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七十八、搭上一条命

章节目录 七十八、搭上一条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昨夜,居然下了一场很大的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早晨起来看到街道上一滩滩的水洼和呼吸到清新的空气才发现又是一夜冷雨急。

    搬家之后整齐划一的楼房和装修,没有了雨滴敲打屋檐的滴答声,也听不到细雨潵潵,甚至于大雨清冽的滂沱都听不到了。

    没有了吵扰但也没有了生活的情趣。如今的人花光一生的积蓄,生活在这样被防盗网包裹的水泥钢筋盒子里,到底收获的是怎样的生活?

    有了房子到底是幸福了,还是更加悲哀了?)

    言归正传

    老谭和老白也凑上前去,希望工头可以看上自己。

    老谭的傻大楞被工头一下子就挑上了,老谭和工头要了老白一起,还有来自兴和县的老雷和小雷父子俩,另外一个是讨吃号村的老罗。

    五个人跟着工头来到一家呼市郊区菜农的院子,原来是一家姓刘的拆房子重新翻盖,要几个人来拆房子的。

    工钱和平时一样,一天30块,包吃。

    要拆的房子是三间早年的土坯房,榆木的椽檩。

    五个人先开始拆屋顶,没用了半天屋顶就拆完,椽檩整齐有序地堆放在院子一边,然后开始拆墙。

    老谭和老白没有拆过房子,没有经验。

    老雷和小雷父子俩经常帮人拆房子,有些经验。

    他们说先把墙根挖薄,然后从一边推比从上面拆要省很多功夫和力气。

    解放初期的“挖社会主义的墙角”的罪名看来是不小的,墙角被挖,自然墙便摇摇欲坠了,多么形象的比喻。

    几个人撅起屁股奋力地挖着墙角,墙角越来越薄,老白累得腰痛,于是直起腰想歇一歇喘口气,突然,他发现墙已经在向这他们倒下来。

    老白一边大喊“墙要倒了!快跑!”一边使劲一跃拉了边上的老谭一把,两个人刚刚跳出来,就听见“轰隆隆”一声巨响!墙倒了——压住三个人——老雷、小雷、老罗。

    所有的人都被吓得呆若木鸡,没有一个人动弹得了。

    老白已经吓得瘫软在地站不起来,只是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发呆。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工头,工头正在一边喝茶,听到“轰隆隆”的响声,抬头看时,三个人已经被埋在倒塌的土坯下。

    工头大喊“快!快!快救人啊!”

    老谭一个箭步冲上去,拼命地用手搬开土坯,老白也赶紧爬起来帮忙。

    工头喊“快!快!叫救护车!”

    主人家急忙回屋打电话找医院要救护车,大家的叫喊声引来周围很多人,大家都帮忙搬土坯,搬了几分钟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徒手作业。

    真正是“人忙无智”啊,一个人喊“大伙儿拿家伙挖啊!”

    大家才想起来用铁锹、镐头来挖。

    不一会儿,三个人就被挖了出来,小雷和老罗脸色铁青,没有了气息。最年长的老雷脸色苍白没有一点生机。

    人群中有懂一点医术的忙给几个人进行人工呼吸,其他人学着一起做,大家救人心切也来不及忌讳什么,一个个全力以赴。

    最先救的是小雷,年轻的生命或许有更多的活力,不一会儿呼吸和心跳恢复,老罗也慢慢缓过神了,只有脸色苍白的老雷始终没有起色。

    直到救护车闪着双闪灯“呜哇、呜哇”开进院子,老雷仍然紧紧闭着嘴巴,没有一点生机。

    医生才救护车上拿下几个氧气袋给每个人一个罩在口鼻上,老罗和小雷慢慢恢复了意识,只有老雷在医生的心肺复舒的救治下也没能恢复呼吸。

    他惨白的脸被土灰覆盖着,就这样没了生机,走完了一生。

    老雷和小雷父子俩来呼市已经有几年了,本来想挣点钱回家盖房子给小雷娶媳妇的,但是就在钱马上准备齐备之时,老雷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人世。

    小雷还不知道父亲已经撒手人寰,他还没有恢复多少意识,他和老罗被送进了医院的病房,老雷被送进了医院的太平间。

    接下来的小雷和老罗治疗费便成了一个大问题。

    工头大黄交了医院2000块钱后,第二天就没了踪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原本大家都互相不熟悉,要找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就很难,况且这个人还在躲着你。

    警察只好找户主老刘,老刘哭丧着脸说“你说倒霉不倒霉?我就拆个房子偏偏就出了人命。工人是大黄找来的,我只认识大黄,我给他工钱,至于他找谁完成工程我不管,我只和大黄说话。”

