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一六、未雨绸缪

章节目录 三一六、未雨绸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一六、未雨绸缪

    “我跟你一句两句说不明白,就是有人要拿你做文章,找你的麻烦,其实不是找你的麻烦,是他们在争斗,把你作为导火索一样的作用,你明白吗?”山丹越想表达清楚,就越没有逻辑的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大致可以明白了,奶奶个腿!敢拿我做文章?以为我顾海平好欺负咋地?你放心吧,媳妇儿。我知道了,我又不傻。”顾海平风轻云淡、轻描淡写的态度,也让着急了一中午的山丹有些放松,她才觉得自己的头皮一直紧绷绷的,顾海平一句话后,整个头皮放松后,舒服多了。

    顾海平抱抱山丹呶呶嘴“去休息会儿,不用担心,小同志。”

    “嗯,记得我说的话,不要让自己被人利用,你的任何不开心我都会心疼,我不舍得你受委屈和打击,保护自己,答应我!”山丹扯着顾海平的裤鼻仰头央求。

    “那还用说?我也不舍得你为我操心啊,放心吧,啊!”顾海平亲亲山丹的额头,拍拍她的脸,转身出门。

    其实,这几天从主任的态度到科里诡异的气氛中,顾海平还是敏锐地感觉到有些事情要发生,他做人做事严谨、坦然,倒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针对他,便是要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山丹的敏锐感知,居然能在家里感知到他这里的风吹草动,他越来越佩服她了。他本来不想给她担心,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她倒是先知觉了。

    顾海平下午本来有一批病人已经约好,他到门诊看了一下,已经有几个病人在等候。

    “今天呢,临时有点变动,我不能投入地给大家诊脉看病,请大家原谅,如果那么坚持现在看,我也能看,但是今天我的状态不好,治疗效果估计不太好。如果大家能宽容一点,明天来看,我保证我会尽心而为,你们说呢?”顾海平诚恳地说。

    “那顾医生你先忙自己的事情,我们不急,还是等你状态好再来看病了,大家都是为看好病,不是来排队买东西,不求快。”大家达成共识,病人很平静地离开。

    顾海平坐下来,他最烦的就是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大家有精力用在正经地方多好?非得搞得你死我活,有意思吗?还拿我顾海平开涮,你们也太不自量力!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估计是这个老头自己干不了,却羡慕嫉妒恨我干得好,找人挑事儿呗。

    我是跟这种人较量一下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从此不敢再招惹我,还是不理他,让他自己瞎嘚瑟呢?

    顾海平拿不定主意,他决定先去找周政委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进展,顺便捎带点一下这一点困惑。

    他先拨个内部电话到政委办公室,周政委立即接起来“小顾啊,我正要找你呢,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顾海平放下电话,疾步走出门诊大楼,走向行政楼。

    门诊大楼是一栋新楼,30层高。行政大楼还是原来的6层旧楼。顾海平爬上五楼,快步走向政委办公室。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接着是顾海平的“报告!”里面一声“请进!”

    “下次来,你不要喊报告了,我知道你是地方来的,估计也不习惯喊报告,在我这儿就免了。坐!”周政委指指对面的沙发。

    “不能免了,到哪里有哪里的纪律、规矩,不能把自己特殊化。”顾海平笑道。

    “小顾,我去看过你的门诊和病房情况,不错嘛!短短几个月搞得风生水起的,我没看错你,是个干事业的好苗子。今天我找你,是想你这几天出趟差,广州军区那边召开一个会议,关于医疗改革的,我没时间去,你就代表我去开个会,也学一学广东那边的改革经验。我看你可以现学现卖用在中医科是个不错的主意,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我叫人送你到机场。机票我已经叫人买好了。”周政委说道。

    “政委,您的会议,我去合适吗?级别不够啊,给您拉低层次了呀。另外,我还想跟您汇报一下我最近的思想和工作情况呢。”顾海平有点受宠若惊。

    “不要紧,我看好你,你去就你去,什么级别不级别,大家都是为把事情干好,你代表我去,我觉得合适就行。至于你的汇报,回来结合会议内容,一起汇报。”周政委不容顾海平再推脱。

