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法逸的惊诧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法逸的惊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多谢影郡王23、张知秋980、惊哲三位同志的评价,今天7000。

    正自感叹,突然,天木峰满山乌木林中窜出一道绚目火光,带着袭人热浪飞向师兄弟二人。

    法海和法二惊赫间抬头远眺,发现这道火光竟然是一只火鸦。

    火鸦这种妖兽在天木峰上并不常见,眼前这只浑身上下烈焰环绕,双翼舒展开来足有七尺来长,按照无涯札记记载,这种体型的火鸦最少都有百年法力在身,位列九品妖兽。

    九品妖兽虽然凶威赫赫,不过,这只火鸦却狼狈的如同一只火鸡,不但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而且一只翅膀上还插着一把金光闪烁的金刚杵。即使如此,这只火鸦也不是法海兄弟二人这种半吊子能够对付的。

    二人一愣神之际,火鸦已经飞速接近,距离他们不过数十丈远。

    “师兄,小心。”

    法二毕竟是武修,看到法海愣神,赶紧从背后抽出一把逆刃的戒刀,闪身护在了法海身前。

    面对突如其来的妖兽,法海此时心里也是紧张万分。人都是如此,在动物园看笼子里的猛兽和在大草原上真正面对猛兽,绝非一种心情。

    虽然法海通读了无涯札记,虽然法海做足了准备,但此时此刻,真正面对凶焰滔天的妖兽,法海的小腿肚子还是有些不争气的哆嗦起来,心道,“真是坑爹啊,无涯札记上不是说这天木峰上罕有九品以上妖兽吗?早知道随随便便就能碰到九品妖兽,打死我也不来呀”

    此时二人已被火鸦盯上,就算是想退也跑不过这头带翅膀的九品妖兽。所以,虽然心里发憷,但法海此时也得打肿脸充胖子了。

    “放心,它若敢过来,我必会让它有来无回!”

    虽然做好了对抗的准备,但法海还是有意无意的侧移了一步,顺势躲在了法二身后,毕竟人都是自私的,法海和法二感情虽好,却远没有达到生死与共的地步,所以法海难免会有死师弟不死师兄的想法。

    此时法二却不清楚法海心中的龌龊,见法海侧移,反而单刀一横,将法海牢牢护在了身后。

    法海见状,不由一阵惭愧,赶忙深吸一口气,强行调动全身念力,固守本心,与此同时,识海之内小乘搬运法诀在飞速流转,识海内无穷念力暗暗凝聚于淡定佛法身之上,淡定佛双目圆睁,浑身白芒四射,随时准备发出全力一击。

    九品火鸦虽强,但他法海六十年的精纯法力也不是吃素的!

    此时,火鸦已然飞临二人上空,看到一身僧袍的法海二人,火鸦仿佛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眸中冒出尺许红芒,长喙陡然一张,嘴中出现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火球迎风暴涨,转瞬间就膨胀到脸盆大似乎随时都会脱口而出袭向二人,将他们烧个灰飞烟灭。

    就在法海二人准备硬抗火鸦法术之际,火鸦身后远方突然传出一声清朗的梵唱。

    “佛光普照,万世光明,涅槃净法,般若叭嘛空!!”

    随着这声梵唱,一只巨大的佛掌从火鸦身后远方密林中窜出,带着一溜璀璨金芒,瞬间无视掉山腰到山下的数百丈距离,再次出现时,已然一把将火鸦和那团火焰抓在手中。

    噗嗤,一声闷响

    巨型佛掌再次张开时,掌中已然没有了火鸦的踪影,只留下一枚火红晶莹的妖核,以及那把金光闪烁的金刚杵。

    可怜这只凶威赫赫的火鸦大招尚未发出,就被这只突如其来的佛手捏成了齑粉。

    “好精纯的只手伏魔神通!”

    “法逸!?”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逃过一劫的两人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法二是感叹九品神通的强大,法海则是面沉如水,心情甚至比方才遭遇火鸦时还要恶劣。

    空中佛手渐渐淡化消弥于虚空,金刚杵和火鸦妖核失去依托自由落体向下坠去,这时,仿佛千呼万唤一般,远处冉冉飞来一个白袍僧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虹线,一把将金刚杵和妖核抄在手中。

    白袍僧人轻轻一个漂移,凌空虚渡,轻灵无比的落在法海前方一颗枯树的枝桠之上,如同飞鸟一般,点尘不惊。

    俊美、潇洒、飘逸,除了眼神中偶尔闪过一丝倨傲阴鸷外,法海无法从这个白袍僧人身上发现任何的瑕疵。

    此人正是大林的天才少年,法海的死对头,无相长老最得意的弟子,法逸。

    “阿弥陀佛,刚才若不是我来的快,你们已经成了这山上乌木的肥料了。”

    法逸居高临下,飘然若仙,语气中却是说不出的傲慢,“这救命之恩,不知你要如何来报呢?法海师兄”

    “法逸师弟此言差矣,同门之间守望相助本是分内之事,更何况方才若不是我们牵扯了那火鸦的注意,你岂会偷袭的这么顺利?”法海将识海内凝聚的念力悄然散去,接着嘿然一笑,毫不领情道。

    法海太了解法逸了,法逸此人,心胸狭隘,性格高傲,爱出风头,就算他像以前那样像个受气包般处处忍气吞声,也无法和法逸成为朋友,只会被羞辱的更狠。

    原因无它,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不错,不错!几日不见,师兄倒是变的牙尖嘴利了。”

