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五三、鸡飞狗跳

章节目录 三五三、鸡飞狗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三、鸡飞狗跳

    “那是了,你姥姥的穷那是你连想象都难想象到啊,但是你姥姥这么多娃娃,愣是一个都没舍得送人,都个人养活了。那时候,穷人家娃娃多,养不过就送人是很正常的事儿,但是你姥姥那么困难都没送人一个。如今,他们不孝顺那是昧了良心的!”铁蛋儿大接着说。

    小勇到了铁蛋儿姥姥家,看到老太太气息奄奄,一动不动,已经只剩半条命。

    于是跟十娃说“这老太太的病可是够严重的,要不你们去医院看看吧?”

    十娃莫名其妙“你咋来了?我没叫你啊?”

    “是江岸的铁蛋儿打电话给我叫我来的,啥?你们没商量好?”小勇拿着药箱不放下。

    “唉!这个铁蛋儿!看的看的老太太是不行了,非要乱花钱!”十娃从炕沿边跳下地,让小勇上炕。

    “那我就不上炕了,你说得对,老太太是严重一些,要是用药,也未必能挽就她的性命,我觉得要治还是送去医院合适一些,毕竟我一个小医生,对这种生死攸关的病还是没有把握的。”小勇推脱道。

    “这个样子了,还治啥?”五闺女也这样说。

    “那我先走了,还有一个病人在等我了,我就先过去。”小勇大夫转身推门准备离开。

    跟迎头进门的铁蛋儿妈撞了个照面,“噫!”两人都吓了一跳。

    “做甚个呀?”铁蛋儿妈问道。

    “你们还没商议好,到底看不看?十娃刚说不治了。”小勇大夫还是一副要出门走的样子。

    “哎,你等一等,急个啥呀。我们叫你来,就是想再看一看呀。你来了就给看一看哇,钱我们再商议着出,反正你不要怕短下你的。”铁蛋儿妈拉了一把小勇大夫,叫他帮老人家看看。

    “不要看了,这就是脑梗了,看样子梗得还是挺厉害的。治不治的其实,说不好听点儿,都没啥意义。也就像十娃说的乱花钱。”小勇大夫说道。

    “唉!做儿女的都是一样的心,我是想不治一治这心里过不去,你就死马当活马医,要是能治好最好了,要是治不好,我们这心里也不愧疚得慌。你说对不对?”铁蛋儿妈反问道。

    “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咱们倒是治还是不治啊?”小勇大夫看着进门的铁蛋儿和家里这些人。

    “治!”铁蛋儿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做得了主不?你一个外孙子。”小勇大夫还是不放心。

    “治!我说行不行?不就是医药钱吗?不短你不就行了?有人出就出,没人出我们娘几个出。你放心治就是了。人这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该花的钱就得花,留下钱丧了良心,一辈子后悔,我不做那事。钱就要花在刀刃上,我愿意出这医药费,他们谁愿意出就出点儿,要是都不愿意出,我就和我的娃娃们一起出。不就是几个钱吗?又不是圣人的脑髓,那么要紧?!”铁蛋儿妈豪气地说。

    “这治一回,你说得多少钱?”十娃听了大姐的话,心中有些愧疚,遂问道。

    “估计半个月,一天有个200块的药钱应该差不多哇,也就3000块,好也好了,不好也就没办法了。”小勇大夫回答。

    “那治哇,我大姐说得对,治好治不好都是我们做儿女的心意,治好了最好,治不好我们也不觉得亏欠老太太了。”三娃接话说道。

    “那医药费,你们可得商议好,别到时候我找不到要钱的主子儿家。”小勇大夫半开玩笑地说。

    “哎,你放心哇!我虽然是妇道人家,这一辈子也做了不少大事了,不就是三五千块钱?你也太小瞧我了,找我要就行了。”铁蛋儿妈拍着自己的胸脯说。

    “那我就支棱家伙了哇,不过依我看,老太太这病治好的机会非常渺茫。”小勇大夫说道。

    “你别拽那些斯文的,好好说话,酸文假醋的,我们听不懂。”铁蛋儿调侃。

    “哈哈哈!你小子!你小子是财大气粗,横着走了哇?”小勇大夫一边张罗输液的药剂,一边说笑。

    “哈哈哈!哪有你人家虚乎湉湉的滋润,屁股底下压着小轿车,车进车出的。”铁蛋儿笑。

    “也就是你们这样的人家,老太太这样了还花钱治,要是其他人家早就放弃了。”小勇大夫诚恳地说。

    “人活脸面树活皮,我们这么多娃娃,还有这么多孙子、外孙的,一个老太太跌倒了,就不声不响地等死,这说出去不被人家笑掉大牙?不去医院,也得找大夫看看,我说的对不对,小勇大夫?”铁蛋妈问道。

