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灵性蒙古高原 > 章节目录 三五九、慈悲为怀

章节目录 三五九、慈悲为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九、慈悲为怀

    “你没有?妈才是第一天跌倒,你看看你这一天整出多少事儿?你这一天又做了什么?都是大姐和二姐、三嫂在伺候妈,人家出钱又出力,你呢?你真是逼得哑巴说了话!我本来不想说你,你个人低头看看你这样子,你也配做个人?!”十娃十分生气,怒斥道。

    “我没有我有我的难处。”五闺女低头说道。

    “你没有?你就来给妈擦洗这一次,你是咋做的?你看看妈给你折腾成啥了?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把一个昏迷的病人就这么扔在那儿不管,你才诉苦讲冤啊?”十娃指指炕上大喘气的母亲说道。

    “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又抱不动妈,妈又尿了我一身,我一着急就”五闺女喃喃说道。

    “我看你就是个只懂得占便宜,一分一毫的亏都不肯吃的人,你有难处,别人就没难处了?大姐、二姐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人家也是做了奶奶辈的人,人家也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咱妈病了,人家二话不说,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我这心里都愧得慌!咱妈是不是最亲咱们两个?咱们两个又做了啥?哦,让你给咱妈擦洗一次,你就这么对待她?你对得起咱妈这么多年对你的疼爱吗?你对得起个人的良心吗?”十娃动情地说道。

    “我”

    “你一天的折腾,我明里暗里地帮着你,我帮你是帮你,难道我快四十岁的人了,我能不懂得是非曲直?我还不知道谁对谁错?我想反正大姐、二姐都是多劳累的,她们愿意,就叫她们多干点儿也没事儿,你家里走不开,找个借口回去也行。反正妈已经是这个样子,谁在也救不活她,你走你就走哇。你走不走,居然还把人三哥的脸抓了几道血口子,我都看不下去了。”十娃继续数落。

    “你走了,你不好好走,你没车回不去了,你回来就回来,没人把你推出门外,你还回来血口喷人,说人家铁蛋儿打了你?你说,你怎么就想一出是一出?你”十娃的话被五闺女尖利的声音打断

    “铁蛋儿他是打了我,我没有诬陷他!”

    “别说人家没打你,就是人家打了你,也是活该!”十娃铮铮地说道。

    “十娃,你不能这样啊!我是你五姐啊!”五闺女扯着十娃的衣袖哭道。

    “你是我五姐?连咱妈你都不认,你咋就是我五姐了?”十娃甩掉五闺女的手,快步出门,站在西墙边喊“大姐、大姐!快过来!”

    一家人跑出来问“咋啦?”

    “你们快来看看,妈的针穿皮了。”十娃焦急的声音。

    大家急急忙忙跑过来,就见五闺女缩在小板凳上哭泣。老太太躺在杂乱的被褥中间、屎尿臭味弥漫的满屋子都是。

    “咋了这是?”三娃看来一眼五闺女问道。

    “不用问了,小勇大夫,你快看看输液的针头咋样?”铁蛋儿妈爬上炕,顾不得屎尿味,这一回她恶心是恶心,倒没有干呕、没有吐。

    铁蛋儿妈把母亲弄脏的衣服、被褥都推到地上,又从被窝垛拿下一套干净被褥,给母亲铺好,垫上塑料布、屎布,放好老太太。

    拿起旁边已经冷掉了的水盆,去倒掉脏水,换上温热的水,再仔仔细细地给母亲好好清洗一次。

    五闺女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也没有人理会她。连十娃也愤恨地绕开她走路,她成了一个众人嫌弃的人。

    五闺女看着众人都在忙碌,没有人看她一眼,也知道自己做得太过分了,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她觉得应该示弱一点,于是慭慭啜啜地哭起来。

    “你还有脸哭?你哭个啥?”三娃大声斥责道。

    “要哭到院儿里,宽宽大大地大声哭,没人拦你,别在这儿碍事,大家没你闲。”三娃踢一脚五闺女的脚,绕开走去倒掉大姐给老妈妈清洗下的脏水。

    “针穿了,我再看看另外一只手吧,老人的血管都硬化了,不好扎,又要做好输挺多天的准备,所以要省着点儿用血管。这只手一穿了,整个手估计一个星期都用不了了。唉!”小勇大夫也唉声叹气的。

    “你做的好事!”三娃回来又是踹一脚五闺女的脚,“不利不索地堆在这儿,让开这儿!”