    警察说“按照法律规定,你是雇主,工人是在给你做工的工程中伤亡的,你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当然工头负主要责任。”

    “我有没有雇佣他们,我们没有任何协议,我只雇佣了大黄。”老刘见装可怜是不行的,继而强硬了起来。

    警察也犯了难,没有任何合同和协议,甚至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出了事便找不到负责方,这已经不是第一单出事的工程。

    如今警方只好通缉大黄,等待事情的转机。

    老白和老谭两个惊魂未定,灰头土脸地去派出所录了口供。两人到一个小饭馆要了二两烧酒想压压惊。

    老谭喝了点酒突然哭了起来“老白,你说,不是你拉兄弟一把,可能现在躺在太平间的就是兄弟我了。想想就后怕!”

    老白安慰老谭“兄弟,你别瞎想了,该是谁就是谁,不是你就不是你,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

    “你说这老天爷咋就不知道心疼人?老雷连根纸烟都舍不得抽,每顿饭都舍不得吃饱,可怜的辛辛苦苦挣几个苦命钱,说没命就没命了?你看看连命都搭上了呀!唉——”老谭一把鼻涕一把泪。

    “唉!我们都是一样的,把脑袋襒在裤腰带上挣钱,拿命挣几个钱,说不定哪天就轮到咱们了。老雷倒好,一闭眼管他狼吃羊还是羊吃狼,可怜小雷和老罗万一落个残废,你说这一辈子咋过?现在连大黄都找不到,病都治不了,你说咋办?”老白垂下头,抹着脸上混浊的泪水。

    “唉!钱这么不好挣,我们以后可咋活啊?”老谭几乎要哭出声来。

    “记得以后我们不能再这么干了,咱们找个正规的工地,得签合同,哪怕工资少一点儿,多乏累一点儿也要保证出了事得有人负责啊,要不死了都白死了,老婆孩子谁管啊?”老白说道。

    “但工地上,身子把得死,连假都请不了,万一家里有事都回不去,并且工地的伙食实在不行,半个月见不到肉,我去干过,实在不是人干的活儿,每天饿得头昏眼花的。”老谭说。

    “那你说咋办?我媳妇很快要生娃了,我也不能把死身子,得照顾媳妇啊。如果不去工地,那我们只能找搬运的活儿干了。问题是搬运工的活儿哪有那么多?”老白愁眉不展。

    两人唉声叹气,一盘花生米、一盘猪耳朵,就着散装的白酒想着辙儿。

    “哎,听说捡垃圾还不错,每天能有几十块收入,只是邋遢一些,实在不行怎么去捡捡垃圾看?”老白提议。

    “捡垃圾?你还得找到地盘才行。每块地方的垃圾早有人占住了,现在去捡只有最偏远的郊区才行啊。”老谭说。

    “唉,虽然如今都说人民已经奔小康了,我们却连肚子都还填不饱呢,真正的温饱解决给谁了呢?啥时候**的阳光会照到咱们头上?”老白嘟哝道。

    “呵呵,你们两在讨论远大理想呢?”小店的老板娘看着这两个哭天抹泪的男人嘲笑道。

    “呸!我还远大理想?我只求每天填饱肚子不担惊受怕就阿弥陀佛了。”老谭瞪着眼睛说道。

    “哟!如今个个都是大款了,兄弟还吃不饱饭?你看看满大街的小车跑得?兄弟要是愿意来我这儿干,每天后厨洗碗烧锅,拉煤块……肚子吃好不一定吃饱没问题!一个月500块,包吃住。你看咋样?”老板娘问道。

    “我每天打杂揽活儿,一个月能有800、900的入账,一个大男人每天洗锅刷碗挣500块?你说丢人不丢人?”老谭摇头。

    “**百?那你刨去吃饭住店的钱,你还剩多少?我这儿不风吹日晒,净欻欻的票子,一个月500块不少了。”老板娘给老谭算了一笔账。

    “也是啊!你租房每月60块,加上一天三餐大概每天8到10块,一个月也去掉了300、400块,还不说你要买煤什么的乱七八糟的钱。能干,老谭。”老白心动了。

    老板娘看着老白点点头“对了,这个大兄弟说对了,你不亏。”

    “你说我一个五尺八高的汉子,每天窝在厨房洗锅刷碗?你说……”老谭还是心理觉得别扭。

    “咱们现在哪还有挑三拣四的本事?能有活儿干,能挣到钱就管行了,就咱们这点子本事,还是把脸面揣起来吧,为了活命不要脸面哇。”老白叹着气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