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二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章节目录 三二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二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方式?”山丹的好奇被点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哈哈哈!不说了,等下你该说我刻薄了。快给我弄点吃的吧,我饿了,这一路的赶!”

    “我给你煮饺子吧?你倒是说说什么方法嘛?我看看你有没有道理?”山丹去准备煮饺子。

    “哈哈哈!当我知道他要整我的时候,我其实就在想对策,你想想他最在乎的是什么?无非是觉得自己有老资格,人家碰到他说一声老中医,他就以为自己真正是老中医了,其实自己心虚得很,尤其在我出现以后,他就更加没有病人了,你以为他安于那样无所事事地混日子?他也不甘心啊!只是自己没本事,不就靠其他方式来混日子,只要抓住他的弱点,叫他出洋相还不容易?”顾海平说得头头是道。

    “可是你还是没说要怎么做啊?”

    “他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医疗事故吗?那既然是医疗事故,就要请权威的专家来审核啊,你想想我们医院中医的专家不就是他了?那就要他当场说出他所谓我造成的医疗事故的方子到底是哪一个,到底是怎样出的事故?医理在哪里?辨证施治错在哪里?药方组成哪里不合理?等等、等等,我问得他不狼狈死?你想想他是野路子中医,懂个!他不是拿着扩音器吗?我就跟他来一次学术对阵,看我不问死他?”顾海平有些狠狠地说。

    “还是书生意气,你以为他会接你的招?你要是在,他会煽动那群人包围你、打你,怎么办?他们事先一定安排好的,只要你出现,他们就讹你,比方说叫人跟你发生肢体接触,然后赖你打伤了人,你怎么办?”山丹觉得顾海平还是有点太过书生气。

    “不会吧?这么野蛮?”顾海平觉得不至于。

    “不会?你是没见当时的情形,估计他们就是等你出现,一者怪你医术不精,再者触怒你,让你出手,好讹你。就连一个外人,郎医生都看不过,一脚踹倒了常主任,然后常主任就装死不起了。你要在,病人装死不起,你怎么办?”山丹问顾海平。

    “那还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顾海平觉得也有点棘手。

    “那我不动手不就得了?”

    “不动手?一群人像疯了一样拥挤,把你包围住,然后有人大喊顾医生打人了,再然后就是有人受伤了,看你怎么办?”山丹想想真是好恐怖。

    “哦,也倒是哦,那真是有嘴说不清了,好在周政委有先见之明提前做了安排。否则我真是可能被诬陷了,我的妈呀!这也太缺德了!”顾海平感叹道。

    “并且,常主任整你的深层意义估计是院长在和政委斗,守旧派的利益得到影响,权利被削弱,你想想这些人会善罢甘休?典型的就是常主任的阴谋,不就是想一直把中医科握在手里?那其他部门和临床科室不都是一样?上升到院首长不也是这样的道理?只不过常主任人瞎,想出一个瞎招。害了自己也害了院长处于下风。”山丹煮着饺子,对靠在厨房门边的顾海平说。

    “听了你的分析,我觉得常主任这次的失败不是他瞎,是周政委从中破怪了他的计划,比如我不在,他就没法利用我,没法陷害我。要是我在,即使我不生气、不和人家发生冲突,保不住人家不制造事端来讹你啊。正如你说的,人家把你围在中间,监控不一定能看的清楚,常主任既然处心积虑要害我,他一定事先注意到证据的重要性,他不会给你有证据看到他的所作所为的。比如你没打人,人家都说你打了。到时候,弄几个重病人,快死的人给你,你没碰人家就说是你打坏了,怎么办?还是周政委消息灵通,也计划周全,把我打发得远远的,叫常主任的阴谋不能得逞。”顾海平有些庆幸。

    “我感觉啊,或许一切尽在周政委的掌握中,可能医院的风吹草动都在政委的视线范围内。我怎么感觉好像我们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漩涡中,身不由己,被一股巨大的风吹着旋转?”山丹转转身子表示摇摇晃晃。

    顾海平扶住摇摇晃晃的山丹,亲亲她的脸“可能就是这样,社会就是个大缸,大家都在里面,你不被推来搡去也不可能,就像大家都在抢一块蛋糕,蛋糕就那么大,不下手就没得吃,所以大家的争斗就来了。就这么简单,也没什么。”

    “在争斗中必然有人赢,有人输,还有人无辜受害。似乎都是身不由己,不争斗是不是就不能活?”山丹觉得可以理解但是还是不能接受“和平发展不行吗?”

    “行是行,但世界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斗争的世界,就是一个典型的食物链,弱肉强食是上帝安排好的,我们虽然不喜欢这样的争斗,但是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不去主动攻击别人,学会自卫还是要的,对不对?否则被无辜伤害的可能就是我们。周政委能运筹帷幄也是他在那个位置上,他有权利和能力来平衡大局,而我们的选择就是要多多自保,蓄积力量,然后慢慢等到我们自己可以把握大局时,就不用再受窝囊气。”顾海平耐心地安抚山丹“小到这么个小范围是这样,大到全世界,不也一样?有利益冲突就有战争,美国侵犯伊拉克,说白了不就是为了美国人的利益?你以为他是真正的主持正义?!美国人就是世界强盗,打着正义的旗帜,到处烧杀掠夺。但是没有人能与他抗衡,他靠得是什么?不就是实力吗?没有一个国家能打得过他,原来大苏联还能对抗一下,现在的俄罗斯远远比不上美国了。”

