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幸福的中指(二合一)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幸福的中指(二合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将恒沙劫抛到一边后,法海又来到巨石之前,巨石上两方玉匣之中火红色的已然打开,里面却是一把只有手指长短的赤色小剑,非金非玉,剑形古朴,剑身晶莹,霞光隐隐,一看就知绝非凡品。

    法海伸手一抄,宝剑离匣后瞬间涨成三尺长短,握在手中沉重无比,仿佛大山一般,不过剑上光泽却变得有些黯淡了。

    “这定是吕洞宾仗以成名的那把纯阳仙剑了。即使没了剑灵火龙君、品阶大跌,只需补足元气、多方祭炼,也是一柄接近三品的法器。”

    三品以上法器都是有器灵存在的,器灵若能渡过天劫,那就是真正的仙器。器灵超越一品修为,就是准仙器,在神州修真界真正的仙器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稀少,所以,少数出类拔萃的准仙器也通常都被叫做仙器。

    纯阳仙剑就是准仙器之一,不同的是,器灵火龙君修为已然远超一品,又是四爪龙族,如若不是被吕洞宾封印在玉匣之中,早就渡劫而去了。所以,纯阳仙剑比之真正仙器也不遑多让,仙剑之名更是当之无愧。

    “呵呵,接近三品的法器,拿来屠龙正合适!”

    法海正在喃喃自语,突然眼角撇到慕容冰燕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法海手中的仙剑,那双水灵灵的凤目更是充满了渴望,一把接近三品法剑对剑修的诱惑力是无与伦比的,即使是性格娴静的慕容冰燕,也难以禁受如此诱惑。

    其实她早就看到了这把纯阳剑,不过,这里毕竟是纯阳仙境,没有主人的允许,她却是不敢擅自拿出,一睹真容。毕竟,她不同于法海,不是吕洞宾选定的有缘人。

    “据说纯阳仙剑是由神州罕见的天外陨铁所铸,内含一缕先天纯阳之精,能够破除一切阴晦虚妄。而且,单论坚韧程度,比之蛮荒神兽蛟龙的麟片也不遑多让”慕容冰燕凝视着纯阳剑,呓语一般接道。

    “哦?师妹怎么知道?”

    “我们慕容家的典籍上有记载,天外陨铁蕴含各类先天精气,世所罕见,也只有峨眉这种天下第一剑派的弟子,在修为达到金丹境,才会得到拇指大小一块儿天外陨铁,将之融入自身法剑,以做修炼本命剑丸之用。”

    慕容冰燕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极度羡慕的仰头望着法海,目光一正,郑重说道,“法海师兄,纯阳剑这种通体都由天外陨铁铸造的宝物,若现身修真界势必会引来无数剑修的觊觎,所以,师兄一定要将其保管好,决不能轻易示于人前。我们也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我可没说要替他守秘,哼,只要一出去,我就发动神教力量广为宣传,让整个神州都知道,大林寺的三代弟子法海得到了纯阳剑!到时候,让你连门都不敢出!”

    君惜月却在一边冷冷截口,不知为何,每每见到法海和慕容冰燕把她抛在一边,一副师兄长师妹短两情相悦的融洽模样,君惜月就极度不舒服,她不舒服,自然也不会让法海舒服了。

    女人行事从来就没道理可言,不过君惜月却忘了,每当她想要刺激法海,最后受刺激的总是她。

    “君惜月,我和你没仇吧?”法海眼角一挑。

    “没仇?我和你不共戴天。”

    “怎么又不共戴天了?你们女人真是善变。”法海一阵摇头,“好了,你说吧,怎么样才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你想得美!我为什么要帮你,你又不是慕容姐姐”君惜月不屑道,不过嘴角处却带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知为何,每当法海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时,她就会觉得心情分外舒畅。

    “如果是慕容师妹,你就会帮她保守秘密?”

    “那当然,慕容姐姐对我可有救命之恩。”

    “那好吧。待我完成屠龙考验之后,就将这把剑送与慕容师妹,这样,你满意了吧?”

    “什么?”

    法海话音刚落,二女不由齐齐掩口惊讶出声,不过表情却又各自不同。

    慕容冰燕是难以置信,通过这些日子接触,她清楚法海也并不富裕,身上就一件值钱的八品法器还不知失落何处,如今遇到机缘得入仙府才得到这把无价的纯阳仙剑,没想到转手就要送给她,这不由让她有些难以适从,同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幸福在芳心中悄然滋生。

    君惜月同样难以置信,不过神情之中更多的则是酸楚,法海的贪婪本性她最清楚不过。如此一个贪心不足的伪君子竟然将无价之宝慷慨送出,可见慕容冰燕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

    一念及此,君惜月眼眸不由有些氤氲,晶莹泪珠不受控制的在眸中打转强忍着没有落下来。

    “师兄,这万万不可。这纯阳仙剑乃是纯阳仙人留给你的无价之宝,小妹绝不能收!”慕容冰燕艰难的从纯阳剑上收回目光,语气坚定的拒绝道。

    “对我们出家人来说,什么法宝秘籍都是身外之物,更何况,我又不是剑修,要这纯阳剑何用?倒是师妹你即将突破金丹境,急需修炼剑丸的法剑,却是比我更适合做它的主人。”

