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二一、no zuo no die

章节目录 三二一、no zuo no die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该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和起点中文网,请勿转载,否则追求盗版责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三二一、nn

    几个年轻人故作不屑的表情,故意扭头,不对视韦院长的目光。

    “另外,我要对今天蒙处长把这件事扩大化提出批评,病人家属正当的诉求,我们应该给予安抚和解释或者如你们所说就是真正的医闹来了,我们也不能大张旗鼓地把地方警察招来,这样子满院子的警察、呜哇呜哇的警报声,附近的居民会受到骚扰不说,就是给来看病的病人也会留下不好的影响,毕竟大部分病人是不了解情况的,大家误解、以讹传讹,这样对医院的声誉会造成极坏的影响。”韦院长不予理会众人的反应,矛头指向对周政委言听计从的蒙处长。

    “这也是我的意思,我们没有任何理亏之处,没有违法乱纪,请地方警察来是协助我们维持一个正常的医疗环境”周政委的话被韦院长打断

    “我们是部队医院,我们有的是警卫兵,出现什么情况都要由我们自己来内部处理,没有必要这样大张旗鼓吧?”韦院长转头面对周政委。

    “正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声誉而投鼠忌器,才给一些心存不良的人有了可乘之机,他们会利用医院不想把事态扩大、花钱消灾的心态,肆无忌惮地乱来,今天的事例就是极好的佐证。况且,来闹事的人都是地方上的,我们请求警察的帮助,也无可厚非吧?”周政委不是很强硬地回击。

    “这不是说明我们部队医院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吗?我们怎么叫病人信任我们?”韦院长振振有词。

    “病人要信任的是我们的医术和医疗水平,他们是来看病,不上来寻求武力上的帮助的。”周政委寸土不让。

    “那这样我们的官兵怎么信任我们?我们的上级怎么信任我们?我们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到时候如果战事爆发,我们还能上战场吗?”韦院长有些语无伦次。

    “这个跟信任不信任没有任何关系的,做得好不好那是有目共睹、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用装大尾巴狼,上战场不是弄虚作假,是要实实在在的本事的,而为了有这样强硬的战斗力,我们必须精化、强化我们的队伍,也要剔除一些害群之马。这个没有商量!”周政委斩钉截铁。

    “你意思是我们都是害群之马?你要剔除我们?谁给你的权利?”韦院长终于爆发了,他直指周政委的鼻子。

    “我什么时候说您是害群之马了?我也没有说要剔除您啊?您是首长,您是统筹全局的领导啊。我绝没有针对您,我很明确我的意思对所有犯错误和失职、渎职人员绝不姑息,要严肃党纪国法,要军事化、规范化、制度化,把那些混饭吃、无事生非的人剔除出去。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看着韦院长急眼,周政委不怒反笑起来。

    常主任看着这样的场景,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可能捅了一个大娄子,他只好装作神志不清,等会后再找院长做打算吧。

    周政委说话“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大家还有什么想法,就找蒙处长把想法说一下,最好是书面的,我们好整理、综合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医院是大家的,所以,我希望医院的发展和改革都有你们的参与,大家集思广益,争取把我们的医院建设得更好。”

    大家散会后,几个处的年轻处长走到一起,大家就常主任的处分和医院改革进行了探讨不说。

    常主任跟在韦院长身后进来,院长挥挥手打发走勤务兵,关上门。

    回头看到常主任其实是清醒的,他也早知道他在装聋作哑。

    不看还好,看到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韦院长实在没忍住,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巨响,他已经顾不得隔壁就是周政委,也顾不得一层楼都是周政委的人,他太生气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他气急败坏地问。

    “我就是想把顾海平搞臭,然后连带把周政委也搞臭,凭什么?我们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却要拱手让人?”常主任低头说道。

    “你先动动脑子好不好?你搞臭人家?你先考量一下自己的智商好不好?现在好了,这个烂摊子你准备怎么收拾?你也看到了,好几个处长都坚持要对你严厉处理,你想想看要怎么应对了。”韦院长一屁股坐下来,手掌撑起脑袋,困苦不堪。

    “我无所谓,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常主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不会把你怎么样?最好的结果是提前退休,还有更加可怕的,如果顾海平回来要求严肃处理这件事,加上临床各科室年轻主任们之间的唇亡齿寒的相互抱团取暖,还有院办各处他们的火上浇油,你想你还有好果子吃吗?闹不好,你就得立马脱衣服走人,相关待遇我都不敢保证你能不能拿到。”韦院长眉头紧皱,分析形势。

    “我”常主任没有料到如今形势如此严峻?

    “现在是顾海平还没有回来,就是当事人不在的情况下,你已经犯了众怒,你想一想,如果顾海平以你之道还治你身,会是怎样的结果?我是院长没错,但是你觉得我会为了你得罪所有人吗?况且,道义和正义怎么可能让我没有原则地偏袒你?帮人帮不了理,我能帮你的估计只剩下争取轻一点的处分了,你自己要有一个心理准备。”韦院长理智而清晰的话给了常主任致命的一击。

    “我不只是为我自己啊!院长,我还有更大的计划,我为了您呀,我为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常主任老泪纵横。

    “你如果能安于职守,倒是我的荣幸也是你的造化了,你千万不要再计划了,你只会把自己计划进去,还把你的战友都计划进去,王处长为你说了一句话,这被批得!你还想把我们都拉下水不成?”韦院长好无语。

