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酷爱虐心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酷爱虐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们三个想去哪里打劫呀?不如算在下一个如何?”

    正当海外三仙欲起身离开之际,法海消失处空间一阵波动,法海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吓了三人一跳。

    “咦?!”

    海外三仙都是七品的修为,虽然穷困了些,没有同品的法器神通在身,但他们自认为三人联手也足以应付这幽冥幻境中的绝大多数高手,所以,三人虽然惊讶于法海的遁法神妙,却也并没有丝毫畏惧。

    大凡散修,都是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应变极快,眨眼间,海外三仙就飞身而起,各站方位,以三才之阵将法海围在了中间,三把飞剑凌空而盘旋,遥遥锁定了法海的身形。

    “小子,竟然还敢出来?识趣的话,就立刻交出身上所有法器、秘籍、丹药,再给我们磕头赔罪,我们海外三仙今天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一命,不然的话,嘿嘿”

    “还有炼丹炼器的材料,也一并交出来,我们不嫌多。恩?你手上拿着的可是五品的千里传音符?!这么贵重的宝物放在你手里也是奢侈浪费,赶紧交出来!”

    “二弟三弟,别再废话,虽然我用道门观气之法看不出他的法力深浅,但是能来这里的,最多也就是六品修为,我们合力先杀了他,再搜尸不迟。”

    看到三人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法海不由一阵无语,“你们这些海外蛮夷啊,这智商永远都是硬伤”

    “死吧!”

    海外三仙虽然不知智商为何物,但却听出了法海口中的轻蔑,尤其是海外蛮夷这四个字,对他们来说更是极大的忌讳,所以,法海话音未落,三人已然暴起发难。

    三柄八品飞剑流光一般从三个方向刺向了法海,剑上罡气涌动,蕴含了极强的法力。

    罡气者,质如金刚,重如泰山,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可以说是道门七品的象征。

    海外三仙,三剑齐射,几乎封锁了法海所有退路,但法海见状,却只是微微一笑,身形一闪,再次施展出了空之遁法。

    三剑相交,只击中了一片虚空。

    悻悻收回飞剑的海外三仙心中一阵郁闷,明明知道法海就藏身于虚空之中却偏偏令他们无计可施,因为他们修为没到六品,没有化丹成丝、斩裂虚空的能力,而且,他们还很穷,也没有足够击穿虚空的高品法器。

    待三人收回飞剑,法海笑眯眯的再次现出了身形,身形悬浮,折扇轻摇,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

    “小子,算你走运,我们走!”

    散修都是很识时务的,既然无法奈何法海,三人也就不想再浪费时间,就欲转身离去。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百心如一,星罗密布!”

    法海忽而身形一动,拦在了三人身前,随手一抛,纯阳珠四散开来,化作了点点浮光将三人困在了其中。

    “我们虽然奈何不了你,但你也别想留住我们,给我破!”

    三人见状,再次纷纷掐诀御剑,身剑合一,带起巨大的剑罡冲向了纯阳珠组成了的结界。

    法海见三人剑势凶猛,双手霎时结印,漫天纯阳珠霎时化作三道洪流拦住了三人。

    “砰砰砰”

    珠剑相交,接连三声闷响,海外三仙狼狈而退,望着手中八品飞剑上的巨大缺口,不由相顾失色。

    “七品修为,果然了得。”

    法海也不好受,他的实际法力也就和海外三仙相当,甚至略逊一些,能够一举拦下三人,凭借就是纯阳珠这件三品法器的威力,但是,以一人之力和三个七品高手硬碰硬,虽有纯阳珠相助,多少也有些吃力。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见识了法海的手段,三人已然清楚今天是撞上了铁板,不由有些色厉内荏起来。

    “不想怎样,在下最近新领悟了一门神通,只是想找你们试试手而已。”法海嘴角微微一翘,傲然凌空虚立,悠然道,“你们可知何为时也、势也、运也!”

    “???”

    就在三人微微愣神之际,法海身形一动,缩地成寸般跨过百丈距离,挥手就是一拳,打向了三人中老二的鼻子。

    海外三仙被法海这突如其来的一拳给弄懵了,不明白法海为什么放弃占据绝对优势的法器不用,反而舍长取短选择了肉搏,不过,虽然疑惑,三人还是本能的施展剑罡之术迎了上去。

    比肉搏,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散修怕过谁?

    “天鸣起寒风,大雪满弓刀”

    法海这一拳看似简单直接,破绽百出,却隐隐带着诗韵一般节奏,如同和这漫天风势、雪势融为了一体,令人避无可避。

    感觉到法海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似乎透着诡异,多年搏杀经验让那老二本能的一挥剑,就要发出一道恢弘剑罡拦向法海。

    然而法海却如同看穿了他的出手节奏一般,就在老二的剑罡欲发未发之际,法海的拳头陡然加速,化作一片虚影。

    “啪!”