    “我又没做啥,你们干啥这么对我?!”五闺女气急败坏地反问。

    “你还想做甚?把这个老太太折腾死?”三娃瞪着要吃人的眼睛呵斥道。

    “消停会儿,不要吵了,谁帮我打个手电照照亮,这个电灯光线太暗了,我看不见血管。”小勇大夫摆弄着老太太的手。

    “我去拿手电,妈的手电不知道放在哪,我回家拿哇。”三娃媳妇跑出去拿手电。

    “我恨不得好好揍你一顿,你这么大一个人,照顾不了一个病人?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三娃抬起手,看着一巴掌就要落下来。

    “不要吵了!这一天折腾得还不够吗?能不能叫人多少消停一会儿,谁想做就做,不想做就都滚蛋!我来做,行不行?”铁蛋儿妈发火了。

    “五闺女,你出去!不要在这儿,我们不想看到你!”铁蛋儿妈生气地对着五闺女吼道。

    铁蛋儿妈是怕有人忍不住再打五闺女一顿,所以及时制止了三娃,随后想把五闺女撵走。

    可是,五闺女是个不知死活的人,她以为大姐也痛恨她,斥责她。于是大声哭喊“你们干嘛?干嘛都冲着我?妈病了,是她个人生病了,又不是我害得她生病,你们干嘛个个都针对我?我到底怎么了?我招你们惹你们了?妈病了,莫非我就不难过吗?你们个个冲着我,你们要我怎么样?你们还是不是我的哥哥姐姐?有你们这么当大的的吗?”

    “你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十娃,把你五姐拉到你家,叫她先睡一觉。”铁蛋儿妈使眼色给十娃,十娃心领神会,扶起哭得期期艾艾的五闺女。

    “我不走!凭啥叫我走?”五闺女死劲怼在小板凳上不起来。

    “真是个油盐不进的东西!你留在这儿想做甚了?讨人嫌?还是等你这个栞傻、愣之意三哥打你一顿你才肯走?”铁蛋儿妈把话挑明了说。

    五闺女才明白大姐的用心,她流着泪低声跟大姐说“大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哦,我知道了,你先去十娃那厢去多少歇一歇,待会儿我喂妈吃点东西,你今夜跟十娃守夜,我也得歇一歇,我这儿快撑不住了。我都六十多岁的人,妈病了我倒是不糟心,你这一天的折腾,都快把我折腾死了。不要再这么样了啊,你的难处大姐也知道,你想咋做你就咋做,但是不要再这么不讲道理了。啊!”铁蛋儿妈和缓地跟五妹妹说。

    “哦,大姐,我听你的,我一会儿过来替你。”五闺女的情绪因为感受到大姐的关心儿渐趋平缓,顺着十娃一起去歇息。

    “好!你这大姐做得好!”小勇大夫一边忙着找血管扎针,一边不忘赞扬一下铁蛋儿妈。

    “唉!她也难,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们不体谅她,还有谁心疼她?”铁蛋儿妈叹口气说道。

    “你们家这五闺女还真是一人物,我是服了。不过有你们这样的姐姐哥哥,也是她的福气。”小勇大夫说道。

    “我们姊妹多,所以我们比人家别人家的娃娃受了很多罪,吃了很多苦,我这个五妹妹人长得漂亮,又有点儿文化,心劲儿高,你说人小气、没情义也是的,但是我能理解她。她比我铁蛋儿大不了几岁,他们这一代人,已经不同与我们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我们不能拿老眼光看人。再说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姊妹,有她没她的一份也差不多。你再想一想,也没啥,谁敬孝是谁的,你愿意是你的事,你不能强求其他人也跟你一样,她咋做是她的事,我就做好我的,我对得起生我养我的老妈妈,我对得起个人的良心,我就行了。”铁蛋儿妈悠然说道。

