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三三、学以至精

章节目录 三三三、学以至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三三、学以至精

    “噗通”一声,一个学生跪在了顾海平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海平也被吓了一跳,脱口而出“怎么了?”

    “老师,我要拜您为师,你就收下我这个徒弟吧!”学生直挺挺跪着。

    “起来!起来!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你就拜师?我才几岁,我哪儿敢收徒弟?我还没那本事和资格儿,你快起来,别瞎胡闹!”顾海平伸手想扶起学生。

    学生死命坚持“老师,您有资格儿,不论您的医术还是为人,都是我钦佩的,您完全有资格儿做我们的师父!您不收下我,我就不起来了。”

    顾海平松开手说道“刚刚在说什么?中医思维!你这样的做法是中医思维吗?老祖宗说过君子不强人所难,你这叫什么?胁迫!中医思维也包括,人与环境相和谐。我不客气地说,你要拜师,涉及到几个方面1、你的方面,你觉得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一辈子为中医事业奉献了吗?你的中医修为有了拜师的资格儿了吗?”

    “老师,我有决心!我早就想要拜您为师了,只是没有机会。虽然我现在的中医修为还不行,但我会好好努力的,老师。您相信我。”学生急切地打断顾海平的话抢答道。

    “是吗?你现在连做人的基本礼貌都还没有呢。我不是批评你,但你要思考谁教你可以随便打断别人的说话的?无论你再怎么着急,也不可以打断别人的话,对不对?”顾海平严肃地说道。

    “对不起!老师,请您原谅我的鲁莽。”学生有些懊悔。

    “你先起来,我给你把道理讲讲,也给大家讲讲。”顾海平示意学生先平静下来。

    学生起身坐在椅子上,极力平静自己。

    “我先肯定你的热情和信心,但我还是要说明几点。”顾海平对学生说。

    “2、师父一方面,你所选择的师父他有没有资质做你的师父?还有他愿不愿意做你的师父?”学生站起来又想说点什么,被顾海平手势阻止。

    “3、就算以上两个方面都没有问题,那拜师学艺它也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磕几个头就算了的事情,它是一个长久的责任问题。对不对?所以,从古至今的拜师都是十分慎重和隆重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是这样来的。哦,现在的中医界,不管有没有资格、不管三七二十一,拜师成风,一窝蜂地评出一大堆的名老中医,收了一大堆的弟子,一个人可以拜无数个师父,我且不说这些人中有没有滥竽充数的,就这样的行为,你们不觉得有些哗众取宠的嫌疑?”顾海平扫视一下身边的学生们。

    “我能理解当局和有识之士的良苦用心和紧迫感,但这样的做法到底能给中医界带来怎样的进步和发展?有多少人为了搞一个这样的名头绞尽脑汁?又有多少人是实至名归?中医的发展需要一大批脚踏实地、踏踏实实传承、发展的人,而不是打着振兴中医的旗号去哗众取宠。不过这些人中也是人龙混杂,也不完全否定。”顾海平说起社会上一窝蜂拜师的风潮有些自己的思考和看法。

    “那老师,您这样说,是不是说我们就不要拜师了?”一个研究生问道。

    “不是!用中医思维来看待事情,阴阳要平衡。很多人这么跳出来一窝蜂地拜师,这是什么行为?”顾海平顿一顿看向周围的学生。

    见没有人敢贸然接话,又说道“这属于阳啊!”

    “对!对对!”学生们附和。

    “那你们这样被动,不敢说话属于什么?就是阴了,对不对?”顾海平就地取材进行教学。

    “当然,你们的阴代表的是新一代年轻人的阳气不足,也就是闯劲不足,没有动起来。而那一些很积极到处拜师的都是40岁以上的中年人,他们属于阳的一方,你想想人的一生阳气什么时候最旺?”顾海平问道。

    “刚出生的时候。”一个学生回答。

    “不对!我觉得男人应该是二七之后,也就是性成熟之后。”另外一个学生反驳上一个同学。

    “对!刚出生的孩子是纯阳之体,是阳气最盛之时。而二八女儿、二七男儿都已经到了阴阳分割时,所以男子阳气最旺也是有道理的。而40岁以后的人把阳气搅起来,而你们这些血气方刚阳气充足的孩子们却畏手畏脚的不敢有所作为,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阴阳失衡?”顾海平再问。

    “我不是批判谁,我是说社会现象这一点上是不正常、是违背了天人合一、阴阳平衡的,对不对?”

