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万世经纶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万世经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稷下书院所在山峰虽然海拔不高,但其上却也是云雾缭绕,九座高楼经阁围绕着孔圣祠堂巍巍耸立,显得分外醒目。

    法海方一踏入上院,就闻得阵阵读书诵圣之声从各个经楼传出,朗朗正气扑面而来,令人心胸不由为之一阔。

    按照秦灵芸的指点,法海直奔第九座经楼而去,一路上,虽有儒门方士现身问询,待看到法海出示的玉佩后,也就没有再加阻拦。

    顺着上院曲径通幽的小路,法海很快就来到了第九座经楼所在,一处古色古香的典雅院落之内。

    院落不大,却遍布奇花异草,尽头处搭有一间分外简陋的草庐,草庐之后,就是高高耸立的经楼,其上“开卷有益”四个大字清晰可见。

    走过鸟语花香的院落,法海来到了草庐之前,却见其门户虚掩,其内隐隐传来一阵鼾声。

    “学生苍景空拜见草庐主人”

    有求于人的法海自是循足了古礼,问候之后就肃然恭谨的静待草庐主人现身。

    良久,方闻得门内传来一阵大睡方醒般的声音,仿若自语,“是谁闲的没事又来扰我老人家清静?莫非又是那些想要窥视万卷经纶的小辈?”

    草庐竹门吱呀而开,一个鹤发童颜,身量不足三尺的小老头出现在草庐堂内。

    看到躬身而立的法海,老头并没有走出草庐,反而从房内搬了一把竹椅,老神在在的坐于堂中,朝门外的法海一撇嘴。

    “娃娃,看你那副恭谨模样,想必是为万世经纶而来了?你可有八大阁主的凭证?”

    “没有,但学生有这枚玉佩。”法海并没有因对方老气横秋而羞恼,一拱手,淡淡答道。

    “那你就是走后门了?”老头瞥了一眼法海手中玉佩,不由一瞪眼。

    “正是。”法海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好,算你老实。”老头见状,反而哈哈一笑,“既然有人指点你来,你想必也知道我太藏生的规矩吧?”

    “略知。”

    “很好,君子欲纳于言而敏于行,看你这娃娃言行举止淡定从容,倒是颇有几分先儒遗风,不过,学有所思、思有所得、得有所用,天下儒学,全在一个用字上,学识再多,不能升华为智慧,不能以之致用,解决问题,也不过是一绣花枕头。”

    “老人家言之有理,学生深以为是。”

    “我们言归正传,我老人家守护这万世经纶已有七千个年头,像你这般的见过不知凡几,看你还算顺眼,我老人家就勉为其难试你一试,你若是通过了,万世经纶自会给你一观,你若是绣花枕头,就乖乖回去把那八座经楼的诗书读懂念通再来不迟。”

    太藏生说罢,不待法海答应,就接着开口道,“题目很简单,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能让我老人家从这间草庐中出来,你就算过关。”

    “哦?”

    “你有三次机会,三次之后,还不能通过,你就从哪来回哪去吧”

    太藏生说罢,正欲闭目养神,忽见法海眼睛盯着草庐打转,不由又是一瞪眼,吹着胡子道,“你不会是想烧老夫的房子逼老夫出来吧?”

    “呃,不错。”法海见状,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

    “看你这娃娃还算诚实,老人家我提醒你一句,不要打烧我房子逼我出来的主意,上回有个三品的修士就想要烧老夫房子,反被老夫拍了一掌,到现在他还在门派里闭关疗伤呢。”

    “还有,也不要想什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好事,前阵子有个小子在老夫这里跪了七七四十九天,昏过去好几次,老夫也没搭理他。”

    法海一听,顿时无语,这老头油盐不进,又修为高深,他自己不想出来,又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出来?

    “怎么,想不出来办法?那就回去好好读书吧,大道至艰,别老想着走捷径。”

    “倒不是没有办法”法海闻言,呐呐道。

    “哦?那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记住你只有三次机会。”

    “将前辈从草庐内请出来,以学生之才或许需要三次机会,不过,若是将前辈从草庐外请进去,学生只要一次机会就可以办到。”

    “哦?你确定?”太藏生一听,顿时来了兴致。

    “确定。”法海郑重点了点头。

    “不会后悔?”

    “绝不后悔。”

    看法海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太藏生不由好奇心大起,起身快步走到屋外,朝法海一扬头,吹着胡子道,“那你现在就请老夫进去吧?老夫倒要看看,若老夫我偏不进去,你又能拿我如何?来吧,老夫就站在这儿不动了!”

    法海却似乎并不着急,反而一本正经的问道,

    “前辈,不知言必信、行必果这句话可是出自至圣先师?”

    “不错。”

    “那想必您也定是和至圣先师一般言而有信、言出必行了?”

    “当然。”

    “您确定?”

    “确定。”

    “不会后悔?”

    “后什么悔?小娃娃,你有完没完?”

    “嗯,说完了。既然前辈的考验我已经通过,还请前辈带我一观那万世经纶吧。”

    法海说罢,朝太藏生恭敬有加的拱了拱手。

    “你什么也没做,怎么就通过了?”太藏生反而愣了。

    “前辈如今不就站在草庐之外吗?”法海反问道,说罢轻轻一笑,“我只用了一次机会,就将前辈原封不动的请了出来,前辈总不会食言吧?”

    “呃”

    太藏生顿时一阵瞠目结舌,仰头望着法海那张看似无害的面孔,不由越想越气,几乎吹飞了胡子,“你这娃娃太奸诈了!还装出一副诚实可信小郎君的模样,感情从一开始你就在算计老夫不是?”

    “怎么会?前辈以非常之法考我,学生也只能以非常之法解之。这不是奸诈,是智慧,前辈方才不是教导学生,智慧就是要以之致用、解决问题吗?”

    “强词夺理,一派胡言,气煞老夫也!去死吧!”

    太藏生说罢,猛然一掌拍在了法海身上,速度之快,待法海反应过来时,已然被一掌拍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之内。

    只见四外漆黑,苍穹如幕,一个个玄奥至极的金色篆字在苍穹之中不断闪现,廖若繁星,令人目不暇接。

    “这是哪里?万世经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