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四八、文化情结

章节目录 三四八、文化情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八、文化情结

    “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山丹有些调皮地回道。

    “看得出你不会喝,内蒙古的女孩子不喝酒?”席老师笑道。

    “喝,只是山丹不喜欢喝,从来不喝。”顾海平解释道。

    “哈哈哈!难为山丹了!我喝一杯以此谢过。”席老师情绪不错,渐渐地融入到正常的谈话氛围中。

    “我陪一个!”顾海平急忙端起酒杯也喝掉一个。

    “哈哈哈!我是不喝了,你们喝吧。”山丹笑道。

    “不喝不喝了,我跟海平喝,我们聊聊天吧。”席老师温和的面容回归到本来的面目中。

    “席老师,您不打算把您的研究成果著作出书吗?我觉得就是您不做其他,把您对中医的研究成果写出来,就完全可以得到一个大成就。”山丹不顾及,问道。

    “这个目前还没有纳入计划,可能以后会,现在我把精力投入到股市了,其他先放一放。”席老师说到股市,顾海平便使眼色制止了山丹还要坚持的意向。

    “哦。”山丹应了一声,没再往下说。

    “最近股市又处于跌宕中,我看难以把握。”顾海平回道。

    “不管它怎么跌宕,机会还是有的。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我上次给你装的那套软件,你用了没有?”席老师谈起股票,便神色飞舞起来。

    “用了,我是利用中午一点时间关注一下股市,有时候也把握不住时机。”

    “你就把你的股票放在哪个软件中分析一下,看到钱袋出现,你就卖出去,就这么简单!”席老师声调有些提高。

    “嗯,是操作了几次,有50的成功率,其实已经很高了!”顾海平赞叹道。

    “你怎么才50,我都是100的,你是不是还是没把握好?一会儿回去我看看你是怎么操作的?”席老师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都觉得很好了耶,您的要求高了些。”顾海平微笑而言。

    “不是我要求高,是我的软件要达到至少80以上,你这样的成功率是不行的。”

    “哦,我是要求千分之三的盈利就卖的。您呢?”

    “我也是最低千分之三,不过大多是千分之五的盈利。待会儿我再看看你怎么操作的。”席老师有些不信服。

    几个人回家,席老师和顾海平立马到书房去研究股票软件,小玉安静地写作业,山丹去清洗了几个苹果和梨,削皮、切成大小均匀的块,拿给大家吃。

    看到山丹把手里的果核周围的果肉随口吃掉,席老师对小玉说“你看你妈妈把果核周围的果肉吃掉,她是不想浪费,但是她不是喜欢吃果核啵,她是把好吃的果肉给我们吃,自己吃果核,你要理解妈妈对你的爱哦。”

    小玉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妈妈,点点头。

    “我是家里的老大,小时候,那时候生活贫困,很久才能吃到一次肉,我要让着弟弟妹妹们,所以就吃一点猪皮解解馋。可是就是连我妈妈都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很久以后还在说我是喜欢吃猪皮的。你想想要是有肉吃,谁喜欢吃猪皮啊?”席老师回忆道。

    山丹浅笑“那是妈妈有点粗心了,不过那时候孩子多,可能也没有太多心思关注到每一个孩子。”

    “也是,只是我是大儿子,按说是最受关注的一个,可惜我们的父母都是粗心的,都是把孩子养活就的,绝对不会考虑到孩子的心里、情感的需要。”席老师好像还是对母亲的粗心不能释怀。

    “也在于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对感情的表达都是隐晦的,常常说父爱如山,深沉而伟大,但是我们的母亲也一样是在默默地付出,不善于表达感情,哪怕心中十分在意,也不会表达在表面上,对孩子的生活照料无微不至,但对孩子的心理却是在于一个默默地影响。不像西方人那样把爱表达在行为和语言上,可以让孩子直观地体会到父母的爱。这一点上我倒是真的很赞成西方父母的做法。”山丹说道。

