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四七、姜还是老的辣

章节目录 三四七、姜还是老的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七、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天,顾海平就委婉地给席老师打了电话,说有一个这样的项目,看他老人家是否有时间参与,提供中医学术支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席老师接了顾海平的电话,表现的很是开心,于是顾海平把大家约好,晚上到湘菜馆聚一聚,介绍席老师和大家认识,并且协商一下合作的事情。

    顾海平也要山丹一起去,他担心一个人照应不过来席老师的情绪,而山丹也很理解顾海平对席老师的心情,他不愿意席老师有任何不开心,但又担心以席老师的性格,可能一言不合或者人家一个神态不对就得罪了他。他太在乎席老师的情绪,时刻战战兢兢,这样是做不好事情的,但山丹也不想太过点拨,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晚上山丹提前下了一会儿班,接了小玉,和顾海平一起到了离家不远的湘菜馆。刚到不久,就接到席老师的电话,人已到附近,但找不到湘菜馆,顾海平便急急忙忙出去接。

    山丹和几位老总一起等待,小玉也安静地看自己的童话书。

    大家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天,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山丹跟大家也不熟,于是她十分不自在,只好轻声跟小玉聊一聊她在学校的事情。大约过了半小时,顾海平才和席老师到来。

    大家坐定,服务员把菜单拿来,山丹递一份给席老师,几位老总推让,便只有席老师来点了餐。

    席间,大家说起想要成立一个中医养生园,就地址和未来的设置请教席老师,席老师也就养生园的规划设置,给出了大致的建议,但山丹明显可以感觉出来,席老师只是说了个表皮,不只是有所保留,是基本没有体现出他中医的修为。

    山丹默默旁观,能感觉出几位老总有些自己的看法,气氛有些冷淡和尴尬。

    顾海平也觉得没有他预期的效果,很是担心这件事情做不成,出来打圆场“席老师的中医修为在永城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如果大家有缘合作,将来的建设、发展中,你们会慢慢领教的。毕竟这么高深的一门学术,一下两下是说不清楚多少的。”

    山丹注意到顾海平这句话并没有给席老师圆了场,席老师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不好看。

    山丹暗想不好,席老师可能那根敏感的神经又出来了,难道是怪怨顾海平这样介绍他?好像吹捧一样,有损他的尊严?

    山丹遂装作很不在意大家微妙的情绪变化,给席老师加了一筷子菜,问道“老师还吃得惯湘菜吗?有些辣。好像按中医理论,这个季节似乎不应该吃辛辣之物哎。”

    席老师的情绪有所缓和,浅笑说道“你说得对,秋冬交替,气候属于燥、寒交替之际,应该滋阴润燥了。不过少吃一些辛辣之物来驱寒也还可以。你点的这锅沙骨莲藕汤还是不错的。”

    “我也发现您点的菜都是微辣的耶,您是把中医思想时时刻刻运用到生活中了。我还要请教您能一个问题呢,有一句话是春捂秋冻,您觉得对不对呢?比方说,小玉现在要不要天冷加衣?”山丹巧妙地把话题引开,但却不离中医的范畴。

    “哈哈哈,所以我经常说山丹的悟性是极好的,海平你看,山丹就已经注意到我点菜就用到了中医思想,你可能就未必注意到。”席老师开心地笑起来。

    “哦。”顾海平低声应道。

    “至于你问的春捂秋冻还是有些中医思想的,你想想春天是什么季节?阳气升起的季节,对不对,万物复苏,冬眠的动物都爬出了洞。经过一个冬季的蛰伏,阴气蓄积,所以大家都要活泛起来。不过也不能忘记,我们捂了一冬天,身体阳气不足,阳气不足怎么样?抵御外邪的能力就不足,一旦衣物脱得太早,而阳气还不足以护卫身体,那怎么样?就是生病了呗。而春天也是肺气升腾、条达之际,而此时受到外邪干扰,最容易就是肺经出问题。因此你看到一到春季,很多老慢支、肺心病的病人就难过了。很多人的春邪之病也体现在呼吸道,对不对?还因为西医所说的病毒、细菌春天了也活泛起来了。”席老师耐心解释道。

