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五六、难念的经

章节目录 三五六、难念的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六、难念的经

    “这话说得好!这个天打五雷轰的都是缺德的人,不只是说瞎话的。你从今天出门就要注意了,看哪天老天爷睁开眼,收拾你这个不仁不义不敬不孝的东西!你别拉上我们,头顶三尺有神灵,你最好不要给老天爷天打五雷轰了。”三娃讥讽道。

    “你以为老天爷是你们家的,也像你跟栓那么听话?还天打五雷轰?我看要是老天爷那么灵验,你早该去报销了!”三娃媳妇也这样说。

    “十娃,你看看,他们都是一伙的,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我是没法活了。”五闺女哭天抢地起来。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回来受这气?”十娃反问。

    “我走不了哇,铁蛋儿拦住我,打了我个半死,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要不跟姐去一趟旗医院,拍个片子看看,是不是肋肢骨断了,姐这会儿喘气都难了。”五闺女故意深喘气。

    “真的,假的?铁蛋儿真把你打成这样?”十娃问道。

    “真的,姐不骗你。”

    “那这样,你在这儿呆着,我去接我五姐夫来,你们把这事儿说说清楚,不管咋样,我们兄弟姐妹的事还轮不到他铁蛋儿插手。”十娃火冒三丈,跳下地就要去找五闺女的女婿。

    “你等等,如果我告诉你是你五姐个人撞墙把个人撞坏,想讹人家铁蛋儿,你还去找你五姐夫吗?”三娃喊住十娃说道。

    “到底咋回事儿?你们谁说的是真的?”十娃一头雾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急得直挠头。

    “她说铁蛋儿打了她,证据呢?她就拿她的伤就想讹人家铁蛋儿?没有证人对不对?那我说她个人撞了墙,我也没有证人,是不是一个道理,都说不通。你刚刚也看到了,你五姐是咋样抓了我的脸?不想出钱、不想出力,还想在老妈妈生病这件事上捞一笔?真是黑心肝!”三娃骂道。

    “不能哇!”十娃狐疑地看向五闺女。

    “你不要听他们胡编乱扯,姐就是给铁蛋儿打了,你看姐的脸,是不是肿了?就是铁蛋儿打的。”五闺女还想挣扎说明。

    “铁蛋儿不是跟大姐在一起的吗?怎么就打了你?”十娃开始怀疑五闺女在说谎。

    “我说了,他们是一伙的,人家合起套子给我们钻,我傻就钻进去了。”五闺女“呜呜呜”地哭起来。

    “你越说我越糊涂,你不想伺候妈赶着回家,铁蛋儿跟大姐又不在场,他咋能打了你,你真不该是想讹人哇?”十娃疑惑的口气。

    “咋还连你也不信姐了?姐是不想伺候妈吗?姐都答应了先伺候妈半个月,是这些人打骂我,不给我留下呀!我担心在这儿受气,我才走的呀,对不对?”五闺女委屈地哭着。

    “那你说这会儿咋办?去医院?”十娃问五闺女。

    “想去就去,我铁蛋儿连一毛钱的医药费都不会出,我铁蛋儿有钱,宁可买成烧纸给他姥姥烧了,也不会给你讹去一分!”铁蛋儿妈盘起腿,四平八稳地坐在大炕上说道。

    十娃听大姐这么说,一向宽容、厚道,疼爱弟弟妹妹的大姐今天一反往日形象,这么严厉地说,十娃也不敢再多言语。

    五闺女气急败坏“铁蛋儿要是真把我肋肢骨踢断了,我叫你赔塌了锅,不信你试试。”

    “你去哇,我奉陪到底。就你那点黑心肝还敢拿到台面上来晾晒?狗见了都绕道走!”坐得四平八稳的铁蛋儿妈拉开架势开始骂人了,并且准备长期作战。

    “大姐、大姐,咱不吵了,咱们做咱们的饭吃,谁爱去哪去哪,跟咱们都没关系。”三娃媳妇可是领教够了婆婆的骂人,大姑子的骂人本事那是得婆婆真传,要是大姑子开骂,那可是罗一套、沙一套地没完,骂不死人决不罢休。于是赶紧岔开话题,使个眼色给十娃,十娃心领神会,扶起五闺女,拉着就走。

    “这事儿没完!”五闺女不甘心,一边出门一边指着大姐说道。

    “就你!我不是门缝里瞧你我早就看扁了你!”铁蛋儿妈嗤之以鼻。

    铁蛋儿妈就像护仔的老母鸡,凶巴巴得叫人害怕。

    等十娃跟五闺女走后,小勇大夫悄悄地问“铁蛋儿真的发毛了?打了五闺女?”