    “嗯,这也是文化的差异造成的。”席老师又低头和顾海平开始研究股票。

    “就是我们自己现在也还是不能那么简单浅显地表达对孩子的爱,我还是习惯默默地为她做好一切,就是关心到孩子的是心境,也难以说出一句妈妈爱你这样的话。”山丹说道。

    “但是,你要慢慢改变,也要多多给小玉直观地感受到你的爱啊。你想想,你表达出来是什么?阳啊!阳就是积极、主动、阳光的一面啊。如果选择默默地付出,属于什么?阴,阴是什么?阴就是隐晦、消极的一面,而对于孩子的成长,那是什么?那是阳光、积极向上的啊!所以,你阳光、积极地表达是有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席老师回头跟山丹说道。

    “我倒是还没有这么深刻的认识,只是觉得也应该鲜明地表达情感,给孩子感受到爱。”山丹腼腆一笑。

    “对!”席老师点头赞同。

    “你们先忙,我去烧水泡壶茶给你们。”山丹去厨房烧水泡茶。

    小玉一边吃水果,一边在书房地上跑来跑去,

    山丹在厨房听到“咚”一声,接着是“哇”小玉哭出的半声,山丹急忙冲出厨房,冲进书房,只见小玉一脸委屈、欲哭的脸,席老师的手捂在小玉的额头,轻声哄道“没事儿的,我们小玉没事儿的,不怕啊!”

    顾海平担忧的神色,注视着小玉。

    山丹楞在那里,不好说什么,看得出小玉不是很难受,席老师神色安然,笑着对山丹说“没事儿,不小心滑倒碰了一下茶几。”

    那是一台玻璃的茶桌,虽然是一公分厚的磨圆边的钢化玻璃,要是滑倒撞上去,这样的惯性冲上去也是够恐怖的。但是看到席老师似乎在用功给小玉捂住伤口在做治疗,山丹除了担忧,也不好说什么。

    她是知道席老师的神通的,因此也稍稍放心一些。

    过了两分钟,席老师低头问小玉“好没有?还疼不疼?”

    “不疼了。”小玉看向妈妈,脸上没有痛苦和委屈。

    席老师拿开手,山丹查看小玉的额头,完全看不出小玉额头有丝毫印迹。

    “快,谢谢师爷!”山丹跟小玉说。

    “谢谢师爷!”小玉甜甜地声音。

    看得出顾海平也是松了一口气。

    小玉撞出的响声,山丹在厨房都听得惊心动魄,想一想顾海平是眼看着小玉硬生生撞在桌沿上,那个担心自不必提。

    看到小玉安然无恙,顾海平抱抱孩子,嘱咐“下次慢点儿跑,注意安全。”同时,心中对席老师的崇拜更上一层楼。

    “看看席老师这样的才能,没有用武之地真是”山丹禁不住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才意识到什么,赶紧刹住车。

    “看看席师爷的厉害,小玉也要好好学习,到时候跟席师爷学习我们的国学,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山丹改口说道。

    “那是哦,我们小玉这么聪明的孩子,你看看这孩子的长相,将来一定是个人物的,看看耳朵的形状和厚度,是个有厚福的孩子。将来我们要干大事业的,对不对?”席老师摸着小玉的耳朵说道。

    小玉蹦蹦跳跳、开心地出去玩,顾海平和席老师再研究股票数据。

    .

    另一边,几位老总回到酒店,到茶室坐一坐,说到晚上见到的席老师,李总说道“一副臭老九、臭文人的迂腐味!”

