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同一首歌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同一首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离开生机灭绝的峡谷,法海带着风无心回到了金刚之海。

    皇界虽大,但初来乍到的法海却无立足之处,所以法海并没有放弃金刚之海,而是准备将其经营为临时据点。

    法海回到金刚之海时,尊螭八部众已然指挥众龙,在女曌君的指导下,将战场清理完毕,擒获的妖、人二族修士,该吃的吃,该关的关,该埋的埋,一切井井有条。

    进入自己居住的天罚殿,法海将风无心安置在殿后侧室之内,此女虽中毒颇深,但体质特殊,拥有七窍玲珑之心,身怀仁心、万邪难侵,永远没有万毒攻心的危险,再加上法海的大林光明念力最擅祛除阴毒邪晦,所以,风无心的恢复只是个时间问题。

    天罚殿,作为金刚之海核心大殿,已被布置的焕然一新。

    法海从侧室出来,已然见到女曌君正率领着尊螭八部众,以及数十条化作人形的龙族,恭立于殿上,静待法海吩咐。

    女曌君什么都好,就是权力欲太强,做什么都要分个上下有别,所以这几十条龙族也被她分出了三六九等,序列分明,依品而立。

    新归附的龙族对法海也很好奇,龙族都是血缘生物,长老就是族内的天,螭龙一族七大长老都对法海唯命是从,再加上法海又救了他们,恩威并施,这些龙族自然不敢有二话,不过好奇却是一定的。

    法海对这些并不在意,身形一动,已然旁若无人的走上丹犀,靠在了大殿正中的虎皮权座上。

    “咦?这虎皮也是新换的?怎么坐起来这么舒服。”

    “追击人妖二族时,抓到了一只三万年的赤睛白虎,恰巧军师你这张权座好久没换虎皮了,所以”

    “原来如此那这地上的熊皮”

    “都是修炼了数千年的极地骜熊皮,这不妖族恰巧有一支飞熊营吗?”

    “那大殿顶上的夜明珠莫不成”

    “这不是夜明珠,是上万年的火鸦之眼,废物利用而已。”

    “城主,你什么时候如此会伺候人了?”

    “不是我,这都是炽毒公的主意。”

    “炽毒公?”

    就在法海愣神之际,一直猫着腰站在女曌君和众龙之后的炽毒公已然满是恭顺的来到法海近前,全然不顾女曌君和众龙不屑的眼神,异常谄媚的朝法海一稽首。

    “典狱长,神玺和凯旋王这等宵小阴谋算计于您,我可是一点也不知情,待我得知他们的奸计时,金刚闸已然落下,我虽有心却是无力向您禀报。您是皇朝任命的金刚之海主宰,就是我和海内众修士的天,所以”

    “所以,你就还想继续为贫道做事了?”法海闻言,嘴角一翘,颇为玩味道。

    “正是,以前是属下有眼不识泰山,如今亲眼目睹典狱长文成武德、盖世神功,自是千秋万代、一统天下了。神州有言,识时务者为俊杰,为您办事,有前途!”炽毒公丝毫不在意法海语气中的讥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部州修士就是如此现实,以前炽毒公当法海是替死鬼,所以就一直将法海当做替死鬼对待,如今发现法海拳头比神玺还大,自然就想改换门庭,跟着法海混些好处了。

    至于节操,与部州修士谈节操,还不如去法海前世找绿茶婊讨论这个问题。

    “哈哈,好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那贫道就收下你了。”法海闻言,不由莞尔一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布道一州,君子要用,小人也要用,而且小人有时候,要比君子好用,虎落平阳典故中那个阳虎,就是前例。

    “多谢典狱长,我这就去为您召集遗失在外的金刚之海部众。”

    听到法海亲口应允,炽毒公那张皱纹足以夹住苍蝇的老脸上顿时露出了菊花盛开一般的笑容,又是一稽首,躬身而退。

    “军师,我们下一步的战略是什么?”女曌君对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待炽毒公一走,就开口问道。

    “神耀皇朝如此对我,下一步,自然是找上门去讨一个公道了。”法海嘿然一笑。

    “神耀皇朝实力不容小觑,神武帝更是人族第一高手,我们主动寻衅是不是太高调了,这不符军师你一贯的行事风格。”女曌君诧异道,这十余年间,法海行事,素来低调,偶尔几次高调,也都是形势所逼,不得不为,如今却主动去找神耀皇朝的麻烦,实在令女曌君费解。

