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四九、分久必合

章节目录 三四九、分久必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九、分久必合

    经过顾海平艰苦卓越的努力,加上季、魏、赵三总还真是如席老师所说五个人不能成事,而三生万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的通力合作,经过一系列选址、买地、规划、设计、建筑..的忙活,“永城中医养生园”总算诞生了,席老师作为首席顾问,就园区的功能设置上基本算是总工程师,待遇自然不差。

    这一皆大欢喜的结局当然是顾海平极力促成的。席老师全权负责,顾海平就基本不再参与,他怕席老师多心,也因为他的科研中心确实忙不过来。

    此事按下不提。

    其时,蒙古高原的深秋来临,打草、转牧,准备牲口过冬的草料,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牧民们要赶在第一场冬雪来临时,把过冬的所有需要物资准备齐全。

    铁蛋儿的日子也过得很滋润,小雨已经准备考大学了,铁蛋儿大的肺结核、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也在顾海平、山丹的通力合作治疗下,基本痊愈。一家人也在忙着准备家里200只羊的过冬草料。

    这些年,蒙古高原限牧、禁牧,退耕还林以来,生态环境有了非常大的改善。

    原来开垦草地用做耕地的田野慢慢回归自然,渐渐地被草皮覆盖,草原也在慢慢回到原来的状态。

    蒙古高原地广人稀,本来的耕地都用不完,但是解放初期,不顾及草原气候特点而乱开乱垦,导致草原迅速沙化,蓄牧能力严重下滑,草长莺飞的蒙古高原迅速成为沙尘暴高发之地,一年四季有三季是黄沙漫天。

    2008年的奥运会举办,大大整治了蒙古高原这块土地。西伯利亚的寒流一来,就把蒙古高原的黄沙**裸地吹到北京城去,几百公里的距离,几乎一夜的时间,蒙古高原的黄沙就会遍布北京城的天空。

    于是,当地不得不下大力气来整治草原沙化,反正内蒙古有资源丰富,有的是钱,大把的钱拿来修复草场、补给农牧民。

    短短几年下来就看到显著、卓越的成就。

    近几年,因地制宜,推进规模化经营土地,把当年包产到户的土地再集中起来,实行统一规划、统一经营管理。

    铁蛋儿家的几百亩地也正在商量着承包出去。

    承包商想承包几千、上万亩土地来种植经济作物,蒙古高原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年平均降雨量约200毫米,少雨干旱、靠天吃饭的日子就要结束了。承包商会打井、抽取地下水来进行农田灌溉。

    铁蛋儿家一屋子的人,乡政府的领导也大驾光临江岸草原,承包商首先把能给到大家的好处明白说出来“我们要承包就是十年、八年的时间,并且希望是可以整个江岸草原的耕地都在我的经营范围内,一年每亩地我出150块钱,第一年我会给到一年半的承包资金,第二年开始,每年结算一次。我承包了你们的土地,我再回头雇佣你们帮我打理,这样你们就有了承包资金之后还有了工资。”

    这些没见过世面,朴实的农牧民一听,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大家都十分愿意,只有王三转铁蛋儿的表姑父,江岸草原的兽医,见过些世面。不太同意。他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既然他们这么热切地想承包土地,还有乡政府的领导参与,就说明这是件有利可图的事情,那么我们就不应该这么痛快地松口,多少拧一拧或许可以得到多点好处。所以,大家都表态时候,他迟迟不说话。

    “老王,你怎么样?有点其他想法?”张乡长看到一向精明的王三转没有言语,便问道。

    “张乡长,你看啊,我们江岸草原的耕地那可都是好地,这样的承包价格好像有点儿低哦。”王三转故意高声说道。

    大家一下子便开了锅,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我们可不能把个人的娃娃贱卖了。我们这一大片展油活水的大地盘,那怎么都要比其他地方的耕地值钱一点儿,对不对?”王三转煽动大家。

    “你说得也有些道理,我就是看上江岸草原这块风水宝地了,所以我才第一时间考虑这里,别的地方我可能只给100块一亩,撑死了给120、130,到江岸草原,我开口就给了150一亩,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是厚道人,我也要有收成才能给大家带来好处不是?要是再搞高了价钱,我担心不能保证日后支付大家承包款的能力。”承包商说道。

    “是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自己种着几百亩地,一年的收成是多少?现在算一算吃饱之后的收入,大家就会发现差别了。这150也是我们跟人家蒋总死磨硬泡来的。我们乡也就江岸草原这块地值钱些,所以,国家一有政策,我们就第一时间考虑到江岸草原来,也给其他地方做个表率作用。我今天把话说明其他地方的承包费绝对不会高过江岸草原,如果有高过的,我来付差价。”张乡长也是个直性子。

    “听说白彦敖包那里的承包费是160一亩,我们江岸草原绝不比白彦敖包那块地差啊。”王三转直视张乡长。

    “哦?那不是咱们乡的,要是他们那里是160,那我们江岸草原也得160,我们江岸草原跟白彦敖包比,绝对有过之无不及。”张乡长说道。

    “这是真的,我姐姐在白彦敖包,他们去年就承包出去了,是160一亩,十年。人家是两年内给一半承包费,五年内付清。”花凤站起来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蒋总,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依葫芦画瓢?跟人家看齐?否则,我这工作不好做。”张乡长跟承包商商量。

    “哎哟,这样的话,我是有些压力山大呀!”蒋总苦笑道。

    “哈哈哈!看把我们蒋总头苦的!努努力,加把劲,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张乡长拍拍蒋总的肩膀,笑道。

