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二三、尔虞我诈

章节目录 三二三、尔虞我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二三、尔虞我诈

    第二天,顾海平正常来到中医科,他没有丝毫其他“该有”的表现,一如往常一样晨会、查房、下医嘱、出门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倒是科里的所有人员都是提前到位,平时懒懒散散的现象一扫而光,大家都噤若寒蝉,战战兢兢看着顾海平的脸色,顾海平视而不见,该干啥干啥。

    埋头看病,不理会所有人的试探,直到手边的电话响起,顾海平接起来,是周政委的电话“小顾,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顾海平放下电话,叫过中医科另外一位医生,来看排着队的病人。

    赶到周政委办公室,医务处和院务处、政治处、财务处的几大处长都在,看到顾海平进来,起身客气,大家落座。

    周政委说道“中医科的工作让你负责,也很突然,是你出差这几天出了一些事,待会儿叫蒙处长给你解释一下,先把科室工作做起来,你是第一个临床科室换领导的,就要做出表率作用,以后其他科室可以效仿。拿出你的热情和智慧,把中医科搞大搞强,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今天我们几大处长都在这儿,有什么需要你就找他们。你们啊,中医科的事优先处理,优先满足。”周政委指指几大处长说道,几位处长点头答应。

    “周一你拿一个中医科整改、规划给我,整体框架、具体数据我都要看到,你就牺牲周末休息时间来搞。我们得抓紧时间,我要在短时间内看到成绩。”周政委交代顾海平,顾海平站起来回应“没问题。”

    “好,那就这样,你们去忙吧。”

    几个人走出来,蒙处长拉住顾海平,两个人回到政治处。

    “你小子,真是有福气,政委这么看重你,你有前途了。”蒙处长拍拍顾海平的肩膀说道。

    “蒙处长是北方人吧?听口音是河南、山东人?”顾海平问道。

    “山东人。”蒙处长拿出纸杯帮顾海平倒好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院里一些事情,你可能不一定懂,但你应该知道中医科的事情了吧?”蒙处长坐下来,问。

    “我是有些耳闻,但实际上还真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顾海平想听听明白的事情经过。

    “是你还没有出差时候,已经有了些风吹草动,周政委本来应该去开会的,听到动静,就让你替他去出差,自己留下来处理事情。和你有关的就是常主任策划了一场你的医疗事故,后来也是没能按照常主任安排的剧情发展,被朗悦飞搅了局。我是周政委事先交代过要如何处理,所以常主任才没有如愿,也是他自作自受。本来政委的意思可能是等常主任退休,给你接手中医科,不想,常主任提前把位置给了你,这样你就要仓促地接过来,还要把它发展壮大,周政委对你是期望很大,我也相信你能做好。放开手脚去干,至于其他事情院里都会给你安排好,常主任那里你也不要过问就好。”蒙处长交代道。

    “哦,我倒是想去看望一下常主任,毕竟中医科的人都曾经是常主任的部下,人都是有感情的,不管常主任对我做了什么,都不危害到其他人的利益,其他人可能会有对错意识,但不一定会甘心于我的领导,我如果再表现得像小人得志一样,工作势必就难以开展。况且,常主任的所作所为我能表示理解,我不怨怼他。还有通过我几个月的观察,中医科的人员配给是很不合理的,要想把中医科搞起来,把中医搞起来,我觉得充实中医科的专业人才是最关键的,至于其他人能利用的尽量利用,不能利用的我就要推给院里了,院里怎么安排我就不管了,您看怎么样?”既然周政委如此看重他、看重中医科,那他就要大刀阔斧地阔步向前,毫不犹豫地提出要求。

    “看来政委真是有识人之智,你能这样做也很好,以德报怨是一个成大事者该有的心胸。至于你的设想和做法,你就写在报告里,越具体越好。年轻人,好好干!”蒙处长说完,表示谈话结束,顾海平起身告辞。

    他慢慢走回科里,在思考怎样才能把中医科搞好,让自己热爱的中医事业在这个三甲医院发挥它的超能量。

    眼下,紧要的事情是先照顾好科里这些人的情绪,安抚自作自受的常主任,然后其他的想法都写入报告中,有了政委的许诺,又是这么好的契机,该是他显露才华、实现抱负的时候了。他想着想着就不自禁地微微笑起来,脑子里蹦出一句话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

    回到科里,他召集所有人员开了个短会,他说“大家在中医科的资历都比我要强,现在常主任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再继续工作,那首长把中医科交到我手里,虽然只是代理,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我就得负责任。科室的发展也关乎到大家的切身利益,大家今天下班回去,就动动脑筋,拿出自己对中医科的认识、自己所做的工作怎么改进,以及对中医科未来的发展和科室需要加强的方面拿出一个书面报告给我。关键一点是,你留在中医科的理由和价值。”

    “顾主任,你不是要辞退我们吧?”一个护士小声问。

    “辞不辞退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现在院首长已经下达命令给我,要我把中医科搞大搞强,我也要依仗大家,所以你们的价值也要得到体现,如果你不能适应未来中医科的工作,我不辞退你,你自己也会辞退自己的。你们在中医科呆了这么久,更加了解本科的情况,结合自己的专长和科室的需要,给自己找一个留下来的理由,或者是说中医科需要你的理由。”顾海平严肃而平静的说道。