    随着“天”字回荡,海外三仙的老二剑罡尚未发出,就觉眼前一花,法海那看似粉嫩白皙的拳头,已经在最恰当之时,以无可抗拒之势结结实实的敲在了他的脸上,拳上法力汹涌而出,笔直的将他击飞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海外三仙老三的飞剑已然斩到了法海身后。

    不过法海对此却视同未见,口中长吟已然不歇,随着“鸣”出口,身形极有韵律的轻盈一闪,以毫厘之差避过了剑罡,大手向后一挥,两根修长手指就无巧不巧的穿进了老三的鼻孔,轻轻一抛,雄浑的法力直接将满脸错愕的老三远远甩了出去。与此同时,法海另一只手也行云流水般向后一甩,那背后偷袭的老大就如同倒霉催的一般恰好撞在法海的手上,顿时痛苦至极的扑到在地,再也直不起身来。

    说时迟那时快,法海一句诗没吟完,海外三仙已然相继倒地。

    一步一长吟,一字伤一人。

    这场面简直诡异至极!

    “天鸣起寒风,大雪满弓刀”

    击倒了海外三仙,法海并没有趁胜追击了结他们,而是伫立原地,仰望苍冥,回味起方才的感觉来。

    天地万物,皆有其规律节凑,而浩然之意,就是对这种规律节奏的把握,小而言之,能够让法海一举一动融于自然万物的节奏之中,让他这个不擅武斗的人一举成为武道高手大而言之,甚至能够以之体悟天地运行至理,身与道合。

    总之,这是一种很玄奥的意境,因时、因势、因运而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一步一长吟,一字杀一人,这就是此时此景下的浩然之意可惜,我法海来自文明世界,不是一个喜欢因为屁大点儿事,动不动就杀生夺命、灭人满门的主儿。”

    摇摇头,法海掏出了一方白绢,一边动作优雅的擦拭着手上血渍,一边朝地上躺着的海外三仙悠悠道,“方才我已经留了三分法力,以你们的修为,就算要害受创,也不至于因之毙命。赶紧给我起来,不然我就一人给你们再补上一掌”

    法海话音方落,那满面血渍的老二、老三就挣扎着一骨碌爬了起来,如同斗败了的野兽一般,说不出的沮丧萎靡。

    活了几百年,在凡人眼中活神仙一般的他们,竟然被一个境界低于他们的年轻修士三拳两脚轻松撂倒,就算是散修一贯脸皮厚,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这一战,他们输的太憋屈了。

    如若输在三品法器之下还情有可原,然而法海打败他们的方式,简直颠覆了他们对修真的认知,让他们到现在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憋屈归憋屈,正如法海所言,此时他们虽然受了不轻的内伤,浑身法力十去七八,但是以他们七品境界、几千年的法力修为,这还还远远不足以致命。

    只有那个老大,却没能闻声而起,依旧双手捂着胯下,满地的打滚哀嚎。

    “大哥!”

    “你对我们大哥做了什么?!”

    看二人一副悲愤模样,法海却是乐了,嘿然一笑道,“他只是中了我的独门神通而已”

    “什么独门神通?”

    “我佛拈蛋诀”

    法海晒然摇头,一挥手撤下了结界,漫天浮动的纯阳珠飞回了手心,随手一抖,就再次变回了一串晶莹佛珠。

    法海这一举动,顿时令一副待宰羔羊般认命模样的海外三仙一阵错愕。

    “你竟然撤了结界?难道你要放我们一条生路?”

    “当然,你们虽然有罪,却罪不至死。难道你们以为我们中原修士像你们这些海外蛮夷一般嗜杀如命吗?我们中原作为上邦、文化发源之地,修士之间不止讲拳头,也讲道理的。”

    法海大义凛然的一席话顿时令二人一阵惭愧,不过,更多的则是侥幸。

    要知道,在海外蛮夷之地,胜利者对失败者可是拥有绝对的处置权,更遑论这一次还是他们偷袭在先,法海就算杀了他们,也不过为。

    而如今,法海竟然轻飘飘的放过了报复的机会,真是令他们觉得匪夷所思,甚至觉得满口上邦、仁义道德的法海非常的傻帽。

    “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所以,我决定没收你们身上所有物品,以作惩戒。”

    “啊?!”

    “法器、秘籍、丹药对,还有你们身上的所有衣服,对,亵裤也不许留下,赶紧给我脱”

    “我这个人从来都是慈悲为怀,而且尤其不喜欢杀生。”

    冰天雪地之中,法海笑意盈然的望着眼前三个赤果果的七品散修,完全无视三人羞愤交加的表情,冷冷道,“所以,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拼命的向前跑,一炷香之后,我就会起身去追寻你们,谁若是让我追上,我就会再给他补上一掌,震碎他的金丹,废了他的修为!”

    “啧啧,我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心软呢?你们能遇到我真是你们的幸运。好了,你们去吧!”

    “你这个恶魔!你打伤我们,又收走了我们所有防身之物,连一件亵裤都不给留下,你让我们怎么在这强人妖兽横行的幽冥幻境生存?你还不如杀了我们痛快!”

    “咳,已经过去十息了”

    “你”

    “十一息。”

    “我们”

    “二十息。”

    “二弟、三弟,我们走!”

    望着海外三仙浑身颤抖的迎着风雪果奔而去,法海又是嘿嘿一笑,心情分外舒畅。

    所谓有仇不报非君子,他法海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们?

    不过,法海素来不喜欢杀人,只喜欢虐人,尤其喜欢虐心,因为他觉得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虐心则是一辈子的事,这一点,很多被法海虐过的大多都深有体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