    法海风度翩翩的说完,凝视着慕容冰燕双眸,情真意切的继续道,“天地之间,情义无价。以我们师兄妹这些天患难与共的感情,在我看来,比这仙剑还要珍贵千百倍!所以,师妹就不要再拒绝了。”

    法海一席话,让慕容冰燕感动莫名,表情复杂,心中更是慌乱,痴痴的望着法海良久说不出话来。

    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情吗?如若说有,那一定是在自欺欺人。俗话说,千年才能修得共枕眠,这些天同居一榻、耳厮鬓磨、肌肤相亲,如若说她对法海没有感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若要她坦然面对这份感觉,既然身为人妇的她同样难以做到。

    “师兄,这剑实在太贵重我我决不能收”

    以法海对慕容冰燕性情的了解,知道只要她对她那未婚夫还有一丝眷念,就绝不会收下纯阳剑,不过,越是这样,法海就越坚持要送。

    这是一种泡妞的心理战术,欲要取之,必先予之,送出去的是剑,收回来的可能就是人和剑,再说,就算法海失算,送出去的纯阳剑也会成为在慕容冰燕心中钉下一根钉子,为将来创造机会。

    只要锄头舞的好,哪有墙角挖不倒?

    “师妹为何如此迷惘?须知缘来自在,缘去随心,这都是缘!看来,贫僧有必要为师妹指点一下迷津,讲个佛的故事了”

    法海也清楚不能逼的太紧,正想用自己最擅长的指点迷津之法旁敲侧击一番,蓦见君惜月突兀转身离洞而去。

    “小魔女,你干什么去?”

    “你俩继续,我这个外人就不打扰你们了!”

    “阿弥陀佛,真是扫兴”

    法海心中一阵不满,不过转念一想,却又是暗笑起来,朝着满面羞红的慕容冰燕道,“师妹,纯阳剑先放在你这里保管,我出去看看她。这小魔女可是拜月教那两个老魔头的掌上明珠,若被野兽吃了,将来我们出去也是麻烦不断。”

    说罢,不容慕容冰燕说话,随手将纯阳剑丢在了巨石之上,身形一闪,出洞而去。

    法海修成舍利时闹出的动静很大,此时,洞外已然聚集了一群猿猴好奇的围在洞口,正对着洞内指指点点,待法海出来赶忙停止叽叽喳喳的叫声,又敬又畏的作揖拜候起来。

    法海对这群恭顺的猿猴印象不差,好言嘱咐一番又询问了君惜月去向后,就顺着猿猴指出的方向离开了纯阳仙府。

    此时正值晌午,阳光懒洋洋的分外宜人。

    仙府之外,远近百十个大小峰峦,碧如新洗,四围黛色的深浅,衬托出山谷的浓淡,倒也颇合吕纯阳诗中意境,犹如一幅天然图画,美不胜收。

    在仙府外无限春光中徘徊了一阵,终于远远看到了君惜月的倩影,此时的她,正抱膝卧座于一块凸起的山石之上,手托着香腮,呆呆望着远方寂寂空山,不知在想些什么。美好的背部曲线在阳光映照下,如同维纳斯雕塑一般,分外引人遐思。

    “小魔女,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什么呢?”法海大咧咧的一屁股做到了君惜月身侧,望着满目凄楚,泪痕隐隐的君惜月,老气横秋的问道。

    见法海过来,君惜月不由有些惊慌失措一抹眼角,赌气似地扭过螓首,冷冷答道,“要你管!你怎么不陪你的师妹卿卿我我,跑出来找我这个邪魔外道干什么?”

    “谁卿卿我我了?”

    法海一阵无语,叹口气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这纯阳仙境危险重重,随便跑出来一只野兽都能生吞了你,你还以为你是原来那个威风八面的魔教公主啊!”

    “哼,假惺惺!你是怕我出了事,你出去后会被我爷爷、叔爷爷他们生吞活剥了吧?你这贼秃看似只有十七岁,其实比七十岁的老狐狸还要奸猾,总是喜欢披着道貌岸然的外衣,将自己置于道德的制高点,以掩盖你龌龊的心机和禽兽般的行径,简直比我们魔道还要魔道。”君惜月毫不领情嘲讽道,不过神情却缓和了很多。

    “哎!小魔女,虽然我们身处正魔两道,但有时候我觉得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法海闻言却是一乐,叹道,“这些天我也在想,如若我们换一种情况相遇,你或许会成为我的红颜知己也说不定。”

    “呸!”

