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二四、绵里藏针

章节目录 三二四、绵里藏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该作起点专属作品,版权属于起点和作者,请勿免费转载,如有侵权,必追究!

    三二四、绵里藏针

    “去,叫几个现在手头没事的人一起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顾海平严厉的声音没有变,或许这些人不过是利用常主任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本谈不上任何情义,这才是常主任更加悲哀的地方,不过想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样的状况倒是正常的。要是有些情义深厚的,常主任就不是常主任了,常主任也不会是现在的处境。

    几个护士和刘医生战战兢兢地跟在顾海平身后,兰果欢把果篮递给刘医生,在顾海平背后做了个鬼脸,几个人不敢言声,默默走在后面,跟顾海平拉开一点距离。

    “常主任住在哪个病区?”顾海平没有回头问道。

    “在三病区肾内科,34床。”兰果欢快走几步跟上顾海平的脚步回答。

    “顾主任,其实其实”兰果欢结结巴巴、欲言又止。

    顾海平没有出声,脚步保持一个速度前进。

    兰果欢看到顾海平不理自己,把想说的话在嘴里搅和了半天,不得不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说“其实常主任是不要我们去看他的。”

    “哦?”顾海平斜眼看一眼兰果欢,兰果欢立马停下脚步退后去了。

    走过医院长廊,两边鲜花盛开,可以看到蝴蝶、蜜蜂在花丛中飞舞。永城一年四季都是鸟语花香,这也是顾海平和山丹决定定居于此的理由。病人们悠闲地坐在长廊两边的原木座椅上,晒着太阳。看得到有些医生和护士也在走廊闲聊、晒太阳,一派和谐、安然之像。

    到了常主任的病房外,顾海平停下脚步,也不回头,兰果欢和后面几个人愣怔一下,兰果欢灵醒一点,急忙去轻轻敲门,听到里面的“请进”,兰果欢推开门,侧身给顾海平进来。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顾海平,常主任明显十分尴尬,挪一挪躺着的身子说道“我不是跟护长说不要来看我嘛?你们叫顾代主任来看我,我哪里担当得起。”

    “常主任您见外了!我们都是医生,说白了都是在做一份工,挣一份钱。我既然代了这个主任就得做到这个代主任的职责,我们科室的老同志住院,我们是必须要来探望的呀,老同志了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况且,我们常主任对中医科的建设所付出的努力那是有目共睹的,这些人都应该感恩戴德。所以今天我要求他们一起过来探望您,希望您早日康复,回来主持工作,我就不用再代理了。”顾海平指指这些身边低头看地、侧头看墙,唯独不看常主任的人说道。顾海平一席看似平和的话语,绵里藏针,在场的人心中都明明白白。

    “你要这么说,咱就有得聊了,中医科是建院以来就存在的,到我手里时候全科只有3个人,一个主任、一个医生、一个护士长,是我把它壮大了,他们这些人都是我招到中医科的,对不对?”常主任说着,激动地坐起来问这些人。

    只有人轻轻点头,没有人答话。常主任明显感觉到他们的有意疏远和避讳,心情十分糟糕起来。

    “你们能到中医科,这么多年不用辛苦工作,拿着全院的平均奖,工资也照拿不误,难道不是我给你们争取的?”常主任咄咄逼人的语气和目光。

    “是的,是的。是您庇护了我们,可是,现在您却不能庇护我们了,我们就得自己靠自己,您安心养病就好,不用再为我们操心了,我们这么年轻,到哪里还活不下去?”一个看上去有些个性的护士安慰常主任。

    “唉”常主任无奈地叹口气,没有人理解他的意思,或许也是他们在装傻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顾海平冷眼旁观,心中倒是对刚刚仗义执言的护士有些好感。

    “你先把身体养好,至于工作这一点事情完全不用放在心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是最要紧的,我先把科里的事情代理起来,等您出院再回来主持工作。”顾海平没有讽刺挖苦之意,平和地说。

    “你故意,是吧?”常主任几乎要吃人的目光。

    “那您现在也不能回去工作,不是吗?”顾海平看上去无辜的表情。

    “你明知道我受了处分,不可能再回去工作,你还用如此恶毒的话来埋汰我?你真是狼子野心、蛇蝎心肠!”常主任恨恨地骂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万事皆有可能,不管怎样,你还得有个好身体来争斗,不是吗?像现在这个样子,别说跟我斗,你连自己都斗不过啊。”顾海平没有生气,倒是有些好笑起来。

    “跟你斗?你也太高估值自己了,你也配?”常主任瘪瘪嘴、嗤之以鼻。

    “哈哈哈!您不是跟我斗?那何必对我如此冷嘲热讽?恨不得灭了我而后快?”顾海平笑道。

    “你是我的绊脚石,搬开绊脚石那是理所当然的,你以为你自己有能耐?还不是那姓周的帮你?否则,就凭你?你早该哪来哪去滚蛋了,还能今天站在这里跟我唱四六句?”常主任翻翻白眼,躺下来,一副鄙视的神情。

    “您错了!我不是您的绊脚石,我是您的接班人,是您的继承者,是中医的继承者,您为中医事业奉献了一辈子,不管成就高低,你都是热爱它的,对不对?”顾海平故意停顿下来,观察常主任的反应。

