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一〇六、意外怀孕

章节目录 一〇六、意外怀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〇六、意外怀孕

    莫非?不可能!山丹立马否决了自己的猜测,明明不在危险期,计算好在安全期才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无论她怎样心惊,她都认定是自己犯春困的原因,但她还是为了保险起见去妇产科化验了尿液,不得了了!妊娠试纸上明明白白的两道杠那不可能是错的。

    山丹还是希望它是搞错了,重新的测试仍然是清清楚楚的两道杠,那两道杠像两把利剑一样直刺入山丹的心脏,怎么办?她不想这么快就要孩子,她还要考研究生,还要跟顾海平去闯荡江湖,还有那么多的事情在计划中没有做。

    山丹在六神无主时,她打电话给顾海平,征求他的意见。顾海平听到这样的消息足足停顿了一分钟没有反应,山丹的心为此变得冰凉,他一样心惊,在这样的时刻他怎么可以沉默呢?

    顾海平没有表示自己的意见,反过来想知道山丹的想法。山丹唏嘘的说“我不想要,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啊,你说怎么办?”

    “你不急啊!不才刚刚一个多月吗?我们还有时间计划一下看怎么办?我始终尊重你的意见和做法,好不好?你想怎么办我都支持你!”顾海平表明立场。

    这些话让山丹感觉特别不好,这个男人的担当哪里去了?他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地对待她和他的孩子?

    顾海平的态度令山丹很失望,虽然她理智上知道不可能要这个孩子,但她的内心是希望他会挽留这个孩子,毕竟他是他们爱情的结晶,虽然来得不是时候,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毫不犹豫、轻率地就不给他生存的机会。

    山丹有些难过,虽然孩子来得确实不合时宜,但他是一条生命——是他们的孩子啊!虽然现在还只是几个细胞,但他却实实在在在她的肚子里,是她的孩子,她开始动摇。

    怎么办?山丹抽周末回家和母亲商量,母亲坚决反对把孩子打掉,她说“娃娃既然来了,他就是和你们有缘,你们不能连他出世的机会都不给,生下来我帮你们带,并且你也岁数不小了,打掉以后还能不能再生你也要考虑啊。”

    山丹真实的内心其实也不想把孩子打掉,但如今的条件实在不适合生孩子养孩子。

    母亲有点生气地说“你们现在的条件不比我生你们时候好一百倍?那时候没吃没喝,你们不也长得好好的?都一个个健壮的像小牛犊?你怎么就不能生下来?你还有工资挣,海平再有两年也毕业了,到时候孩子也大了,不管你们去哪儿他都能跟你们走了,没有什么不好,告诉海平我不同意打掉娃娃啊。”

    山丹再一次打电话给顾海平,顾海平分析现状“你看,咱们现在一无所有,工作还没有固定下来,到时候在哪里安家都还不知道,我们怎么给孩子提供好的生活、教育环境?与其养不好,还不如再等等生,等我们条件好一些再要孩子,不好吗?况且我们还没有好好过二人世界就带个孩子,你愿意吗?”

    “但是,他既然来了,就是和我们的缘分啊!再说我妈说她绝不同意我打掉孩子的。”山丹不高兴地嘟起嘴巴。

    “那你说怎么办?你要把孩子放在乡下去养?每天像个土耗子一样?养而教啊!否则我们就是不负责任!你说呢?”顾海平继续劝导山丹。

    山丹想想也是啊,总不能让孩子像自己一样在这么落后、偏僻的地方成长吧?便说“那怎么办啊?我都二十六了,我担心头胎流产会影响以后的怀孕,要是不能生了,这辈子我可怎么办?”山丹说着哭起来。

    “不会的!你想太多了,况且你生不生得了孩子我都不计较的,我巴不得和你两个人清清静静过一辈子二人世界呢!”顾海平哄着山丹。

    “你现在这么说,到时候不定怎么样呢?你父母会同意我们不要孩子?”山丹反问。

    “我都有两个侄仔了,传宗接代的事儿就不用我操心了,父母当然不会难为我们,你放心好了。”顾海平肯定地回答。

    “那好吧,我要去呼市手术,我不想在这里,我不放心这里的水平。但是我一个人怎么去啊?”山丹哭道。

    “那你等我,我请假回来陪你去。先跟医院约好,我就带你去。我一个同学在部队235医院,我先和他联系,约好了我就回来带你去。这些天你一定照顾好自己啊!不要再伤心了,我们只是把这件事推后一点而已。”顾海平继续安慰着山丹。

