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二四二、自作虐不可活

章节目录 二四二、自作虐不可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二四二、自作虐不可活

    “眼看天黑了,走出矿区也要几个小时时间,你不为她想,也要为你的儿子想想,眼看暴雨就要来了,昏头昏脑的阿灵万一不小心掉在矿坑里,母子都得没命,你混账啊你?”老太婆不顾儿子的阻拦跑去追阿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去看看,你先回家,这个疯婆子不要真出什么事。”男人发动汽车追出来。

    “老公,我肚子痛,你回来呀。”小美在汽车后挥着手大叫道。

    “你等我,我去把她们送回家就回来。”男人开车离去。

    说是矿区办公室,不过是承包了一个山头,来给水泥厂搬运石头而已,一个矿长的头衔不过也是自己加上的,手下有十几个农民工来炸山开矿而已。

    工人们生活在深山里,没事基本不来办公室,一应吃喝都是他买好交代拉矿车拉进去。所以办公室现在除了小美再没有第二个人。

    男人追上阿灵和母亲,把车靠着路边停好,他过去一声不吭要抱过阿灵怀里的孩子,阿灵如见到鬼魅一样躲闪着,她担心他们丧心病狂抢走她的孩子。

    “你给我孩子,你也上车,我送你们回去。你这样走,走到天亮都走不回去的。我也是没办法,你看到小美的样子了,我怎么忍心丢下她不管?”男人似乎想解释点什么。

    一天过去了,阿灵没有吃一口饭,奶水自然不足,怀中的孩子也饿得“饿哦、饿哦”地大哭。她想想凭着自己的双脚走出去很艰难,或许没有走出去就倒在大山里了,她没有松手孩子,只是站在车边。

    男人打开车门“你就是这个鬼样子,永远都是一副高傲瞧不上人的样子,永远都不知道女人的柔情才是最有利的武器。”

    “就你?你也配我的柔情?怪我当初瞎了眼看上你。”阿灵心中恨恨地回敬,但她没有出声,她觉得任何一句话与这样的人说都是对自己尊严的玷污。她悔恨自己当初以为优秀的自己是可以感悟、改造那个没文化的男人的想法。

    一路上几个人都无话,几个响雷过后,天突然下起大雨来,矿区的道路泥泞坎坷,小车慢慢行进在矿山里,男人一路骂骂咧咧,一边埋怨这个“鬼天气”,一边咒骂阿灵是“灾星”。

    阿灵一声不吭,她没有力气和心机再和这个男人理论什么,哀莫大过心死,她在他身上的心已死。

    老太婆看着儿子沮丧、火爆的情绪,车子开得歪歪扭扭,担心一个不小心掉进深渊不得好死,出声阻止了儿子的抱怨。

    挪出矿山,天气好一些,雨也没有那么大了,回到家已经凌晨时分。阿灵和孩子疲惫地躺在床上,孩子一路也哭累了沉沉睡去。

    男人开了一夜车,亦疲惫不堪,倒头就睡,他哪里管还有一个大肚子即将临产的女人正挣扎在生死线上。

    几个人走后,小美的肚子就一阵阵痛起来,在这杳无人烟的矿山里,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痛得死去活来,把一个床都折腾成一团糟,羊水和鲜血流了满床,可是孩子一直没有生出来,17岁的她没有任何生理常识,更不用说生产经验,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阵痛中恐惧侵占了她的头脑,她几乎看到死神在不远处向她招手。

    她喊得嗓子都哑了,也没有一个人出现,随着失血的增加她慢慢地失去了力气和生机,到后来她已经感觉不到痛,她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外面下着雨,电闪雷鸣,似乎在洗涤这个原本就野蛮而荒谬的世界。

    奄奄一息的她坚持着,她要坚持到那个说爱她的男人娶她做新娘,她要自己的儿子变得名正言顺,她不要他是野种。

    表姐“母死子亡”的诅咒难道是要应验了吗?不可能!她那么年轻,那么充满活力,怎么可能?

    她其实是心里愧对表姐的,表姐一直关照她,关心她,她是家里最大的孩子,贫穷和落后的乡村,给了她太多的折磨,她还要帮父母抚养5个弟弟妹妹,虽说国家计划生育了,但他们家是一直计划生男孩子,直到弟弟出世,父母才停住生育的脚步。

    一家人的生活窘迫可想而知,她长大看到的表姐是已经大学毕业,做了村支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得意,又嫁了一个矿区老板,要钱有钱要权有权的表姐总是让她羡慕不已。

    表姐找她做姐夫的助理很是让她开心,她不用再风里来雨里去的插秧、拔麦,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做一个农民,她可以有自己的工资收入了,她想想助理这个称呼就开心。

    本来她是想好好照顾姐夫,好好做好助理的。可惜,那一次,姐夫喝醉酒,说他喜欢她,她又想如果有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做靠山不必给表姐打工不是来得更给力?

    于是她半推半就把自己给了他。

    接下来的日子,她一点点用尽心机不止占领了这个男人的身体,更加拴住了这个男人的心,还有了他们的孩子。她要依靠他不再过拮据、穷苦的日子,她要凭着自己给弟弟妹妹和父母一个光显的生活。没有任何本事的她只能依仗自己的年轻和漂亮。

    所以面对表姐的责问时,她绝不能服软或者退缩,她要把自己费尽心机得来的东西紧紧抓在自己手中,哪怕愧对自己的良心。

    良心?良心能值几个钱?良心能换来漂亮衣服、能换来美味佳肴?她还指望依靠他走出大山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呢。

    她发挥自己贫瘠的想象力想象她要像那些城里人一样,坐公交车刷卡“滴”一声,高傲地走进去;她要像城里人那样,进饭馆不用看价格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她还要像城里人那样把自己的脸画成不是自己的脸,穿上高跟鞋,“咣咣”地去逛大商城,不担心城里人鄙夷的目光……

    而这一切实现的前提就是榜上这个财大气粗的姐夫。

    男人本来是打算金屋藏娇的,她哪里肯?她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全部,她才不做城里人所说的小三。

    不是有很多小说的“小三”都完成“上位”了吗?她今天的话很多都是小说里学来的。否则,就凭她那荒寂的头脑那里想得出那么决绝的台词?

    她迷迷糊糊中神经在恍惚运转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