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二五八、惨无人道

章节目录 二五八、惨无人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如您喜欢,敬请收藏,后续会更加精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起点中文网专发,请勿转载,盗版追责。)

    二五八、惨无人道

    虽然费尽心机想要占得主动权,但阿尕绝没有要害死阿灵的心,看到阿灵差点因为他的“作”丢掉性命,阿尕还是小小地愧疚了一下。小心地把阿灵塞上车,一路疾驰,平平稳稳地开回家。

    老太婆亦看出阿灵的不对劲,回到家就拿来个炭盆,满屋子地烧香烧纸、磕头、祷告、祈求,求各路神仙放过阿灵,阿灵是个好孩子,要保佑她长命百岁。

    阿尕也寸步不离地守着,生怕一个不小心阿灵出了事,对他来说那可是万劫不复的灾难。

    阿灵神识不清,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才稍稍缓过劲,这一劫算是度过了。

    后来阿灵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总是说不清楚,阿尕也有点敬畏神灵起来。但与生俱来的戾气没有随着阿灵的屈服和他的得到而减弱,反倒越发厉害了。

    加上水泥厂效益不好,生产的水泥达不到国家标准,不能进入市场,只能偷偷地浑水摸鱼地卖给一些小工程队,投进去的钱赚不回来,每天还在不停地亏钱。阿尕的脾气便随着亏钱越来越暴躁。

    阿灵平时都是小心翼翼地对付着,只要有一个不小心阿尕就会对冬冬大打出手。

    一次阿灵加班不在家,晚上很晚到家,冬冬已经睡着了,看到冬冬脸上的泪痕,阿灵知道冬冬又挨打了,她检查孩子的身体,青一块紫一块的不成样子,阿灵除了悄悄痛哭也无他法,她总不能丢下还在吃奶的孩子带冬冬走吧?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她拿起孩子的胳膊,肿得很严重,她不敢问阿尕,悄悄问了母亲,母亲轻描淡写地说阿尕只是稍稍打了冬冬几巴掌。

    老太婆因为阿尕的收留,一直心存感激,阿尕对冬冬动手时,她从不阻拦,她生怕得罪了阿尕,自己没有了容身之所。

    阿灵半夜里抱着冬冬去医院才发现孩子的尺骨被打骨折了。是怎样的仇恨才能让一个成年人对一个孩子下如此毒手?阿灵想不明白。

    她的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完全换不来冬冬的安全。而是阿尕变本加厉地越来越残暴,对一个幼儿可以下如此毒手,还有什么做不出来?阿灵心中充满恐惧,她时刻都战战兢兢地活着。

    冬冬在一天天长大,阿尕经常的斥责和动手,使得冬冬慢慢疏远了他,甚至连爸爸都不叫。这让阿尕很是恼火,一手养大的孩子,居然对他那么生分,这怎么可以?

    于是,阿尕便更要拿出做家长的权威来,动不动就拿冬冬来操练一番,阿灵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阿灵只要拦在头前,阿尕就更加残暴地打骂冬冬;阿灵要是不吱声,阿尕就说阿灵在和他赌气,也一样对冬冬非打即骂。在这个家里,无所适从的不只是冬冬,还有阿灵也一样。

    平时的小打小骂,阿灵就装作不在意,她会私下多多地爱护冬冬,不想给孩子留下阴影。

    但随着阿尕酗酒的开始,噩梦便升级了。

    那一次,冬冬差点在阿尕的毒手下丧生,这让阿灵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的傍晚,阿灵煮好一锅凉茶,放在厨房灶台上,阿尕不在家,冬冬便活波一些,拿自己的小杯子,到锅里舀凉茶喝,阿灵忙着晚餐,也没有太在意冬冬在干什么。

    小男孩淘气,他突发奇想,用小杯子接了自己的尿倒在凉茶里,这一幕被进门的阿尕瞅了个正着,阿尕揪起来冬冬高高举过头顶摔在了地上。

    厨房了的阿灵听到冬冬凄厉、恐惧的哭声,回头看到冬冬在阿尕的手里重重地摔下,冬冬一下子就没了声息,阿灵僵直在那里动弹不得。

    一身酒气的阿尕对着地上的冬冬还踹了一脚,好不在意孩子的死活,嘴里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从小就不是个好东西,跟他老子一个德性,居然敢给老子喝尿?”

    阿灵反应过来,急速地抱起冬冬,孩子惨白的脸,眼睛紧闭、口鼻出血,没有呼吸。

    “冬冬!我的冬冬啊——”阿灵凄惨的哭喊声震破苍穹。

    她丢下冬冬疯了一样扑向阿尕,平时阿尕对冬冬的打骂——青了紫了,小伤小痛,她隐忍不发,想要求得一时的平静,好让孩子长大成人。这样的迁就更加导致阿尕的得寸进尺、肆无忌惮,今天她要新账旧账一起算。她拉扯、撕咬、捶打着阿尕,阿尕手也没闲着,他看到阿灵扑向自己,随手拿起手边的扫把打向扑过来的阿灵。

    阿灵的脑袋顿时开了花,鲜血直流,老太婆看到如此残暴的场面,顾不上许多,抱起冬冬躲进角落里。

    阿尕和阿灵打得头破血流、不可开交,阿灵像要拼命一样、没有痛觉地撕扯着阿尕。醉酒中的阿尕也失去了理智,两个人都下了死手捶打着对方。

    “不要打了,你们不要打了!冬冬醒过来了,阿灵啊,你快来看冬冬啊。”老太婆声嘶力竭地喊声让阿灵停下拼命的架势。

    她奔向冬冬,看到冬冬睁开眼睛,嘴里低声喊着“妈妈”,阿灵顾不得满脸鲜血,她抱过来冬冬“妈妈在这儿了,妈妈对不起你!”眼泪和鲜血混杂着流在冬冬的脸上。

    冬冬虚弱地抬起自己的小手,要给妈妈擦掉脸上的血流。

    “妈妈带你走。”阿灵把冬冬放在母亲怀里,起身收拾行李。她这时是十分清醒的,她必须离开这个家,否则冬冬迟早会遭了阿尕的黑手。

    收拾了简单的行囊,阿灵抱起冬冬就要出门。

    阿尕从后面一把扯住阿灵的长发,把阿灵和冬冬一起拽倒在地“你个死婆娘!敢给老子跑?你活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你敢走出这个家门一步,老子就要了你们的命!不信你试试。”

    阿灵把冬冬推出门,自己和阿尕又纠缠在一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