    “是!”顾海平斩钉截铁的一个字。

    “呵呵呵,好!去吧,下午不用到科里上班了,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哦,会议是3天,我给你订了5天后的返程票,你开完会再去各个医院转一圈,回来报告我你看到了什么,有什么启迪,还要有一个像模像样的可行性报告给我。还有不用告诉你们科主任,我已经给他打过招呼了,你直接回家就行。”政委交代。

    “好!”顾海平虽然有些疑惑,但他没有发问,按照周政委的意思做,就好了。

    顾海平回到家,看到山丹坐在沙发上发呆,刻意换上轻松的微笑,问“你没去休息一会儿?中午没见你躺一下,跑出去干啥了?”

    “哎,你怎么回来了?不上班了?”山丹看到顾海平不去上班突然回来,神情紧张,站起来的腿都有点不稳当。

    蒙古高原长大的山丹,虽然是个雷厉风行、利利索索的孩子,但就人情世故、职场角斗,她都不太懂,一直以来都是简简单单地做人,如今被魏奶奶的话吓得不轻,本来毛蛋儿已经多多少少开解了一些她的恐惧情绪,看到顾海平去而复返倒是更加紧张了起来。

    “哦,我去上班了,接到周政委电话,说让我明天出差,今天下午不用去上班了。”顾海平故作随意地说。

    “哎,本来我不想给你制造紧张气氛的,但是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没底,咱们分析一下现在的状况,好不好?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主任的老婆看到我一副想要钻到地缝里躲起来羞愧的表情?为什么楼下的老人家们见到我热热闹闹的聊天突然冷场?为什么周政委突然叫你出差?还有中午我其实是觉得一些表象不对劲,想去打探一下消息,然后一个姓魏的阿姨告诉了我一些事,看样子她是知道要发生什么大事,但是具体细节还不懂,只是叫我把你支走,离开医院、甚至离开永城。”山丹一口气、几乎没有停顿,用极快速的语速说了这一堆话。

    顾海平镇定的神情稍稍安抚了山丹焦躁的内心,他坐在她身边,习惯性地揽住她的肩,说道“我其实也注意到了,主任这几天刻意躲着我,科里其他人都在回避我,还有莫名其妙科里的人突然少了一些,大家的神情都是怪怪的,我想可能也会有什么事对我不利,我也在加倍小心不给人留有可乘之机,他们想拿我开涮也没那么容易。就怕他们会栽赃陷害,那就麻烦一点。但是我又想,我刚来医院不久,跟他们无冤无仇,他们能下得了那样的狠手?”

    “听魏阿姨说,其实是医院里面新、旧两派在争斗,原来是暗地里较劲,现在可能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候,所以要有一方找到一个缘由,挑起一个事端,然后,好撕破脸。那么这个缘由”山丹看看顾海平欲言又止。

    “然后就想到我?我是刚入伍的新兵,不懂部队内部的关系,容易被利用。对不对?”顾海平接过来说道。

    山丹点点头。

    “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会被他们利用?成为炮灰?”顾海平眼中放出从来没有过的凌厉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那周政委突然叫你出差,我猜也是因为这件事,他和魏阿姨的想法是一致的,为了保护你。让你置身事外,无论发生什么事,没有你在里面,周政委就没有顾忌,可以放开手脚斗争。”山丹分析道。

    “我能有什么事?他们怎样把我扯进去?我现在倒有点儿好奇了。”顾海平站起来眼望窗外。

    “想一想魏阿姨那么大年纪,一生走南闯北,哦,忘记告诉你,魏阿姨是山西大同人,人生经历和阅历都是一大把,以她的斗争经验,她都觉得很棘手、是很大的事故,要你躲一躲现在,周政委又这样安排,看来事情不你还是按周政委的安排,不要乱了他的计划,要给他保持住阵脚才好。”山丹生怕顾海平倔脾气上来不服气,偏要留下来看看他们能把他怎么样,那就麻烦了,会打乱周政委的计划。

