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一三、深谋远虑、蠢蠢欲动

章节目录 三一三、深谋远虑、蠢蠢欲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一三、深谋远虑、蠢蠢欲动

    蒙处长没有回办公室,径直走到了周政委的办公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轻轻敲门,听到里面周政委的“请进”,推门而入。

    “哎,你不是刚走吗?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周政委的情绪还是刚才的烦躁。

    “我刚刚是想去找顾海平谈一谈,打电话过去,他忙得顾不上接,我就只好亲自跑一趟,过去才发现,好家伙!一直冷冷清清的中医科,现在简直成了病人最多的科室。顾海平在埋头看病人,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我站在他旁边他都没有发现。看病的人排起长长的队伍,我估计他到下班都未必看得完。”蒙处长简要描述了他亲眼看到的情形。

    “哦,我其实去看过他出门诊,这是个有想法的年轻人,做事很踏实认真。如果我们能给他提供一个舞台,他应该可以做得出一番事业的。只是”周政委没有把话说完。

    “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政委,我自己认为,只要是对医院发展有利的我们就该支持,其他关系和麻烦,我们再想办法协调和处理。就顾海平的事情,我个人觉得根源不在顾海平这儿。”蒙处长直言不讳。

    “你说的是对的,各个医院的中医科都是不可或缺的科室,都在临床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我们这么大一个三甲医院,却把中医科闲置在一边,形同虚设。这是很不合常理的。一个功能科室,不能让它死掉,要让它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保护好顾海平,使得他能够把所有精力放在事业上,好好把中医科给我起死回生。”政委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铿锵有力地说道。

    “好的,只是,院长那里”蒙处长欲言又止。

    “我知道。中医科的闲杂人员都要按顾海平的想法,能用的就留在中医科,不能用的就别处安置,不能把我一个好好的功能科室用来养闲人。院长那里,你也多汇报、沟通,不行就推到我这里来。”医院的繁杂关系网,周政委已经了如指掌,只是关乎到一个大局问题,他不好亲自操刀。

    “是!政委,我还是觉得要找顾海平谈一谈,叫他注意搞好人际,不要得罪人。干事业是干事业,没必要得罪那么多人,别愣头愣脑地得罪了人还不知道。这小子看着清明,但人情世故懂得不多。”蒙处长有些犯难。

    “就是这样心思单纯的年轻人才能干出一番事业来,你看那些老油条,油嘴滑舌哪有一个是真正做事的人?整天抱着国家的大腿不干正事。我为什么从地方上招人?为得就是这些人没有沾染上部队这些兵油子们的恶习,做事做人踏实、肯干。但这样又会触动有些人的利益,他们已经习惯在无所事事中领着国家的津贴补助过日子,一旦有所改变,必将跳起来叫嚣。他们不干活儿,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也要别人和他们一样,好叫大家才觉得他们的理所当然是理所应当的。”周政委似乎在绕口令,但蒙处长听懂了他的话。

    “我懂!我去尽力协调各方面关系,请政委放心,我愿意听您指挥,辅佐您的工作。”蒙处长一激动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周政委本来有些懊恼的心情,也被蒙处长的动作给逗乐了“小蒙啊,现在干点儿事情真是不容易,你说有多少人是站在功劳簿上趾高气扬啊?!”

    “是啊!我知道,但是难也要做啊,我们不能把这么大一个医院、国家的资源白白浪费掉啊。您看看地方医院,现在都是人满为患,而我们部队医院却是门可罗雀。您来之后,开放地方病人来就医,我觉得是十分英明的决策。我是个直性子,我不是拍您马屁,我是实话实说。”蒙处长有点激动。

    “是啊,**教导我们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部队医院这么好的资源,战争时期当然要以战事为重,而和平时代就要以百姓为重,我们总不能把国家资源这样闲置,每个人吃着国家不低的皇粮混日子吧?”周政委也有感而发。

    “但是,那些自卫反击战的老革命们,却还是老脑筋,认为部队就应该为部队官兵服务,反正有国家供应,不愁工资没处发,让地方病人进来,似乎就破坏了规矩一样。十万个不愿意!”蒙处长就他听到的一些议论发表了意见。

    “我们是应该优先部队官兵的医疗保障,而现实是我们这么大一个医院,这一地区所有的部队官兵都纳入服务对象,我们都还是吃不饱啊,我们的医疗资源都是闲置、浪费状态啊。**说了浪费是可耻的!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对不对?浪费粮食、浪费金钱是浪费,难道浪费资源就不是浪费了吗?”