    “中医科不是个养闲人、吃闲饭的地方,这一点大家要清楚,以前你们是什么样我不管,交到我手里,要我来负责,我就是要把它专业化、规范化、制度化,你们大家也就中医科现存的问题、以及整改的措施,拿出自己认为可行的办法,不要给我说一些没用的废话,我要看到大家切切实实的思考和方案。兰护士长尤其要拿出一个科室日常行为规范、制度的方案。希望大家能积极配合我的工作,共同把中医科发展起来。”顾海平补充道。

    “没事大家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忙你们的吧。兰护士长你去买花篮、果篮,你再联系一下常主任,我们去看望一下他。”顾海平利索地交代。

    自从医院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上宣布顾海平代理中医科主任,常主任被处分之后,兰果欢便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虽说韦院长是自己的姐夫,但他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吗?他能庇护得了自己吗?虽然自己已经“坦白”了,但是他们会不会从宽处理?看到顾海平对自己有些冷淡的脸,兰果欢心中没底。刚刚顾海平的一席话是不是说给她听的?她要不要向顾海平说出实情,撇清自己的干系?

    听到顾海平的交代,兰果欢才从自我挣扎中勉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脸“主任,你说要多少钱的果篮和花篮?”

    “按原来的惯例办。”顾海平没有抬头,说道。

    “好的,我马上去办。”一溜小跑“逃”出会议室,偷偷长出一口气。

    其他人也十分乖顺地离开,大家都是比较小心翼翼的状态,没有了平时的嬉闹、随意和懒散。

    那天跟常主任出现在现场的医生姓刘,看到这样的情形,也是心里直打鼓,顾海平现在看来没什么动作,也未找他麻烦,但他会不会给他来个秋后算账?看来常主任是自身难保,靠不住了,怎么办?见风使舵站入顾海平的队伍?这样会不会被人家更加看不起?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以如此绵软?我先也不动声色,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兰果欢护士长叫人送来了果篮、花篮,小声电话联系常主任“常主任您好,我是护士长,顾医生说要去看您哦。”

    “他来看我什么?看我笑话啊?不见!你告诉他,别让他太得意了,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来耀武扬威啊?你告诉他,他不过是个代理主任,哪一天我叫他滚蛋,他就得收拾行李滚蛋了。你们不怕他,他孙猴子还能翻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反了天了!”常主任没有丝毫的病态,倒是中气十足,一口气骂了这么多。

    “好像他没有这个意思哎,只是探望您,我看着他不像是要去气您的样子哎。他叫我买好了花篮和果篮,那你不叫我们去,我怎么跟他说啊?您这是为难我,本来我已经很难做了。”兰果欢差点掉下眼泪。

    “你怕他?!你不能找你姐夫治治他?你真是傻呀?他当主任还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常主任不忘挑事儿。

    “我找了,被我姐骂了一顿,还说我没脑子,说最近都不要打扰我姐夫。”兰果欢懊恼地说。

    “我为了你们都成这样了,你们自己倒是无所谓?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你们以为你们不出声,他就会放过你们吗?”常主任气急败坏。

    “好像是要辞退一些人的样子,今天顾医生已经说叫我们自己说说自己的价值,就是留在中医科的价值,那不是没有价值就辞退啊?我们怎么办啊?”兰果欢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后悔这几年浑浑噩噩,连个正经护士上岗证都没考。

    “怕他什么,你姐夫是院长,他能把你开除得了?你都这么慌,那其他人不是更加没办法?你们抽时间过来,我给你们出谋划策。”老主任安顿。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你?”兰果欢问。

    “你们来我当然欢迎了,顾海平你告诉他,我身体不适不想见人,尤其不想见到他。”常主任气呼呼地说,他觉得今天他的处境都是顾海平害得。

    “哦,那好吧,我去告诉他。”兰果欢放下电话,转身准备去报告顾海平常主任的意见,突然发现顾海平就站在护士站的门口,很平静地看着她,看样子他不像是刚刚才到,是应该站在这里很久了吧?

    “啊!”兰果欢被吓了一跳,不自禁叫出声,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顾海平面无表情地问。

    “准备好了。可是”兰果欢欲言又止。

    “那就拿东西去看常主任。”顾海平没有理会兰果欢的“可是”。

    “哦,好!”兰果欢无奈,只好拿了果篮、花篮,一手提一篮,跟在顾海平屁股后面。

    “你问问还有谁一起去看看常主任?”顾海平头也不回地吩咐。

    “哦,好!”兰果欢双手拿着东西,只好一路走出来,一路问碰到的科室人员“你们去看常主任吗?”

    碰到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基本都没有答话,迅疾地躲开,生怕惹祸上身。

    见没有一个人答应去看常主任,顾海平停下脚步,他本以为至少有一两个“勇敢”一点的人,或者是有些人情的人,难道常主任交到的都是酒肉朋友?这一天天混在一起谈笑风生的都是尔虞我诈?就没有那么一两个真情意?或者是怕得罪他而坚决地跟常主任划清界限?

    他看着身后快速躲闪的护士“站住!跑哪里去?”

    护士像被使了定身法一样,僵直的后背停下来,也不回头。走廊昏暗的灯光打在死气沉沉的地板上,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

    “你们也太冷血了吧?跟常主任同事这么长时间,现在他病了,你们都不愿意去看看他?”顾海平极其严厉地说道。

    几个护士回头,探询的目光,她们想看出顾海平是真心要去看常主任,还是要带她们去跟常主任找不痛快。可是,昏暗的灯光基本看不出顾海平脸上其他的表情,只有严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