    “至于秋冻,也是类似的道理,夏季过去,天气转凉的同时,阳气有所下降,但我们经过夏季的阳气补养,身体强壮而活泛,这时候还是需要利用身体本身抵御外邪的能力来达到不生病,适当地秋冻也是调整机体阴阳平衡之术。但是老人家和体弱阳气不足之人就不要秋冻了,因为他们的阳气不够用,不足以抵御外邪,就只能及时加衣来增加一些保护了。而对于身体健康的小孩子倒是应该秋冻一些。对不对啊?小玉。”席老师开心地逗小玉。

    “嗯,对!其实大致是对于身体健康的人来说,要春捂秋冻的,而对于有慢性病或者体弱的人、老年人还是要因人而异的。”山丹回应道。

    “对啊!中医思想也是很灵活的呀,不能那么教条,什么时候都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的。你比方说大家想要成立一个中医养生园这件事情,就是要先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比如地点的选择、规模的设计、然后才是具体的功能设置。”席老师说到养生园,老总们都来了精神。

    “那您说,我们如果在永城投资建园,您觉得在哪一块地方比较好?”魏总迫不及待地问道。

    “那先要看哪一块有合适地盘。”席老师又一拳太极打出去。

    “现在锦疆开发区,我看还可以,您觉得呢?”顾海平也有些看不过,直接问道。

    席老师却没有回答,低头吃菜。

    几位老总对视一眼,都不说话。

    顾海平看向山丹,山丹轻轻摇头。

    席老师吃完菜,慢条斯理地说“锦疆开发区,还行,可以考虑。”但是却没有做任何分析和解释。

    席老师一副高高在上、不愿多聊的姿态,跟顾海平之前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形成鲜明对比,大家觉得这尊大神不好请,于是心生退意。

    顾海平有点着急,使眼色给山丹,山丹也是没有太多办法,席老师就是这样的性格,怎么办?

    顾海平索性说道“我觉得锦疆开发区,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八卦方位,或者五行相配,都是个蛮不错的选择,您觉得呢?”

    “你不是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那不是挺好?”席老师有些不太高兴。

    这句话彻底噎住了顾海平,他低头不语。

    李总看着是这样的状况,以为是席老师根本不愿意接这摊子事,于是他站起身说“谢谢席老师大驾光临,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你们继续。”然后,抱抱拳,大步流星走出酒店。

    季总也有离去的意向,被年长一点的赵总眼色制止。

    顾海平有些尴尬,山丹看到大家都不太自在,说道“要不待会儿大家到家里坐坐吧,孩子还要回家做作业,大家要是吃好了,就一起去吧?”

    “不好再打扰了,下次吧,来日方长,我们还要仰仗顾博呢。”魏总起身说道。

    大家起身告辞,席老师微微起身点头致意,顾海平送出几位老总,欲言又止,大家挥挥手告别。

    顾海平回到酒桌旁,看到席老师和小玉正在开心地聊天,顾海平看看山丹,山丹没有任何表示,便默默地坐下来。

    “老师,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也能做成个大事业,您怎么看?”顾海平没有理会山丹制止的眼色,直接问道。

    “海平啊!你还是有些不谙世事,你以为他们能做成吗?”席老师冒出这一句,让山丹也有些意外。

    “为什么做不成?他们专门热切地想要做这件事,跟我来到永城,参观了我的中心,还到处看地点,商议养生园的相关设置,怎么就做不成?”顾海平有些疑惑。

    “你看看他们是几个人?”席老师反问。

    “五个啊,怎么了?”顾海平觉得更加疑惑了。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这五个人,我席间注意了一下,各自的性情很不相同、也不协调,况且,如果是五个人合资做事,注定是做不成的。你听说过海南的万通六雄吗?1991年下半年,海南的经济遭受第一次低潮。由于潘石屹经营的砖厂停产,不得不回到海口。漂泊的岁月中,他结识了漂泊的冯仑、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等几个意气相投的朋友,他们共同创立了海南万通,后来人们把他们称为“万通六君子”。当时,六个人是一腔热血,性格鲜明,各有所长的男人,于是大家聚集起来干成了一些事情,但是,没有几年,他们就分道扬镳了,虽然各自都还有所成就,但是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就是一伙水平相当的人在一起是做不成事情的。”席老师说道。