    学生们懵懵懂懂点头。

    “从社会发展趋势看,这样的现象也不算违背纲常,拿一个个体来讲,也不算违背常理,但若是整体、集体行为就要仔细分析。一个人的求知欲和上进心是十分可贵的,如果是为了学术的进步,为了中医的未来,我觉得80岁拜师学艺都不该诟病之,可惜,我们现下这些人却在急功近利、浮躁喧嚣的尘世只求一时的荣光了。你放眼看看有多少人,是真真正正在一直谋求地发扬中医?所以中医事业任重而道远,你们要有坚强的意志力和坚定信心才能坚持下去。”顾海平鼓励、激励的眼神看向这些求知若渴的孩子们。

    “今天李浩杰拜师这一出,不是个错误,是他作为一个年轻人该有的阳气,只是时机不成熟。我倒是很赞赏他的行动力,你可以说他是一时冲动,但他有这样的冲劲和胆量,就值得表扬。”顾海平担心伤了小同学的心,安抚道。

    “老师,我错了,是我有些鲁莽了。”学生腼腆一笑。

    “没事儿,我们先喂饱肚子,有时间再系统讲给你们听。你们可不能那么被动、阴气十足哦,要积极行动起来,自己也要多多读经典,多多领悟其中的奥妙,这样我讲课的时候,你们才能跟上我的节奏,否则就是对牛弹琴了。”顾海平笑着说。

    “那老师,我应该先读什么书,后读什么书?您给我们列个书单,好不好?”一个女同学问道。

    “目前学术界一般将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看做是中医四大经典。也有部分中医教材把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当作四大经典。而以我自己的学习经验,我是这样看书的,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加金匮要略。先读这几本,读懂搞明白了,其他经典比如难经、温病条辨、唐代孙思邈著的千金方等等也可以一一涉猎。但黄帝内经必须要学懂、学会,它属于理论,像人的大脑,是理论基础也是高层次的经典,伤寒论就是在黄帝内经指导下的医术,往后要是有余力研究一下易经也是十分有用和必要的。”顾海平明确指导道。

    “那我们针灸专业的人,老师,您觉得要怎么学习?”针灸系的一个学生问道。

    “你们想想,素问、灵枢、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中藏经、脉经、针灸甲乙经、黄帝内经太素,这些著作,作为中医师哪一部能或缺?素问与灵枢合称黄帝内经,奠定了中医学理论基础难经对人体生理作了重要阐释神农本草经开本草学先端伤寒论、金匮要略创立辨证论治,历来被尊为医门之圣书中藏经托名华佗所作,发展了脏腑学说脉经出而立中医脉学针灸甲乙经为首部针灸学专著黄帝内经太素是第一部系统整理黄帝内经的著作,亦为医门重典。这十部经典,是中国医药学的理论基础,自古至今,对中医临床、教学、研究都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学习针灸的同学我倒是以为要比中医内科的同学更加要研读经典,你必须把这些经典烂熟于心,尤其是甲乙经尤为重要,这样才能即刻就确定治疗方案,体现针灸的神奇,否则就只能是瞎猫碰上死老鼠,撞大运了。没有理论指导的学术是注定走不远的。”顾海平滔滔不绝。

    “像一些中医经典思维,尤其是阴阳平衡转化、五行相生相克、天人合一等等都是时刻存在脑子里的,习惯应运。一些道家养生文化和佛家的理念、儒家学说也不妨涉猎一些,博采众长补己之短,也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教训的。”顾海平习惯性挥挥手,不再说话,

