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621.第621章 临阵脱逃

正文 621.第621章 临阵脱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游弘致的双目陡然大睁。

    这箭,不是开玩笑!

    他清晰地感觉到,那箭上的森寒杀气,已然全数锁定在他的身上。

    “剑晨,你敢!”

    游弘致惊怒猛然一声厉喝,他好歹也是一派之掌,数十年间,何曾有人敢以如此**裸的方式威胁于他。

    嘣!

    回应游弘致的,是一声震人心弦的弓响。

    要么滚,要么死,剑晨可没有说过还有第三个选择要么说话!

    黑芒瞬息而至,全然没有给游弘致更多的考虑时间,他唯一能做的只有

    挡!

    连闪避的时间也没有,归心似箭从离弦到杀至他身前,游弘致唯一的应对,只能是将他手中的黑白双剑提起来。

    “游掌门小心!”

    蜀山七剑倒不同于莫风寒的表里不一,乃是七个耿直之人,眼见游弘致有难,舒雪煊惊叫一声,锵啷拔剑而上。

    嗡!

    黑芒在游弘致身前一顿,他那双黑白双剑在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下,自行施展出了崆峒派赖以成名的阴阳惊神剑法。

    剑出,一黑一白两尾阴阳鱼在他身前旋转不休,刚中带柔的阴阳力道往前一挺,正正将纯黑箭矢笼罩在内。

    太极阴阳,刚中带柔却又以柔克刚,极强极猛,威力极强的归心似箭被这阴阳鱼罩住,一时间竟寸进不得。

    然而,游弘致的脑门已然见汗。

    方才他见过剑晨出此一箭,可当时正面相对的不是他,虽然直感威力无匹,但自负自己定不像那持盾之人一般,被打得那般狼狈。

    可当亲身感受到这一箭之威时,游弘致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他闭关隐修多年,为的,便是想一举突破困扰一生的桎梏,踏入无上宗师之境,可惜或许资质所限,却一直未能心想事成。

    但以他现下无限接近宗师之境的立派大后期境界,放在江湖上也是一人人景仰的高手,这也令游弘致心下稍感安慰。

    现在他才知,这份安慰放在当下,简直连屁都不是!

    宗师!

    他可以很确定,对面射出此箭的剑晨,必然已达宗师之境!

    阴阳鱼看似粘稠柔和的困住了纯黑箭矢,可游弘致却知道,他的阴阳鱼,最多再过得一两次呼吸的时间,便要被那箭尖上撕裂往复的青黑色厉芒撕扯得粉身碎骨。

    也就是说,他催尽全力的防御,不仅不能让他脱离危险,就连挡,也只能挡得住五息!

    五息,说长不长,说短,对于功力通天的高手来说,实在也不算短。

    游弘致脑门冒汗时,离他的阴阳鱼崩溃,还有两息!

    要死!

    电光石火间,他脑海中闪电般划过这两字,此刻心中无比后悔,方才为何要说话,其实应该滚的。

    “游掌门小心!”

    最后一息,游弘致心胆俱丧间,一道浑厚的声音将他已然快要熄灭的希望之火又往上拨弄了一点。

    身后,冰寒!

    游弘致的拼命不是没有带来作用,至少,等到了蜀山七剑的救援。

    不敢回头,可声音响起时,他直感身后的气温骤然降低了数筹,一阵透骨的冰寒就那么真的穿透他的身体,轰然抵在阴阳鱼之上,猛推着往那黑箭撞去。

    蜀山七剑阵雪崩!

    七个人,七柄剑,茫茫然竟如天山崩塌,白到刺眼,寒至彻骨的巨大冰雪猛然压下,肉眼所见,剑晨那一道黑芒利箭竟已全然不见。

    游弘致的压力陡松,阴阳鱼转瞬间狂转不止,即将崩溃的场面刹那间稳固下来。

    可游弘致心头的那一抹震惊与恐惧并未散去,在这一瞬间,他作了个决定。

    退!

    不管蜀山七剑的拼命来援,他在压力顿松的一瞬间,抽剑而退。

    嚓!

    少了阴阳鱼的支撑,雪崩虽强却已被归心似箭钻透,被笼罩的黑芒再度自白雪皑皑中冒出了头。

    “游掌门,你!”

    舒雪煊大惊,万料不到游弘致竟在这危急关头撤剑而退,将他七人顶在了威力如斯的一箭之前。

    若论修为,蜀山七剑单独一个拿出来,还不如游弘致许多,可他七人常居蜀山,与世隔绝之下,七兄弟一条心,心无旁鹜地一心练剑,配合之下,这蜀山七剑阵的威力也是不弱。

    至少若与游弘致放对,最终获胜的还是蜀山七剑!

    然而也只是胜过游弘致这个立派大后期而已,对上宗师,还是差了不少火候。

    若是游弘致不退,舒雪煊倒还有着信心凭他八人合力,尚还有着一线希望抵消这一箭之威。

    可是游弘致却退了!

    在他七人拼着一颗赤诚之心来援时,游弘致退了!

    在归心似箭极致的压力下,也在游弘致突然抽身所带来的措不及防下,只是一瞬间,舒雪煊口鼻中已被巨大的压力压出了丝丝血迹,而他的师弟们,情况则只更遭!

    “蜀山七剑阵风裂!”

    怀着悲愤,舒雪煊嘶哑着嗓子,猛然一声厉吼。

    嘶!

    风裂!

    冰寒彻骨的雪崩骤然像是被当中那道黑芒一撕而裂,巨大的雪山像是一匹破布陡然被撕裂,七道刮骨钢风四分五裂,猛然往旁席卷而去。

    嗤!

    归心似箭的绝强威力终于在阻碍全无的情况下憾然爆发,一箭去,拖着浓浓的尾焰,一道血路突如其来。

    以游弘致原来站立处为起点,大蓬大蓬的血花沿路盛放,在他身后尚来不及反应躲避的各派弟子一生中最后一幕,便是那深邃的黑中,划过天地的雷霆。

    随即,万念俱灭。

    游弘致,临阵脱逃的游弘致,才稳住身形,陡然目呲欲裂。

    他的身后,离战圈最远的位置上,所站最密集的,正是他崆峒派的弟子。

    这些在他本意里缩在后面,用以保存实力的弟子,虽然离得最远,却在这一箭下,成了绽放血花最浓烈的所在。

    只此一箭,他带来的崆峒派弟子,损伤已然大半!

    呼!

    七道罡风中的一道,在游弘致悲痛莫名时,陡然刮至他身前。

    却是迟雪禹。

    对于游弘致突然的逃跑,几令他师兄弟几人身险生地的懦夫所为,迟雪禹打心底里为之不齿。

    七道四散的风裂中,既然正好他化作的那一道离游弘致极近,那么他并不在意给他点教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