    山丹伤心地挂断电话,她不能想象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孩子这么残酷地扼杀掉。或许男人对孩子的感觉没有女人那么真切,所以很多男人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和借口动不动就逼着女人去流产,可是他们不知道一旦生命在母亲腹中形成,那一份不舍便锲入母亲的灵魂深处,再也没法无视。

    山丹还在犹豫,她知道面对的现实是不容乐观的,顾海平说的话也句句在理,但她就是没法坦然地去做这件事,毕竟那是一条生命。

    她没敢和母亲说起顾海平的意见,她担心母亲因此会嫌恶顾海平,她能体谅顾海平的顾虑,但母亲绝对不会这么想,她不会允许伤害山丹和孩子的事情发生的。

    山丹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想想还是把孩子做掉吧,不能给他好的生长环境没有好的教育环境还不如迟几年就迟几年吧,她只能无奈地接受这样的现实。她虽然赞同母亲的观点只要有父母的爱和悉心教导就可以教出一个好孩子。但若让孩子从小就受苦也实在不忍心啊。

    顾海平几天后便回到了呼市,电话给山丹叫她到呼市去做手术,医生已经约好了。

    山丹一路伤心欲绝,她止不住内心的伤痛,一路上眼泪不停。她也没法理解自己怎么会这么伤心?失望于顾海平的无情还是舍不得到来的孩子?她没有明确的概念,或许皆而有之吧。

    一路上她抹着自己的小腹默默嘱咐孩子孩子,妈妈对不住你!但妈妈也有妈妈的难处,你不要怪怨妈妈,找个好人家去投胎吧,他们一定会对你好,妈妈会为你祝福。

    山丹在心里默默祈祷班车呵,你就这样走下去,永远都不要到达,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永远不要到达就要面临的境地。这也成为山丹的一个永远无法打开的心结每每走在路上,坐在车上,她会惯性一样希望永远都不要到达终点,一直一直走下去。可是,无论人世发生什么事情,地球仍然在不停地旋转,车轮滚滚一定会到达它的目的地。

    当山丹红肿这双眼出现在车站出口处时,她看到了等候在一旁的顾海平,她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她默默走向他。

    顾海平快步走过来,看着山丹忧伤的面容,揽紧了山丹的肩,低声说“不要紧的,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的,不伤心了啊。”

    山丹没有吱声,也没有靠近他的肩头,她僵直的身体产生了有史以来从心底发出的第一次抗拒和排斥。

    顾海平感觉到山丹的冷淡和埋怨,他说“其实,我也不想!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也舍不得!但是我们有什么条件养活他?如果我们让他面对一个艰苦恶劣的成长环境,我们能安心吗?养不教父之过,孩子出生到3岁前我都没有时间走进他的生活、生命,而孩子3岁前是最关键的教育时期,也是性格形成时期,缺失了父亲的爱和教育,你能保证孩子健康快乐成长吗?”

    山丹没有回答,但她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他居然说“那是他的孩子”!“那”是什么?“那”是东西吗?他是生命啊!他是一个人啊!还——我保证孩子能健康快乐成长?我要承担这么大的负担和责任,要你干什么?山丹没有说出来,她有一个习惯生气时,任凭心里翻江倒海、千言万语,她都说不出,她只会保持沉默,她只在心里想出很多话来回击。

    山丹一声不吭地随顾海平来到医院,她跟他走进妇产科,接诊的医生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军装外面套着白大褂。

    她依然一声不吭,顾海平和医生打过招呼就出了诊室到走廊的椅子上坐下来等待。

    医生很和蔼,看着山丹的情绪不好,温和地问道“多大了?结婚没有?”

    “嗯,26岁。”山丹低眉低声回答。

    “第一胎吗?”医生继续问。

    “嗯。”山丹嗯了一声,抬头看看对面的医生。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怜悯。

    “说说看,为什么要打掉孩子呢?”医生依然是温和的声音。

    “因为……因为我们没有时间照顾他……”山丹的泪水流出来了。

    “这?这就是你不要自己的孩子的理由?你已经26岁了,26岁是生育的最佳年龄,无论怎样的借口都不能成为你扼杀自己孩子的理由啊,况且,第一胎流产,你这样的年龄很可能以后就会怀孕困难,以后等你有条件有时间照顾孩子时,你还有没有能力再生就说不准了。”医生或许是因为熟人所托,所以格外和气也格外负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