    “浪费资源是更大的浪费!”蒙处长热烈回应。

    “而我们一些老干部,虽然曾经为国做出卓越的贡献,但是思想上还是没有把人民群众看作是自己的亲人,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觉得自己有功在身,就要享受高人一等的待遇,这是要不得的思想。宁可把资源浪费掉,也不愿意把它拿出来服务群众,这个是错误的思想!”周政委打开了话匣子。

    “其实我觉得医院向地方开放完全不会影响部队官兵的医疗保障啊,倒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您想想啊,我们的医生接触病人少,医疗经验就少,而医疗本来是个经验科学,医生就像我们士兵上战场打仗一样,多上一次战场就多一次经验和胆量,对不对?”蒙处长也十分赞成。

    “还有一点我们专门靠国家养着,毕竟经费有限。无战事后方医院就没有多大用处,部队投入的经费就少,你的各种医疗设备就落后,到时候万一战事爆发,要拉到前线去服役,我们能拿得出手的无论是医疗水平还是医疗设备都跟不上趟,到时候才是死人的节奏唻。”周政委更深层次的担忧尽显眼底。

    “还是您考虑的长远,我只是看眼前的利害。”蒙处长有些佩服的表情。

    “你看到眼前的利害已经不错了,很多人连眼前的都看不清楚呢。也只有实现了眼前的利益,才能谋求更大的发展,不是吗?”周政委明显开心起来。

    “是的,是的。”蒙处长点头表示赞同。

    “报告!”门外响起响亮的声音。

    “进来!”周政委和蒙处长同时看到勤务兵的身后跟着一溜人,个个满脸义愤填膺。

    “怎么回事?”周政委严厉的声音。

    “这个这个我没挡住!”勤务兵结结巴巴说道。

    “这都是些什么人?”周政委剑眉紧缩,冷声问道。

    “她们她们是中医科”勤务兵还是结结巴巴。

    “谁叫你带她们来我这里的?!我这里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吗?阿三阿四也要我一个政委来应付?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要我来处理?要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谁不想干,脱衣服走人!”周政委威严、冷峻、有些野蛮粗鲁的言语吓呆了门外站着的一干人。

    “不是我领来的是我没拦住”勤务兵哭丧着脸。

    “政委啊!555555555555555”一位大妈级别的人物突然坐下来大哭起来。

    “把她给我丢出去!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殡仪馆啊?还是死了谁?鬼哭狼嚎,成何体统?把她的名字给我记下来,我现在就处理今天就让她给我滚蛋!这里是院党委办公室,不是谁想来就来,更加不是可以撒泼耍赖的地方!其他人你们看着办,对无事生非、煽风点火、聚众闹事、背后指使的,一律给我查清楚,加盐凉拌!”周政委的黑色幽默用在了这里。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这些人带走?我看你是不想干,想退伍了!”蒙处长推推一脸懵逼的勤务兵。

    “走走走!我都说不要来打扰政委,你们不听,这回不闹了吧?赶紧走吧,要是你们都不想干了,就都走。不要害得我也得脱衣服走人啊!”勤务兵听了蒙处长的话,如获大赦一般,逃出门外,迅速关上门,对着门外懵逼的一群人说道。

    “你看看!有人已经按捺不住了吧?你去看看、处理一下,不要姑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要以为谁可以凌驾于法规之上,不闹事还可以酌情安置,如果闹事,就哪来哪去,医院不养闲人。哪怕是保洁员都要安于职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滥竽充数的最好自己自觉离开,别到时候被遣散不好看。上级派我来医院,是给了我方宝剑的,不到关键时候我不拿出来,但愿大家都能够好自为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周政委义正言辞。

    “我也不是为我自己,整顿这所医院,我是给上级首长立过军令状的。我不怕得罪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历史功劳还会记在功劳薄上,但绝不能成为阻碍医院发展的阻力。”周政委斩钉截铁的话语,使蒙处长肃然起敬,他敬重这样有魄力、正道、正义的首长。

    “是!”蒙处长肃然立正,一个正规军礼,转身离去。

    还隐约听到走廊里嘁嘁喳喳的声音,他快步走过去“你们还撺在这里干嘛?真的不想干了?这里是部队!别说你们不是军人,就是有军队编制,政委一句话都可以叫任何人脱掉军装拍屁股走人,就你们凭着各种关系呆在医院里,还敢来闹事?你们胆子也太大了!”

