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一六九、南北迥同

章节目录 一六九、南北迥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六九、南北迥同

    想想那会儿上大学时候,宿舍里几个人都不能和睦相处,虽说是同学的不检点,但她们也少了一份容人之量,如果知道人生路上只有那么短短几年的缘分,一生中或许再也见不到面的话,她们会不会多一些忍让和宽容?

    慢慢地日子在过着,山丹也在与人的相处中和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慈悲心被渐渐唤醒,尤其是到了永城后,单位的同事是那么平和那么友好,令山丹原本善良的天性更加复苏,她处处能换位思考,体谅别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少了年少时的狂妄和锐利,多了平和宽容,做事做人都更加豁达大气起来。

    人到中年不再那么轻率和锋芒毕露,或许人人都一样吧?世间万物或许也是一样,到了哪一个季节就该是哪一个季节的景象。与人也一样,到了哪一个年龄段哪一个人生的季节,便有了相同的心境和修养。

    山丹对自己这些年心境和性格的变化都能自觉到,顾海平当然更加体会到,原来每个月有几日山丹都会陷入情绪的低潮,那几日顾海平会噤声敛气不敢对山丹有丝毫得罪,否则山丹就会像充满气承受不了压力的气球一样爆炸,这样的威力可不是他能承受的,所以还是顺着她的脾气慢慢陪着她度过那几日比较明智。

    近两年顾海平发现山丹每个月都好像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情绪变化,问及才知道山丹在自我调理,作为医生的她知道这是内分泌激素影响的原因,但作为医生她也知道该调整自己不该被激素水平辖制,慢慢来转移注意力来平和内心,来用繁忙排遣身体的不适和心理上的压力。

    顾海平看着山丹发呆,以为是没有见到姚晓铃山丹有些失落,遂出口安慰道“没关系的,下一次咱们专门回来安排两天时间来和姚晓铃叙旧,你看怎么样?”

    山丹从自我遐想中回过神来,“哦,没有!我没想那么多,下次吧,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有你的收入,我们以后飞回来的机会那是大大地!不是吗?到时候可不许嫌我浪费钱啵!钱就是用来花的,你说是不是?”

    “那是!是我的钱就是你用来花的。”顾海平回头调皮地眨眼睛。

    毛蛋儿听到顾海平的话也“哈哈哈”大声笑起来,小舅子和姐夫的亲热和耍笑在江岸草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山丹也会心笑起来,顾海平就是这么讨人喜欢,他会恰如其分地表达出你喜欢的内容。“那是!以后可不是我一人儿花了,还有小玉一份!是不是,小玉?”山丹看着昏昏欲睡的小玉说。

    “是哦,将来你们花钱的地方可不就是小玉了?”毛蛋儿也点头说道。

    “这辈子也就是给小玉挣点儿家当,其他都没有什么了。想一想我们费这么大劲出来,到了这个境地,该实现的理想也算实现了,也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怎样培养孩子了”顾海平接口说道。

    “是啊,我那小家伙也是一样,很淘气!被他姥姥和姥爷惯坏了。”毛蛋儿一脸慈爱地说。

    “男孩子要淘气才有出息,你要一个男孩子规规矩矩像个小闺女那就麻烦了,你看小玉都不是个安静的小闺女,你姐当男孩子养呢。”顾海平瞅瞅已经睡着了的小玉。

    “呵呵,我看也是,小玉没有南方女孩子的文静,还是和我们一样的性格。”毛蛋儿笑着说。

    “你以为出生在南方就成南方人了?那种是没法改变的,还是蒙古人的脾性呢。”山丹调侃。

    “呵呵呵,环境也有影响吧?不过小玉一口的南普(南方普通话北方人戏称南方人的普通话不标准)可看不出是咱们家的孩子。”毛蛋儿戏虐着说。

    “呵呵,那倒是,南普!记得小玉去年给北京一个剧组打电话想去参加人家小演员的筛选活动,对方强调请讲普通话。小玉等我们下班学给我们听,逗得我——”山丹笑道。

    “呵呵,经常纠正呢,回家你姐和我都不停地纠正她的发音,可是到学校以后,大家都是一口南普,没办法。当地人还说一种叫白话的当地话,那更加离谱,你根本听不懂别说学说了,我们这么多年都听不懂多少,那跟普通话相差十万八千里。小玉学会一句‘琢磨耶?’就是干什么事的意思,你看看和普通话差多少?”顾海平笑着解释道。

