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武夺、文取(一)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武夺、文取(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出得三洞,已是寒冬时节,赤霞驾起一团火云载着三人御空而起,向西方飞去。

    三人伫立云端,俯瞰大地,只见雪花纷飞,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整个天地都仿佛成了一片雪海。

    “好一片雪景,真是部州不如中原暖,江南好断塞外肠啊!”

    法海手持一柄折扇,身上银衫飘飘、玉带高悬,尽显一派儒雅风流之姿。

    “行儒道就一定要穿儒装吗?这么大冷的天,你还打着一把扇子,真是有病!”

    “儒不是悟出来的,是行出来的,所谓知行合一就是此理。至于是否有病,你凰无漪都一百多岁,还穿罗裙在这里扮嫩,有资格说我吗?”

    “哼!”

    和法海斗嘴,凰无漪从来都只有吃瘪的份。六十年下来,法海在游历洪荒,赤霞、凰无漪二女也没闲着,被当成法海红颜知己的她们在天龙遗寺得到了极大礼遇,不但获准进入天龙寺藏经阁,蕴啻等高僧也曾多番指点她们修行。

    部州修士都是野路子出身,能够有幸拜读神州一品大派所藏正宗经卷,并得到天龙寺那些修行了数千年的有道高僧指点,这种梦寐难求的际遇二女自是万分珍惜,六十载勤学不辍,几乎令她们脱胎换骨。

    尤其是凰无漪,本就是神耀皇朝难得一见的天才少女,再加上又有年龄优势,改习正宗佛法后修为进展神速,如今论境界已然不逊于其母赤霞仙子。

    赤霞仙子虽然修行之路已然定型,难以改修正宗佛法,但依旧获益匪浅,不但道心益发稳固,甚至窥到一丝晋升二品的门路。

    二女嘴上不说,心下却清楚,能有如此天大机缘,都是沾了法海的光。母女为奴是因,得窥正道是果,因果循环,这就是命。

    即是命中注定,反抗亦是徒劳,不若顺天而行,忘却过去,适应现在,把握未来。

    总之,精研六十年佛理后,凰无漪母女对共侍法海已然不再抵触,凰无漪总是和法海针锋相对,也不过是习惯使然。

    六十年来,二女修为精进,容貌也愈发美艳,柔肌如玉,再加上心结已解,床榻之间诸般配合,倒是令法海深陷温柔乡,享尽了无边艳福。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北冥云。归来笑拈双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明明是冬天,你吟什么春?”

    “你们猜?哈哈!”

    就在法海心有所感、畅快大笑之际,忽见天际出现一团庞大妖云,煞气冲霄间,只见一辆巨大的黄金战车从云中驶出、呼啸而来。

    黄金战车巨大无比,符文缭绕、妖气蒸腾,隆隆而行,光雨纷飞,一看就知是部州罕见的超凡法器。

    “咦?!”

    法海定睛一看,却见那远远驶来的黄金战车之上,竟然端坐着两只妖兽,一只毛发洁白无瑕的白虎,以及一只金光闪烁的三足金乌,白虎和金乌倨傲端坐在战车之上,手端古樽,对空而饮,就如同神州豪门的少爷公子出游一般,说不出的惬意。

    在两个妖兽左右,几个品阶不低、青春貌美的人族女修正在服侍着,还有一个鸟头人身的车夫,正在高扬皮鞭驾车前行,而在战车前方充当脚力拉车的,则是八个功至三品的人族修士,如同骡马牲口一般身缚锁链缰绳,在车夫不时落下的皮鞭抽打下,奋力的腾云驾雾带动黄金战车飞速前进。

    “竟是白虎和金乌,这种洪荒遗脉放在西方贺州也极为罕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坐着豪车,喝着美酒,人模人样不说,竟然还把部州三品修士当牲口使唤,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凰无漪惊诧道。

    “闭嘴,不要招惹是非。”赤霞却是目光一凝,喝止了凰无漪,同时,调转云头,想要避开对方锋芒。

    然而,说话间,那黄金战车已然呼啸驶来,隆然一声巨响,竟生生停在了法海三人正前方,大山一般阻住了他们去路。

    一声派头十足的长鸣,那端坐黄金战车之上俯视法海三人的金乌已然倨傲开口,甚是颐指气使。

    “没想到此行南荒蛮夷,还能遇到如此灵秀之人。你、你,品貌极佳,来做吾婢女,你,卖相不错,来为吾拉车。”

    “啥?”凰无漪一下愣了,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赤霞,“娘,它竟然让我们做它的婢女?”