    “军师,你着相了。低调也好,高调也罢,不过是形势所需而已。”

    法海闻言,淡然一笑,不无指点道,“这为人处世啊,就像是唱歌,该高调时要高调,该低调时就要低调,如果该高调时你低调了,那叫跑调”

    看到女曌君欲言又止,法海微微一摆手,“说起唱歌,贫道倒是想起来了,那个谁,去把赤霞仙子母女给我带上来。城主,大战方歇,连杀带抓这么多修士、妖族,想必你的收获也是不如今形势时不我待,这段时间你还是以修行为主。散朝,不,散会,都下去吧”

    那个谁,指的是龙族,这么多龙族,法海实在懒得一一为他们取名字,于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头脑简单的尊螭八部众,名字太难取,法号则比较简单,由于法海是法字辈,所以这些龙族一律都是不字辈。

    以尊螭八部众那加起来不足半两重的才学,起的法号自然是千奇百怪,什么不大、不小、不三、不四、不明、不白、不蕴、不育的都上来了,最后,法海干脆统一称之为“那个谁”。

    “不打扰军师了,女曌告退。”

    见法海主意已定,女曌君也只能听之任之,她清楚法海接下来要干些什么龌龊事,虽心中觉得有些不舒服,却是没有立场阻止法海享乐。

    “哎,从背面看的确是一个难得的美女,可惜了”望着女曌君英姿飒爽的背影,法海微微摇头一叹。

    在法海看来,女曌君的担忧不无道理,只是她的眼界有些太窄,也不明白法海真正所图。

    部州虽大,但对法海来说,却是太小了,他的心根本不在部州。

    作为儒家起源的炎黄大世界,神州才是人族正统,部州不过是蛮夷之地。

    法海若图名,随便一个神州大派的三品以上高手,都能把部州搅的天翻地覆,部州根本给不了他名气。

    若图利,部州贫瘠,除了有一些不知在何时何地会出现的上古遗迹,部州也给不了他什么利益。

    不只是法海,对绝大多数神州修士来说,部州都没有什么诱惑,最多不过是低品弟子的试炼之地,以及一些飞升无望的散修养老之地。

    拳打养老院、脚踢幼儿园,也只有楚中天这种神州混不下去的修士,才会在这难度只有五的部州玩的不亦乐乎。

    对法海来说,所谓部州之主,不过是个笑话,以他前世文艺青年那骨子里的小高傲,根本不屑为之,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将淡然妙道传遍部州,积累足够的愿力,然后回到属于他的神州舞台之上,因为他的事业、女人、朋友、宿敌都在那里。

    如今淡然妙道在凡界已然打开局面,但是到了王界、皇界,却是受到固有势力的抵制,传播极难,法海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打开皇界的局面,以上制下,让妙道通行无阻、遍传天下。

    至于争霸什么的,谁愿意干谁干,部州之主,谁愿意做谁做,法海要的只是愿力而已。

    所以,法海的心思,女曌君读不懂,法海的作为,女曌君看不明。

    “神州、大林、师父、师娘、小魔女、小燕子、小白蛇、圣魔、观音哎”

    “典狱长,女囚赤霞、凰无漪带到。”

    就在法海思绪万千之际,一个炽毒公麾下的五品女修将神情凄然的赤霞仙子和凰无漪带进了天罚殿。

    二女被擒后一身修为皆被龙族秘法所禁,此前一直关在囚牢中等待法海发落。

    “嗯。”

    本来仰坐于权座的法海闻言,身体一倾,百无聊赖的一手托腮打量起凰无漪母女来。

    凰无漪不说,在神耀皇朝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少女,那赤霞仙子容貌竟然较凰无漪犹胜一筹,虽衣着褴褛却难掩端庄大气,和凰无漪站在一起,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对母女,仿佛更像是一对姐妹花。

    对于追求长生不老、青春永驻的修士来说,新陈代谢本就比凡人慢上千百倍,赤霞仙子虽已修行两千余年,但身体状态却和凡人女子双十年华一般,正是盛开之时。

    “沧海一帆悬,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看到法海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母女二人身上飘来飘去,一副审视货物般表情,凰无漪不由浑身一冷,再次回忆起那不堪的经历,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漪儿!住口!”赤霞仙子却比凰无漪镇定许多,秀眉微蹙间一脸平静的望向了法海,“沧海一帆悬,不,道者,我们母女多次得罪阁下,你有怨气就冲着我来吧,漪儿年少无知,希望你能手下留情,给她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能放过漪儿,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法海一听,乐了,“呵,仙子,看你说的,好像贫道是个坏蛋似的。”

    “你不是坏蛋,你是禽兽!禽兽不如!”