    “对的,其实想明白了,人这一辈子咋过不是过?多个三千五千、少个三千五千,能改变啥?还不是一样?但是名声不一样了呀,人家说起来也是,有德行的人家,儿孙孝顺。”小勇大夫顺着铁蛋儿妈说。

    “呵呵呵,你当然会这么说,这就等于给你白送钱。”十娃不屑地说。

    “你可别这么说,钱是挣不完的,我多这三千我就发财了?不是!要不是你大姐这么深明大义,我还真是不看你的面子给你伸手,你信不信?”小勇大夫有点被蔑视了职业道德而有些恼火。

    “哈哈哈!逗你了,你还真当真?”十娃笑道。

    “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个玩笑我可承受不起,我虽然是个跑村串户的小大夫,但是我吃得是职业饭、良心饭,啥时候都不昧良心,这个你放心。我也说过老太太这个病治疗的意义不大,是不是?我又不是非要给你治不是?”小勇大夫急赤白脸地说道。

    “是了、是了,你听他嘴上没个把门的乱说话,小勇大夫又不是一天两天的小勇大夫,都在这一片跑了不是有十年了?哪一家离得了你?你来了之后,我们有点小灾小病的都找你,不用往镇里的大医院跑了,你可是有大大的功劳了。”铁蛋儿妈伸伸大拇指。

    小勇大夫也不好再说啥,低头摆弄输液器。

    “老太太,老太太!你听得见吗?”小勇大夫拍拍铁蛋儿姥姥的手问道。

    “估计听不见了,我们跟她说啥,她都没反应。你就给她输上液哇,看一看能不能醒过来。”三娃在旁边说道。

    “嗯,如果三天时间内能醒过来,就还有救,要是醒不过来,我看连半个月都不用治疗了。”小勇大夫说。

    “我们尽心了,成不成就看老天爷的安排哇。”二闺女黯然道。

    “都是乱花钱!说得没治了还非要把钱浪费了,我就不明白你们了,你们的钱莫非不是个人的血汗钱?你们的钱是刮风逮的?就这么不心疼?”五闺女表示没法理解这些人。

    “我们的钱也跟你一样,是苦一点汗一点子挣回来的血汗钱,花出去我们也很心疼,但是跟老妈妈的生死比起来,我还是更加心疼老妈妈。钱没了还能挣回来,妈妈没了就回不来了。”铁蛋儿妈禁不住又流下泪来。

    “你们能保证花了钱老妈妈就能回来?”五闺女诘问。

    “回不回得来是老天爷的意思,那起码我们不后悔呀。二闺女耐心说道。

    “你们这么做,我是不同意的,这个钱我不出。我闺女念自费大学,一年要两万块,小子要高考,明年也要上大学,两个娃娃把我都快逼死了,我没有余钱拿出来浪费。”五闺女说道。

    “你良心过得去,你就不出,没人逼你。”三娃看不过,愤怒地说道。

    “我出力可以,我就是没钱。”五闺女不为所动。

    “你那钱可是都拴在心尖尖上的,别说妈死了,就是你死了,你都舍不得拿出来吧?”三娃讥讽道。

    “就是了,你想咋地?”五闺女扑过去就抓了三哥一把,顿时三娃脸上几道血口子。

    “你麻痹!你还反了天了,老子一再忍你让你,你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你以为老子不敢打你是不是?”三娃怒吼道。

    一看形势不好,铁蛋儿拉起他妈就往外走“我们走,管他们狼吃羊还是羊吃狼了!我就没见过这家人,一个是一个的样,真是一母生百子,百子各不同。”

    铁蛋儿妈随铁蛋儿出来,心里乱糟糟一团,也懒得管这帮弟弟妹妹们反了天。

    十娃在中间拦着要扑过去打五闺女的三娃,一边劝道“三哥,你当大的,你让一让我五姐,不要叫人笑话。”

