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614.第614章 郁闷的焦阳

正文 614.第614章 郁闷的焦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人越来越多了?”

    剑晨疑惑不解,这几日来,外面的官兵不是一直在增多吗?

    这有什么值得雷虎奇怪之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

    雷虎沉吟片刻,突然伸出手臂,指着其中一处破了个口子的衣袖,道:“那群兔崽子,这还是第一次将我的衣服弄破。”

    剑晨与安安面面相觑,尽皆神色诧异。

    雷虎并非自大,这十日来,他每次出去找官兵的晦气,总是大占上风,就算是对上那持鬼头巨盾的,也是一个平手而已,从来不会吃什么亏。

    可是这次,竟然被人弄破了衣袖?

    “大哥,这次围攻你的人很多吗?”

    剑晨不禁问道。

    “多?哪次不多!”

    雷虎傲然道:“凭那些虾兵蟹将,人就是再多,又能奈我何?”

    “那你这是”

    安安翻了个白眼,指着他的衣袖问道。

    雷虎老脸一红,连忙道:“这次不一样,那些官兵里似乎混杂了江湖中人,洒家一不小心,这才着了道!”

    江湖中人?

    安安怔了怔,神情顿显凝重,道:“是什么样的江湖中人?”

    雷虎挠了挠头,尴尬道:“这倒不是很清楚,刚才洒家正打得兴起,突然有七人从旁杀至,感觉像是使了一套连绵不绝的剑法,好生凌厉!”

    “剑法?七人?”

    安安愕然,神色间更显凝重,望了剑晨一眼,追问道:“他们身什么样的衣服?可能从服饰中看出所属何门何派?”

    雷虎好一阵回想,这才道:“不能,这些人与那官兵混在一起,穿的也是小卒子的兵服,倒是看不出来。”

    安安咬着嘴唇,道:“走,看看去!”

    当先往前便走,剑晨与雷虎互望一眼,也即跟上。

    大门外,此刻正嚣闹不已。

    “蛮子,有种别跑,出来再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哈哈哈,前几次不是很凶吗?怎么不来了?”

    “走得真快,爷爷还没打上瘾呢!”

    门外街道上一浪接一浪,全是嘲讽雷虎的喝骂,直气得雷虎满面通红,撸着袖子又要冲出去拼命。

    剑晨一把将他拉住,狞声道:“大哥,交给我!”

    目光一扫左右,但见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兵卒各自兴奋着,一扫连日来被雷虎压制的憋屈,高声讥嘲不已。

    “哼!”

    雷虎是他大哥,如此被人大肆嘲讽,这令剑晨火气大盛。

    呲!

    在无数喝骂嘲笑声中,陡然有一道尖锐到足以刺破人耳膜的厉啸响起。

    一时间,所有兵卒的讥笑僵在脸上,不可置信地惊看向洛家大门口突然闪现的一抹黑芒。

    归心似箭!

    没有人会怀疑这黑到令人心悸的利箭威力如何,寒意,自每个人的心底升腾而起,一时间尽皆泯灭在这无尽厉啸中。

    “只说一次。”

    黑芒之后,剑晨平静到冰寒的声音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

    “不杀你们,不是不敢,而是不屑,不信,可以来试试!”

    呲!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归心似箭的旋转更加疯狂,箭尖撕扯着空气,拉扯出道道黑色裂缝,自裂缝中,又有无尽的青色雷霆间或闪烁。

    眼前这一幕,映进所有人心底,也令所有人都相信,此生,噩梦不断!

    就连雷虎,心底的怒火也在这一瞬间尽数熄灭,他震惊地看着剑晨的背影,脑海中却浮现出当日两人初见时,剑晨被他一拳轰入地底的场景。

    这小子进步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些!

    并无恶意,然而雷虎的心中,不由自主地,竟升起了强烈的羡慕与嫉妒。

    这一刻仿佛静止,所有人都愣了,成百上千的兵卒面色苍白着,黑箭只此一道,可所有人都觉得这箭是指向自己,于是拼命想挪动脚步去躲。

    却发现一步也动不了!

    剑晨的目光透出人群,落在人群后那仍然还在的鬼头盾牌上,冷声道:“你,出来!”

    你,是谁?

    他没说,可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那股尖锐无匹的气机,已然牢牢锁定在鬼头盾牌上。

    盾牌之后,焦阳正咬牙切齿地骂娘。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归心似箭的威力,曾经,他以肉身受过一箭,而后,又两度被剑晨以此箭所威胁,心中对这威力奇大无比的黑箭又是暗恨又是恐惧。

    想不到今日,在没有露出真面目的情况下,竟然又一次被剑晨以此箭锁定,冥冥中的这份纠结,令他几乎想吐出口血来。

    你他妈就是认定了老子射吗?

    焦阳直想不管不顾冲上去,死不死且不说,至少指着剑晨的鼻子骂上一顿,临死也得好好出一出心头这股闷气。

    可是他不敢。

    不是因为怕死,而是上面早有严令,这里的事情,一定不能与雄武城扯上关系,若他一冒头,剑晨且不说,安安可也在场的,这哪里不令人联想?

    他的命,已经有一半不属于他,还有一半,绑定着亲生大哥蛇一,若因为一时冲动破坏了大人的布置,死的可就不光是他!

    于是,焦阳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轰!

    硕大的鬼头盾牌被他发力狂震,猛然疾往前方撞去,沿路上猝不及防的兵士直被撞得口喷鲜血,十来道身影被撞了个七零八落,尚还飞在空中,便即五脏俱碎而亡。

    盾牌去势不减,鬼头上幽光大盛,直扑剑晨而去。

    嘣!

    每个人的心头直感有一根弦被震断,剑晨的右手,便在盾牌飞来的刹那,松了。

    吱吱吱!

    黑芒自剑晨身前消失,下一瞬,已然直抵在鬼头盾牌上!

    那盾牌也不知是何材质,面对威力恐怖如斯的黑箭,竟然只是停止了前冲之势,并未被一箭穿透。

    黑芒,青光大盛,密集如雨,蜿蜒如电的黑青色雷霆弥漫了整面盾牌,箭头正中鬼头那高突的额头上,猛然旋转着,却又摩擦出出尽火花。

    扑通,扑通!

    离盾牌与黑箭较近的兵士,在焦阳突然发难下幸存,却躲不过这箭与盾相撼的余威,只是那摩擦产生的尖锐自耳而入,竟突然七窍流血。

    又有数十人一头栽倒在地上,气绝而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