    没待赤霞仙子开口,凰无漪已然再次大叫起来。

    “漪儿!住口!”赤霞仙子见状,赶忙一声厉喝,生怕法海一怒之下,动了杀机,“小儿无知,道者恕罪”

    “咳,禽兽不如?她说的倒也没错,人本来就不如禽兽,禽兽永远是禽兽,而人有时却不是人。”

    没想到法海涵养竟然如此之好,这倒是赤霞仙子所料不及,一时反而不知如何开口替凰无漪求情了。

    “不过,你们放心,贫道虽禽兽不如,却是个禽兽不如的君子。”

    听话听音,听法海口气似乎偏软,赤霞仙子顿时眸中一喜,就在这时,法海再次悠悠开口。

    “君子,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必偿。你们连续三次想要杀贫道,这个仇贫道却是必须向你们讨还,恩,你们欠贫道三条命!贫道还曾说过让你们含恨而来,含露而去,君子,言出必践,所以你们就一次一次含露来还吧。”

    法海说完,大马金刀的坐定,一招手,二女已然飞起,一左一右跪在了他的身前。

    “你休想!”

    “能服侍典狱长是你们的福分,别不知好歹。”

    凰无漪刚要挣扎,那押她们进来的女修已然伸手一点,制住了她。

    倒是赤霞仙子,虽然面上满是羞愤之色,却依然强自镇定,但也只是强自镇定,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法海竟然不想报仇,反而提出了这么一个过分的要求。

    如果法海只是针对赤霞一人,为了凰无漪的性命,赤霞仙子绝不敢反抗法海,但是他却是想一箭双雕,这让平时一直在女儿面前保持慈母威仪的赤霞仙子如何能够同意法海的荒唐要求。

    “君子,不强人所难。贫道作为谦谦君子,自然不会强迫你们。你们欠我三条命,所以,你若不同意,贫道也不强迫你,不过,贫道会杀了凰无漪。凰无漪,你若不同意,贫道也不稀罕,但会杀了赤霞仙子。若你们二人都不同意,呵呵,那火麟剑少就别想活了,很快,你们两个就会看到他的头颅哈,像贫道这么讲理的人,天下少有吧?”

    “你恶魔!”这一次,就连赤霞仙子都无法镇定了。

    太毒了,用女儿的命威胁母亲,用母亲的命威胁女儿,用儿子哥哥的命威胁母女,就算她们不怕死,在法海如此诛心之计下,也只能乖乖趴下任其摆布。

    “当然,君子不差饿兵,若是你们能够乖乖做贫道的小母狗,贫道可以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还可以提供给你们庞大的修炼资源,绝对不会比你从神麟那瘪三手里得到的少。赤霞,你已经活了两千多年,不至三品,不知天命,你觉得你还能庇护凰无漪和火麟剑少多久?给贫道做狗,为自己、火麟剑少和凰无漪博一个锦绣前程,这份交易值不值,你心中应该清楚。”

    就当赤霞母女几乎咬碎了银牙之际,法海又轻轻抛出了一根大萝卜,凰无漪还不觉得如何,但赤霞却一下子呆住,神情恍惚起来。

    “君子,光明正大,贫道条件都摆了在台面上,是从或不从,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

    法海说的很无耻,但却字字诛心,字字诱人,让赤霞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她们母女的处境以及未来。

    “漪儿你希望我和你哥哥死在你面前吗?”

    “娘”

    “从了吧,为了娘和你哥哥,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人欺负你,你哥哥为了保护你被人家打的头破血流,还有一次”

    “娘,不要再说了只要你和哥哥好,我做什么都行呜”

    看到赤霞母女抱头痛哭,法海突然觉得自己实在过分了些,心道,“欺负孤儿寡母算什么本事?哎,看来我还真是禽兽不如了。”

    “算了,不逗你们了,交易取消。”

    就在法海良心发现之际,却发现两张如花娇缅已然齐齐看向了他,那四只迷茫如水美眸中,却是仿佛认命一般,写满了屈从,一下子又勾起了法海好不容易压下的邪火。

    人,从来都是天使与恶魔的综合体。

    看到二女缓缓起身,向他走来,法海顿时焚身、恶魔附体,本能的一扬下巴,“还是爬过来吧,除了贫道那只爱犬汪兴刄,你们见过哪只狗用两条腿走路?”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