    “哈哈哈!吾却不以为然。个人脾性不同,有些人平易近人,像顾博,他活得真实而坦然。像席老师这样的人物必有过人之处,才会有如此看似傲慢的态度。是他看不上我们啦!”魏总轻嘬一口普洱茶说道。

    “我也赞同老魏的看法,你看顾博已经是个我们敬仰的人物,他对席老师的毕恭毕敬,说明什么?这就不只是师生关系咯!”季总接过话。

    “是的,他们这一代人多少还有些文人、知识分子的穷酸样,但是就顾博对席老师的恭敬我看不仅仅是私人感情,更是对老师学术、本事的敬佩。不过顾博这个人对谁也是一派温良恭俭让、对万物恭敬的德行,但对席老师却有着一些敬畏在其中。”不怎么说话的郎总接着说道。

    “我看这老家伙有些故弄玄虚,一晚上好像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倒是家长里短地说了不少。”李总还是不能理解。

    “你错了!你没听出来,人家句句都在用中医的理论讲话,是我们门外汉不懂。不过顾博的老婆倒是个玲珑心的女人,她很善于察言观色,能引出话题,把席老师的话匣子打开。其实我感觉顾博叫家里人来也是别有用心的,他自己对老师讲话有些畏首畏尾的感觉,而他老婆和孩子好像倒是随意得多。这样,即使席老师性格古怪,也不会太过冷场。”季总有同感,但他似乎更加看到了全局。

    “还是你眼毒!我开始还觉得顾博这样叫老婆孩子来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请席老师来也是谈生意,他叫一家子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人家了!我看顾博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有一个不错的老婆。”赵总笑道。

    “哈哈哈!可不许动歪脑筋哦!不过我也觉得顾博这媳妇不错,人长得漂亮,斯文但不矫情做作,思路清晰,是个不可小觑的女子,也是个有思想的女子。”魏总赞叹道。

    “哈哈哈!还说我?你自己也一样觉得不错吧?”赵总大笑道。

    “君子都有爱才之心,哈哈哈!你们看顾博两口子还是十分般配的,对不对?典型的郎才女貌!”魏总也笑道。

    “一群老色鬼!要是顾博知道你们这样色心不死,你们还想做成事情?”李总调侃。

    “我们只是就事论事,表示仰慕而已,仰慕而已对不对?”赵总笑道。

    “一群色鬼!我们不是在说投资的事儿吗?怎么说起人家的老婆这么兴奋?”季总忍不住插话。

    “哈哈哈!大家正经点儿,我们谈投资的事儿。”魏总摆摆手,示意大家回归主题。

    “今天我们先商议一下,看看大家谁有意投资,准备投多少?然后我们再合计请人什么的。”魏总言归正传。

    “我看如果不是租赁场地,要自己买地建园,我看没个几千万下不来。永城的地皮是什么价,我们还不知道。不过我估计刚准备开发的锦疆开发区地皮还应该不是很贵,要是我们资金能到位,就尽快着手买下地皮。一旦这块地开发成了规模,地价估计就得水涨船高起来。”季总分析。

    “我赞同,一定要先买好地皮,我们要做呢,就做成个气候,不能小打小闹。算是圆我们的梦想,也是给我们老了有个专业的养生场所。租赁地方,我看还是不成,那样的话就不能按我们所需来设置。反正我现在是想尽力做好这件事。”魏总说。

    “我参与,我可以拿出个一千万,再多可能没有那么大力量。至于承建、管理等等一切事宜,都仰仗各位了,对此我是一窍不通,也就不跟着瞎搅和,我出钱就是。”郎总表态。

    “我也可以拿个一千万左右,用得上两千万都可以。”赵总也说道。

    “我考虑考虑吧,对于这个席老师,我是不看好的。”年轻的李总说道。

    “可以的,大家自由参与,到时候我们按投资分成股份,注册公司等等事宜都是很多的,没有个半年六个月下不来。我们除了请专业人员指导,还得要成立公司管理层。这个还是有出资多少来决定怎么样?还是大家有什么意见?”魏总说。

    “我觉得我们一是投资盈利,再是做成个成规模的传统文化养生园,到时候还是多点文化氛围,少点商业气息,比较好。”赵总的文化情节多少重一些。

    “其实,如果做得好,我也十分看好它的商业前景。我们在商言商也不为过。不过,是不能为了盈利走偏了方向。”赵总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