    “我们就按人家白彦敖包的样子办,大家有意见没有?”王三转大声问道。

    “没意见!”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你看,我们大家都积极表态了,您这样承包绝对亏不了,据说白彦敖包去年一年就赚了几百万。我们江岸草原这块地,你承包了绝对要比他们那块地赚钱。”王三转跟蒋总拍着胸脯说道。

    “老哥,你是不知道,你一亩给我涨10块,我一万亩就涨了十万块哎!一年十万,十年就是一百万哎!”蒋总皱着眉头说道。

    “到时候,我们大家像给自己干活儿一样地干,给你多产出,就不是十万八万的数了,大家说对不对?”王三转回道。

    “对对对!我们都是厚道人,一定给你好好干。”大家七嘴八舌地说。

    “好吧,我再合计一下看看。”蒋总没有立即答应,他其实来时候就料到至少要跟白彦敖包看齐,不高出来就不错了,江岸草原是要比白彦敖包的地好一些,平整、辽阔,雨水也多一些,所以他有心里准备。

    他之所以没有立即答应,也是有着他的心理战,太容易地答应,就又会勾起大家的贪心,所以他站起来走出去,假装打电话,其实是想晾一晾大家的心急。

    大家七嘴八舌吵成一片,张乡长摆摆手,说道“大家不要吵,我们尽量争取,如果不行,我再联系其他承包商,我保证不会给大家吃亏,既然有白彦敖包这样的例子在先,我们就有据可循。等等看蒋总的意思,我会尽量争取。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自己合计一下我们土地承包费加上打工挣钱,一年的收入要比过去两年都多。”

    “我们原来是靠天吃饭,雨水好才有收成,现在是不管他收不收成,我们都有收入,再加上给他打工,再挣一份钱。划算!你原来给自己干,人工哪里有钱?一年累死累活下来都还不一定有收成呢,所以我说啊,大家就知足吧,要是人家不答应,我们也就不要强求了,掰脱了,没人承包,就是损失,到手的鸭子就飞了。”铁蛋儿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人家是生意人,看到我们江岸草原的价值,你看看白彦敖包都能拿到这个数,我看160都是贱卖了。他不承包,自然还有其他人,对不对?要是贱卖出去,不只是被人笑话我们水平低,还是没有反悔的机会的,十年哦!”王三转反驳。

    “对的,你想想,人家不比我们精?铁蛋儿就是个厚道人,厚道人有时候是会吃亏的。”花凤说道。

    “好,那听你们的,我们这么多年还不是这样过来的?做不成就再像我们原来的样子生活,其实也没损失什么。”铁蛋儿憨笑道。

    “你放心!这件事一定办得成,他来之前就肯定打听过行情了,再说哪有一口价就定下来的?农民朴实是朴实,但不傻。”王三转似乎信心十足。

    “可千万别掰脱了,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粉娥说道。

    “这两口子这点肚胆,不可能!你看着,他抽过烟就得回来告诉大家我同意了。”王三转瞟一瞟白眼。

    “哈哈哈!”大家笑起来。

    “我同意了。”蒋总推门进来,听到王三转的话,便照着样子说,连口气都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大笑起来。

    “但是,我还得要拜托大家,到时候把活儿干好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好不好?”蒋总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保证给你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张乡长拍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

    “那就好,那我们就签合同了吧?我来一次不容易,今天就把合同签好,我也得赶在天气上冻之前把土地平整、翻耕,再把井给打好,才能保证明年春耕的顺利进行啊。”蒋总拿出随身的文件袋,拿出一沓子打印好的合同书,承包价钱一栏空白,说明他还真是预留了一些余地。

    “不急吧?蒋总这么着急,干啥?我们宰只羊,吃一顿,再签不迟。”王三转按住蒋总掏合同出来的手。

    “大哥,你啥意思啊?我能不急嘛?我一下子砸进去几百万,我能不急吗?”蒋总有些不高兴。

    “姑父!”铁蛋儿拉了一把王三转。

    “甭拉,你懂什么?”王三转挥挥手赶走铁蛋儿。

    “那这样,谁今天愿意签合同就签,不愿意呢,就不签,我也不勉强大家,大家自愿,好不好?”蒋总严肃地说道。

    张乡长拉王三转出门“你怎么了?有什么意见?你说。”

    “我寻思160还是有些低,等大家坐下来吃肉喝酒,我寻思还能加点儿。”王三转摸摸脑袋说道。

    “我觉的已经不错了,你跟你自己种地比,得好上多少倍?学会知足,你可别把这件事给搅黄了,这可是我亲自督办的事情。”张乡长也是严肃的语气。

    “那好吧,谁愿意签谁签,我再等等。”王三转回答。

    “好!”张乡长进屋“大伙儿想好了,不要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同意,我签。”铁蛋儿带头签名、摁手印。

    大家一起签了合同,花凤看王三转不签,有心也等等,但看到除了王三转,没有人再等,也是犹犹豫豫地签字、摁手印。还一边喃喃地说“这个铁蛋儿着急忙慌的,急个啥?也不叫人想一想。”

    “不用想了,人家要是不包了,你还得累死累活地干,完了还挣不了几个钱。知足吧你就!”铁蛋儿说道。

    “抱着猪头还怕找不着庙门?”王三转嗤之以鼻。

    “眼看天气就要上冻,你现在不跟人家签合同,你耽搁了人家的时间,季节不等人。人家就没时间来准备明年的春耕,那人家傻呀,会花钱白放一年亏钱?掰脱了这家,等下一家,那是说不准的事儿,找着找不着,什么时候找到都是未知数,到时候,我们至少是被耽搁了一年,一年多少钱?500亩那就是8万块的损失!你一亩地多要10块8块,管什么用?这大账小账你到底算得清算不清啊?”看着厚道的铁蛋儿,他早就在脑子里盘算了一回,生怕掰脱了这家,吃一年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