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一一二、左右为难

章节目录 一一二、左右为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一二、左右为难

    一家人终于不再镇定自若,而是乱作一团,山丹倒是四平八稳地坐在炕上一边痛哭一边数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老师像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蹲在大红柜旁边,一言不发。

    “明天若还不把钱拿给我,我告诉你们你们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我没有那么好欺负!”山丹数落完跳下地摔门而去。

    山丹走出大门,慢慢踱步到门前的小山坡上,她的脑子里搜寻着她来到顾家的一桩桩事。

    第一次来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没有父母,那是顾海平大哥的孩子,说是大哥两口子离婚留下两个孩子,一个孩子两岁,另一个只有几个月大,顾老师便把小的送了人,据说送给一个外地人,究竟送给了谁自己都不知道。

    据说离婚的理由是媳妇的丈母娘因为女婿挣的钱给了父母,闺女拿不到手而不高兴叫闺女跑回娘家,顾大哥去叫了两次不回来,就离了。

    山丹开始分析其中的来龙去脉,一定是大哥的钱被顾老师保管,人家用时舍不得拿出来,媳妇便不高兴,拿两个孩子威胁顾家,她以为顾家为了两个孙子也会服软让步。可是顾家不吃这一套,虽然温饱不成问题,但在他们眼里钱远远比孩子的感受和需要更重要。大哥又是个随波逐流的,对媳妇也不是很满意,于是便离了婚,顾大哥出外打工,孩子就留给爷爷奶奶抚养,没有慈爱的父母,不在父母膝下任意承爱的孩子时时都是一副怯怯的神态,看着叫人心生怜惜。

    山丹刚到顾家时,孩子一直默默地毫无表情地注视着她,很少看到他的笑容,也很少听到他说话。每天一副孤独的样子背个书包上放学。

    顾海平曾经泛泛地提到过大哥的婚姻,山丹也不感兴趣,所以没有仔细过问,如今想起来才发现顾老师所为可能是一贯的作风了。但她要撕破他这张龌蹉的老脸,他敢像对待大儿媳妇一样对待她,那他就完全搞错了策略。

    她知道顾海平对她的感情,她只要做的在理,他就不会怪她,起码不会站在对立面。这便是筹码!她绝不会效仿大妯娌的作为,若他仍然不拿出来他们的口粮钱,她就要把他的丑恶嘴脸给他揭露、分析给大家,让他一直维持着的一张似乎体面的脸破烂不堪,让他无地自容。

    山丹心中不再只是为了几千块钱而斗争,她在为她的尊严而战。她要有理有据地击垮他,要他投降,要他向来的道貌岸然扫地。

    她已经想好了,第二天若他们还没有动静,她便会召集全村人来评理、来看热闹,她不哭不闹,她就把自己来到顾家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大家,要大家来评评理、听听热闹。

    她回到西房,躺下来休息。

    她实在太累了!从未有过的心力疲惫,长这么大还从未这样用过心机和人较量。

    顾海平的自行车声响起来,山丹坐起身。同样一脸疲惫的顾海平进门说道“买到后天的卧铺票,只是到长沙的,到了长沙转车的车票只能上车再说了。”

    “哦,那我们就收拾行李吧,把日用的东西都带上吧,我们的钱恐怕不够买太多东西,所以用得上的一定要带全了。省得到时候抓瞎。”山丹开始收拾东西。

    山丹每次和顾老师交涉都是顾海平不在场的情况下,她一者担心顾海平会心软纵容了父亲的作为而阻拦她的行动,再者也担心他和父亲真正到了对立的地步,毕竟生了养了他的父母,绝不可以撕破脸。这个“坏人”就让她来当,他们不敢把她怎么样,她也可以据理力争,为了以后这样的事不再发生,第一次就让它成为最后一次。

    把床上用品、衣服、孩子的用品都一一打包捆好。甚至连脸盆和香皂都带上了。山丹挺个大肚子忙来忙去,腰不小心扭了,痛得眼泪吧嗒吧嗒掉,她也趁势把几天来的气愤和委屈一起哭出来。

