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607.第607章 半句警示

正文 607.第607章 半句警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萧莫何?”

    顾墨尘听到这个名字,眼皮一翻,显得极为不屑:

    “萧莫何算个屁啊,我师傅可是”

    “你不配!”

    一道冷厉的声音陡然将他打断。

    众人惊讶望去,却是不知何时已醒转的问傲天。

    只见他单臂极力撑着身子,脑袋高高昂着,冷漠又固执地喝道:

    “师傅名字,你不配,提起!”

    虽然声音依旧生硬,可在场所有人还是头一次,听见问傲天不用换气,一次挤出了如此多字。

    由此也可见,他心中的愤怒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好好好”

    问傲天的态度很坚决,可顾墨尘却似乎并不太在意他的态度,无奈摆着手,道:“知道了,你别激动”

    回头看向剑晨等人,他抹了把突然冒出的冷汗,庆幸道:“好险,差点就被你们套出口风了。”

    尽管此时此刻的气氛很凝重,剑晨与安安,还有雷虎,突然间也有丝抓狂的感觉。

    谁,套过你的口风了?

    一阵无语,剑晨心忧郭传宗,索性不去理他,自安安手里接过郭传宗的手腕,也屏息着压上脉搏。

    咚!

    咚!

    虽然很微弱,但到底剑晨也自郭传宗的手腕上,得到了他想要的跳动!

    “喂,我说”

    顾墨尘却仍在不停说着,他先摆手又安抚了一下问傲天的情绪,这才犹豫着开口,道:

    “既然说到这里了,就劝你们一句,那个萧莫何”

    额角突然跳起一道青筋,他咬牙道:“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别与他走得太近!”

    刷!

    三人尽皆回头,诧异地看向顾墨尘。

    “为什么?”

    剑晨问道。

    “这就不能说了。”

    顾墨尘耸耸肩,一脸的无奈,使了个眼色道:“再往下说,我那弟弟会跳起来找我拼命的。”

    扑通!

    话音刚落,问傲天竟已从床上一头栽倒,重重落在地上。

    “我不是没说吗?”

    顾墨尘哭笑不得,连忙跑过去扶他,还不忘又对剑晨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你们再想问什么,我也不说了!”

    果然一个字也不再多说,抵抗着问傲天的奋力挣扎,又将他一把抱回了床上。

    剑晨三人面面相觑,雷虎虽然没有见过萧莫何,但也听剑晨提起过这人,更何况万药医仙的名头是何等份量?

    原本在剑晨的计划中,若有可能,他也是想将萧莫何拉入血盟的,毕竟,若有个万药医仙在,几乎可以抹去大部分后顾之忧。

    然而现在,顾墨尘一句萧莫何并不是好东西,就可以将他们本想拉拢的强援一笔否决?

    “他妈的!”

    雷虎气道:“你还是不是咱们的结拜兄弟?”

    顾墨尘正给问傲天盖着被子,闻言头也不回,应道:“正是因为我认你们是兄弟,这才提醒一下,不过”

    “即使是兄弟,你们也得允许我留点小秘密吧?”

    “你!”

    脾气暴躁的雷虎最受不到别人说话说一半,当即提着砂锅大的拳头就要上前,非得打到顾墨尘说不可。

    可才踏了半步,就被剑晨拉住。

    “大哥,算了。”

    郭传宗的好转令他平静了几分,摇着头,道:“谁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我相信,三哥与四哥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其实更痛苦吧?”

    不期然间,他想起自己以前在剑冢时,一直苦苦守在心头那不敢使剑的心结,倒对顾墨尘表现得极为理解。

    此言,令顾墨尘的动作一僵,从他身形间的缝隙,还能看到问傲天在同一时间,突然紧握的左手。

    见此,雷虎突然吐出一口气,紧绷的身躯也松懈下来。

    “罢了!”

    他闷闷地哼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大哥,你去哪里?”

    剑晨愣了愣,不由追问道。

    “瞧他们三个那样子,恐怕一时半会也走不得,天也亮了,洒家去买些吃食回来!”

    说着,他魁梧高大的身影已消失在门外。

    原来这一番折腾,夜幕已然尽去,天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这才惊觉天明,剑晨苦笑了声,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疲惫不已。

    “别想太多”

    安安摇了摇头,看看面色渐有红润的郭传宗,一颗心也终于落回心房,却没像剑晨那般虚脱,而是站了起来,走到郭怒身边查看。

    这倒令剑晨又有了紧张,一骨碌爬起来,守在安安旁边,唯恐郭怒突然又暴起发难,他可不敢确定顾墨尘还能再拿出一颗珍贵无比的九转还魂丹来。

    不过刚才那暴怒的一拳着实令郭怒有些吃不消,即使被顾墨尘无情地抛在地上,也仍紧闭着双目,看起来一时半会是醒不了了。

    安安将他的脑袋侧了过来,皱了皱眉,原来本是插在他风池穴后的银针早已不知所踪。

    暗恼自己的大意,这银针定穴之法她曾在尹修空的身上用过,结果令尹修空完全无法可施,习惯性的,便用在了郭怒的身上。

    或许是郭怒的修为比之尹修空来高出不少,这银针插在重穴风池上,竟也被他运功震出,险些还害了郭传宗一条性命。

    懊恼了一会,安安手腕一翻,五指间竟又夹着四枚银针。

    噗噗噗噗!

    指出如电,风池、膻中、百会与丹田,四处重穴上,被她各插了一枚银针,并且插得极深,几乎只能看到极短的一小截。

    剑晨也同时出手,蕴含着雷电之力的手指也在郭怒全身大穴上点了个遍,几乎将防护措施作到了极致。

    就这,两人还有些意犹未尽,只是可惜当日绑住尹修空那条韧性极佳的牛皮软绳没有带在身边,否则,说不得还得再绑上数圈。

    做完这一切,安安也终于有些支持不住,正说趴在桌上略微养养神,突然

    “找死吗?!”

    门外,雷虎那暴怒响亮的声音震得破落的洛家院落颤抖不已,也令剑晨等人一愣。

    有情况?

    怔愣只是片刻,剑晨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原地,疾掠出屋外。

    雷虎的声音来自大门口,剑晨才只掠出小屋,便见他大哥凝聚着一身虎气,似乎正在与什么人对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