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一〇九、祸害暗藏

章节目录 一〇九、祸害暗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〇九、祸害暗藏

    然后,顾海平看着山丹缓和了的情绪,小心地说“你不想打掉孩子,那怎么不早说?还要我大老远跑回来?折腾得够呛!你要不嫌自己受累,就生下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毕竟孩子来了,说明他和我们的缘分不浅,我们不该不要他,你说呢?”

    山丹斜刺着眼睛看了看顾海平,原来他在这么想?还是故意说好话给她听?

    “真的?你要我生下他?你妈说不是你都不要我了吗?孩子你还要?”山丹带着讥讽地口气回复了顾海平的话。

    “傻瓜!我那不是气话?你如果真的跑了,你想我能不担心不生气?再生气我也不能不要你啊,我还担心你不要我了呢,可怜可怜俺吧!看在俺是孩子他爹的份儿上。”顾海平嬉皮笑脸地赔不是。

    “你说对了,如果你们一家子都是一样的态度要打掉孩子,我都决定了一个人回去,然后我们离婚,我还真不稀罕你是什么硕士研究生,你知道我这一辈子不图这个,我想我自己的孩子和你们都没有关系,我自己养,我还不信我养不活他!”山丹愤愤地说。

    “哎呀,和人家他们都没有关系,这就是咱俩自己的事儿!他们还劝我不要打掉呢。”顾海平解释。

    “你打算自己一个人要孩子?自己一个人带?不要我了?你小子!这么狠的心?”顾海平激愤地说。

    “是你不要我们了!还猪八戒倒打一耙?”山丹回击。

    “唉!你啊!你还是个孩子呢!还要养一个孩子,我都没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你可想好了哦,生下来就不由得你了。养个孩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想想吃喝拉撒睡你哪样不得管?你工作负担又那么重,到时候可不许哭鼻子!”顾海平用食指刮刮山丹的鼻子。

    “我也不想要来着,那他已经来了,我不懂为何实在不忍心打掉他,或许你真的不能理解作为一个女人的感受。不过我妈答应帮我带了,有我妈帮忙,你放心好了。一定不会错!你看看我们三兄妹都有多好?”山丹昂着头调皮地说。

    “那倒是!我到你们家能感受到家里暖融融的氛围,也能感觉到周围人的善意,你们家和亲戚邻居相处都很好哎,你妈那么能干,我应该放心。”顾海平轻柔地抚摸着山丹的头,无限感慨地说。

    “哎,我问你啊为什么我们每次回来早上我都发现大门外都会有人上香烧纸的痕迹?是你们家得罪了什么人吗?还在墙壁缝里有纸钱?”山丹疑惑地问顾海平。

    “唉!你不用知道,可能是人家眼红嫉妒我们家吧?不提它!你知道正气内存邪不可入,你不理就是了。”顾海平皱着眉头说道。

    山丹知道一定是仇家才会用这么恶毒阴毒的手段来谋害别人,没有深仇大恨绝不会用这么卑鄙龌蹉的手段。

    就在外来人口侵占江岸草原的时候,李罗圈儿因为组织领导驱赶外来人口而被人家怀恨在心,于是有一家外来人口便请人做法,把一道符和带经血的裤衩放在了李罗圈儿家的烟囱里,害得李罗圈儿得了一场大病差点死掉。

    后来也是请人看过才知道被人陷害,除了魔咒病才好起来。

    所以,山丹很担心,但看到顾海平不愿多提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山丹回到医院继续上班,但她一直放不下顾海平家被人做法的事,遂告诉了母亲。

    母亲说“那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诅咒他们。给未亡人烧纸那可是损阴葬德的事情,烧纸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只是除非是有解不开的仇恨谁会用这么狠毒的手段?”

