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一〇八、生出别离心

章节目录 一〇八、生出别离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〇八、生出别离心

    走着走着,天慢慢黑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山丹一直走到很远的地方。

    风儿已经拖着劳碌了一天的疲惫之躯歇息了,夜晚的冰冷袭来,山丹裹紧自己的衣衫,她看到月亮开始姗姗升起,朦胧的月光照向大地,给白日里喧嚣的天空蒙上一层薄纱,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而优雅,乡下的安静而神秘的夜降临了。

    她感到一阵眩晕,方想起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早上早早起床简单吃了一点牛奶和馒头,就赶车去呼市,然后是一天的伤心难过,水米未进。来到这里晚饭都没有吃,一个人似乎在荒凉的世界里梦游一样。

    顾海平也一样吧?若是过去,他一定会为她考虑周全,不吃饭那是万万不行的,哪怕少吃一点他都会不依,如今她怀着身孕一天几乎都是饿着肚子的,就连晚饭都没有吃,他都不理会了。

    怪不得人都说患难见真情呢!这还没有患难他们的心就已经是“劳燕分飞”了。山丹感到的不再是伤心,而是无法搁浅、无法排遣的失望。

    她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人来寻她,或许一家人都在商量怎么对付他们母子了吧?她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无边的怨恨。

    或许日后会化解所有的误会,但在为难之时的伤害,任是有无数个理由都不会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个疙瘩一直都疙疙瘩瘩地在心中某个角落,一不如意或者有点矛盾,它就会跳出来。

    她沿着小河往回走,无论怎样都要去面对,不是吗?

    她慢慢回到顾海平家的小院,走回西房。一切都安安静静,看到一家人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她始终是个外人,永远都不会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没有人把她当亲人。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很难至亲至近,无事时大家客客气气,有事时便是你我分明。向来媳妇和婆婆的关系难处便是婆婆永远都不会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媳妇。如果是自己的母亲无论发生什么事,看着她晚饭没吃,怎么样都会要她吃点东西的。媳妇和婆家的关系永远都不会水**融,尤其遇到一个强势孝顺的儿子时,媳妇便只能任人宰割。

    山丹回到西房,她暗暗下决心打掉孩子,结束这一段感情,重新来过。

    听到山丹开门的声音,顾妈妈挪着肥胖的身体走进来,一副不高兴的神态“你去哪儿了?海平以为你跑了,到镇里找你去了。他说如果你真的跑了,他就不要你了。有啥事你们好好说,不要跑来跑去的,你看大黑天的,海平骑个自行车着急忙慌地去追你,多危险呐!”

    山丹看着这张平时慈眉善目的脸,此刻面目狰狞。她不担心她一个女孩子走出去,又是不熟悉的地方,也不关心她到底去了哪里,表现的是对儿子的担忧。

    她问“他啥时候去的?”

    “刚才,看你这么晚没有回来,着急了就去追。”顾妈妈很不高兴地放下这句话出了门。

    顾妈妈似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来气势汹汹地宣布——“若你跑了就不要你了!”

    山丹晚饭时分出门,到回来至少有三个小时时间,顾海平一直没有动静,直到月上柳梢头才知道着急?还下通牒一样宣布不要你了!

    山丹一次次拭掉溢出眼眶的眼泪。什么时候自己成了一个别人随手可以不要的“东西”?从小到大什么时候不是被疼着爱着?如今自己千挑万选的说要一辈子呵护着她的爱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

    她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孩子还是不能要,与其给不了他最好的,就不如让他再找个好人家去投胎。婚就离了吧,算是给自己的青春和爱情一个教训吧。

    山丹还记起第一次来顾海平家时,拿着一个妹妹送的小樟木箱子,看顾妈妈把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放上去,便客气地和顾妈妈说“阿姨,不要压那么多东西在箱子上,我怕它不结实会变型。”顾妈妈一口答应“好的、好的。”

    当山丹刚刚转身出门就听到顾妈妈和顾海平说“你女朋友说我把她箱子压坏了!”山丹回头,看到一家子尴尬的脸,她没有计较,或许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还有结婚的行李本来是要全活儿人(父母双全、夫妻恩爱、儿女满堂的人)缝制,还得要红线双股成双成对缝,虽然没有婚礼,但也是结婚,顾妈妈(父母双亡)自己缝制并且白线黑线单股缝,山丹用了不到一个月,线就断掉,护里和被面分了家。

    山丹也没有计较,她以为顾妈妈本来胖,做事不利索也是有的,况且自己也不在他们家久住。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山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合适,换不来对方的尊重?

    她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是因为她太没把自己当外人,事事都顺着顾海平,他说什么听什么,连结婚这样的大事都没让父母参与,于是对方不懂感恩,反倒生出看不起轻视的心吧?也或许是自己实心实意地卖力帮忙?还是顾海平私下里和家里人说过什么?

    反正现在已经不重要,她渴望着天明,她要远离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

    山丹尽力平静着自己的内心,她想平静地度过这一夜,明天便分道扬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后不再往来,就此别过。

    她虚弱地躺下来,虽然感到低血糖的眩晕和颤栗阵阵袭来,她也要自己争气撑到明天天亮,离开这里。

    听到顾海平自行车回来的声音,眼泪不争气地又流下来,她背对着门躺着,没有挪动一丝一毫。

    顾海平先回了东房,不知说了什么,不一会儿就推门进来了。

    “你说到底要怎么办?我想和你商量和家里商量,你一个人不吱声就跑出去,这么晚了不回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顾海平似乎是愤怒的声音传入耳膜。

    山丹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她不想再说什么,她有了她的决定和选择。

    “你说话呀!你一天都没吃东西,我让妈给你擀了面,你却跑出去不回来?起来先吃东西再说。你呀!真是!这就要做妈妈的人了?有了个孩子你怎么养?就你这样?一天不吃东西,那孩子想要都恐怕要不了了,不得被饿死?”顾海平伸手想扶山丹起来。

    他用手扶住山丹的头,才发现山丹满脸泪水。他实在没法理解山丹怎么会如此伤心?他以为不过是做一次小小的手术,为了他们的前途和孩子的未来着想而已,对她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咱们先不说这件事,先去吃饭,好吗?”顾海平哄道。

    山丹想你不是都不要我了吗?还管我的死活?

    她有点执拗不想去,但想想可能会对孩子不好,先吃点东西再说吧。

    她坐起来说“你过去拿过来我吃,我不过去。”她对顾妈妈的言语和态度很不满。

    顾海平端来一碗面条,上面加了一个荷包蛋,山丹顾不得太多,实在饿了,便端起来大口地吃起来。那个美味啊!怪不得母亲经常说“嫌饭菜不好吃是你没饿着,饭给饥人吃,觉给困人睡。那就没有不好吃的东西没有睡不着的事儿。饿了糠窝窝都是山珍海味,困了山石上都能睡着。”

    顾海平静静地看着山丹吃饭,眼里又一次充满怜惜,他给她的太少了,想想自己这样的成长环境也不是好好活下来了?孩子又怎么能养不好?有山丹的细心呵护和他的爱,孩子一定会健康成长的。他打消了打掉孩子的念头。他只是没有在心里想过或者说还没有思想准备,孩子的突然到来令他慌了神。

    山丹吃掉一碗面条,心情似乎好了一些。顾海平问“再吃一碗?你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消耗呢。”

    山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两碗面条下肚,山丹方觉得世界末日还没有到来。

    所以人在饥饿的状态下,是极容易情绪失控的。电视里看到几次警察解救人质事件,每每都是拿东西给犯罪嫌疑人吃饱,那样做说是可以有效控制犯罪嫌疑人的过激行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