    法逸闻言,不但不气,反而傲然一笑,“这倒是好事,像以前那副唯唯诺诺的鹌鹑模样,我就是时时刻刻把你踩在脚下也会觉得无趣的很”

    法逸高高在上如同天神一般,只是淡淡审视了一眼法海,就负手仰头望向天空,同时,习惯性的虎躯一震,一道道纵横睥睨的王霸之气就欲散射开来。

    法逸本名龙傲天,出身于京城大族龙家,不过和法海相似,同样不是嫡出,小时候也受尽苦难,后来偶遇少林高僧无相长老,发现他命相极硬,有韦陀之相。韦陀又称韦驮天,此相极为罕见,比法二的罗汉转世还要高上一等,据说拥有韦陀相者在朝堂上是帝王命,在修真界则是霸王命。于是无相长老就将法逸带到了大林寺悉心栽培,希望能培养出一位未来的修真界霸王。

    同样是咸鱼翻身,法逸却不同于法海的自卑胆怯,他更喜欢将曾经轻视欺辱他的人狠狠踩在脚下,而且他一直坚信自己会成为叱咤风云的一代霸主,他争霸修真界的第一步就是成为大林寺下一任方丈。所以他总是刻意模仿大方丈的气度举止,培养自己命相之中的王霸之气,并且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实力不如自己的师兄弟面前展露一二。

    就在法逸王霸之气欲出未出之际,法海突然又打了个哈哈,“阿弥陀佛,装都装的这么清新脱俗,真不愧是法逸师弟!”

    “扑哧”

    法二憋不住的一声轻笑,顿时让法逸积蓄良久的王霸之气一泄如注,身子一沉,差点没掉下树来。

    法逸稳住身形,再看向法海二人,脸上已经没有了飘逸脱俗,只剩下了恼羞成怒,他一字一顿道,“你信不信你们今天下不了这天木峰?”

    “嘿嘿,我就不信在这堂堂太室十八峰范围内,你还敢咬我不成?以前我也就忍了,今天你若敢碰我一根手指,明天我就去无量宝殿告你恃强凌弱、残害同门,罔顾大林门规戒律,置一众客座长老于无物,置无花大方丈之敦敦教诲如耳边旁风,置”

    看着唾沫横飞的法海,法二目瞪口呆,法逸则头大如斗,满脸的难以置信,仿佛刚认识法海一般。

    法逸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只是几天不见,这个一向懦弱的废柴法海不但变的牙尖嘴利了,还学会狐假虎威了,还学会上纲上线了,还学会正义凛然了,还有没有一点儿出家人的样子了?!

    虽然心里憋闷得要死,但是法逸还真不敢动法海,大门派最忌讳的就是同门相残,客座长老和嫡传长老之间关系更是敏感话题,以前的法海是忍气吞声不敢闹,但现在的法海可不同,看他那副舌绽莲花、口若悬河的样子,若真的较起真来,以他客座长老弟子的身份闹上无量宝殿,挑起客座长老和嫡传长老的阶级矛盾,届时,雄才伟略的大方丈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杰出弟子而得罪客座长老们,就算是无相长老也维护不了他。

    正在这时,密林深处又接连飞出六道人影,为打也打不得、说也说不过的法逸解了围。

    其中一红一绿两道倩影令人眼前一亮,正是妙玉和翠儿主仆,在她们身后,还众星捧月般跟随着四个青年僧人,这四人都是上院的弟子,长生十品的修为。

    妙玉今天穿了一件贴身的粉色小袄,配上一袭紧窄留仙长裙,更显身材火辣、青春袭人。

    “法海,你不在下院参禅,跑到天木峰来干什么?”

    妙玉一登场就气场全开直奔法海而去,这不禁令在场众人,甚至包括法逸在内,都觉得诧异无比。

    法海也是一头雾水,虽然妙玉杏眼圆瞪,语气不善,但法海的的确确感觉到了她对他态度的细微改变,很奇怪,“这丫头对我从来都是彻底无视,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主动和我说话了?”

    “你们能来这里试炼,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来?”虽然心里疑惑,但法海嘴上却没有任何含糊,

    “你说对不,法二师弟?法二!!!”

    “额什么?”法二艰难的将充满“浪漫”的眼神从翠儿脸上收回,好久方才恍过神来,根本没有听清法海说什么。

    可惜,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妙玉身后的翠儿看到法二的样子只是轻轻一笑,就将目光放在了高高在上、清秀脱俗的法逸身上,眸中充满了仰慕。

    “你们师兄弟没一个有出息的”

    妙玉眸子从法二脸上一扫而过,轻蔑的摇摇头,不无说教的对法海道,“如果你能把你写歪诗的本事用在修炼上,你早就踏入长生秘境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就你那点修为在这里纯粹是找死!我们走!”

    说到歪诗,妙玉脸颊没来由的一红,说罢又狠狠的瞪了法海一眼,扭头转身下山而去。

    妙玉从出现到离去,自始至终都没有和树上的法逸说话,这令辛苦的站在枝桠上霸气侧漏,摆了半天造型的法逸非常尴尬,非常想不通。

    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但一向逆来顺受的法海变得言辞锋利、不好揉捏了,就连从小对他仰慕的妙玉都变得难以琢磨了,她看到法海后怎么这么多话?他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道还有啥共同语言?额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法海师兄,便宜你了,今天的帐我们以后在千佛大戒上再算,到时候看你还能说什么?!飞天!!”

    看到妙玉离去,法逸却也没心思在和法海纠缠,脚尖轻轻一点枝桠,身形顿时腾空而起,衣抉飘飘的追向了妙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