    山丹和顾海平面面相觑,没有做声。

    “况且,今天我看到的几个人,远远没有万通六君子的智慧和义气,又是自以为有些成就的人,这么多人没有一个是可以作为统帅和领导的,大家地位、策略、智商相似,谁又服气谁?到时候一旦涉及到各自的利益,估计就会内斗、就会一拍两散,当时万通六君子的大哥冯仑是有着相当的担当、胸襟和智慧的人,他的领导能力和统帅力都是非常了不得的,也没能维持几年,就这几个人,我不看好他们。”席老师夹起一筷子菜放入口中,慢慢体味。

    顾海平看向山丹,山丹觉得席老师的话有些道理,微微点头。

    “我倒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他们非常想干成这件事,想到您有这样的能力,就想双方合作,做一番事业,是我们都希望的。”顾海平说道。

    “是啊!我们都希望您能把您的智慧、才华发挥出来,原来在体制里受到诸多限制,现在您是自由的,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觉得你出山是最合适不过的,看来我们是想得太简单了。”山丹有些抱歉地说。

    “你们的心思我懂的,只是你们还是经见的世事太少,对一些事情的把握上,有些经验不足,有时候也看不到实质上去,这不怨你们,你们这么年轻就能有这样的认识和作为已经很好了,我也谢谢你们的关心。”席老师很诚恳地说。

    “唉!我们还以为这是个好机会呢。海平一直觉得自己没本事,帮不上您,让您的智慧和卓越的学识被埋没,这也是他们做学生的无能,所以有这个机会,就十分匆忙地找您了,还请您不要介意,是我们考虑不周。”山丹实话实说。

    顾海平低头不语,有些懊丧。

    “没事儿,我现在还是有事情做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好好把自己的事业发展好,就是对我最好的安慰了。”席老师有些落寞的情绪让人看着心疼。

    “也是,等海平把他的事业发展好,我们来供养您也是好的,只是我自己觉得您的学识得不到发扬,真是可惜了!就是对知识和权威的不尊重,如果能有一个相对好一点的环境给您发挥,那才是最好的。”山丹真心叹曰。

    话题有些沉重,几个人都心情有些低落,顾海平起身倒好三杯酒“来,老师,我们喝一个。”

    山丹看着眼前的酒杯,她明白顾海平的意思,虽然她平时滴酒不沾,但是面对他敬重的席老师,他希望她能够有所表示。

    山丹也端起酒杯“席老师,您是我们如同父母一样敬重的长辈,我们都祝愿您能得偿所愿,一切顺心顺意!我先干为敬。”山丹说着话,一仰脖子,决然而生硬地把一小杯酒倒入口中,努力地咽下去,整个食道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随即咳嗽起来,呛出双眼的泪水。

    顾海平心疼地看着山丹的样子,忙忙地夹了一筷子菜给山丹,小玉急忙用小手帮妈妈拍拍背。

    “哈哈哈!山丹是不喝酒的吧?喝酒可不能这么急,会呛坏的。”席老师有些感动,但山丹能感受到席老师已经不再端着那个放不下的架子。

    她记得第一次在永城参加单位的年会,老大听说她是内蒙人,一定要她按照内蒙古的习俗,喝掉三杯酒。每一杯都是一两的樽子,她也是豁出去,二话没说,端起来就喝。

    喝到嘴里才发现是白开水,原来行政科的科长偷偷帮她事先准备了三杯白开水,但是其他人都不懂。她豪气地一饮而尽!她的豪爽、大气,震撼了全场。

    此后,单位聚会,再没有人强迫她喝酒,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一两的酒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