    说着,他察言观色,看到大家都在看一个年龄相对大一点的大姐的眼色,大姐看到蒙处长注意到她,眼神闪烁、显得十分慌乱。

    “来,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其他人先散了。”蒙处长冷着脸说道。

    “为什么叫我去啊?是大家一起来的,凭什么叫我一个留下?”大姐有点胆怯,声音明显有点抖。

    上楼梯的蒙处长回头冷冷的一眼,大姐立马闭嘴,乖乖地跟在蒙处长屁股后面,其他人作鸟兽散,恨不得爹妈多给两条腿,好跑快一点,最好政委和蒙处长都暂时失忆,没有记住她们的脸孔。

    “请坐!”蒙处长带女职工走进办公室,虚掩上门,换上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

    女职工战战兢兢不敢坐,十分尴尬不自在。

    “你坐,你叫什么名字?”蒙处长示意她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蒙处长端起茶杯喝一口茶,故意缓和一下气氛,就见女职工别别扭扭地半个屁股沾着沙发,大半个身子悬空支棱着。

    “你叫什么名字?在咱们医院哪个部门?做什么工作?”蒙处长毫无表情的话语。

    “我处长,今天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是听她们的,我是跟大伙儿一起来的。”女职工极力想申辩。

    “我没问今天的事,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蒙处长心里明镜儿似的,脸上是冷峻的神色,威严自在。

    “兰果欢,中医科的护士。”女职工小声说道。

    “哦,那你能告诉我,你们今天来是因为什么吗?”蒙处长表现出极大的耐心。

    “嗯,我也不知道,就是一上班大伙儿就说要来找政委,我就一起来了。”兰果欢囔囔地话。

    “哦?”蒙处长严厉的眼神望过去。

    兰果欢一个愣怔,差一点从沙发上掉下来,她小心翼翼地、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稍微坐踏实一点。

    “是的,蒙处长,您相信我,我是随大流的,我不是主谋。”兰果欢一着急连“主谋”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蒙处长暗自里好笑,问道“那你告诉我主谋是哪一个?”他顺水推舟,沿着兰果欢给自己挖好的坑推她一把。

    “哦,也不是,不是主谋,是是”兰果欢也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坑,但她找不出更好的表达词语,一时间结结巴巴没法言语下去。

    “你们来之前没有商量好吗?这个时候现想,哪里来得及?”蒙处长讥讽的表情,看着一副伶牙俐齿、尖酸刻薄样,不过也就是个摆不上台的小丑。

    “没有,处长,我们没有商量哦,商量了”兰果欢语无伦次。

    “那我问你啊,你只代表你自己,你觉得你们这样做,对吗?”蒙处长又换上一副不动声色的面孔。

    “不对。”兰果欢小声说道。

    “明知不对还这么干?”蒙处长猛然一巴掌拍向桌子,“啪!”的一声巨响,兰果欢直接坐到了地上。

    “处长,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呜”兰果欢瘫坐在地上哭起来。

    “来,你说清楚一下今天这件事情,院党委已经下达命令,就从中医科先抓起,浑水摸鱼、滥竽充数、不好管理、聚众闹事、煽风点火、搞阴谋诡计的,在编军人退伍转业,编外人员统统辞退,这样乌烟瘴气成何体统?”蒙处长站起身喝道。

    “处长,真的不关我的事,呜我只是个小护士,我是听大家的,您不能辞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啊!”听到蒙处长的话,兰果欢彻底慌了。

    “不关你的事,那关谁的事儿?到底是谁组织、策划了这次混乱?我们党的政策从来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想你是知道的,我要看你的表现,再决定要不要辞退你。”蒙处长认真地说。

    “我不知道”兰果欢战战兢兢、声如虫语。

    “那你可以走了。”蒙处长起身、转身面向窗户,把冷冰冰、严酷的背影留给兰果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