    “哇!看不出这个大姐,有这么深刻到位的认识!怪不得你的娃娃们都那么争气、孝顺。人家大姐就是个通情达理、宽容大度的人,你看看人家这几句话,你说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惭愧不惭愧?我们还不如一个妇道人家。大姐,你是个好人,也是个有福气的人!”小勇大夫伸出大拇指,发自内心的钦佩。

    “大姐就是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文盲,哪懂得那么多,也就是将心比心,多替别人想一想,不多劳累人,不给人找麻烦,多多体谅他人,不愧良心、不愧天地父母。”铁蛋儿妈被夸奖得有点不好意思。

    “您这文盲比我们清明多了,我们都是些俗人!您这认识和境界都已经是高得不得了的。”小勇大夫说道。

    “这么多兄弟姊妹也就我们大姐是个公道人,从来都是只吃亏的。人家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人家的娃娃们也心疼妈妈,我们这么用人家,我们哪儿好意思?你看人家铁蛋儿,人家嘴上不说,人家心里还不怪怨这些年纪轻轻不做事、不出钱的舅舅、姨姨?人家山丹虽然离得远,人家那可是孝敬她的父母的,我大姐、大姐夫的身体、穿戴、甚至小吃喝都是山丹操心的。每年一大箱子一大箱子的寄东西回来给我们大姐。我大姐夫一身的病,去山丹那儿住了半年,人家那女婿跟对待个人的父母一样待他们,硬是把我大姐夫的病都治好了。你现在看看我大姐夫,那红光满面的,虚得很嘞。”三娃媳妇说。

    “那我比你清楚,你大姐夫那就是个坏人,全身上下都没哪儿是好的,哪儿哪儿都是毛病,吃药比吃饭多,那会我一年跑无数趟给你大姐夫治病,哎,自从他从闺女那儿走了一趟回来,感冒发烧、拉肚子都不见了,我已经很少去看他了。你那女婿据说是个博士唻?真是厉害!”小勇大夫钦佩地说。

    “那会儿我们去山丹那儿时候,他还没读博士了,就是那年考上博士,到北京面试来接我们老两口去住了半年。那会儿他还只是个研究生的。不过看病,倒是挺厉害的,我就见他下班回家都是不停地接病人的电话。我那女婿人好、脾气好,从来没见过他不耐烦,也没见过他生气。”铁蛋儿妈说起女儿、女婿,自然是从心底升起的喜悦感。

    “那是人家的修养,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能做出大事,你看看那些成天吆三喝六的人,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厉害。就是这种悄悄做自己的事情的人,才能做出大事情。你那女婿将来一定是个人物。”小勇大夫扎好针,放好老太太的手臂。

    “嗯,人物不人物的倒是不想那么多,只要他们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做父母的就安心了。”铁蛋儿妈说。

    “听说你那女婿在部队上?将来说不定能当个司令啥的,你就等着享清福哇!”小勇大夫笑道。

    “是在部队了,我也闹不明白他们的事情。就当个好大夫,我觉得就挺好了。咱们庄户人家不敢期望那么高。”铁蛋儿妈浅笑道。

    “你以为,一个博士哎!你是任意假搁的事情?你看一看我们这一片草原,你再听说过一个博士没有?那是人中龙凤、稀缺物种,你想不让人家成才都难!”小勇大夫显得学问不小。

    “哈哈哈!我们也不懂这博士啥的,就知道他是咱外甥女婿。”三娃媳妇笑道。

    “哈哈哈!你们当然不懂,我那会儿读医学院时候,一个学院也就那么三两个博士,我们都当神一样朝拜人家,人家来讲一讲课,我们都像你们过年拜财神爷一样地看人家。”小勇大夫说道。

    “哈哈哈!那么大个医学院才三两个博士?那看来我们外甥女婿确实是个人才!”三娃媳妇笑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