    常主任焦躁的情绪似乎有些安静,虽然看上去还是一副生气、愤怒的脸,但却在支棱着耳朵听顾海平的话。

    “您看,您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龄,正好呢,这时候我来了,我是来给您过度、给您安享晚年的铺路石,而不是绊脚石。我从来没有不尊重您的任何想法和动作。您始终是前辈,我敬重您,至于您做了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我想您有您的道理,可能这个道理不符合正常的规矩,但发生了就有它的必然性,况且,您的所作所为对我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我不计较。今天来,我只是想告诉您,您要安心养病,我会尽我所能把中医科发展起来,把中医事业发扬光大。我不会把一己私利放在首位。也绝不会报复您、挤兑您,我也相信您会明白我的用心,也会慢慢了解我的为人,偏见不会一直存在的。”顾海平很理性地说道。

    拥挤在走廊的肾内科的医生护士,本来是看热闹的,他们以为顾海平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常主任的病房是来兴师问罪的,至少要诘问他的用心,但是没有。

    开始听到常主任的怒吼,以为热闹就要来了,可是却在顾海平的软硬皆施中,事态向着他们的预料之外发展。

    肾内科的吕主任听说新任中医科的主任顾海平大驾光临,也想正面会一会这个初出茅庐就闹得“妖风四起”的人物。

    吕主任比常主任年纪小不了几岁,当然有着相似的心态,不服气年轻人、不服气自己岁月的老去,他以为如果顾海平对常主任有所不恭,他必然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他悄悄地站在人群后面,看着顾海平和常主任之间你来我往的较量,也看着中医科原来常主任的手下们的表现,心中自然五味杂陈人情真是薄如纸啊。

    听了顾海平的话,只见常主任缓缓掉过头来审视着顾海平的真实意图,缓缓坐起来,不相信地问道“你真这么想?”

    “对,我真这么想!”顾海平给出肯定的回答。

    “哈哈哈!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会那么好心?你不过是看我没有了战斗力,先是来羞辱我一顿,再卖个好给我,你情也有了义也有了,然后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自己倒是干干净净,还讨了个仁义大气之名,你真是好心机、好策略啊!”常主任咆哮道。

    “你这大仁大义我承担不起,我就是个小人,好不啦?你走!”常主任指指门外喝道。

    “常主任,您这么激动干嘛?你不妨想一想,我怕您什么?我用得着来您这里卖好吗?您应该比我清楚,您的所作所为和得到的惩罚,您也应该明白我现在的状况。实话说,当我出差回来听说了这件事时候,我很震惊,我不相信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回头我表示能够理解您的做法,结果是您算计、误伤了自己,没有伤害了我,我也就没必要跟你计较什么。我也不是要挖苦您、同情您,我只是想跟您有一次正常的沟通和交流。希望您能安心养病,不要担忧什么”顾海平的话被常主任接过去

    “你说说我担忧什么?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担忧什么?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我担忧你把我怎么样?你有这本事吗?”常主任的话让在场的人大跌眼镜。

    “常主任,您不用这么草木皆兵,我不是来跟您打架的,我的用心很正,至于您怎么理解、能不能理解是您的事儿,我做到了我应该做的,我就问心无愧,我心安。我要怎么做,您也无权干涉,我会把中医科搞出什么样子,您现在也无权干涉了,因为我十分热爱中医,我敬重您用了一辈子在中医事业上,无关成就大我都敬重您。其他,您自己看着办,好好保养身体,再见。”顾海平平静地转身离去。

    走廊里的医生护士让出一条路,大家目瞪口呆地望着顾海平潇洒离去的背影。中医科一干人默默地跟在身后。

    “顾主任,您等等。”身后有人喊他。

    顾海平转身,身后中医科一干人的后面是疾步走来的吕主任“来来来,顾主任,您来我们科,也不说一声,我刚刚知道,来来来,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儿。”

    顾海平不认识吕主任,看着他胸前的工作牌,才知道他是肾内科的主任,笑一笑,跟着吕主任走入他的办公室。在背后挥挥手示意中医科的人散去。

    “不好意思,我们常主任住在您这里,让您费心了。”顾海平真诚地说道。

    “没事儿,他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倔老头,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被牺牲了一代的人,没有多大本事,脾气却不你多担待。你刚才的话我其实都听到了,老常他是放不下面子,往后他会想明白的。”吕主任示意顾海平坐。

    顾海平坐在吕主任对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听着吕主任的话,轻轻点头。

    “难得你这样的年纪能如此老成、宽容,这让我刮目相看,看来这回是常主任错了,他错看了你,也是一时糊涂了,年轻人,大度一些,原谅他,不跟他一般见识。”看得出吕主任的良苦用心。

    “嗯,谢谢您!但愿常主任也能想得通,其实我啥都不知道,常主任做了什么,也是回来才听说,我想应该没有那么糟糕,道听途说的话不信也罢。至于我们的人事任免也是我不知晓的,并非我自己去争抢来的,一切都是上级首长们的安排,我不过是个小医生,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我不会妄自尊大,当然也不会妄自菲薄。我有我的执着和抱负,我想踏踏实实做事做人,凭着自己的努力来做自己的事情,其他浮与人事的东西,不是我在意的重点,我不会去践踏谁,也不用去践踏,但是呢,也不想被人践踏。您说是不是?”顾海平说道。

    “对对对!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坦荡,那人际相处就会融洽多了。”吕主任感叹道。

    “我是北方人,我在草原长大,虽说心胸没有草原宽广,但我希望我可以有那样的胸襟,我不会为了一己私利放弃做人的原则,但也绝不是软弱到任人宰割,我有我的原则和底线,这一次的事件我放过去,无论它的真相是什么,我都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去深究,我希望人都能够自省,我也希望以后的工作中不再出现这样的事件。我宽容不等于我没有底线和原则,也不等于我好说话、好欺负。”顾海平一本正经地跟吕主任说。他希望吕主任把话带给常主任,不要逼人太盛,不要太过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