    “你说得对!周政委一直在部队,他的谋划应该是周密的,我会按照他的安排来做。”顾海平坐下来,人渐渐平静了。

    “不管发生什么,我觉得慎言、少言是必须的,言多必失是有道理的。还有是多观察、多思考,少发言、少行动。话说,人家说你是周政委的人,真的吗?”山丹有点好奇了。

    “也没有是谁的人,只是觉得周政委这个人比较正直和有担当,也是想做一些事情的人。你想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观相近、性格、追求有些相似的人自然会走到一起,也不是刻意的,况且,是谁的人这对我是一种侮辱。大家理所当然地以为,我是周政委招来的就是周政委的人呗。你不会也这样认为吧?”顾海平挑一挑眉毛问道。

    “那是没有的,但是人要懂得感恩,周政委对你有知遇之恩,要心存感激,倒是应该的。他的一些策略、举措只要是正当的、正确的,不悖常理的,你都应该支持。你说对不对?”

    “对!毕竟人家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能升到现在这个位置,一定有几把刷子的,我被老主任挤兑,也就是你说的旧势力排挤,就生生把我推到了周政委这边啊,那就听他的,他要干成一件事情,少不了要有志同道合者,我愿意陪他一道成就一番事业。倒不是搞什么集团、阵营之类乌七八糟的东西,只是大家都有追求事业的心,大家一起、力量大一些、前途更加光明一些。实现双赢,不互相内耗,对不对?”顾海平学着山丹的口气和样子反问。

    气氛在你一言我一语的的沟通中慢慢缓和了下来,两个人也没有那么紧张和烦躁了。

    “哎,说半天还没说你去哪里出差?叫你去干吗?走几天?”山丹放松了的心情才想起来顾海平是要去出差。

    “去广州,五天。本来会议三天,周政委说是他的会议,叫我替他去开,然后剩下两天去各个医院转一转,了解广东那边医院一些改革新举措。我在想是周政委故意叫我离开五天,他的计划可能五天就已经把事情搞掂了,支开我,像你说的那样是在保护我。”顾海平揣摩道。

    “是的,一定是这样。魏阿姨就是这个意思,不想周政委倒是先一步帮你安排好了,这样看来,周政委不止对你有知遇之恩了,他也是爱惜人才、保护你啊。以后就跟着他好好混吧。”山丹有了心情开玩笑。

    “魏阿姨,你刚认识的?她这么说?”顾海平有些疑惑。

    “是啊,她是山西大同的,我是山西定襄的,俺们俩是老乡,所以俺们现在是亲人一样的老乡了。”山丹故意用家乡话说了这一段。

    “哈哈哈!你真有一套!魏阿姨给你出谋划策?要我躲一躲?”顾海平乐起来双肩一耸一耸。

    “在这异地他乡,多个朋友多条路,与人为善总是好的。况且人家在这个地方呆了几十年,院里的情况一清二楚,以后要多多走动,好了解一些各方动态,做到知己知彼,起码要躲开背后的黑枪啊。”山丹对顾海平不太正经的样子有点不悦。

    “对对对!我只是很佩服你的社交能力,一转眼弄出个老乡来,人家死心塌地地帮你,你不做领导真的是屈才了,我是正面的话,发自肺腑的。”顾海平表情正经起来。

    “我怎么听着那么变扭呢?对方是个老太太哦,你不是吃醋了吧?”山丹观察顾海平的情绪变化,似乎他在说真话。

    “我没说假话、也没说反话,我说的是真话。你确实有领导才能,真是委屈了你。”顾海平叹道。

    “瞎扯!我有什么领导才能?领导你和小玉的能力还差不多。再过几年,连小玉都领导不了了,只是你要一辈子服从我的领导,可好?”山丹调皮地眨眨眼睛。

    “当然好!这是我巴不得的事情!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顾海平夸张的表情,唱起来,搂着山丹款款迈起来舞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