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一字万金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一字万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法海离开的当天,山阳郡丐帮分舵接到了一份大买卖,十万两纹银将十个字传遍天下。

    “鸡飞芭蕉下,禅林一粪僧。”

    传递消息是丐帮核心业务,丐帮分舵舵主将这句话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何不妥之处,于是一拍脑门,就决定接了这单生意。

    丐帮作为天下第一大帮,绝对是信誉至上,不出数天,这句话就传遍了中原一百零八郡。

    与此同时,两个有趣的小典故也悄然在千里之外濮阳府街头巷尾之间流传开来,恰好这时,来自山阳郡的这句话也传入了濮阳府,两者霎时间产生了化学变化,尤其是传入濮阳郡修真界后,更是成了修士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并随之向相邻郡县扩散开来,于是,两个本就有些名气的人变得更加出名了。

    这两个小故事,一个是龙虎山少天师罗凤梧名字的由来,据说当年罗凤梧降生时,天现异象,一只凤凰突然栖落于龙虎山的一颗梧桐树上,张天师顿有所感,正欲以此吉兆为儿子命名,突然看到,一只母鸡飞到了梧桐树旁的芭蕉树下,张天师一下子就犯了难了,“凤栖梧桐,鸡飞芭蕉”,这孩子的名字是叫“凤和梧”还是叫“鸡和芭”呢?

    另一个小故事则和大林寺天才弟子法逸有关,据说此子从小就天赋超人,素有韦陀之相,不过却性格骄逸,总爱欺凌同门,并常以大方丈不二继承人自居。后来有一天终于惹得天怒人怨,佛祖显灵,降下天雷,将其轰于茅房之内,大林寺数百僧众亲见,雷轰过后,天上屎雨飘飘,茅房之上一片焦土,独留法逸两片雪白傲立屎雨臭风之中,自此之后,法逸就患上了久治不愈的痔疮,而大林寺中则皆称之为禅林一代粪僧。

    这两个小故事很低俗,内容也真真假假,不过却因涉及龙虎山、大林寺这两个三品大派,明星效应下在修真界流传甚广,就如同前世明星之八卦,没人去探究龙虎山上是否有梧桐、芭蕉,也没人去探究大林寺爆炸案真相,因为大众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消遣、谈资。

    龙虎山、大林寺作为传承上万年的大派,在修真界的仇家对手不在少数,比如游龙剑派、比如少林寺,在这些人暗中推波助澜下,两个当事人,龙虎山少天师罗凤梧,以及大林寺天才弟子法逸,彻底的火了。

    “鸡飞芭蕉下,禅林一粪僧。”

    山阳郡丐帮分舵舵主终于知道这十个字为什么值十万两银子了,不过,就算他再后悔无意间得罪了两个修真大派,却也悔之晚矣,好在以丐帮之尊,却也不惧龙虎山和大林寺。

    都说流言止于智者,但实际上,就算当年一代大贤周公都曾有恐惧流言之日,更何况这个流言还是在事实的基础上艺术加工来的,龙虎山和大林寺也只能有苦自家知,却是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无它,就如同前世明星之丑闻,你一避谣,他就更信了。

    龙虎山和大林寺对流言实行了冷处理,作为万年大派,对这种流言蜚语,只需不加理会,过了风头,自会降温散去,对根基深厚的二派而言,这种层次的流言连个浪花都搅不起来。

    最郁闷的确是罗凤梧和法逸,二人正是年轻气盛之时,根本没有长辈的淡定从容,如今不知得罪了哪路宵成了年轻一代的笑柄人物,走到哪里都被人在身后指指点点,空有一身怨气,却是无处发泄,整天不敢见人,度日如年。

    这一流言的幕后黑手正是法海,具体实施者则是君惜月和拜月教弟子。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在法海看来,要打倒一个对手,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先搞臭他的名声,再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以正压邪,这样才能占得先机,事半功倍。

    法海心中清楚,以他蝼蚁般的存在,和龙虎山这种庞然大物斗,必定是一个长期曲折的过程,此次流言事件,也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而已。

    这些都是后话不提,单说法海。

    来到青阳府,法海又去了一趟聊斋,将身上一些用不上的低品法器、药材和各种炼丹炼器材料处理一番后,才返回了门派。

    大林寺弟子下山弘化,一走数年都是常有之事,法海此次历练,也不过是大半年时间,返山时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法海并没有先去达摩堂交付任务,而是顺着林荫山路直奔内院而去。

    小小禅院,景色如旧,并没有因法海的离开有何变化。

    法海抬头看了看天色,却是早课时辰,于是直奔无渡禅师的禅房而去,心道,想必师父现在定是在为法二上课吧。

    “师父,翠儿彻底不理我了,怎么办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

    “那些施主们有了烦恼,怎么都来问您?”

    “那不是问我,是问我佛。”

    “那我也问我佛。”

    “阿弥陀佛,问我佛是要收费的。”

    “师兄就从来没和我要过钱。算了,那今天早课您还是给我讲讲经吧。”

    “不讲,为师今天心情好。”

    “那意思您平时都是拿我解心宽呗?”

    “你装什么不服气,你心情好的时候问过为师经吗?”

    “那倒也是,咱们爷俩彼此彼此。不过,师父,您怎么心情突然又好上了?”

    “因为你师兄回来了。小海,进来吧”

    师徒二人对话传入法海耳中,虽然依旧是那么的不着调,但是不知为何,法海却是心头一热,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让他浑身暖洋洋的。

    禅院虽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家。

    “师父,弟子回来了。”

    听到无渡禅师召唤,法海赶紧推门而入,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给无渡禅师磕了三个响头。

    “阿弥陀佛,回来就好。”

    无渡禅师面色有些红润,尤其是见经过大半年红尘历练的法海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英姿勃发,不觉更是老怀畅慰,“佛法实相中,对我等比丘而言,只有入世才能出世,只有历风雨才能够真正成熟,小海,你已经长大了”

    “师兄,你可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没等无渡禅师发完感慨,兴奋无比的法二已然扑到法海身边,拉着法海的手道,“你不知道,你一走,这大半年我有多寂寞,度日如年啊!”

    “呵呵,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要是觉得寂寞就去钟楼上那座大钟里面坐坐”

    “那有什么用?”

    “只要在里面吼上两嗓子,光那回音儿就能把你治好。”法海哈哈一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