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正文 第七卷 第一四六章 断桥会、海音决(三)

正文 第七卷 第一四六章 断桥会、海音决(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断桥之上,白素贞和青已然顺着人流上了桥头。

    在青的怂恿下,白素贞远远打量着伫立桥上、英俊潇洒的许仙,心中隐隐怀着一丝憧憬,低眉闭目,再次掐动大衍算法,手印变幻,暗施法术,指尖白光闪烁。

    须臾间,睁开双眸,一阵光影变幻,光影之中,许仙前世逐一浮现于白素贞眼前……

    最后,画面定格在了许仙百世之前,骑牛吹笛的牧童,凶恶无比的捕蛇大叔,虚弱垂死的白蛇,一一闪烁于画面之中。

    当看到牧童欲拿辛苦采来的黄精山参换取白蛇性命时,白素贞心中充满了感恩,当看到牧童惨遭捕蛇大叔凌辱时,白素贞更是感动的潸然泪下,恨不能以身相替,待最后看到自己年幼时的身影出现,白素贞的眸中已然一片坚定。

    “牧童哥哥,你舍身相救之情,当世我还年幼无以为报,今生我已成人必要舍身相报!”

    其实对于这段过往恩情,白素贞脑中本没有丝毫印象,直到观音大士以无边法力将她救出雷锋塔时,才亲自出手点醒了她的记忆,不过那时她的记忆依旧模糊不清,直至今日今时,看到许仙前世记忆后,她才明白许仙对她的付出和恩情是何等之大,又是何等之悲壮。

    “姐姐,你怎么突然流泪了?快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他啊?”

    青充满好奇的问询将白素贞重新拉回了现实,白素贞又默默注视了许仙良久,方百感交集的答道,“的确是他!”

    “啊!他真是你的大恩人?!就是那个牧童啊!”青闻言,也是惊喜连连,真心替白素贞感到高兴。

    “不会错了,就是她!”白素贞心情激动下之下,紧紧握住了青柔荑。

    “太好了,姐姐!”青由衷喜悦,既然已经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许仙,她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帮助白素贞完成报恩心愿,同时也要近距离观摩一下同为蛇身的白素贞如何证得人伦之道,当然还要尽量避开喜欢棒打鸳鸯的法海。

    “如若让姐姐落到了那个臭哥哥手里,岂不日日夜夜都会被他关在雷峰塔内做那些羞人的事儿,就像是当年他身边那几个侍女一样……”

    正当青胡思乱想之时,白素贞话音传入了她的耳中,“青,你在想什么?脸色怎么这么红?”

    “没有,我只是在想,人族和我们妖族不同,越是道貌岸然的家伙越靠不住,这书生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不由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青话未完,白素贞掩面低声一笑,“不会的,他怎么会是那样的人?我对他的人品有信心!”

    “姐姐,你只看了他一眼,又怎会知道他的人品?不如我替姐姐你试探一下?”

    “不必了,能够舍身相救一条蛇的人,又怎会是人面禽兽?青,你看他在那里东张西望好像是在等人……”

    “咯咯,所谓千里有缘来相会,他一定是在等姐姐你了。”

    看白素贞一脸娇羞,青不由轻笑一声,拉着白素贞的手道“姐姐,我们过吧!”

    “嗯……”

    在青拉扯下,白素贞半推半就的和青一起向许仙走。

    “好美的娘子!”

    “莫不是天上的仙女儿下凡了?”

    断桥之上,人行如织,但二女袅娜的身影却如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目。

    “咦?!”

    正站在桥上耍帅的许仙听到行人的惊慕,也转身看向了白素贞二女方向,只一眼,他就彻底的呆住了。

    此时,乌篷船已然行至断桥之下,以法海与妙善的实力,虽然乌篷船与断桥近在咫尺,但断桥之上的人们却都根本无法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法海与妙善就像是置身于平行世界的看客,在咫尺之间,默默注视着断桥之局的发展演变。

    “自困唯心,渡众唯心,此心有本,一瞬归程……”