    又看了看目光一直在金乌身上扫来扫去的法海,“还让你去给它拉车?”

    凰无漪的表现顿时惹怒了那驾车的鸟妖,粗大的皮鞭高高一扬,“贱婢,能给少君做仆人,是你们前世修来的福分,还不赶紧快快跪下谢恩!”

    这时,那几个拉车的人族修士也对法海好言相劝,“这位道兄,还是赶紧过来吧。能给西方贺州金乌妖君独子拉车,不丢人,若是伺候少君高兴,赏下一些妖族强大的神通法器,足够我等奋斗半生了。”

    没待法海开口,这时,黄金战车之上又是传来一阵威猛咆哮,“乌兄,自从我们踏足部州,遇到我们的人族修士不是纳头便拜就是落荒而逃,这个儒生打扮的蛮夷倒是难得的好骨气,我喜欢,不如就让给我吧,我那白银战车之上还缺一个车夫。”

    “既然白兄开口,那他就是你的了。”金乌闻言,审视货物一般扫了法海一眼,点了点头。

    金乌话音一落,那鸟妖车夫的鞭子已然一卷,带着一溜璀璨电芒,劈头盖脸的抽向了法海,“你区区一个部州蛮夷竟然能给白虎少君当车夫,和老子地位相当,这简直是无上的恩赐,还敢在那里不屑冷笑?赶紧给少君跪下谢恩。”

    鸟妖随手一鞭,却划开了虚空,仿佛在挥动一方天威,强大的压迫感澎湃袭来,压抑的几乎令人寸步难移。

    这鸟妖车夫竟然有着二品的修为,难怪如此嚣张。

    “脑残是病,得治”

    法海微微摇头,念头一动,化龙舍利带着百龙齐鸣之声呼啸而出,直接碾碎皮鞭狠狠撞在了鸟妖身上,轰然一声巨响,百龙之力爆发,直接将鸟妖轰成了血肉残渣。

    “什么?!”

    见到此景,金乌白虎顿时相顾骇然,知道这次是踢到了铁板,金光、白光一闪,两只妖兽已然飞身而起。

    “你不但反抗,竟然还敢扮猪吃虎,杀我贺州妖君府的妖仆,这次你摊上大事了。你等着,我贺州几位妖君、数万妖族大军就在天荒地老城”

    金乌少君和白虎少君此时再也没有方才那高高在上的派头,满是色厉内荏的朝法海大叫一声,就欲飞身离去搬救兵。能够一举将二品鸟妖轰杀之人,已然不是他们这种方方踏入三品的妖二代所能对付的。

    “我允许你们走了吗?”

    法海一挥手,缠绕在腕上的纯阳珠已然化作一条绝世火龙直扑白虎少君而去,而那轰碎了鸟妖的化龙舍利也锋芒一闪,直射金乌少君。

    “嗷!”

    纯阳珠内蛰伏着一条修为近仙的四爪火龙,都天缚灵之术一现,就将狼狈而逃的白虎少君绑了个结结实实,狠狠摔落在黄金战车之上。

    而那金乌少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它逃的并不彻底,选择以族内长辈送其保命的一缕太阳真火阻向了化龙舍利,没成想无物不焚的太阳真火一出,却惹怒了舍利中的虬龙老大,直接现身而出,顶着太阳真火的焚烧,一爪子将同为洪荒遗脉的金乌少君给开了膛破了肚,剖成了两半。

    两个妖二代很倒霉,碰到了法海。二妖身上不是没有长辈赐下的保命神通、法器,但在绝对压倒性实力面前,却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这就好比当年的法海,同样底蕴深厚、手段多多,但面对地之佛的禅光,也只能任其摆布。

    “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杀了乌兄,若是让金乌妖君知晓,整个部州人族都要为你陪葬!!”

    “何止杀了它,当年在洪荒中,我曾对天发誓,只要是金乌,以后我遇到一只,就炖它一只。至于你这只小白虎,脑残了点,但卖相不错,就给我拉车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