劣质的充电电池只能用一两天就要充电,山丹不得不经常找皇普阳给电池充电。

    真正的人穷志短!山丹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就心疼不已,如果是自己心仪的大学哪怕是再苦点儿再累点儿也值得啊,如今却为了这样的大学付出这样的心血和汗水。

    开学不久各班的班委会就成立了,各成员都是金指导指定的。山丹不知道内里缘由,只以为大家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但看着3班一个团委书记刚做得失败了的层层叠叠的双眼皮,嘴像刚吃了羊衣胞的狗沾满鲜血一般的嘴,眼睛是画得乌黑的一片,一副30岁发福了的妇女模样。

    怎么看怎么都不是品学兼优的样子。

    私下里一打听才知道,每个成员都是有背景的。

    山丹班里班长是巴耶淖尔盟盟长的公子,团委书记是北京来的和山丹一个宿舍的同学。各委员都是家庭背景卓越的人。

    山丹被如此腌臜的现实所伤害。

    这难道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心目中圣洁的大学?那个让人梦引魂牵的象牙塔?

    山丹又一次感到深深地失望。

    暂且不管那么多,事已至此先把学业搞好吧。

    一次,山丹又去找皇普阳给充电电池充电,听到山丹的敲门声,里面一句“请进”。

    山丹轻轻推开门,皇普阳不在,看到一张正在用一个脸盆里半盆清水洗脸的男生,毛巾下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

    他说“你找皇普阳?皇普阳的老乡?皇普阳不在。你找他什么事?”

    山丹被那张灿烂的笑脸震动了!她的心为之一动,一副过了电的感觉随之而来。

    “这张脸!这个人!不就是我此生要找的那个人?!”山丹的内心突然升起如此的念头。

    看着山丹怔怔地表情,对方又笑起来“我也是你们老乡,我住在这里,你有什么事要我转告皇普阳吗?”

    “哦,哦…我找他给我的充电电池充电。他不在就算了……”山丹慌乱地掩饰了自己的囧样,欲转身离去。

    对方意味深长地看着山丹的慌张,说“没关系的,我帮你放上去充就可以了,这样不耽搁你用。”

    山丹伸手把电池递过去。

    伸过来的是怎样一双白皙、修长干净的手啊!

    山丹禁不住又一次抬头看了那张笑意吟吟的脸。

    那是一张让人心为之倾辄的脸啊!

    还有那地道的普通话、男低音的发音!

    一切对山丹来说都如春天里草原的风儿——送来了生的希望和期许!

    但是,往后的日子,无论山丹怎样勤快地去皇普阳的宿舍都没有再碰到那个人。又不好意思向皇普阳打听,加上课业负担沉重,山丹也慢慢地放开了对他的挂念。

    眼看着学期末,所有课程要结业考试,山丹更加一天除了吃饭睡觉都窝在教室里学习。

    一天晚上,大家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开始了一天的话聊环节。

    先是赵晓戝说“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大教室旁边那个解剖教研室的标本室,时常有鬼飘出来的,有人半夜碰到一个没有脸的人穿一身白衣服在走廊里走呢。”

    包头的阿娇吓得尖叫一声,用被子蒙住脑袋求饶“别说了!求你们别说了”

    北京的汪宁说“这算什么?还有人半夜到尸体房去吃尸体呢!满嘴的血——红胡啦擦的!”

    山丹在乡下听多了鬼故事,也见多了奇奇怪怪的事情,她不以为然,说“这都是说来吓唬人的!你们要听,我说真的鬼故事给你们。”

    阿娇一边尖叫一边爬上汪宁的床,汪宁突然觉得一只手伸到脸上,吓得“嗖”地窜下床,两人撞在一起,摔倒在地。

    “咕哩咕咚”的一阵乱响!

    旁边的脸盆啊、书本啊都被撞到地上,大家的尖叫响成一片。

    宿舍已经停电,大家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顿时又屏气凝神不出声了。

    汪宁和阿娇也悄悄爬上床。

    突然,山丹下床的阿兰“呜呜”一声哭出了声。

    大家头皮一麻!都把头蒙在被子里发抖。连山丹都躲在被子里心惶惶的。

    阿兰松一声紧一声地“呜呜”声,好像不是来自外面,姚晓玲慢慢把头伸出被窝,才发现原来是山西来的阿兰在“呜呜咽咽”地哭。

    姚晓玲“哈哈哈”笑起来。

    大家齐刷刷伸出头听,笑声和哭声一起传入耳膜。

    “哈哈哈!”大家在心惊胆战之后开始笑话阿兰的胆小。

    又一起安抚阿兰“哎呀,没有鬼的,只是高年级的同学吓唬我们才编出来的,你哭什么?”

    阿兰哭得更加厉害了。

    山丹下床摸到阿兰的床边,问“阿兰,你不是想家了吧?”

    阿兰闷声闷气地说“我本来就想家了,被你们一吓,我更想家了!”

    山丹拍拍阿兰的被子,说“我们都想家,马上放寒假了,再坚持坚持就好了。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继续复习考试呢。”

    话说,第一门考的是高数,在九三级的阶梯教室考,每隔一排坐一排,每排隔两个座位坐人。

    山丹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她气定神闲,每一次考试对她来说都不是压力,当然英语四级除外。

    试卷发到手,山丹便开始按部就班地做起来,很快第一张试卷就做完了,她翻到第二张试卷开始做。

    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旁边的第一张做好的试卷不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