    “要是几个国家联手怎么样?比如俄罗斯和中国联手,打美国。”山丹天真地问。

    “如果中国和俄罗斯联手打美国,应该可以。但是你想想,我们和俄罗斯也有利益冲突啊,不说现存的矛盾,就战争本身,如果打胜了,利益的瓜分又会出现矛盾,打败了损失会不会很大?这种一个格局的平衡,一旦打破,要再建平衡就很难,尤其像我们国家这样的泱泱大国,是不会轻易挑起战争的。我们需要把自己先发展强大了,然后再说。”顾海平兴致勃勃,话题飘了很远。

    “不像美国,他的国民早已不用为生存犯愁,所以他的经历就用在了到处去打、抢人家的面包了?就像现在的我们要悄没声儿地好好努力,先强大起来,然后再说。”山丹鹦鹉学舌。

    “哈哈哈!对!”顾海平刮刮山丹的俏鼻子。

    “饺子好香,我吃过好多饺子,外面饭店的饺子怎么都吃不出你做的这股子味儿。”顾海平“吧唧吧唧”嘴巴说道。

    “那是啊!人家做的是饺子,用的是食材我做的是爱,用的是心。能一样吗?”山丹斜睨一眼。

    “又被你一语中的,你说得对!这个也是高层次的认识,这简单的饺子你包的是爱,我吃的是情意,所以,外面再大的饭店、再好的食材做出来的饺子都没有这个味儿。所以,以此及彼,就知道待人接物都要用心,善以善待,才能有好的未来。”

    “接下来你的工作可能开展起来也会有些不顺当,你要多些耐心,多动脑筋,工作就是工作,不要坏了自己的心情。其实人心都差不多,希望得到利益得到好处、还有得到尊重,不管是谁,都要多些尊重,记得你曾经跟我说就是门卫跟清洁工都要尊重,我想你一定可以做到。有时候有一些拎不清的人,你先不理会,等安顿好大局,再做个别处理。不过我觉得还是需要有些手段是强硬的,反正总的来说是要刚柔相济、不同的人不同的方法,我就是不想你受委屈,不想你的心情不好。”山丹心疼的眼光,她想到人家要为难顾海平,她就很心疼。

    “没事儿的,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他什么?况且,我又不傻,我知道怎么做。又有你这么心疼着我,我会好好爱惜自己,万事不乱心。”他们总能在一瞬间就了然彼此的心意,哪怕没有说出口、语言无法表达的那一份意思彼此也都了然于心。

    两个人一大盘饺子搞掂,山丹看着顾海平狼吞虎咽的吃相,笑道“好像你是被饿了几天一样。”

    “呵呵呵,出差这种事情,最讨厌了,别看多高级的宾馆、饭店,都缺少一份安适,只有在家里我才吃得饱睡得香,这么多年别看我常常外出,却还是不能习惯在外面的生活。尤其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就让我很踏实,完全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你不用为我担心那么多,相信我可以搞掂的。原来是我没有在那个位置上,人家当然不屑,如今既然给我来负责中医科的工作,全部人马就都要在我的指挥下,不听指挥的,就凉拌、搁置,时机成熟就打发人走。你想想看,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失业来开玩笑。我估计大部分人都会顺从组织的安排。极个别常主任的死党就只好送去给常主任作陪了。”顾海平温情的脸转向冷峻。

    “不过也是哦,大部分人跟着常主任,估计也是受到蛊惑,也和他们自己的利益相关,如今常主任把自己撂倒了自己,看看还有多少人追随?也倒是能看出人心跟常主任的人缘。我觉得对常主任好的人,只要不跟你作对,倒是应该善待,说明人心善良。倒是那些立马转了风向,见风使舵的要多多小心。”山丹表达了自己的思虑。

    “对的,你总是能看到事物的本质,我明白!”顾海平拍拍山丹的脸,站起来摸一摸自己吃饱的肚子“有你的家真是天下最好的地方,或许天堂也就这个样子吧?”

    “瞎说个啥?我们走路去接小玉吧?”两个人手牵手下楼去幼儿园接孩子。

    刚下楼就看到常主任的爱人急匆匆上楼,在狭窄的楼梯上相遇。

    对方立马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表情,山丹已经很多次想象过要怎样面对常主任一家,故而比较镇定,她没有想到的是顾海平没有任何异常情绪,很平常地打声招呼“嫂子,忙呢?”

    “哎哎哎,你们先过。”对方尴尬地接应,侧身让路。

    山丹善意地笑笑,两个人下楼。

    “你可以啵!这么毫无波澜?不是心机极深、就是肚量极大。”山丹竖起大拇指。

    “怎么了?哦,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其实我想想常主任也是挺可怜的,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听说还查出肾功能不全,事业对他而言或许也该叫事业吧没了,身体垮了,很值得同情,我连他都不记恨,嫂子就更加没关系了。”顾海平微笑着说着握紧了山丹的手。

    “嗯,我也这么觉得,虽然他们不仁,但我们不能不义,虽然我们可能做不到以德报怨,但我们能做到不落井下石,好不好?”山丹希望顾海平是个能成大器的人。

    “好!我不会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算计人事上,我有自己要紧的事要做,不过作为女子你能这么想,我很高看你哦!你有这样的气魄和心胸真是不可小觑哦。”顾海平挑挑眉毛赞赏道。

    “哎,人家跟你说正经话呢,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所做的所有事情,无论好坏都会反馈给自己,可能就是老祖宗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吧?完全没有必要别人去打击报复,他自己作孽自会自己承受。对不对?”山丹仰头问。

    “对!所以你是个聪慧的孩子!”顾海平忍不住吻了吻山丹的嘴唇。

    “你!大庭广众之下,你要注意影响。”山丹紧张地四处瞅瞅,好在没有人注意到。

    看着山丹羞红的脸,顾海平“哈哈哈”地坏笑起来。

    山丹娇嗔地斜了顾海平一眼,甩开他的手,娇羞着快步往前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