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三六、命若微尘

章节目录 三三六、命若微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三六、命若微尘

    晚上下班,顾海平就政治处的决定和“请示”之事轻描淡写地跟山丹说了一下,山丹的理解和卢护士长差不多,她懂得他的心思,不愿伤了谁,他志不在此,便只好婉言相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周五的例会在小会议室举行,大家可能觉得事关重大而严肃,于是都提前到达会场,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

    顾海平和卢护士长也提前到达,经过几个月的打拼,传统中医科研诊疗中心不再是医院里的“小兄弟”,有点向“大哥哥”方向展。于是,各临床科室的主任们也不再那么排外,尤其听说了顾海平的大义大仁、也各自暗自揣度顾海平和政治处、政委的关系之后,显得都很热情,见顾海平进来,都热情地打招呼“来来来,顾主任,来这里坐。”

    顾海平挥挥手、点点头以示接应,他和卢护士长在靠近主席台的旁边右侧位就坐,旁边正好坐着吕主任,顾海平心想可能是吕主任也是“特意”找了这个座位的吧。他点点头没有出声,默默坐下来。

    看到常慧宽也来了,坐在主席台左侧位那里。顾海平快扫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等各处处长们6续到达,大家坐在主席台对面第一排,韦院长和周政委也大驾光临,坐在主席台上。旁边的会议主持人是政治处蒙处长。

    大家就坐后,听到蒙处长说道“今天是周五例会,我们现在开一个院务扩大会议,尊敬的周政委、韦院长,各位处长和主任、护士长们大家好,今天的会议分几项议程1原中医科主任常慧宽同志作个人检讨。2现任传统中医科研诊疗中心主任顾海平诵读请示。3由政治处宣读一份院党委的决定。4按照惯例,各处、科室进行一周工作汇报。先,我们请常慧宽主任做个人检讨。”

    诺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很多人低下了头,他们不好意思看也不忍心看,一个几近6岁的老革命却犯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但也不乏幸灾乐祸、看热闹者。

    就见常慧宽表现得老态龙钟、虚弱无力,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用蚊子一般“嗡嗡嗡”的声音完成了检讨,没有人能听清楚他到底“检讨”了些什么,就看到他说完几欲摔倒、虚脱的样子,大家心中也极不好受,顾海平也觉得有些内疚。

    卢护士长看到顾海平的情绪有所变化,轻声提示“面无表情”。

    可顾海平心中突然冒出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时移世易,他还是服从组织的安排吧。

    听到蒙处长叫他诵读“请示”的提示后,他站起来,用不卑不亢、平静而无任何情绪的语调诵读了那份所谓的“请示”。

    会场的人听到顾海平好听的语音却毫无感情的话,以及文中内容,大部分人都明白这份“请示”的意义,大家都习以为常,唯独顾海平觉得别扭。

    读完,顾海平看似平静地坐下,他的内心却极不平静。真是人在江湖走,不得不挨刀啊。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很有力量,很能干,似乎世界在我手中但很多时候却觉得无能和无力,被世事被动地推着向前,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下面我代表政治处宣布,院党组关于撤销常慧宽同志处分的决定”

    不外乎是一些冠冕堂皇的话,顾海平没有把蒙处长的“宣布”听进耳朵里,他在思考,人际关系、人与集体、人与社会、人与世界的命题。

    然后是拉拉杂杂的科室工作汇报,顾海平简单介绍了自己科室的工作情况,便提前离开了会议室,他不愿意置身于这样的虚情假意之中。

    卢护士长坚持到会议结束,也到了下班时间,回到科室,现顾海平还在办公室,没有下班,遂敲门进来。

    “怎么样?有点不习惯?”看着呆的顾海平,卢护士长问道。

    “觉得别扭。”

    “其实也没什么,我们这里做事一向如此,可能也是部队做事的风格,你慢慢就习惯了。”

    “我觉得特假!又装腔作势,就不能实实在在地丁是丁卯是卯的吗?”