    顾海平看着山丹的泪水,他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一边是生养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边是自己深爱着的即将待产的妻子,他很为难。虽说父亲黑了不该黑的钱,但父亲也有他的苦衷,看看弟弟已经三十岁的人,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工作,没有土地,父亲的压力很大,这他都能理解。但这怎么也不能成为他让山丹吃苦受累受委屈的理由啊。况且,凡事也有个急、慢,眼看孩子要出世这样紧急的关头,父亲却不能体谅。

    他懂得山丹一直很体谅他,一穷二白地跟着他从未要求过什么,甚至连个婚礼都没有都嫁给了他。他知道她不是窝囊不是软弱,她是深爱着他。她才会迁就他、体谅他。如今又到了她人生的重大时刻——生孩子时候,再一次让她受委屈冒险,这怎么对得起她?

    他想现在生孩子,吃饭问题是当务之急,弟弟的媳妇虽然也急,但还没有急到刻不容缓的地步。毕竟生孩子这是关乎两条人命的事,并且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的性命啊!

    他给自己鼓鼓劲,还是找父亲再争取一下吧,哪怕少拿一点也还是拿一点吧,他迈开犹豫的脚步走向东房。

    父亲不在家,母亲又在哭天抹泪,看到顾海平进门,顾妈妈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

    “平儿啊!你不要再逼你爸了,你会把他逼死的!你媳妇每天过来逼迫他,再逼他,他要死了,我们可怎么活呀?”顾妈妈平时看着没出息、窝囊,但在对付儿子们身上那是精明的,她一直在山丹面前是个讲道理,慈祥的妈妈形象,但面对儿子时,却次次都告了山丹的状。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永远都会听她的话,他们不会背叛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永远都心疼自己的父母,无论父母做了什么。

    面对顾妈妈的声嘶力竭地哭声,顾海平心里的天平又一次倾向了妈妈。“妈,你不要哭了,我知道了,我回去说她,你放心,我们不要了,我们不要钱了。”

    顾妈妈看着儿子坚定地迈出大门的脚步,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知道他会怎么做。

    “你这几天找我爸要钱了?”顾海平看着泪水未干的山丹声音多少缓和了一些。

    “哦?嗯。”山丹抬头看到的是顾海平似乎有些生气的脸。

    “怎么了?不行吗?”山丹反问道,她猜到一定是顾妈妈背后说了什么话。她知道顾海平一直对他妈妈有一种近乎怜悯的爱,他妈妈一直处于顾老师的强势之下,从小他就看着妈妈受委屈,所以顾海平和山丹谈恋爱时就说“我找媳妇一半是为了我妈。”

    山丹以为顾妈妈会是一个弱势的慈爱的妈妈,想都没想都答应了。但几次接触后发现,顾妈妈利用儿子的孝顺和爱次次都在背后搬弄是非,而次次顾海平都会言听计从。

    顾海平看到山丹愤怒的眼神,躲闪开自己的视线说“你不用出头的,一切都有我呢不是?我会处理好的!况且,这是我和家里的事,你干嘛这么积极?”

    顾海平的责备令山丹很委屈很愤怒。

    “是吗?那你说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这是你和家里的事?你之前结婚时候怎么告诉我的?你是不是说你之前的积蓄省下来我们结婚以后用?结婚时就不要你父母一分钱?现在呢?你的积蓄呢?你会处理好?你每天一言不发,车票都买好了,你怎么处理的?孩子马上出生了,我们吃什么?怎么生活?你说给我一听。”山丹一连串的问题灌入顾海平的大脑,他双手又一次抱头蹲下来。

    “我没有告诉你,是不想你左右为难,他们是没有道理把这一点我们的生活费扣下来的,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况且我们现在多难你不是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下他们都能忍心不给我们,我们是不是该要回自己的东西?我没有过分做什么,只是要回我们自己的钱,我甚至连利息和银行通货膨胀的补偿都不要了,只是要回本钱而已。你不记得我们一直计算着几年之后一起都可能到一万了?现在我不要这么多,只要回我们存进去的,你觉得过分吗?”山丹看着在痛苦自责中挣扎的顾海平,口气渐渐松动了下来,她不忍心让他难过。

    “可是……我妈……”泪水从顾海平的手指间渗出来,他从得知父亲不给这笔钱到现在,终于痛哭失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