    “海平也不愿说,我也不好问他家里。怎么办啊?我有点害怕。”山丹说。

    “如果应验那可是应验到家里最出脱的孩子身上的……不过你们不在家里,离得这么远,应该没有啥吧?”母亲不误忧虑的说。

    “那怕什么?告诉海平父母教他们也做法,起码要消除灾祸呀。”铁蛋儿禁不住插嘴。

    “我一个新媳妇不好意思掺乎人家家里的事儿,况且这种一定是见不得人的事儿,咋好意思问?”山丹抬头看看哥哥说道。

    “那是为他们好,怕啥?万一落到你们头上咋办?”铁蛋儿的直脾气又来了。

    “呸呸呸!你又乱说话!不会落到他们头上的,冤有头债有主,跟你们没关系。”铁蛋儿妈狠狠瞅了铁蛋儿一眼。

    铁蛋儿不服气“我是说啊,既然有这种事儿就说明白解决掉,不能藏着掖着受害啊。”

    “不过,妈,我告诉你啊他们家好像和村里人都不来往的,我回去连个串门的人都没有,亲戚好像也没有几个。你看海平来咱们家,村里人来看新女婿门都快挤破了。他们家从来都是自己一家人,冷冷清清的。又是单另一家住在一个小山脚下,一点人气都没有。”山丹把自己疑惑了很久的事情来询问母亲。

    “哦?那就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当地的风俗习惯,大家都像城里人一样不来往;再就是他们家不和人,和人家合不来,没人来往。你回去出门见到他们村里人,感觉他们的态度咋样?你看到村里人都串门不?”母亲问山丹。

    “我也不怎么出门,偶然碰到的几个人也会打招呼问‘是海平媳妇回来了?’也没感觉有仇似的。我看到人家老老少少的都串门啊。”山丹回想着在顾海平村里出门时的情形。

    “那可能真是他们家的为人处世出了毛病,你觉得他父母为人咋样?”母亲继续问道。

    “嗯,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正我不和他们一起生活,我们将来会到外地生活,他们好赖都和我没有太多关系。”山丹没敢把结婚的事情和怀孕回去所遭遇的情况告诉母亲,她怕母亲会为她担心。

    “那倒是,你只做好个人该做好的,孝敬人家的老人,千万不要把舌头放到人家嘴里,做下理亏的事情,那时候妈也不好给你做主。咱们做到仁义孝顺,啥时候妈给你说话腰杆都是直的。”母亲叮嘱山丹。

    “我知道,我不会的,你还不知道我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娃娃?”山丹依偎在母亲身边撒娇道。

    “看看,都要做妈的人了,还这么粘人!”母亲抚摸着山丹羞红了的脸蛋说。

    江岸草原的领导号召农牧民都参加公路的义务修建,大家热情高涨,不几个月江岸到乌兰浩特的公路就修好了,这样更加方便铁蛋儿妈抽空到镇里看望山丹,每次都带来自家的牛羊肉、鸡蛋和老母鸡。还有各种烧饼和包子、饺子。

    等山丹的肚子渐渐显形了,五六个月后,铁蛋儿妈索性住下来照顾山丹,直到山丹生产。

    山丹的临床工作也逐渐驾熟就轻了,没有了那么大压力,同事们也照顾她,加上母亲的悉心照顾,山丹的日子过得舒心自在。

    她只盼望着孩子能平安健康出生,她一直认为自己要生儿子,他要为她这个柔弱的母亲撑起一片天,什么时候都会说妈妈不怕,有我呢!而不是个小姑娘,啥时候都是妈妈,怎么办?

    但是情况似乎不容乐观,她五个月做B超时,欧阳医生告诉她是个女儿,她一点都不相信,她想一定是他没有看清楚。到月份大一些再看还是女儿,山丹还是不相信,她笃信不会是女儿,一定是儿子!她不懂自己为什么那么确定?

    到30周时,欧阳告诉了山丹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胎头偏大可能不能顺产。双顶径已经11公分,而山丹的产道最窄处只有10公分,指定不能顺产。

    那怎么办啊?山丹一直在鼓励自己顺产呢。只是母亲一直把她的营养搞得太过丰富,孩子发育太超前了,如果这样就不能在自己医院生,那就找顾海平商量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