    “哈哈哈!这就是权术,你志不在此,但很多人喜欢、热衷于玩弄,你身不由己在其中,但只要不影响到你,你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我们看不惯的事情多了去了,世界就是这么个世界,千姿百态、千奇百怪,把握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方向就好了,我们没能力也不用要求世界是我们希望的那样。对不对?”卢护士长像大姐教导小弟一样耐心地说道。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只是我以为部队会相对好一些,干净、简单一些。现在看来,比地方有过之而无不及。”顾海平感叹道。

    “这个有可能,你想啊,我们医院是个相对集中的地方,规模又中国人的民族个性不就是斗嘛?在这个相对固定的小圈子里,还不是更加斗得厉害?”

    “原来以为部队里面大家都是吃皇粮,没有太多利害冲突,人际关系应该相对简单,也觉得军事化管理下,人的思想境界和觉悟以及纪律性会更强。我特别讨厌人们之间的算计,各人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管能力大尽职尽责就好,大家算计来算计去的,有什么好处?”顾海平表现出厌恶状。

    “你该不会是为了逃避地方的勾心斗角躲到部队来的吧?”

    “那倒不是,不过也有一些这样的因素。”

    “哈哈哈!顾大主任,你是个大男人,不要再做梦了,现实没有想象的好!人家不是说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嘛?”卢护士长笑道。

    “我倒也不是没想到,只是很不喜欢在这样的环境工作,这回打消了我工作的积极性。”顾海平扁扁嘴表示难过。

    “千万不能被影响哦,现在院里那么重视我们中心,我们为了自己也要好好干。要想不被动,立于不败之地,就得自己有能量。即使你不想活在算计中,但我们也不能被人家算计,对不对?那就站在他们的头顶,让他们想算计你,就是跳起来都够不着你。”卢护士长比划着相应的手势。

    看到护士长滑稽的样子,顾海平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

    “这不就好了,干嘛那么愁眉苦脸,其实世界再乱,能成事的人还是能成事。世界也不会给你安然地准备好你所有喜欢、需要的条件,叫你成功。那成功不是也太容易了?老天爷也会优胜劣汰的,只有那些在艰难、逆境、纷杂的环境中能做好自己、持之以恒,不歪离自己的轨道的人,才会成功。我比你年长几岁,经见的事情也多些,有些道理也自己琢磨过,其实,那些算计来算计去的人,最后只能算计了自己。看起来有时候是算计了别人,一时间别人吃了亏,长久来说,还是自己吃亏。”卢护士长欣慰地说道。

    “在或许就是有心人天不负,或者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吧?老祖宗的话都是铁铮铮的真理。我还是抛弃我的幻想,置身于这个有些污浊、纷乱的世界,然后洁身自好,做出自己的成绩吧。”顾海平下了决心一样说道。

    “哈哈哈!这就对了。我们没办法改变世界,那么我们就想办法去适应它,但不去同流合污就好了。”护长应和道。

    “谢谢您!有您的帮助,我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毕竟大部分的人还是良善的。”顾海平笑道。

    “哈哈哈!我就把你当弟弟,你就把我当大姐,有什么事,大姐帮你搞掂,我们一起把中医中心搞好,这也算是我浑浑噩噩活了4几岁才刚刚清醒的奖励。能来你这里,也是我的造化,跟你共事,我常常反省自己的行为是否得当,您的人格确实感染了我,可能也是年龄上来了,对很多事情看开了,有你的不同的思维、处事方式,也给了我不少启示,我还要谢谢你呢!”护长真诚地说道。

    “哈哈哈!我们就彼此彼此了,一起努力,争取像你说的那样,叫他们跳起来都够不着。”顾海平情绪渐渐好转。

    卢护士长伸出手,两个人郑重其事地握了握手。

    病房里,全身溃疡的小伙子的溃烂面已经基本愈合,顾海平在考虑给他尽快出院了,一个月下来,虽然已经能减的减、能免的免,可是费用核算出来还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可怜的母亲找到卢护士长,哭丧着脸央求“护士长啊,我知道来找您是没脸的,可是我实在拿不出这笔钱,孩子切掉胳膊时候已经花了一大笔手术费,家里唯一一头耕牛已经卖掉了,之后能借到钱的亲戚朋友也都借完了,现在我拿不出一分钱,怎么办呢?”