    “没!你听她瞎说。我铁蛋儿你还听说跟人打过架?铁蛋儿那脾气那是最好的了,不会的。”铁蛋儿妈说道。

    “绝对没打,我们就在铁蛋儿身后,打没打我们还看不见?”二闺女也这么说。

    “我看是五闺女等不到班车,今天回不来家,又没脸回来,就只好找了这个借口,回来找麻烦,你们说是不是?”三娃媳妇分析道。

    “也有可能,那也别拿我铁蛋儿说事儿,你回来我们还能把你推出门?作来作去也是她个人作贱个人,我们招她惹她了?”铁蛋儿说道。

    “就是个人没脸回来蹭饭,还找了这么个借口,恶人先告状,好在大姐厉害,不吃她这一套,她也没辙儿。”三娃媳妇说道。

    “这乱得!乱得我们半天没做熟一顿饭,小勇大夫今儿可是看大戏了,还没给票钱了。”二闺女笑道。

    “我是肠将军和肚将军打起来了,得赶紧拿饭来平衡平衡,快做饭哇,这一天这个折腾!”小勇大夫笑道。

    “唉!真是不到紧要关头,你就不知道那人心的红黑!”铁蛋儿妈感叹。

    “快算了哇,我早就知道她的黑骨头,连心肝五脏都是黑的,还不知道?只不过是不知道黑成这样,黑得叫人心都寒了!”三娃媳妇说。

    “你说,从小我们都让着她,就惯出这么个玩意儿?早知道,用烂盖窝烂被子捂死,多好?看着真闹心!”三娃说道。

    “哈哈哈!他三舅这话!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她可能也不由她,她要是不瞎折腾,咱们就不要招惹她,她想做就做不想做就我们做,不要再这么鸡飞狗叫的叫人笑话,再这么折腾,老妈妈没死,我先给你们折腾死了。”铁蛋儿妈这一天第一次笑起来,说道。

    聊着天,说说话,热腾腾的手擀面已经出锅了。

    就在大家端碗吃饭的当儿,就听见“噗噜噜”的声音,接着是屎臭味慢慢弥漫开来,大家面面相觑老太太又拉裤子里了。

    铁蛋儿妈麻利,赶紧把面盆端出院里,喊“你们都出来,把碗都拿上,去三娃那儿吃,我来照料我妈。”

    小勇大夫不慌不忙地拿着饭碗下地,三娃媳妇说“实在不好意思,这老太太连吨好饭都不让我们吃,你快跟三娃去我那厢吃哇,我们先把这儿处理了。”

    “没啥关系的,病人就是这个样子,她也由不得她,不过,这一拉,病情估计应该能有些缓解。”小勇大夫还是不慌不忙地下地穿鞋、端着刚刚吃了几口的面条出门,笑道“老太太这调料给和的,这叫一个绝!”

    “唉!真是对不住了。忙了一天,一顿好饭都不让人吃,这老太太!”铁蛋儿妈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儿,我一个大夫,啥恶心的东西没见过,早就炼就了看着屎都能吃饭的本事,我腑脏硬着呢,你们快去弄哇,我们端着面到隔壁吃去了。”小勇大夫端着碗,绕过大门外的猪圈、羊粪坑,走向三娃家。

    一路走一路还“吸溜呼哧”地吃面,还一边说笑“今天这面吃得!那叫一个五味俱全!”

    突然迎面刮来一个旋风,尘土落入碗中,小勇大夫大叫“到底这饭还让不让人吃了呀?各种味儿就算了,连土都进来了!”

    好在三娃端着一大盆的面,铁蛋儿妈盖了个锅盖,否则这飞起来的羊粪末、沙土到盆里,这面还能吃吗?