    君惜月闻言顿时满颊绯红,一直蔓延到颈部,啐了一口连忙扭过头去,不敢再和法海对视哪怕一刻,不过,啐过之后,这一次却出奇的没有反驳法海。

    “当时你对我三笑留情,第一次,我以为你是个人妖,想要抓我回去银乐第二次,我知道你是个美女,却一样想抓我回去第三次,你真抓住了我,我们却一起来到了这里。”

    法海悠然望着天边一抹浮云,接着道,“抛开恩恩怨怨不谈,说实话,我真的很奇怪,以你的身世、容貌、修为,神州七十二魔门的青年才俊岂不是任你挑,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青睐,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谁对你三笑留情了?谁对你一见钟情了?谁又想和你银乐了?你也不去照照镜子,要人品没人品,要相貌没相貌,要修为没修为,整个就是三无残次品。”

    君惜月仿佛被戳破了心事,恼羞道,“我不过是想借你的后天灵体,将太素阴功休至阴极阳生,从而能够修炼神教无上魔道,待百年后爷爷、叔爷爷飞升诸天,好接任拜月教主之位,一统天下七十二圣门!”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野心倒是不小。”

    见就君惜月恼羞成怒,法海没有再在银乐问题上纠缠,岔开话题道,“听说拜月教的月尊君无邪、刀尊君无命,百年前就能飞升诸天,却不知为何一直强行压制到今天,想必都是为了给你铺路吧。”

    说到这个话题,君惜月表情变得有些沉重了,美眸中一片迷茫,点了点头,“我爹是我们君家独子,叔爷爷一直追寻无上刀道,一生未娶,我爷爷九千岁时才有了我爹,一直溺爱有加,不惜压制修为培养我爹继承神教,可惜后来爹爹却爱上了我娘这个天涯水阁出身的正道侠女,根本无心教务,最后我娘惨被同门出卖,和我爹一起被正道围攻而亡。那时尚在襁褓中的我就成了我们君家唯一继承人,也是二老最后希望,十余年来,我唯一的使命就是修成无上魔道,成为神教圣女,继承二老衣钵,并将神教发扬光大,然后杀尽中原正道,为我爹娘报仇雪恨!”

    “我爷爷精通相术,多次不惜损耗寿元为我窥探天机,用不了百年,他就到达大限不得不飞升了,所以,我一直很努力。”

    君惜月目光一阵迷离,望了望法海,又自嘲的摇了摇头,“而且,十余年来,我一直都认为自己一定能够成功。一直到遇到了你,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连你这个孱弱、无耻、低劣、名不见经传的大林三代弟子都能让我连连受挫,我又如何能够让神教凌驾于中原所有名门正派之上?杀尽名门正派更是个笑话!”

    “我有那么不堪吗?”法海郁闷的插口道。

    “有!”

    君惜月柳眉轻挑瞥了法海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接着道,“我爷爷说我命中注定遇海则覆,一开始我还疑惑,现在我也想通了,这个海不是大海不是血海不是天下任何的海,而是你这个无赖法海!”

    “原来如此。不过我奇怪的是,你是高高在上的魔教公主,出门历练,怎么身边连个超级高手都没有带?不然的话,想抓我还不是手到擒来?”

    “带着实力比自己强的高手行走江湖,那还叫历练吗?就算能四处耍威风,最后不过是一朵温室中的花朵罢了。”

    君惜月傲然一哼,“黑风岭这个局,从头到尾都是由我亲自布置的,本是一箭五雕,既能牵制大宋朝边军,又能令中原修士为夺宝而内耗,还能夺得尸王血魄珠,甚至进入纯阳仙境得到纯阳遗宝,还有,顺便也能一举擒住你这个小贼”

    “天底下哪有完美之事,你之所以失败就在于你太理想化了。”

    法海倒是有些佩服君惜月的谋略,不过,却对其完美主义作风有些不以为然,“在黑水洞和我遭遇后,你就应该知道我的厉害选择先放弃擒我,将其它四雕射中赚个够本,再想办法单独设局找我麻烦,这样就稳妥多了。”

    “你的确厉害!”

    法海一句话又勾起了君惜月的旧恨,突然美眸一转,朝着法海伸出了白玉凝脂一般的素手,嫣然一笑道,“法海,既然我这辈子注定被你所克,不如我们尽释前嫌吧!来,我们击掌为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会尽释前嫌?你和正道中人可是不共戴天的”

    “你算正道中人吗?”

    “,好吧。只要你出去后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管你和中原正道的恩怨。”

    法海却是没想到君惜月竟会如此大度,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伸出了大手,贴在了君惜月柔弱无骨的芊芊素手之上,入手一片柔滑粉嫩,再加上与君惜月四目相触,感受着明眸中的殷殷情意,不由令法海一阵心神摇拽。

    没成想,就在这时,君惜月突然变卦,一把抓住法海大手,狠狠一口咬在了法海的中指之上,不错,就是那根曾经犯下滔天罪行的中指!

    “啊!”法海一声痛呼,闪电般缩手,望着一脸阴谋得逞模样的君惜月,又低头看了看中指上那细细一排齿痕,大怒道,“君惜月!你敢诈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又不是君子,你更不是君子,怎么算诈你?”解了恨的君惜月得意的昂着俏脸傲然说道,“命中克星又如何?这次本公主还不是扳回了一城,咯咯!”

    “”

    “怎么不说话了?”

    “我只是在想,这次我的手指罪孽更深了。你看,你的第一次给了这根手指,如今,你把初吻又给了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