    “那怎么办呢?我们已经给你减免了很多费用,现在连医疗成本都收不回。你的困难我们都知道,但是怎么办呢?”护士长也是很为难。

    “要不,我们母子就留在医院打扫卫生,挣钱还给你们,什么时候还完钱,我们什么时候再离开,您看得不得?”母亲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只有两个人的力气还可以挣点儿钱。

    “这不行!你先回病房等等我,我跟顾主任商量一下看看。”护士长去找顾海平。母亲点点头,抹着眼泪慢慢走回病房。

    小伙子看着母亲又在伤心,也想到治疗费的事,安慰母亲“您不要伤心了,总是会有办法的。等我身体好了,我就去打工赚钱,好好孝顺您。”

    母亲却忍不住痛哭起来,儿子丢掉一只胳膊,怎么去打工?恐怕连媳妇都难找到了。倒是小伙子比较乐观,这次生病,走出大山的他现世界那么大,他觉得还是要走出深山,来大城市找事情做,否则一辈子在大山里是多么没出息?还没有接触城市花花世界的小伙子对未来充满希望。

    他对母亲说“等我出院,我就不回去了,我留在永城,找事做,您愿意回去就回去,留下来陪我也得,我们都找一份工作,赚钱,好不好?”

    “仔啊!哪有那么容易?大城市的钱那么好赚?”母亲不敢想。

    “这么大个城市,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工作,只要不馋吃懒做,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口饭吃。”小伙子信心满满。

    母亲除了低头啜泣,再没有说话,孩子那里知道世事艰难啊。

    卢护士长也是万分为难,她只好找顾海平商量,这么多钱怎么才能解决?

    顾海平其实也想到了,他正在给医务处打报告,希望可以得到医院的赞助。

    卢护士长敲门进来,坐在顾海平对面。

    “在为那对可怜的母子犯愁呢吧?我正在听你的建议,写一份医疗补助的申请给医务处。另外我想做一次特殊病例专题报告会,先等等再给小伙子出院,等看看我的努力能不能帮上他们。这几天的治疗先缓一缓,尽量减少费用。”顾海平说道。

    “我想你先做报告,再申请可能会好一些。”护长建议。

    “我是这样想的先把申请递上去,再做病例报告,这样如果院长觉得可以给予帮助,那我们的脚步就已经迈出去了,只需要他们稍微使使力就好。这样我觉得主动、快捷一点。实在不行,医务处的老王我还是可以去跟他死缠烂打一回的。”顾海平说出自己的打算。

    “哈哈哈,开始走入世俗这个烂泥潭了。”卢护士长伸出大拇指。

    “哈哈哈,你以为我不食人间烟火啊?我不过是不喜欢勾心斗角,正经事还是要做的,老王也一样欠我一个人情,我要利用起来,这是很正当的事情。”顾海平跟着笑起来。

    “那我去安排病例汇报的事情,我们得抓紧时间,否则这一天是一天的费用,这娘俩哪里承受得起?”护长转身离去。

    “是啊!还好转来我这里,要是在普外住着,那费用估计得翻几倍,他们会管你有钱没钱?”顾海平自言自语道,坐下来继续写他的申请。

    医院每周医务处都会安排“特殊、典型病例研讨会”,各科专家都会参与、观摩、学习。

    卢护士长联系院务处负责这一块的张干事,张干事说这周本来应该是皮肤科的病例讨论,于是又急忙给皮肤科主任打电话,说明情况,请求“插队”。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