    “是哎,你看看来咱们这边的南蛮子,他们自己人说起话来,那是一顿鸟语,我们那里懂得?”毛蛋儿也笑起来。

    “咱们的土话虽然不是普通话,属于西北语系,但我们要慢一点讲,还是接近普通话的,南方人也能听懂,不像南方人,每个地方的方言和语系都不同,一个地方一个发音,你哪个都搞不懂。我这些年到过很多地方广州、福建、海南、贵州、四川、云南…这些南方地方都去过,那里的地方话都听不懂,还就是四川话比较起来好懂一些。不像北方,你像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东北三省、北京、天津这些地方的话我们不能完全懂,但也能听到**不离十。你像甘肃、宁夏、陕西、青海这些地方和我们一个语系,只要是说汉话就不用说,我们都听的懂。尤其你坐火车时候,从北到南一到安徽、湖南、湖北、江西地界,上来的人就开始‘叽里呱啦’一派鸟语了。”顾海平一边比划一边说。

    “呵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方人的语言和他们的文化都完全不同于北方,连性格和脾气都完全不同,人种我认为都和我们北方是不同的。”山丹说。

    “你看北方人从外形上看都是粗犷型的,个个五大三粗,即使个子不够大,也是一张方方正正粗犷的脸,连女人大多都是这个样子。南方人就不同个个都瘦小精干,五官很精致,尤其女人,江南女子的温婉和能干聚于一身。”山丹分析。

    “我觉得北方人呢,大多粗枝大叶,抓大放小,心胸宽广,不计较很多。你要跟南方人打交道,你可不能这样。南方人无论男女都有细致的内心,做事特别精细,当然心胸自然就没有那么宽广,好斤斤计较。尤其南方男人的精干和谨小慎微那是很典型的。不过,永城人虽然心眼小,但为人都是平和善良的,不排外、不欺凌弱小、大家都友好相处。”山丹继续道。

    “那是因为永城基本属于移民城市,他们自己的原住民很少,没有自己的文化和信仰,虽然是少数民族聚居地,但早就被汉化了,加上外来人口剧增,自然没有民族自尊心和独特的自我意识,只好随波逐流了。这样也挺好的,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城市,一点都没有外人的感觉,倒觉得自己就是当地人一样。”顾海平分析道。

    “哎,毛蛋儿你是不知道,永城人卖东西可是叫你大吃一惊,无论是什么可以吃的东西,都会给你试吃,吃完你可以理所当然地不买走人。要是在我们这里,你敢尝了不买?早打到你满地找牙了。还有,你知道人家怎么卖肉吗?你要一两,你要哪里的肉都成,人家都会热心地给你切好包好卖给你,你想想要是我们这里,你不买到一斤肉以上,那卖肉的理你不理?你想挑来捡去?门儿都没有!还有你买菜时候,人家早就给你捡好洗好,回家简单清洗就能下锅炒了吃。要在我们这里,你只能一堆一堆买那些看起来邋邋遢遢的菜,回家才自己收拾。人家买鸡鸭都是可以破开来卖,你要哪里就砍哪里给你,不像我们这里只能一只一只地买,这也是日常生活中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区别。”山丹继续叙述着。

    “呵呵呵,他们也不嫌麻烦?”毛蛋儿回道。

    “那你就不懂了,我分析过人家这么精细地买卖,利润要比咱这儿论堆儿卖赚多了,他不同部位的肉价格不同,这样的买卖,人家多赚钱不嫌麻烦。精捡了的菜比我们这里的高三倍的价钱,你说捡出来那一点点烂菜叶子能有一倍多吗?所以我说咱们也得学一学南方人的精明。”山丹分析。

    “呵呵,其实你去做生意估计是这块料,这些年就买个菜就买出这么多道理和想法,真是应该支持你去创业一把。”顾海平笑着说道。

    “呵呵,凡事都是有道理的,不是吗?我用小脚趾头都分析出来了,我是想去做点生意呢,现在虽然工作轻松自在,但也没有价值啊,如果你的月收入过万,我就打算自己开个铺子做买卖。”山丹嬉笑着说。

    “呵呵,说你胖你就喘!还真的想去最买卖?就你,我看没到两天你就得撂挑子,就你这小身子板儿还做买卖?每天日常家务活儿都累够呛了,还想做买卖?”顾海平不以为然。

    “哼!你傻呀!你看到哪一个做买卖的是老板亲自干活儿?那不是有手下吗?一个成功的老板不是她能干多少活儿,是看她能让多少人干活儿,能让别人干多少活儿,你明白吗?傻蛋儿!”山丹咄咄逼人回击道。

    “哈哈哈!”毛蛋儿被山丹的诙谐也逗乐了。

    “呵呵呵,你看看你姐这张嘴,厉害吧?”顾海平指指自己的嘴巴问毛蛋儿。

    “呵呵呵,你们那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比谁差到哪儿去!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毛蛋儿笑道。

    一路上说说笑笑,车子已经到达了黄河大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