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照顾嫂子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照顾嫂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嗓门一通长篇大论,顿时让他成了整个酒楼的焦点,许多关心正邪两道形势的修士纷纷上前问东问西,大嗓门兴奋之下又说了很多野史轶事,但法海三人却对此毫无兴趣。

    如今无论拜月教,还是龙虎山,都处在了是非漩涡之中,三人自是没有心情再呆在君子国,出了酒楼后,就作别准备各奔东西。

    罗凤梧要回中原龙虎山,法海则要去西域拜月教,临别时,罗凤梧不知为何找了个借口支开了法二,和法海单独找了个山坡坐了下来。

    “二弟,你说我们算不算是好兄弟?”

    罗凤梧垂着头,神情似乎很是不安,不时玩弄衣角,一副满腹心事的模样,沉默了良久方憋出一个让法海莫名其妙的问题。

    “当然,你我相识百年,足以两肋插刀。”

    “我不需要你为我两肋插刀,我只希望你帮我照顾”罗凤梧光洁如玉的脸庞憋的通红,最终方鼓起勇气道,“你嫂子。”

    “啊?!”

    “今天你也听到了,如今冰燕的处境简直就是内忧外患、进退两难,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她没有生下我张家的血脉,所以”罗凤梧似乎终于放开了,满是真诚的凝视着法海,“我也知道这太强人所难,毕竟你和冰燕没有感情。可是,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你一个,我能够信任的人也只有你一个。”

    “哎!”法海悠悠一叹,满脸为难道,“古人云,朋友妻、不可欺,何况是嫂夫人。再说,像老衲这么正直的人”

    “我知道这只是我一厢情愿,可是,百年来,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父母和冰燕了,对不起父母,因为我断了龙虎山的血脉传承,我更对不起冰燕,同为女人,我明白她的苦,我也不希望她守一辈子的活寡。”

    罗凤梧眸光泪痕隐隐,满是期待的望向了法海,动情道,“修成天葵之身后,我曾偷偷回过一次龙虎山,见到了冰燕妹妹,这些年她憔悴了很多,我也试着和她谈起过你,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似乎对你很有好感。所以,如今唯一能够两全的办法,就是你替我和她生下一个孩子继承龙虎山道统,待孩子长大接任天师之位,她就能得到自由,可以和我一样去追求她应有的幸福。”

    “可是哎!罢了,罢了!”法海闭目摇头,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正在经历“痛苦”的内心挣扎,可谓丰富多彩至极,最终,仿佛下了天大的决心,在罗凤梧渴盼的目光注视下,满是无奈的点了点头,长叹道,“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好兄弟!!”

    看法海一副慷慨赴义的烈士模样,罗凤梧顿时感动异常,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心中千言万语也仅仅汇成了一句话,“能够和你结交,是我罗凤梧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能够和我结交,是你罗凤梧这辈子最大的不幸”望着罗凤梧渐行渐远的背影,法海心中一阵自语,“人啊,这辈子最靠不住的就是兄弟,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女人可以插兄弟两刀,这在前世,是路人皆知的真理。”

    “不过,总算又了却了一桩心事。有罗凤梧牵线也好,省得将来慕容冰燕那傻妞露了破绽,弄的大家都尴尬”

    心情轻松愉悦的掸了掸身上衣结百衲的僧袍,低头看了看胸前光泽尽敛的纯阳珠和脚下寒酸的六孔芒鞋,法海左手一托,化龙池已然化作一只破旧的钵盂现于掌心,跟着右手虚空一握,打神鞭则飞出石中戒变成了一根凡铁铸成的九环禅杖,被法海牢牢握在了手中。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金也空,银也空,死去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妾也空,诸天之上难相逢”

    换好一身行头,法海托金钵、拄禅杖,踏歌而行,转瞬消失于君子国外,只留下禅音杳杳,经久不绝。

    “仙也空,佛也空,修真犹如采花蜂,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皆是一场空一场空”