    “打狗的!我看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就是欠打,三娃,打狗的!”二闺女看不过去,火上浇油。

    顿时,哭闹声,咒骂声响成一片。

    “我们往远走走,眼不见心不烦,等他们闹出个结果来,我们再回来。”铁蛋儿搀扶着哭成泪人的母亲往西梁地走去。

    三娃老婆在自己院里喂羊羔,听到隔壁院里鬼哭狼嚎的声音,放下手里的笸箩,赶过去。

    看到三娃几道血口子的脸,看到五闺女一边抹泪一边要冲上去打架的架势,她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从院里拿了一根棒,回头冲进来,被站在门口一直冷眼旁观的四娃拦住“这不管你的事,这是我们兄妹在打架,看看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我们看好看好了。”

    “你让开,让我把这个吃人饭不拉人屎,披着人皮不做人事的这个缺德玩意处理了她!”三娃媳妇喊道。

    “对!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我偿命!”三娃看着冲进来的媳妇大声说。

    其时,小勇大夫一声不肯地在大炕上配药、扎针、输液,一丝不苟,仿佛这地下发生的事情根本不在他的视线内。

    “好!继续打!要打,就到院里来打,地方宽敞,施展得开手脚,你们打归你们打,不要把俺妈的家具砸坏了,俺妈还说不定能醒来看看这场热闹了,要砸坏她老人家的东西,他老人家要是醒来,你们可得吃不了兜着走。”四娃把三嫂拉出门外。

    “你妈的,你以为我怕你啊?你来呀!”五闺女被十娃保护在大炕里面,三娃被挡在外面,二闺女看看三弟也占不了便宜,遂把三娃也拉出了屋外。

    “你球大个东西!你等着,我不打断你一条腿,你休想离开我家!”三娃别走别骂。

    “行啦,不要骂了,叫人听到笑话。快看看大姐哪儿去了?”二闺女才发现大姐跟铁蛋儿都不在现场。

    “咋就叫她抓了你?你看看你那点儿出息?你还不耳光硬硬地抽过去?你给她留情面?”三娃媳妇愤恨地说。

    “是三娃没注意,说得好好的话,扑上来就抓了一把,这个黑骨头,心也黑!”二闺女说道。

    “我看见大姐跟铁蛋儿往西梁走过去了,我们去看看哇。”几个人相跟上去找铁蛋儿妈。

    “在那儿了。”二闺女指指荆棘林里的铁蛋儿娘俩。

    走过去,二闺女问道“大姐你啥时候出来的,我都没看见,叫这两个没头鬼给折腾了一回。”

    “我看见他们打起来,就出来了。”大姐的泪痕还挂在脸上。

    “这个五闺女是不是疯了?钱不出就不出,咋还打人了?”二闺女百思不得其解。

    “你们呀!是又上了她的当。”铁蛋儿妈坐在地上,用一根蒿草扒拉着地上的小石头。

    “上甚当了?”三娃媳妇问道。

    “我五姨她是既不想出钱也不想出力的,你这么跟她一打架,你看哇,不出十分钟,她就走了,说好的这半个月的伺候病人也不用伺候了,还把我三舅抓了几道血口子。这就是我五姨的心思。不信你们看着,我数数,不到100,她准保往外走,你们看着啊!我开始数了1、2、3”铁蛋儿轻蔑二戏谑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我说我也没说个什么过分的话,她就突然扑上来了。”三娃摸摸生疼的脸颊点头说道。

    说话中间,铁蛋儿才刚刚数到34,就看到五闺女提着自己的包包,急匆匆往公路方向走去。

    “看见了哇!这就是我五姨!一个没情没意、黑骨头到骨髓、心肝肺都黑完了的人。”铁蛋儿指着不远处的五闺女说道。

    “唉!早知道她这样的心思,我就不该跟她吵起来,这下好了,谁来伺候妈?”三娃有些后悔。

    “你不用后悔,她要不想留、不想伺候,行棱子找茬儿迟早都一样。她给她个人会修积下个好结果的!”铁蛋儿妈恨恨地说道,“老天有眼的,你们看着哇,我估计是看不上了,你们这些年轻娃娃看得哇,看看她是啥下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