    “你快倒掉你碗里的,别吃了。”三娃加快脚步回屋,回头对小勇大夫说道。

    “没干没净吃了没病,这会儿有东西吃了就这么浪费?我们小时候饿得巴不得连土都吃了,这么点儿尘土就倒掉,舍不得!”说着一碗面条和着羊粪、屎臭、尘土,进了小勇大夫的肚子。

    “你还真能干,就这么吃了?”三娃看着空空的碗问小勇大夫。

    “那不吃还真倒掉?浪费粮食是最可耻的行为,想想我们小时候,哪有这么干净地吃过东西?掉在猪屎上的窝头拿起来吹一吹也吃了。没受过苦、没饿过肚子的都不懂饿肚子是什么滋味的。”小勇大夫说道。

    “你这年岁,也饿过肚子?”三娃有点不相信。

    “那有啥不信的,我比你差不了几岁,那时候大集体,我们家没劳力,挣不上工分,可不就得饿肚子?”小勇大夫伸手再从大盆里舀一碗面吃。

    “快吃哇,待会儿面坨了就不好吃了。你媳妇儿这手艺还真不错,这面做得好吃。”小勇大夫看来真是饿了。

    铁蛋儿妈放下碗,爬上大炕,把母亲的裤子脱下来,稀黄的屎粑粑糊满了一身,顿时一股恶臭呛在人嗓子眼儿,铁蛋妈干呕起来。

    三娃媳妇一把推开铁蛋儿妈“来,大姐,你起开这里,我来。”

    只见三娃媳妇一双小手,麻利地把刚换上的被弄脏的干净裤子脱下去,拿几张卫生纸把婆婆的身体擦干净。二闺女帮忙翻身、护住输液的针眼,两个人几分钟就搞干净了。二闺女再端来一盆热水,三娃媳妇摆湿一块毛巾,帮婆婆再仔细地清洗干净。

    其时,铁蛋儿妈在院子里吐得一塌糊涂,鼻涕眼泪都在流。自己心里在骂自己“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这还不知道要伺候到什么时候了,这怎么行?”

    摸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铁蛋儿妈赌气一样回到屋里,拿起脏裤子就去洗。

    可是那股恶臭还是刺激到她的感官,她又一次丢下裤子,蹲在东墙角呕起来。

    二闺女端着脏水出来,看到大姐呕得黄胆水都出来了,一把拿过丢在她身边的脏裤子,丢出去老远。

    “大姐,你不能端屎送尿的,你的腑脏太软,受不了这个味儿,以后妈的脏衣裳都我来清洗,你就管做饭好了。”二闺女说道。

    “不打事儿的,我习惯几天就好了,这个也得慢慢儿习惯了,这个不争气的,还吐上没完了?”铁蛋儿妈拍拍蹲酸麻了的腿,站起来抹抹脸说道。

    “我还是跟你一起伺候哇,要不没等老太太怎么样,你就先耗倒了。”二闺女心疼地说。

    “没啥事儿,就是这个没出息的,伺候病人还不就是这么端屎送尿的,不做这些事儿还叫伺候病人?吐一吐习惯就好了。”铁蛋儿妈用力挺直腰杆站起来。

    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大体上还没啥毛病,但也架不住这锣一场、鼓一场的这一天啊,这一天的折腾让她感觉头像泰山压顶一样的重,不管有钱没钱、不管出力不出,都不要吵闹,这种鸡飞狗跳的日子太折磨人了。

    “你不能做就不做了,这么多人,又不是非要你做不可?你也六十多岁的人了,你自个儿的身体也要紧啊。要是把你再累垮了,那可怎么办呀?”二闺女带着哭腔说。

    “没事儿的!哪儿那么容易就垮了?”铁蛋儿妈试图又去拿脏裤子,二闺女一把拉住大姐“你这又不是跟谁置气了?还非要折磨个人干啥?这裤子又不是非得你洗,我们洗了就不行?”

    “唉!这不争气的!叫人还以为是为偷懒了。”铁蛋儿妈无奈地说。

    “没人说你!你快回家歇一歇哇,看看这吐得脸都灰了。”二闺女扶住大姐进门。

    炕上,三娃媳妇已经清理干净,老太太还是眼睛紧闭,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反应。

    “大姐,你咋样?不要紧哇?以后妈的屙屎送尿我来管了,你管其他。我腑脏硬,没问题。”三娃媳妇说。

    “哦,我就是个人不争气,你看看这?”铁蛋儿妈顺势躺在后炕休息一下,这一天的劳心劳肺加上这顿吐已经令她筋疲力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