    君子国在神州之南,拜月教在神州之西,两地相隔足有数十万里之遥。

    法海并没有施展法器,也没有御气飞行,不过他每一步跨出,都有百里距离,仿佛缩地成寸了一般,只用了大半天时间就来到了西域地界。

    这对在部州养尊处优惯了的法海来说,是一次很好的锻炼,一步一个脚印遨游大地,陶冶身心,是一个很好的行道方式。

    问道、行道、证道,到了法海这种境界,修行早已返璞归真,和生活融为了一体,他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是在修行,都是在行道,这和当年酷爱给人指点迷津的无度禅师所秉持的行道之法如出一辙。

    生活,就是最大的修行。

    西域,娘子关外。

    “好一个百战之地”

    法海在一座山峰之上停了下来,举头东望,只见远方雄伟的娘子关就如同一条蜿蜒蛰伏的黑龙,将关里关外分成了两个世界,关内灯火点点、人烟袅袅,关外却是星月迷蒙,银河不显,天地黑沉沉一片,阴风飒飒,枝桠作响,到处都有游魂野鬼所化磷火漂浮不定,如同置身鬼蜮,给人感觉分外压抑。

    “道禅师,我们今天就在这个鬼地方过夜了?”

    汪星刄也很不习惯这种鬼气森森的环境,在它的想象中,神州中原应该是物美风华、人杰地灵才对。

    “老衲本来要让你和白代跟随法二去江南见识一番,但你却非要撒泼打滚求着跟来,怎么,现在又后悔了?”

    “禅师,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直接去拜月教见主母?”

    “整个西域都是拜月教的,小魔女说总坛在什么傲月峰冰雪银城,老衲也是生平第一次出娘子关,西域又这么大,遍地都是山峰,总要找个人问问路吧?”

    法海正没好气之时,忽见汪星刄毛绒绒的大耳朵一竖,似乎听到了什么,兴奋朝法海叫道,“汪,禅师,那边三百里外有修士在打斗,我们正好可以一边看热闹,一边去问路”

    “还是你这狗耳朵灵,走吧。”

    三百里距离,对法海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几个跨步,法海就带着汪星刄来到了声源附近,远远望去,只见有上百修士正在一座山谷之中进行着殊死搏杀,各类法术神通漫天飞舞,道道雷电、月华冲霄而起,伴随着隆隆轰鸣,几乎照亮了整个苍穹。

    “竟是魔门内斗,不过,打的这么热闹又如何问路?”

    法海凝目望去,只见山谷中正在斗法的修士身上邪气极重,一看就知皆是魔门子弟,其中二十余人身着黑袍、手擎大旗,挥舞间鬼火粼粼、阴气缭绕,正是法海欲寻的拜月教众,另一方则身着各色奇装异服,手中法器也是形状各异,正在凶猛围攻拜月教众。

    这些拜月教众皆是拜月教精锐弟子,每一个都有四品左右修为,为首一名青衣女子甚至已至问道之境,不过围攻他们的魔徒同样实力不凡,尤其是其中一个挥舞着一口造型夸张大刀的冷面中年刀修,其修为更是接近二品,刀势犹如九天雷霆一般犀利,每一刀落下都会带走拜月教一条人命。

    “拜月教看来有些不妙啊”

    此时的拜月教众已经完全落入劣势,不过却依旧死战不退,为了给为首青衣女子制造突围之机,有数名教徒甚至不惜自爆元神,可惜,双方人数差距太大,自爆的元神虽然制造了一定的混乱,但是那青衣女子却依旧难以脱出重围。

    “月莲儿,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念你忠心耿耿,我会给你留一个全尸!”

    “杀千刀,你又是如何得知我们的行踪?”

    “君惜月中了魔师的大诸星天魔咒法,神州虽大,除了圣魔至尊,也唯有妙善神尼可解,可惜,如今西域百城早已被我们七十二魔门重重封锁,别说是你们,就算是君惜月亲至,也无法突破封锁进入中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