    卢护士长已经把快餐拿到会议室,大家也饿了,遂狼吞虎咽起来。

    顾海平方想起一高兴忘记告诉山丹不回家吃饭的事儿,赶忙拿起电话想打过去,才发现手机没电关机了。怪不得没接到山丹的电话。

    急忙拿了快餐盒,跑到办公室,发现山丹打了无数个电话到办公室,忙忙地打回去,一再道歉,说一时得意忘形了。

    匆匆赶回家,发现山丹做好的饭菜摆在晶莹、光洁的玻璃餐桌上,有一锅煲好的海带沙骨汤、一盘豆豉花甲螺、一盘醋溜土豆丝、还有一盘蒜香南瓜苗。

    山丹坐在沙发上看罗兰小语,看着顾海平回来,明显不太高兴,没有出声,眼睛都没有离开书页。

    “对不起!对不起!小同志,我一时高兴,给忘了,忘记给你打电话了。你吃过没有?来来来,快吃!”顾海平放下手里的快餐,快步走到山丹身边,拉山丹一起吃饭。

    “饭菜早凉了,我去热热。”山丹面无表情。

    “不要紧的!大热的天,不怕。来来来,先喝汤,汤还热着呢,”顾海平急忙拿起汤勺为山丹盛汤。

    “忙什么忙到连个电话都不接?”山丹不满地问。

    “今天去普外会诊看了个病人,看起来十分凶险,但是我分析完发现,还是有据可循的,治好他我有很大把握,忙了一上午,有些想法,一高兴,下班就召集大家讲了讲这个病例,说起来了,那么多学生有很多问题,就耽搁了很久。忙完才想起忘记告诉你,对不起啊,小同志,我错了!”顾海平一个劲道歉,山丹也不计较,把饭菜放微波炉热一热,两人吃饭。

    “今天还有个事儿,一个学生突然跪在地上要拜我为师,吓我一跳。”顾海平笑道。

    “那你不是更得意了?”山丹斜睨道。

    “哈哈哈!没有,我教训了他一顿,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得意的,不过你放心,我谨记你的教诲得意可以,不能忘形!”顾海平笑道。

    “你看了个什么病人?”山丹问。

    “先吃饭,吃完再告诉你。很恶心的,怕你吃不下饭。”顾海平低头吃饭。

    “你休息一下吧。”吃过饭,离下午上班时间已经不多了,山丹没有再追问病人的事儿,督促顾海平去休息。

    “我跟你唠叨唠叨那个病人的事儿吧?我不困,治疗方案我已经基本定出来了,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顾海平还是兴致勃勃。

    “下午你还要上班呢,去休息一下吧?”

    “没事儿,我跟你简单说一说。”顾海平有些得意起来“一个20岁的年轻小伙子,全身溃烂,从皮肤科转入普外,因为感染无法控制,已经把左臂截肢,本来定今天要截肢右臂,昨天他妈妈找到我,求我救救她儿子,你没见那个母亲,很可怜,一看就是贫苦人家,让我想起我妈,也特别希望能帮上她,今天普外会诊单给我,我就去看了孩子,大致的病因和治疗方案我已经成竹在胸了,应该会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顾海平信心满满。

    “要低调!你去会诊也要谦和,不要张扬嘚瑟,记得常主任的教训。”山丹提醒。

    “会的,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吧,吃一堑长一智嘛!”顾海平拉着山丹回到房间,两个人安静躺着,休息休息。

    不一会儿,顾海平均匀的鼻息响起,山丹知道他已经睡着了,这个一天忙得不可开交的人,忙并快乐着。

    山丹看着恬静、熟睡的顾海平想他硕士毕业来到这里,得到周政委的重视和庇护,使得他的才华得以施展,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他那么热情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中医事业,事业发展看起来也是一帆风顺,这是他的福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