    看到断桥之上许仙如同丢了魂魄似的望向白素贞,妙善伸出一双羊脂白玉般的素手合十于胸,仿佛呢喃一般再次重复了一遍方才的歇语,表情看似无悲无喜,但一侧的法海却清晰感觉到她此刻内心之中的波涛与骇浪。

    “虽自困唯心、渡众唯心,但是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法海微微摇头,同样身在局中的他很清楚妙善此时为何会如此激动。

    众生不渡,誓不成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虽然法力无边,能够渡尽天下苍生,但是有两个人却一直让她渡之无门。

    这两个人,一个是法海,另一个就是圣魔,更精确的,是圣魔的善体天婴。

    法海与观音的恩怨自不必,天婴与观音的感情纠葛则更可以追朔到上古洪荒之时,那时的天婴和观音皆为妖族俊杰,感情笃深,后来天婴却阴差阳错死于当时的妖主龙皇之手,这是造成观音弃妖从道,后又弃道从佛的直接原因。

    封神、西游之后,妖族势力瓦解,精研佛法的观音终于放下了对龙皇和妖族的仇恨,却放不下已然堕身成魔的天婴,但她所发大宏愿却逼着她必须了结此番因果,不然她永生都难以成就至高佛果。

    自困唯心,即是此意。

    所以这一世,观音下凡化身妙善,就是要设局彻底了结天婴和法海的因果,而这一局,又是局中之局。

    对于有感情的天婴,她选择将白素贞作为自己的替身了结这一段因果,若是白素贞能和天婴相爱,自然能够渡化了天婴。

    对于没有感情的法海,她同样选择利用白素贞让法海自绝于诸天,不需亲自出面就能一举双得,了结一切因果,得脱心之自困,证得禅心大圆满,成就至高佛果。

    这就是妙善的如意算盘,但法海的突然崛起却让她不得不改变计划,因为以白素贞之能,根本度化不了法海。

    所以今日这局中之局,桥上,是她的替身白素贞度化天婴,桥下,则只能由她亲自出面度化法海。

    此时此刻,桥上之局,天婴的转世之身许仙,面对白素贞时的失魂落魄,让妙善即欢喜、又失落,欢喜是因为她看到了成功度化天婴的希望,失落则是因为她亲手将自己所爱之人推向了另一个女人。

    虽然妙善精通佛法,明悟有舍才会有得,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一时间依旧难以割舍这份历经无无量劫的感情。

    不过,以妙善的禅心,很快就从这份感情纠葛中解脱了出来,重新找回了自我。

    “法海,这一局,老尼已然占尽先机了。”

    妙善明眸瞥向一脸淡然的法海,悠然道,“此心有本,一瞬归程!对老尼如此,对天婴也是如此。老尼知道这些年大师曾试图改变许仙,以图阻扰老尼所设断桥之局,但圣人之心,乃是大道本源、亘古难变,凡人之心如何能够与圣人之心相抗?天婴想要回归本心,只需一瞬,桥上之景即是明证!”

    法海的表情却是淡定如故,不以为然道,“众相非相,不凡亦凡,万法无法,心观即观!在老衲眼中,圣人如凡,心之所向,绝非亘古不变,更何况,这一局,不但是棋,还是曲,在师太而言,此局占尽先机,但在老衲而言,此曲却尚未,所以,谁胜谁负,未至尾声,依旧难料……”

    这一局,看似始于方才,实际上早在八年之前就已落子,法海和妙善二人,对弈的棋盘就是许仙的本心。

    法海自认能够改变许仙,所以他八年之前就开始对其悉心调教,而妙善则认为圣人之心难以改变,所以对法海的动作完全视而不见。

    而许仙的本心,则决定了桥上的剧情发展是按照谁的剧本来演,目前来看,许仙一看到面貌和妙善极为相似的白素贞,受体内天婴本心影响,似乎一下子完全抛弃了法海对他的教诲,又恢复了对女人的渴望与爱恋,也走上了妙善希望他走的路。

    所以,妙善才认为自己占据了先机,而偏偏法海也同样信心十足。

    “事实就在眼前,老尼实在不知大师的底气源于何处?”

    “众相非相,眼前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

    针锋相对之下,二人再不多言,齐齐望向断桥,静观局势发展,而此时,断桥之上,却出现了令人错愕的一幕。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