    “当然不是,只要我的计划实施了,他们都得完蛋。”常主任还处在自己的幻想中。

    “你醒醒吧!你觉得你的计划还有实施的机会吗?急诊科一下子就能让你昏睡过去,发生了什么你都不懂,你还实施计划?你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的所作所为除了害自己还害了跟你一道的战友。现在,你就回家装病,或者,你到心内科去住院,心内科林主任是咱们的人,就说你的心脏出了问题,神智也不是很清楚,有人找你了解情况,你就装作不清楚,这样他们看你没有战斗力和神志不清,该不会揪着不放吧?”韦院长无奈地这样安排。

    “可是那朗悦飞凭白踹了我一脚就这样算了?”常主任心里不平衡。

    “先保住饭碗要紧,其他来日方长,你急什么?要是你的本事能配得上你的年龄就好了。”韦院长毫不客气的说。

    “好!我听您的。”说完,常主任站起来转身准备出门,韦院长一声低吼“坐着别动!”常主任乖乖地坐下去,韦院长遂开门叫勤务兵进来,耳语几句。

    勤务兵没说话点点头,推着常主任的轮椅走向电梯。

    常主任住在了心内科的病房,对外宣称是心脏病犯了,一切相关检查和治疗正在进行中,这一查不要紧,倒真是查出了问题,常主任患有慢性肾功能不全症。

    韦院长以为周政委为此会耽搁下来不再追究这件事。

    可惜,韦院长惯常的思维还是没能料到周政委的部署,正如他没有料到周政委不顾医院名声报警“扩大”事态一样。

    转眼到了周五,顾海平在接到周政委的电话后提前回到医院,路上碰到几个同事,大家都十分热情,但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表情。

    他没来得及回家,直接按周政委的要求到大礼堂参加一周一次的医院全体人员周会。

    会议刚刚开始,顾海平拉着行李箱,找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定。

    就听周政委主持会议“大家好,这周的例会有些重要事情要宣布。”

    会议室立刻有些“嘁嘁喳喳”的声音。

    “大家请安静,下面我宣布几件事件经院党委研究决定一、撤销中医科常慧宽主任任职,增添顾海平为中医科代理主任二、给予常慧宽记大过处分,在全院大会上做书面检讨三、上报联勤部,人事变动和处分决定。四、临床科室、行政各处,每一科室做一份科室整改计划,下周五例会前上交。”

    顾海平听到这个“决定”,更加明白周政委突然间叫他出差,又突然间叫他会提前回来的用意。他想这几天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此时没有人告诉他。

    他坐在角落里,望眼看过去,大礼堂黑压压1000多人,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他刚来不久,对这里的复杂和惯常的态势还不懂。只好无声地观察、分析、思考。

    之后的会议都是细枝末节的各科室报告一周的基本情况,拖拖拉拉也到了下班时间,顾海平疾步走回家,他要了解到底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真是常主任安排了什么阴谋?

    山丹看到顾海平,十分诧异“你不是明天才回来?”

    “周政委打电话给我,叫我今天回来参加例会。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把老主任撤了叫我上?”顾海平来不及换鞋就急切地问道。

    “就是你出差之前,我们道听途说的事情,它发生了。好在你不在,没有受到波及。就你走那天早上就出事了。”山丹一边说,一边接过顾海平手里的行李。

    “真的?他真的要整我?你快说说,到底怎么整我?”顾海平没有惧怕,只是急切地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那天我送你上车,把小玉送去幼儿园回来,就信步走到小池塘的小桥去了,然后就看到”山丹把自己那天早上看到的情形说给顾海平听。

    “奶奶个腿儿,原来真是有阴谋啊?你看到的可能只是皮毛,估计还有更大的阴谋,否则不会惊动了周政委。不过这次事件这么快就出来处罚和任命也是有些奇怪,韦院长会议全程都冷着脸,一言不发。估计不只是中医科常主任要整我这么简单,还有上级领导之间的较量。你说我想的对不对?”顾海平征询山丹的看法。

    “是的,我从魏阿姨的话里听出来,你只是他们争斗中的一颗棋子,周政委好像代表改革派,启用年轻人,大手笔,雷厉风行。而韦院长似乎代表医院原来的老革命,不愿意太大变革。于是,周政委就借力使力,趁着常主任犯错,立马进行撤换。”山丹分析。

    “这是临床第一例,据说行政楼里已经撤换了几个重要部门的领导,看来临床科室也会一步步进入改革的程序中,这也是发展的需要。周政委的下手、做法可以看出来是强硬派!”顾海平笑道。

    “真是人家瞌睡,给了个枕头。本来没有由头撤换临床科室主任们,这下好了,常主任主动送上门去,给了周政委一个多好的时机?”山丹也笑道。

    “是哦!常主任看着精明,其实是个小精明,你想想一辈子混到这份儿上,也就知道他的本事了,我是觉得对待他们这一代人,多些理解和宽容,哪怕他有些过分、刁钻,我都让着他,可是他还是把自己埋入自己挖的坑里了。也是可悲,看看要退休了,这下好了,啥都没有了。如果报上去,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顾海平倒是不记仇,反倒觉得常主任可怜。

    “呵呵呵,你要在,被诬陷了会怎么样?打架吗?”山丹试探顾海平的反应。

    “你以为我傻呀?我会跳进人家挖好的陷阱?不过朗悦飞也是够义气啊!居然踹了常主任一脚?我在,估计都不会踹他,我倒是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让他出尽洋相。”顾海平“哈哈哈”笑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